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坚持不要脸

更新时间:2018-08-20 16:03:25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78

“你几天没刷牙了?”高富帅屡屡用袖子擦拭。
  “你看我一口大白牙,多阳光。”秦九歌张开健康的牙口,“只是中午吃了点泡大蒜。”
  “哇呀呀,我宰了你!”
  高富帅暴怒,杀机迸发,施展华鼎宗六品镇山武学。
  整个华鼎宗内,只有一本六品武学,非宗主长老,不能修炼。
  “火龙鞭!”手中火焰不断凝聚,在手中汇聚成鞭,又有灵力加持,威力甚至超过罡阳境巅峰极限。
  挥舞长鞭,高富帅取着秦九歌的头颅抽取,随意一打,罡阳境巅峰也得打足精神。
  单论肉身防御,秦九歌不逊于罡阳境巅峰,可是灵力不足,丹田此时有了虚空之意。
  呼呼!
  火焰长鞭呼啸抽来,秦九歌再次施展魔影幻身变,来到几米外。
  本以为自己躲开,却低估了六品武学的攻击威力。
  唰唰。
  长鞭像是长了眼睛,以刁钻的角度,突然袭击自己后背。
  秦九歌猝不及防,后背狠狠挨了一鞭子,口吐鲜血,皮肉被烧焦大块,血痕淋淋。
  “师兄!”台下的小师妹发怒了,纵然没有步入罡阳境,却连恒有钱都为之一凝,似乎嗅到危险的气机。
  二长老罩住东方晴雨,不动声色的将小师妹制住,压制她体内来自血脉的暴动。
  灵霄宗,不简单,恒有钱心道。
  “咳咳,大意了。”秦九歌用手捂着嘴,鲜血横流,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要越级对敌,不是易事,境界的差距很难得到补充。
  秦九歌杀死浩清境强者,其中不乏运气成分,他能以罡阳境中期对战巅峰强者这么久,效果很是出色。
  “看剑!”
  底牌不能随便动用,秦九歌舍弃麒麟捉天手不用,一是时间上来不及,烈火焚身速度极快,二是想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铛!
  重剑无锋,力有千钧,撼若雷霆的砸向高富帅,连破对方三五层火焰防御,触及衣角。
  无锋重剑虽然只有道宝初品,不过经大长老用金丹淬炼,攻击力不逊于中品品质。
  高富帅暗道好险,不过对方重剑脱手,已经没了攻击手段。
  “兀的小子,再看我无锋重剑!”这把遮天蔽日的重剑还没从高富帅眼前飞过,又听秦九歌脱口而出,高富帅举棋不定,保持不动。
  啪!
  秦九歌忍着体内内伤牵制,脱下鞋子甩向高富帅。
  顺着重剑破开的火焰空间,鞋子精准,颇得大长老之神髓,一鞋底印在高富帅脸上。
  台下,恒有钱死死鄙视二长老,你们灵霄宗歪瓜裂枣,教导的什么人啊。又是吐口水又是虚张声势,好无耻!
  二长老尴尬半晌,脸微红,长叹道:“宗门不幸。”
  “是啊。”恒有钱回答。
  二长老解下裤腰带,言说自己没有面子,哭哭啼啼要上吊自尽,以谢灵霄宗历代祖师爷的恩典。
  死胖子很有眼界跳出来,大肆说了一番道理,二长老顺势收功,不再寻死觅活。
  平整的脸颊,出现淡淡的鞋子印记,高富帅深深以为耻辱,呼吸憋屈。
  “看火龙鞭,死吧!”
  长鞭横扫,擂台化为熊熊火海,笼罩一切。
  火焰密集的朝着秦九歌压来,秦九歌屡次施展魔影幻身变,对方不能打中他,他也不能攻击高富帅。
  消耗半天,假如秦九歌不动用麒麟捉天手,只能勉强和对方打成平级。
  “罡阳境中期,能力战罡阳境巅峰不败,算是不错了。”
  秦九歌抽开身,再次隔空取来重剑。
  无锋重剑和秦九歌滴血认主,经过秦九歌召唤,重剑拔地飞到空中,再次回到秦九歌手心。
  凝聚体内灵力最后一击,不论胜负,这是最后一次!
  高富帅洞悉秦九歌肉身强悍,面对他最后一击,不敢轻视,同时动用毕生力量。
  “开!”重剑化矛,挥刺一往无前。
  人即是剑,剑即是人,灵力包裹人剑,使得双方补充为整体,精诚合作。
  轰轰轰!
  重剑携带灵力,撕开三层火焰,最后牢牢陷在火海里,不能寸进。
  秦九歌眼中灵光闪耀,面对僵持的局面,抬起头略带着坏笑问:“高兄弟,听过笑话吗?”
  台下的人,见面色严肃的高富帅脸色松动,紧闭着嘴,似乎尽力忍耐什么。
  恒有钱预感不妙,不好,这卑鄙无耻的小人,要作妖!
