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暗箱操作

更新时间:2018-06-30 16:45:3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3

秦九歌捂着肿起的脸颊,时而抽抽筋,咬牙说;“你才是众望所归,你来吧。”

  和主角过招,秦九歌更多的不是兴奋,是忐忑。

  万一到时候降下道神雷把自己劈死了,多冤枉。

  “那你倒是准备啊。”洛辰满脸黑线,想动手,又怕秦九歌反口说自己偷袭。

  “我准备好了。”秦九歌连武器都没拿,大开大合的站着。

  “得罪了!”

  三尺青锋横扫,化为条条长虹,洛辰不管秦九歌有什么绝招,径直取剑刺去。

  剑锋呼呼作响,在场弟子紧闭眼睛,都被锋利的剑芒刺痛了。

  修为抵达罡阳境中期,秦九歌及时侧身躲开。

  看来二师弟对自己的怨气很大,自己也就是偷了他的储物戒指,并朝他吐过口水,没把他得罪得过分啊。

  “无锋!”

  看着远处大长老欣慰的眼神,秦九歌迟疑了,还是拿出无锋重剑,和二师弟比划几招再输。

  巨大重剑拔地而起,

  在秦九歌手中高举头顶,足足有上万斤力道,罡阳境极其强厚的灵力附着剑面。重剑无锋,独有一种捶烂空气的凝实。

  “不弱。”

  比之前见到秦九歌的不起眼,他强了很多。

  洛辰架剑卸掉巨力,铛铛几声,全数攻击在重剑钝面。既然对手不弱,只能施展武学攻击。

  “长河落日斩!”

  条条金光闪烁如同白练,从空中四面八方飞来,凝聚在清风,将洛辰高贵的衬托出。

  灵光闪耀,则形成无边弱水,唯有中间剑气纵横,长斩不休。

  砰砰!

  施展魔影幻身变,秦九歌一连踏出九步,还没站稳擂台,身体就出现在其它地方。除了几位实力深厚的长老,在场人根本看不清秦九歌到底在哪。

  “你说,大师兄会赢吗?”小师妹煞白着脸,在死胖子身边绞着手指问。

  本以为大师兄再牛逼,也断然不会是二师哥的对手。可看场上,现在势均力敌,鹿死谁手真不好讲。

  “斩!”

  魔影幻身,身法无穷。洛辰在身边凝聚成灵海,范围扩大,防御自然下降。

  当秦九歌接近洛辰两米内,洛辰已经清楚感受到对方行踪。

  他快,秦九歌更快,手中重剑横扫,如同秋风扫落叶的打过去。

  轰!

  灵海破灭,汪洋灵气被重剑打散,短时间难以回旋。

  洛辰眼惊,没想到秦九歌还有这种强大的攻击,光是朴实的力量,便把自己的防御撕开。

  “斗天杀!”

  再施展长河落日,距离太近,已经来不及。

  在秦九歌眼中划过惊色,见洛辰手中长剑幻影成十字形,朝着自己的东南西北切割而来。

  空气哗哗作响,传来滚烫的灼烧,金色的辉煌携带武学赋予的高贵,朝面门袭杀。

  铛铛!

  斗天杀,更是洛辰掌握的高深武学之一,灵霄宗内没有这种武学,是他从别处习来。

  比起手段,他甚至超过了宋乐。

  抵御两招,秦九歌手中重剑脱手,道宝的威力来不及施展,便被斗天杀的强势给震荡。按住发麻的右手,肌肉上的刺痛感打入骨髓,让秦九歌疼得厉害。

  咻咻。

  在斗天杀的余威即将打向秦九歌,魔影幻身变再次发威,把秦九歌扯到十米开外。

  空气被打爆,化为强劲的狂风席卷擂台,衣袍滚滚。

  好强,要不是师傅及时给了丹药和武器,甚至不能撑过一招!

  秦九歌虚着眼,主角就是主角,哪怕不要自己放水,要赢也是很简单的。

  咔!

  重剑飞出擂台,直插入青石地砖内,深入半米。

  重剑笔直竖在死胖子鼻尖,差点把他砸死,吓得死胖子魂飞天外。

  小师妹站在死胖子身侧,脸色不变,淡然的摸着重剑上的余温。

  “还打?”洛辰背过剑,剑锋抵着后背,潇洒问道。

  秦九歌心里估计,是差不多了,于是点头;“来吧!”

  刚才和秦九歌对了三招,洛辰用了大半力气,此刻喘了口粗气,深深从丹田里吐出来。

  浊气喷出,灵气灌入经脉,洛辰恢复最完美的状态。

  呼呼。

  看见洛辰吐气,秦九歌突发奇想,当场倒在擂台上,痛苦哀嚎。

  再打下去,自己被误伤就不值得了,干脆直接倒下来认输。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秦九歌高举白旗,无辜的朝着观众招手。

  “怎么认输了?”弟子们不解,莫非二师哥连成绝世神功,已经到了隔山打牛,瞪一眼就死人的地步?

