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我有麒麟臂

更新时间:2018-06-30 16:51:45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87

竖子,好卑鄙的手段,用这种小人行径保住自己的位置!

  洛辰心中,更加厌恶大师兄的为人。

  “咦,大师兄怎么这么浮肿,好大的身躯。”有弟子边揍边问。

  秦九歌藏得很好,跟着喊打喊杀;“没见识过胖大海吗?入水胖三分,进水胀七分,体积大很正常。”

  “师兄此言大善,大家接着打啊!”

  直到池塘里的水都榨干,乱斗停止,秦九歌叹息,可怜半个池子的莲藕。

  只见死胖子奄奄一息,倒在岸边,等着四长老进行抢救,疼得像个五百斤的胖子。

  无辜的死胖子,现在估计明了人心的险恶。

  明明,他是好心来护驾的,结果不知被谁陷害,吸引了强大的火力,比天雷淬体还惨。

  秦九歌跟着在岸边陷入昏迷,除了脸颊有一块浮肿,身上没有任何淤青。他在装昏,希望各位放过自己,快点把二师弟扶正。

  睿智的大长老显然不吃那一套,好歹是罡阳境修士,被小小的荷花池呛死了,多丢人呐。

  上来推了推秦九歌,示意你小子适可而止,没看见旁边有个死胖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秦九歌心知瞒不过大长老,迷茫的睁开眼睛,平视湛蓝的天空,虚弱问道;“啊,大海啊,你全是水,胖子啊,你别蹬腿。”

  “没死快点起来继续比试。”大长老看见四长老很幽怨的目光,只好气冲冲的殴打起秦九歌,拳头轻飘飘落到秦九歌身上,点到为止。

  众人扼腕叹息,大义灭亲,应该尽善尽美,怎么可能只顾表面文章呢?

  秦九歌摇了摇脑袋,指着自己的头说;“师傅,我现在摇摇头,就听见脑袋里传来潮汐起伏的水浪声,好迷糊啊。”

  “什么意思?”大长老在爆发的边缘,好想抽他。

  秦九歌认真的钻了钻耳朵,拍打后脑勺,“简单来说,脑子进水了。弟子想请个十年八年的病假,大师兄每日日理万机,需要有人挑起大梁,就二师弟吧。”

  洛辰在旁边更怒了。他要的是堂堂正正打败对方,而不是对方好像施舍一样的语气,还是用类似禅让的做法,假惺惺的让给自己。

  “去,厨房里,拿一把最锋利最顺手的菜刀。”大长老淡淡吩咐,特别喜欢用菜刀。

  “干什么呢?”秦九歌不解。

  “把你的头砍下来,看看里面有没有进水。”大长老用不良的眼神扫描秦九歌,啧啧,到底先从哪里下刀比较好?

  “哎呀。”秦九歌原地复活,与旁边大限在即的死胖子不一样,“水蒸发了。”

  “那好,继续比武,你使出你最厉害的那招。”大长老脱下鞋子,赤着大脚踩在青石上。手持鞋子藏在袖袍里,杀气酝酿。

  秦九歌凛然。

  大长老的意思很明白,好好的比武搞出来啼笑皆非的闹剧,要是秦九歌不能给个好的交代,到时候鞋子抽过来,保管新鲜的鞋拔子脸出炉。

  不爱江山,不爱美人,秦九歌爱惜自己。大长老绝对是说到做到的狠人物,倘若在这样假不正经,鞋底子真的有可能飞过来。

  秦九歌煞有其事,左右看了看,排掌噤声,“师傅,我那招化骨绵掌,打出去威力惊人,怕伤着咱们灵霄宗的和气。”

  洛辰早就忍不住,刚才秦九歌屡屡用行为侮辱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不信,什么化骨绵掌,好,你来!”洛辰怒声说,自己还怕他不成,装神弄鬼。

  “是啊,我坐镇这里,你能破坏什么和气。”大长老高人做派,除非是万法境逼身,谁能挡得住。

  秦九歌不动,更不敢动。开玩笑,谁敢在主角面前显摆,昨天的雷击事件,就是主角金手指和牛逼之路的开始。

  至于法则本源的事情,秦九歌更是服气,除了主角,没谁能领悟了。

  “不太好吧,高手藏拙,不能随便出手。”秦九歌死活不动,这关系到自己以后的前程。

  真那么厉害?洛辰有些心疑,要说秦九歌人来疯有人信,强悍的大长老人来疯,恐怕没谁敢这么说。

  “那你随随便便对着个东西出手,给他们见识见识。”

  大长老望徒成龙心切,事关自己压的赌注,不能不上火。

  随便指着个远处的山包,大长老让秦九歌对着山包练手,总不至于伤了和气吧。

  “大师兄。”死胖子命不久矣的拉着秦九歌的手,“打吧,让他们看看你的威风。”

