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相宜惬意

更新时间:2018-06-30 17:02:37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79

抢救了死胖子,四长老蹲在角落一个人痛哭流涕。

  这嘴欠啊,赌什么秦九歌能不能保住大师兄的位置,结果现在平局,光是大长老那里,赔的灵石就数不清了。

  堂堂炼药师,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这么多灵石。

  无奈,四长老只能向人称移动金库的三长老借钱,签下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才把空缺补齐。

  四长老心口痛,吃药不见好,觉得自己好累,需要静静。

  今晚,灵霄宗内,沸沸扬扬的在各自讨论。

  有拿二师哥被雷劈的事情说事,有拿今天大师兄施展盖世神功的说事,也有拿四长老倾家荡产这件事说事。

  总之,近几日,灵霄宗都不缺新鲜话题。

  大长老赢了面子,又得了灵石,那个扬眉吐气啊,在几位师弟面前来来回回晃了几十圈。

  半夜,灵霄宗陷入沉寂,所有弟子安心入眠,进入吐纳状态吸收天地灵气。

  洛辰坐在独立的竹屋内,像是在等待什么,脸上不免有些焦虑。

  直到竹林里,惊吓了几只鸟雀,洛辰轻声朝着门外问道:“二叔?”

  “辰儿。”一阵清风吹入山林,空气清新。

  几乎与风声同时进入洛辰耳中,声音来源不是来自窗外,而是身后的屏风。

  “二叔,我听说我离开宗门历练时,大师兄修炼走火入魔,和你有关系吗?”洛辰隐蔽在月辉下,身影很清冷。

  声音幽幽响起,只在房中听见,“和我没关系。”

  被洛辰称呼为二叔的人却倍感意外,自己当时明明趁着灵霄宗高手不备,暗自击杀了对方,做成走火入魔的假象。

  怎么那小子非但不死,反而境界突破,能和辰儿对战呢?

  得到二叔的确认,洛辰松口气。

  他需要的东西,必须堂堂正正的得来,而不是要人推波助澜,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登位。

  “二叔你看。”

  把最近自己经历的事和对方毫无保留的说一遍,洛辰将储物戒指里,用十只玉盒封印的法则本源取出来。

  光辉的法则掩盖了月光,在房间散发瑰宝的光泽。

  “这团法则本源,是万法境巅峰强者陨落凝聚的,其中有无上法则和境界感悟。”宋乐双手捧着本源,眼中火热却并不是朝着本源去的。

  反倒将本源朝身外一送,洛辰说:“二叔,你拿去炼化了吧,应该能治疗你身上的暗伤,甚至境界,也将有所突破。”

  被万法境老怪重创未死的身躯,只有以法则本源相生相克,才能痊愈。

  不然,即便有滔天实力,法则暗伤也会腐蚀身躯,随时有陨灭的危险。

  房间里,不显真身的二叔默默不语,良久,才唏嘘说;“二叔老了,这团法则本源是天地精粹,一把极品灵器的价值也抵不上。二叔拿来没有用,只是暴殄天物,你还是自己炼化了吧。”

  一团远古时期巅峰万法老怪的毕生感悟,张扬出去,即便绝空境老祖,都会动心。

  秦九歌没有张扬,洛辰同样没有拿出来炼化,而是无保留的拿了出来。

  “二叔,你的暗伤...”

  洛辰心急,若不是为了治愈二叔的伤势,他绝对不会使出几乎强取豪夺的手段。

  “无妨,区区法则创伤,二叔已经找到秘法压制,等到辰儿结婚生子也能撑得下去。你自己拿去炼化吧,二叔会为你砍掉路上那些蔓延的荆棘。”

  “可是...”

  “好了。”温情的声音突然转变,血气森森,“别忘了你身上的血海深仇,不突破万法境,你永远只能苟且偷生。想想家族那些人,倒在血泊中,你应该分得清轻重!”

  咯咯。

  洛辰的拳头捏得不能再紧,眼中跳动疯狂的厉芒。

  “记住,你一定要当上大师兄,只有当上大师兄,等你接任灵霄宗宗主,才能动用灵霄宗的镇派秘宝。只有那件秘宝,才能让你复仇。灵霄宗里有几人非常厉害,最近,二叔不能随便出现。”

  隐蔽在黑暗中,毫无情感的声音渐渐消退,洛辰急忙叫道;“二叔!”

  “辰儿,记住我们家族的耻辱和仇恨,二叔希望看到你一飞冲天。记住,必须得到灵霄宗的镇派秘宝!不然,你没有翻身的机会。”

  一团法则本源,要对付那个庞大的势力,远远不够。

  正在对方要离去时,竹屋外,传来毫不掩饰的动静,有人靠近。

  洛辰微微用神识打探,害怕暴露二叔的存在。

  能压制法则创伤,只有走旁门左道,也就是邪修。

  别人对于邪修视若魔鬼,可在洛辰眼中,他是自己唯一的至亲亲人。

  大师兄?发现对方来历,洛辰心疑,他抱着铺盖卷和帐篷干什么?

