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摔杯为号

更新时间:2018-07-05 19:11: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295

“我乃黄飞鸿是也,放马过来!”秦九歌蹲在椅子上,手臂垂在膝盖下,后背微弓,暗自酝酿无影脚。

  “哼哼小子,得罪了我们华鼎宗,真是不知死。”推开挡住自己露脸的莫再提,华鼎宗大长老恒有钱走进大堂,暗中施加精神力攻击秦九歌。

  有了彼岸花淬体,秦九歌根本无视这些试探,挥挥手打断精神力。

  “一个高富帅,一个恒有钱,得了,你们华鼎宗果然家大业大。我们灵霄宗偏居一隅,自然惹不起,不过我们不是软柿子,不是说谁来都可以捏两手!”

  “混账,你恶人先告状!”两个受害人发表谴责,他们被灵霄宗的人打了两次,两次啊八嘎。

  “是吗?你们灵霄宗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何等手段使出来吧。”高富帅根本不把灵霄宗看在眼里。

  他仅二十多岁便触及浩清境门栏,此生甚至可能成为凝丹境大能。

  有此实力,有此天赋,高富帅在华鼎宗可不是秦九歌这种跑龙套能比的。

  “两位说笑了,请坐,喝茶。我们灵霄宗向来秉承以人为本、爱好和平为宗旨。怎么可能动手打人,依我看,其中有误会。”

  听秦九歌这样说,恒有钱以为对方被自己吓到了。

  也是,自己乃是浩清境初期强者,吓唬一个罡阳境的小子,对方没吓出尿已经万幸。

  殊不知,浩清境初期,秦九歌已经干掉过一个。至于恒有钱眼中高不可攀的凝丹境,也被大长老弄死了。同为大长老,做人的差距还是很大。

  啪!

  恒有钱走到桌子边,举起茶碗,狠狠摔在地上。

  茶碗落地,发出一声清脆变得粉碎。摔杯为号,四周寂静无声,没有半个人影。

  “你没有埋伏?”恒有钱问道,难道对方的羞耻心回来了?

  高富帅也看着四周,没有烛影斧声,没有十面埋伏,好奇怪啊。

  “谁说没有?”秦九歌反问,一脚踢翻了桌子,“还没问你呢,好好的干嘛摔我们的茶杯?”

  桌子翻倒,百来人再次涌入大堂,把四只鸡团团包围,用来红烧清蒸白灼油炸。

  鸿门宴嘛,江湖秘方百试不爽,秦九歌怎么可能没给四位嘉宾准备。

  只是摔杯子不保险,容易被人先发制人,所以秦九歌改为踢桌子,简称翻台。

  “你,你好卑鄙好恶毒!”莫再提指道,又是这招。

  秦九歌高傲的扬起头,脚尖拍打地面;“你能奈我何?”

  “好小子,就凭你们这些烂番薯臭鸟蛋,也想困住我,可能吗?”恒有钱鼓足毕生修为,浩清境强者隔空伤人,灵力横扫欲要给这些人一点教训。

  谁知过了半天,在场的人没有丝毫不适,更别提因为恒有钱的王霸之气而震服。

  恒有钱傻眼了,老夫用了八成灵力,这些人至少是吐血重伤,怎么会没事呢?

  浩清境的手段,不是罡阳境可以比拟,要说灵霄宗有几百个浩清境,除非是天启门有这个底蕴。

  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恒有钱仔细打量在场的所有人,首先堂上那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可以淘汰,打死恒有钱他都不会相信,这个毛头小子会是高手。

  能轻易压制自己的灵力,对方肯定是浩清境中期乃至后期强者,已经不逊色灵霄宗的宗主。最后,灵霄宗二长老,高人一等出现在恒有钱的视线中。

  见着二长老,恒有钱惊为天人,瞧瞧人家二长老,满脸的我欲乘风归去,实在是高人做派。

  一大把胡子,满脸的风霜,再加上一袭白衣衬托,出去算命都敢自称半仙的当代真人。

  “阁下尊姓大名?”华鼎宗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在真正的高手眼中,什么都不是。

  毕竟传承的底蕴,暴发户是无法媲美的,华鼎宗做不到天启门那般树大根深。

  “老夫灵霄宗二长老,阁下,要比武就和我派的大弟子比,犯不着对小辈下暗手吧?”

  二长老口带威胁,要不是不愿意轻易暴露实力,浩清境算个屁。

  恒有钱脸上浮现尴尬神色,他比这些弟子大几十岁,当他们爷爷都不成问题。

  爷爷打孙子,应该,算是天经地义吧?

  假如二长老良心未泯,应该点头哈腰,恭敬说,太君要不要再抽几个。

  恒有钱不敢这样说,二长老淡淡处在那里,就给他非常强横的压迫,甚至超过了华鼎宗的宗主。

  莫再提明显不能感受二长老的高人气息,这年头,拳怕少壮,扫地的不会是绝世高手:“你个老头,没看见是你们灵霄宗弟子先来攻击我们的?”

  二长老横眉一挑,算了,自己堂堂凝丹,犯不着亲自收拾这个罡阳境的王八羔子,还是留给秦九歌吧。

  “他们没有动手。”二长老不悦说。

  恒有钱剐了莫再提一眼,心道你眼睛当泡踩了吗,看不见老子都得缩着?