  咳咳。

  死胖子咳嗽两声,呼吸减弱。

  戎可可在旁边替死胖子拧干衣服,秦九歌了然,死胖子果然心机够深,他是在欲擒故纵。

  “罢了,我试试,你安心的去吧。”替死胖子合拢绿豆大小的猥琐眼睛,秦九歌斗志昂扬的站起身,逼得围观群众一退再退。

  “那我倒要看看。”法则本源,洛辰并没有炼化或是滴血烙印,他现在体现的实力和战力,全是他自己一个人巩固打下来的。

  撸起袖子,秦九歌左右脚踩胯阴阳,膝盖微弯,脸上专注得认真。

  他缓缓抬起手臂,无暇的手掌遮住太阳,金光顺着指缝散在明亮的眼睛上,炯炯有神。

  刀削的脸上,满是坚毅,微微注视的目光,尽是俯视天下的霸气。弟子们被吓住了,虽然看不懂,但是感觉好厉害啊。

  大师兄,真是深藏不露。

  “麒麟捉天手,一手出,战四方。败万法,挫绝空,天大地大,唯我独尊!”

  人群哗然,被感染了情绪,目光灼灼的看向秦九歌修长的五指以及手掌。豪情万丈的宣言,是不屈的精神敢于向大帝挑战,真正的英雄出场!

  气息一弱,秦九歌收回巴掌,“不好意思,不这么说,就不应景了。有关败万法挫绝空,纯粹为了押韵,大家听听就好,不要当真。”

  “戚!”在场哗然,竖起中指,惊艳了岁月。

  秦九歌微微咧开嘴,温和的朝着远处百米高的小山包,山上郁郁葱葱。

  微风轻过,风和日丽,在温暖的暖洋下,秦九歌人畜无害的掷出一个字,“开!”

  开字一出,如同敕令。

  手掌朝着山包微微一打,轰鸣声,风和日丽变成鬼哭狼嚎,百米内被惨淡的白光所覆盖,令湛蓝的天空在眼中都变了颜色。

  极大的威压降临灵霄宗,仿佛有远古的古神,正在苏醒,并且即将从天上踩下来。

  大长老神色如常,只是嘴角略弯,对于徒弟有出息,不下于自己的实力有所突破。

  二长老和三长老很惊讶,表情如同被告知突然有了儿子。

  毕竟往日,秦九歌在他们眼中,就是矮穷矬的代名词,现在突然变得高大上,好难接受。

  至于四长老,还在旁边奋力抢救死胖子。

  洛辰脸沉如水,显然从酝酿的威势中,找到足以威胁自身的能量,不容小觑。

  “麒麟捉天手,镇压!”

  声嘶力竭的吼出七个字,小山包上,树木尽数化为灰尘,不断有泥土从山包上争相逃滚。围观弟子,再也没有之前的玩世不恭或者轻视,震服在威压下,不敢抬头。

  轰隆隆!

  雷霆乍惊,巨大的手掌由无数灵气拖拽,从空间淡淡出现薄薄的光影。

  也许,只有纸页的厚度,其中蕴含的威力,足以令几位长老动容。

  可惜了,远古秘技,只传一人,不然被他们这些凝丹境大能得到,足以越级抗衡。

  地面都微微抖动,石子弹飞,如同地震。

  山包顶端,层层草皮脱落,像是被一层层剥削的水果皮,正在不断缩小体积。

  咔嚓!

  薄薄的平面手掌,已经将秦九歌右手的袖子震为齑粉。

  秦九歌实力太弱,激发麒麟捉天手万千实力,都需要长时间的蓄力。

  手掌终于从空中坠落,压爆灵气,震撼四方。

  极致的力量,空间的光线都黯淡下去,所有人都在看着那颗流星,直至捶打在山包顶端。

  轰轰!

  烟尘散尽,百米山包被铲平一半,山中土石崩塌,又被紧紧压缩,被力量挤压成水泥般的整体。

  平整的山顶,出现深深的手印轮廓,大如房屋,充斥力量余威。

  在场弟子,没有几个保持得了镇定。

  刚才那一掌,若是朝着人群,百十人没有一个活得下来。

  绝对的力量下,什么都是虚的,只有实力才最实在。

  死胖子劫后余生,还好自己没有擅自压宝。

  现在看,大师兄根本不弱于二师哥,只是他为人很低调,喜欢深藏功与名罢了。

  宋乐轻吐着胸口的浊气,刚才那一掌,浩清境初期强者的肉身都不能抵抗。

  要是他遇见,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接下来。

  等接下那一掌,自己恐怕没有什么底牌了。

  同样,秦九歌打出一掌,体内灵气具无,筋脉丹田传来虚弱后的刺痛,消耗不轻。

  “同门师兄弟,比武切磋正常不过。这次算是平手吧,等过段时间,你们再比。”大长老宣布结果,弟子们点头称是,心服口服。

  秦九歌展露了实力,现在灵霄宗上下,没有敢把大师兄当纸老虎看待。

  “好,等我突破浩清境,再做计较。”洛辰磊落,大大方方的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他感受到压力,自然得回去继续修炼,感悟那日洗髓伐骨带来的余韵。

  “好徒儿,真给为师提气。我宣布,灵霄宗每个弟子,都能得到十块灵石作为奖励。”

  大长老兴奋的宣布奖励,所有弟子高兴欢呼。

  灵霄宗出了强者,他们在灵霄宗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况且每人十块灵石,都得仰赖大师兄神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