第60章大获全胜

更新时间:2018-07-08 16:1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7

凭借魔影幻身变,秦九歌神出鬼没,已经来到凌寒面前。
  “你,你别乱来!”面对身手矫健的登徒子,凌寒慌了,为什么长老没有事先预警。
  “好个不要脸的家伙,胜之不武,我要向人族宣布你们这种卑鄙手段!”恒有钱转过身,指着二长老欲要讨伐对方。
  见二长老突然捂着胸口,哼哈两声,白眼一翻居然昏倒在地。
  死胖子哭爹喊娘的扑过去,双手捶打二长老的胸口,捶得二长老脸皮抽抽。
  最后,还是戎可可善解人意,几位弟子把二长老带下去让四长老抢救。
  相信没个七八天,二长老是羞于露面的。
  凭借身法武学,秦九歌吃定凌寒,满脸痴汉模样,甚至流了一嘴的哈喇子。
  不出三分钟,凌寒跳下台认输,躲在长老身后,害怕秦九歌追上来。
  秦九歌恢复正常,嘴角一撇,眼皮一翻,手掌一伸,小人得志的说:“谢谢,六千灵石。”
  恒有钱捂着胸口,想学着二长老的模样,昏过去再说。
  不是秦九歌太无敌,而是对方太卑鄙。
  走南闯北几十年,恒有钱什么没见识过,一比较,那些磨牙吮血杀人如麻的盗匪,和秦九歌比起来简直是干净呆萌的雪宝宝。
  “怎么,要昏啊?”秦九歌蔑视对方的演技,“昏了不要紧,扣在我们灵霄宗,让华鼎宗拿灵石赎人。三个时辰不过来,我们就把今天的事情公告天下。”
  恒有钱咬牙,这个时候,他真是强忍着没有昏厥,颤抖着手哆嗦着嘴,把六千灵石拿了出来。
  躲在房间思考人生的三长老现身,厚颜无耻的笑纳了六千灵石,恒有钱带着弟子们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块让他们心碎的土地。
  “三长老,我们宰了华鼎宗大笔灵石,足以让他们伤了元气,他们会不会报复啊?”秦九歌有些担心问。
  三长老不以为然:“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灵霄宗不惹事,但不怕事。来找我们灵霄宗的麻烦,他敢来我就敢埋!”
  “长老真英雄也!”
  “我怕什么?”三长老坏笑,“冤有头债有主,华鼎宗要算账的,先找你。最近你别外出了,小心被人黑吃黑。”
  “那是自然。”
  接下来几天,秦九歌安分待在灵霄宗,没事逗逗小师妹,顺便欺负欺负死胖子。
  然后,以检查工作等名义,到厨房偷点糕点小吃,和小师妹躲在角落里分享。
  抱着偶尔无事的心态,顺便修炼修炼,巩固根基。
  要提升境界,不是那么好突破的,秦九歌不急,二师弟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灵霄宗内阖家欢乐,华鼎宗内,却陷入阴云的密布中。
  “该死,整整六千灵石啊,你们这些废物!”华鼎宗宗主的国字脸已经气得变形了,大长老和高富帅,都挨了对方一巴掌。
  高富帅记恨上秦九歌,恨不得将对方食肉寝皮,恒有钱同样如此,华鼎宗上下都记着这个仇人。
  “你的意思是,名不见经传的灵霄宗,宗内有高手?”华鼎宗宗主不敢大意,这个世界上,他们惹不起的人太多了。
  “我看不透那个二长老的实力,相信对方有隐蔽修为的秘技,实力至少比我高。”
  恒有钱如实说道,他不赞成攻打灵霄宗,二长老给他留下的印象太强大了。
  还有那个听见灵石就蹦出来的三长老,速度快到他都无法察觉捕捉。
  “我们华鼎宗有八位浩清境,真打起来,要灭灵霄宗易如反掌!”高富帅叫嚣道,他恨不得亲手把秦九歌活剐成零碎。
  “糊涂!”
  华鼎宗宗主怒斥,对这个门派接班人很失望,“我们华鼎宗这几年扩张厉害,得罪了不少势力。假如灵霄宗有三名实力不弱的浩清境,他们大可以联合对我们不满的势力,到时候我们更加被动。”
  “难道我们就算了不成?”