  其实真不能怪莫再提,他被灵霄宗上下,打得眼睛肿起附近只剩条缝,自然看不见二长老的我欲乘风归去。

  “那他们围着我们,是干什么?”莫再提又问,死胖子拿着九齿钉耙,莫非是要帮他们华鼎宗种地打谷子吗?

  二长老看向秦九歌,秦九歌不自然咳嗽两声。

  弟子们收起手中菜刀棍棒,转而换成准备好的横幅。

  恭迎华鼎宗来灵霄宗入宗指导,荣幸华鼎宗领导观光,崇灵大陆集体和谐等等,横幅打出,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没了,大家开心。

  “各位,我们灵霄宗以德服人,是礼仪之邦,怎么可能动手打人。听闻华鼎宗要来,我们特别准备了节目。”

  秦九歌边说,边指着胖子,“这是我们灵霄宗的吉祥物,叫肉团团,代表了和平和包容。”

  “少扯犊子。”

  高富帅打断秦九歌喋喋不休的话,眼神不善,“我们华鼎宗哪敢指导你们灵霄宗,不过在下身为华鼎宗大师兄,有人欺辱了我们华鼎宗,不得不讨教阁下高招。”

  长老不能打弟子,大师兄对大师兄总行吧。

  秦九歌摇摇头:“我只是代理大师兄,殴打莫再提两兄弟的,才是我们灵霄宗正牌大师兄。”

  高富帅捂着头,好复杂的关系。

  “你看,你自己都说是殴打我们的!”莫再提和莫再讲指着秦九歌,看他怎么解释。

  秦九歌脸色一收,含声道:“那不是殴打,是爱的教育。”

  “少废话。”高富帅大声嚷嚷,“今日,我华鼎宗大师兄高富帅,来灵霄宗拜山。灵霄宗全体,可敢应战。”

  方圆几个山头,都是灵霄宗独占的地盘。

  二长老眼神危险,所谓的拜山,其实就是踢馆,这让爱面子的他怎么忍得住。

  “好,我们灵霄宗接下了。”反正不用自己上,二长老应承下挑战毫无压力。

  秦九歌急了,丫的,这老头等等啊,要同意也得我这个大师兄说话。

  “比是可以比,看你们华鼎宗,在各行各业都是精英,非常优秀。”

  秦九歌斟酌词句,昧着良心夸耀对方,高富帅并不买账:“废话少说,别以为讲几句好话就可以了事。要么赔偿我华鼎宗三千灵石,并且交出打人凶手,要么拜山比武!”

  “交出打人凶手,否则誓不罢休!”莫再提莫再讲两位非常兴奋,举起拳头吼道。

  灵霄宗全体脸色不佳,最厉害的二师哥外出游历,只靠大师兄,他能行吗?

  “要比可以,赌注三千灵石。”秦九歌摸了摸自己无名指上的储物戒指,既然鸡都送上门来,不能不吃。

  “好,比了!”既然名字叫高富帅,对方虽然不帅,可旁边还站着个恒有钱嘛。

  “什么?”恒有钱傻眼了,华鼎宗一年的收入除去开支,也就几千灵石的余额。

  “怎么?”秦九歌故意激将,“原来是穷鬼,三千灵石都拿不出来。”

  “你,你能拿的出来吗?”恒有钱反问,他快爆炸了。三千灵石啊,华鼎宗大家大业,到处都要用钱,不可能随意开支。

  “哼。”二长老大手笔,块块灵石坠地,岂止三千。

  “好,比了!”恒有钱咬牙,今日是来踩灵霄宗的脸的,要是弱了阵势,岂不是贻笑大方。

  况且看名字的内涵,高富帅怎么也比个卖唱片的有前途。

  灵霄宗弟子见赌注达成,纷纷坏笑起来,不出意外,自己这边赢定了。

  “来吧!”高富帅在堂中摆开架子,脚踩阴阳,气势不凡。

  秦九歌摇摇头,笑说:“我们两个都是大师兄,动起手来未免有失体统。况且我辈修真,德智体美劳、礼义廉耻信缺一不可,不如我随便找两个弟子,让莫再提和莫再讲两位兄弟比划比划?”

  众人傻眼,原来修真还有这么多名堂。

  想想自己,除了埋头努力修炼,好像什么都没占据。

  顿时,各位弟子对大师兄五体投地,连二长老都服了,恭恭敬敬献上自己的储物戒指,盛情邀请秦九歌担任灵霄宗宗主。

  以上画面,纯属虚构,秦九歌擦了擦口水,继续端着架子。

  高富帅想了想,莫再提莫再讲两人,在罡阳境中实力较强,看这灵霄宗,弟子青黄不接,最多还能再出一个罡阳境年轻一辈。

  和恒有钱无声交流,高富帅咬牙:“好,比了,不过你这边的人,年龄不能超过三十。”

  “那是自然,死胖子出来!”秦九歌吆喝声,迎面滚来一只肉球,力发千钧,神鬼不敢挡。

  “大师兄!”死胖子浑身的肉叠成九层,像是宝塔耸立。

  高富帅看了,心中更放心。区区淬灵境九级,莫氏兄弟动动手指头就能解决。

  “去把小师妹请过来,你和小师妹组队。”秦九歌吩咐道,在场所有弟子都看不明白。

  灵霄宗年轻一辈,只有秦九歌和洛辰突破到罡阳境,可大师兄放弃优势不用,只选两个淬灵境九级,能敌得过罡阳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