  “哈哈!”高富帅忍不住了,因为秦九歌的一个笑话,体内上气不接下气,坚不可摧的火海开始动摇。
  秦九歌落地,脚掌踩在地面猛力一蹬,重剑寸进,触及高富帅的衣带。
  被火焰烧灼,重剑表面的高温足以能烤牛肉,触及衣带,高富帅身体立马着火,烫得对方乱了阵脚。
  秦九歌淡定,嘴角叼着一根牙签,抬脚把对方踹下擂台。
  好一场精彩的比武,秦九歌斗智斗勇,荣幸的获得胜利。
  赢了,灵霄宗内的弟子瞪大眼睛,简直是一场手段层出不穷的比武,自己记好了兴许有用。
  二长老无地自容,万一弟子们照葫芦画瓢,以后比武也用这种卑鄙手段,灵霄宗内的祖先牌位,怕是倒了大片。
  恒有钱就更不用说了,见势不妙,立刻让莫氏兄弟回去喊人。
  笑话,灵霄宗内现在就一个罡阳境弟子,不趁火打劫,难道乖乖赔偿三千灵石吗?
  另外,恒有钱向二长老提出严肃抗议,二长老则假装没有听见,好像他突然老眼昏花,耳朵不中用。
  又和旁边的死胖子一起,有说有笑切磋晚饭吃什么。
  高富帅落败,秦九歌获胜,横跨两个小等级对战取胜,秦九歌扬眉吐气。
  “慢着,我提议再比一场!”恒有钱不甘,说道。
  “你们玩车轮战,我可不干!”体内灵气挥霍一空,没个七个八时辰,不能恢复。
  “你放心,我华鼎宗内,新收一女弟子,名叫凌寒。她才是罡阳境初期修为,和你比武,你不吃亏。”
  恒有钱忐忑看着秦九歌,对方要是不答应,那可就惨了。
  “这样吧,你要是赢了,我华鼎宗输你们灵霄宗六千灵石。你要是输了,赌注作废,如何?”
  恒有钱退步,极力引诱。
  不错,那名叫凌寒的女弟子确实是罡阳境初期,只不过她剑法卓越,能和莫氏兄弟对战五十招方才落败,实力不止看上去那么简单。
  “师兄,他们派女妖精,不许去!”小师妹板着脸,不给好脸色。
  “小孩子怎么说话的。”秦九歌使劲揉了揉小师妹的羊角辫,“谁告诉你他们派女妖精了,师兄是分不清轻重的人吗?”
  “九歌,你消耗太多,打起来未免吃亏啊。”二长老生怕秦九歌冲动,提醒道。
  “长老放心,他们回去叫人,至少要两个时辰,足够了。”说完,秦九歌盘膝坐下,吞服三粒二品丹药,恢复灵气。
  莫氏兄弟被恒有钱派回去叫凌寒来帮忙,他们对高富帅之前的行为有所不满,故意又把时间拖了拖。
  等到他们把援兵请来,时间过了三个时辰。
  期间,恒有钱上了五次厕所,每次都有二长老带领弟子亲切陪同,实在是服务周到。
  高富帅捂着猪头一样的脸,上面诺大的鞋底印记,很扎眼。
  “来了,来了!”
  恒有钱一番话,惊动在场人回头看。见莫氏兄弟带着华鼎宗的一名女弟子,正是那名凌寒。
  长得倒是亭亭玉立,生得丹眼凤眉,颇有神色。
  死胖子虚伪,戎可可站在附近,他只敢偷偷瞟几眼。
  唯有秦九歌,毫不遮掩的眼神死死盯着对方,特别是对方的胸口,波涛起伏,颇有规模。
  恒有钱主动走过去,给弟子加油打气,顺便教导凌寒,面对对方吐口水挖眼睛这种招数,该如何化解。
  拜山一事,到了最后紧要关头,弟子们翘首以待,等着打完开饭。
  “师兄,人都走远了,能把你那无良的眼神收起来吗?”小师妹很不满,不满两个字都写到脸上,在谴责秦九歌。
  “小孩子哪里学的这些话。”秦九歌把小师妹抱开,对方很在意自己,貌似不仅仅把自己当做亲人呢。
  作为过来人,秦九歌时常告诫别人,路别的野花不要采。
  可是家花就在身边,到底要不要动手呢?
  小师妹见秦九歌看向自己,努力挺了挺胸脯,似乎在说,你瞎啊。
  秦九歌再次打量凌寒,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纯粹是带着学术探究的目光。
  对方落上擂台,长剑竖背,真有几分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韵味。
  “凌寒姑娘,喜欢吃水果吗,特别是木瓜。”走上台,秦九歌笑嘻嘻问道,不急着出手。
  凌寒受了恒有钱的话,又有高富帅的前车之鉴,根本不理会。
  “看剑!”长剑飞舞犹如片片落叶,绝尘拔俗,向着秦九歌的胸口挥刺。
  倒退三步,秦九歌并未拿出无锋重剑,而是举起双手,手掌做爪状。
  “大师兄要使出绝招了!”死胖子慧眼无敌,预见秦九歌使出必杀技麒麟臂。
  “大师兄威武!”有弟子带头喝彩,以大师兄的绝招,百米小山包都可铲平大半,着实厉害。
  “看我的,抓奶龙爪手!”
  秦九歌并未动用其它,只是双手变幻龙爪,朝着凌寒的胸口抓去。
  “登徒子!”凌寒臭骂,他早就听恒有钱说,对方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现在看,卑鄙无耻后面,还要附加下流两个大字。
  弟子们热忱的心被冻结了,纷纷羞愧的低下头,不敢再喝彩喊好。说好的麒麟捉天手呢?
  这什么龙爪手,好猥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