  高富帅死死盯着猩红的地毯,回忆那天和秦九歌交手的每个细节,恨意填心。
  “当然不可能,虽然不能和灵霄宗开战,但想想办法,解决那个兔崽子,不是问题。”
  华鼎宗宗主信心满满,杀对方一个弟子,谅灵霄宗不敢对华鼎宗八位浩清境强者的势力翻脸。
  在华鼎宗宗主眼里,方圆几百里,除了宣武城里的几家大势力,没有什么惹不起的。
  浑浑噩噩,高富帅想起,秦九歌指使弟子殴打莫氏兄弟的片段。
  在房外布置五百刀斧手,以摔杯为号,出其不意,杀人于无形。
  特别是摔杯为号时大散王霸之气,实在是横扫六合席卷八荒。
  秦九歌若知道有人抄袭鸿门宴,连布置埋伏的人数都照搬不误,大概会狠狠竖起中指。
  创新啊混蛋,请人吃饭你摔杯为号,简直用烂了的招数,你拉头猪都未必上当。
  恒有钱得到启发,再接再厉:“对啊,我们还可以在饭菜里下毒,酒里啊菜里啊,泡几十颗绝命丹,不怕他不死。”
  “不错。”华鼎宗宗主颇为赞同,“可是,由我们出面,灵霄宗上下肯定有戒心,只怕适得其反。”
  高富帅挥斥方遒,意气洋洋的道:
  “何必我们出面,莫氏兄弟,正是宣武城里莫氏家族的嫡系弟子。我们指使莫家出面,向灵霄宗借取灵石,然后故意拖着不还。以灵霄宗嗜钱如命的性格,必定会派宗门大师兄来解决。”
  恒有钱深深点头,补充道:“然后我们让莫家赔礼道歉,接着在城里摆下酒宴,伺机取他狗命!”
  “好,就这么办!”华鼎宗宗主拍板,阴谋着手,山雨欲来。
  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经过华鼎宗一事,秦九歌在灵霄宗内威望极高,虽说取胜的手法特别龌蹉,不过总算是赢得对方灰头土脸。
  这几天,不断有灵霄宗的弟子前来拜访,主要是仰慕大师兄的神采。
  另外,有不少人想学习传说中的龙爪手。
  听名字,就很气派,死胖子不止一次扭扭捏捏的想求秦九歌教他这门绝学,都被秦九歌婉拒。
  一招鲜吃遍天,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秦九歌不得不敝帚自珍,哪里敢教人。
  在宗里清闲又欢快的时光过了七天,前几日,有自称宣武城内的莫家势力造访,说是家族缺钱,愿意找灵霄宗借点资金回旋难关。
  三长老出了名的精打细算,然而这次失了眼,对方玩起了失踪,不由令三长老血压升高。
  对方有宣武城莫家的嫡系腰牌,还有立下的精血契约,来历做不得假。
  既然对方玩起了失踪,说明他们想要赖账。
  秦九歌觉得当大师兄也不那么痛快,好比是这种小事,三长老都找上自己,让自己拿着账单到宣武城讨要说法。
  隐约觉得,此事非同寻常,秦九歌没立刻答应,而是让三长老等上几天。
  三长老想想也是,哈哈大笑。
  当年来灵霄宗收保护费的,都被打断了五肢丢了出去。
  现在小小的宣武城家族,族里最多有几个浩清境,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赖账不是?
  等啊等,三长老盘算着每日的利息,久久不能平复内心的浮躁。
  除去莫家的那个弟子吃坏肚子,上厕所后掉进茅坑淹死的极小几率,毫无疑问,莫家是打算翻脸不认人。
  三长老怒极而笑,灵霄宗内阴风阵阵,弟子避之唯恐不及,上下陷入恐慌中。
  秦九歌很理解三长老,堂堂凝丹境大能,哪怕平日隐姓埋名,那也是狮子狗里的土霸王,莫名其妙被人放了鸽子,简直在抽他的脸!
  三长老急了,勒令秦九歌快快行动,到宣武城看看,这莫家老小是不是吃错药。
  不敢不去,被人骗了的三长老心情不好,秦九歌亲眼看见,后山几只罡阳境的妖兽,被三长老打个喷嚏轻松虐死。
  假如秦九歌想要活得有盐有味又寿终正寝,大抵只能服从命令。
  “师妹,我舍不得你啊。”秦九歌含情脉脉,所谓红酥手黄藤酒,三长老是里面最可恶的东风恶。
  小师妹同样舍不得秦九歌,众位弟子齐声哽咽。
  灵霄宗内,只有秦九歌在的时候,小师妹还是天真又可爱的淑女,一旦秦九歌离开,那什么样真不好说。
  “师兄,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小师妹突破到罡阳境初期,秦九歌很奇怪,小师妹的修炼天赋奇高,为什么这么多年境界还会在自己后面。
  “不要。”
  秦九歌一口回绝,直觉告诉他,这次宣武城之行不简单。
  带上血厚的死胖子,遇见危险可以拿着他当挡箭牌,很容易杀出重围。
  死胖子若是知道,口口声声要带自己去宣武城里的怡红院风流快活的大师兄,内心居然打着这么卑鄙的算盘,感觉不会再爱了。
  和小师妹依依惜别,秦九歌身背重剑,身上白衣飘飘,绣灵动的灵霄二字。
  腰间捆束一条紫色犀牛皮腰带,头戴紫金玉石冠,梳了个潇洒的发型,额前刘海乌黑,稀稀碎碎挡住忧郁的黑眸子。
  秦九歌捧着镜子,不断端详镜子里的自己。
  天啊,世界上还有这么帅的人,还要不要人活了?
  用不太善良的眼光看着死胖子,秦九歌眼神充满了怜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