  “是他?让我杀了他!”二叔准备出手,这小子的师傅是灵霄宗大长老,辰儿若要上位,不清除他,只怕终身无望。

  “住手!”洛辰轻声呵斥,言语里,是不可抗拒的威严,甚至震慑住二叔,“我会亲自对付他,不管他有什么背景什么机遇。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证明我才是真正的天才,众望所归!”

  “好,辰儿已经长大了,二叔听你的。”

  二叔说完,山中再次刮来一阵清风,身形随之消失在风里,房间重新陷入黑暗和寂静。

  “这孩子,终究是心太软啊。”二叔蛰伏在竹林里,看着秦九歌在竹屋外搭帐篷,“小畜生,之前你运气好起死回生,最好别出灵霄宗,没那几个老东西,你必死!”

  对方说完,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灵霄宗。

  感悟天道的大长老从入定中睁开眼,细细用神识包围灵霄宗,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

  “奇怪,为什么有邪修来过的痕迹?”大长老不解,神识一动,震散那股血腥的臭味,“肮脏的邪修,要真敢来我灵霄宗撒野,让你死得连渣都没有!”

  房间内,洛辰早知道秦九歌带着家当,来到自己屋外安家落户。

  很想出去质问对方,但考虑到大师兄的脑子好像被门夹了,洛辰悻悻没有动作。

  只要他不进来,什么都好说,自己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

  一回生二回熟,秦九歌想和主角培养深厚的师兄弟感情,得从细节做起。比如当邻居,就是其中一项。所以连夜带着家当,秦九歌在竹屋外扎了帐篷安家。

  在主角身边修炼,说不定还能有提神醒脑,百病不侵等功效,实在不错。

  清晨,白露未干,鸟雀初飞。

  洛辰吐出一夜浊气,体内灵气归流丹田。

  一夜的修炼,灵气围绕全身十个大循环,灵力略有增幅。

  睁开眼睛,洛辰第一眼看见的,不是美好的今天,也不是美好的明天,而是秦九歌的脸。

  “妈呀!”

  洛辰始料未及,任凭谁大早上看见一张人脸凑过来,相信都会失了风度的。

  刷的一声,洛辰飞上房梁,惊魂未定,方才看清来人。

  怎么,他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吓死自己?

  秦九歌不觉得见外,他趁着黎明,把竹屋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宾至如归的问;“啊,二师弟醒了啊,想吃什么早点?莲蓉糕,鸡蛋羹,韭菜饺子,随便选。”

  “你,你怎么进来的?”洛辰跳下来,眼光不善的问。

  “哎哟哟,昨晚风太大,把门栓吹断了,我就进来了。”

  “滚!”面对秦九歌胡说八道,洛辰吐出一字,想要将对方请出去。

  低估了秦九歌的脸皮厚度,对方丝毫没有把这里当成别人家。

  “早饭都做好了,我才想起来,咱们师兄弟五年,还没坐在一起聊聊天,真是遗憾。来来来,想吃什么早点,我们边吃边聊。”

  除了鸿门宴几项比较特别的例子,科学证明,人在吃饭的时候,心情都不错。

  只是睡觉起来遇见看不顺眼人,主角的心情会很不爽。

  “什么,你不想吃早餐啊?”秦九歌很无辜,他废寝忘食的在厨房弄了两个小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还是很操劳的。

  “是师兄的一点心意,你要是不吃,信不信我一头撞死在你面前,让你看看脑瓜瓤的颜色啊?”

  洛辰眼皮跳了跳,一个连自己都可以过不去的疯子,最好别招惹他。

  几分钟后,秦九歌搬来竹桌,坐在庭院的树荫下,大快朵颐面前的韭菜饺子。

  洛辰勉强吃了块糕点,味道还成,只是眼前这人,看着实在揪心。

  秦九歌愉快的吹着稀饭,和二师弟坐而论道,气氛和谐。

  完美的一天和彼此的友谊,就从清晨的一碗稀饭开始,相宜惬意。

  吃完饭,秦九歌很主动的收拾碗筷,热情洋溢的问;“哎呀呀,师弟,吃完饭打算干什么呢?出恭是吧,总得看本书吧,喜欢金瓶梅还是肉.蒲.团。”

  洛辰受不了秦九歌这种转变,昨天比武的时候,自己没打他的头啊,怎么半夜过去,人就疯了呢?

  还有,那什么瓶梅的,为什么他笑得如此渗人,真是莫名其妙。

  “出恭完了打算干什么呢?要不要在背后刺个精忠报国,很有前途的哦。或者站在山巅,师兄帮你竖起避雷针,帮你引道雷霆下来淬体?”

  “师弟啊,马上要吃午饭了,咱们趁着空闲谈谈修炼心得,怎么样。”

  “哇塞,师弟啊,你这件白衣服面料真好,哪家铺子买的?”

  灵霄宗内,众位弟子傻眼,看着大师兄围着二师哥,正在口若悬河的说着什么。

  洛辰脸上肃杀,手在袖子里化拳化掌,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好歹毒,手段如此……龌!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