  在座的长老也看不懂,尤其以大长老。

  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弟还有绝学没用,一招下去,无论是人畜虾蟹跳蚤,都化成了飞灰。

  “你怎么了?”洛辰觉得好累。

  “洛大侠太厉害了,轻轻吐一口气,就把我震得惶恐不安。我输得心服口服,以后灵霄宗大师兄的位置,非你莫属了。”

  秦九歌命不久矣,垂垂说道,分外令人同情。

  “我还没打中你啊。”洛辰头大如斗,莫非自己真的有绝世神功?

  “打中了,打中了,年轻人要相信自己的直觉。”急忙忙下台,秦九歌迈步就跑,“你赢了,我认输,刚才那口气太厉害,简直鸿蒙附体混沌重生。”

  “混账东西,给我滚回来!”围观的大长老怒了,吼道。

  还以为这混小子长大了,原来混账长大了仍然是混账,成分不会变。

  秦九歌装作没听到,不顾围观群众不爽的眼色,低着头快步潜走。

  谁料大长老修为甚高,隔空一抓,把秦九歌从人堆里揪出。

  “大师兄,你要赢啊,快上!”小师妹跳起脚,开心的给秦九歌打气。

  “是啊,大师兄,你这么厉害,上去再打啊!”死胖子高声起哄,围观弟子看得不够尽兴,纷纷要求秦九歌再来一次,至少表演一下碰瓷的精要。

  “我不干!”

  秦九歌憋屈,他尝试很多的脱身方法,现在都不管用。

  “看,飞碟!”秦九歌对着天空一指,乌鸦飞过,拉下一滩大便。

  趁机逃走,秦九歌高估了自古以来围观群众的素质,地上到处是瓜子香蕉皮,被秦九歌一个不慎踩中。

  “把他抓回来!”

  洛辰振臂高呼,他要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方,然后光明正大的坐上大师兄的宝座。而秦九歌呢,口头上认输,实际上正在嘲讽自己胜之不武!

  羞耻心极强的洛辰忍不住了,他简直在侮辱自己,快点回来和自己严肃的再打!

  踩着香蕉皮,秦九歌摔倒前,仰望天空喊道;“我靠。”

  如饮砒霜,秦九歌满脸凄惨的摔倒在地,脸上泪痕依稀。

  别的不提,现在洛辰修为,已经堪破罡阳境巅峰,只待开辟灵台便能进入浩清境强者范畴。

  光是以境界来看,秦九歌就不可能赢,根本没有优势。

  “抓住他!”大长老清楚秦九歌的底细,这小子不出力,非逼着他露脸不可。

  大长老声望极高,话音刚落,几十名弟子飞身扑去,朝着秦九歌叠罗汉。

  随后更多的弟子加入战团,外人见了,还以为灵霄宗集体开展捉老鼠大赛。

  几十团肉山压过来,秦九歌蹬飞几个,施展魔影幻身变逃跑。

  来到宗里的荷花池,附庸风雅的四长老亲手栽培了半个池塘的荷花,翡翠的荷叶。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秦九歌半只脚跨出护栏,威胁跳湖。

  “我输了,你们还追我干什么?”失落的问道,秦九歌想死的心都有,又舍不得。

  “大师兄得罪了,大长老严令,活捉你回去。”

  其中有弟子正义的审判;“刚才你和二师哥的比武,还没完呢。”

  “明明打完了。”秦九歌瞪着眼,要找出那个作死的人。

  “没有,你摔得太假了,哪有这么弱。”不能继续看戏的弟子们急了,几十人围拢紧逼用强,秦九歌只得跳入荷花池,寻找出路。

  可恶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师兄跳荷花池想逃,大家随着跳啊!”

  几十人纷纷跳入池塘,半亩荷花荷叶尽数破灭。

  及时赶来的四长老痛心疾首,恨不得把秦九歌提起来,抽他十万八千次,让他明白什么叫映日荷花别样红。

  秦九歌在水底裹了一身水草,潜伏在弟子中,跟着嚷嚷大师兄去哪了。

  “大师兄,我来了!”死胖子跑得慢,一根筋,无视已经愤恨到极点的四长老,如同落日,降入泱泱池塘水中。

  哗啦!

  半个池塘的水被死胖子挤压喷出,掀起丈高浪花。

  小小荷花池,演变成大海汹涌波涛,几十人个在其中,彼此水眼朦胧,有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美感。

  秦九歌顶着水草,悄悄游到死胖子身边,兴奋说;“大师兄在这!”

  四长老早已气得不行,该死啊,自己是天生欠他的,自己的荷花池啊。

  “给我锤死这龟儿子!”四长老威望只逊色大长老,站在岸边下令。

  死胖子倒了血霉,喝了几口浑浊水腥的绿水,大脑还在当机。

  转眼间,拳头布满周身,无数弟子朝着自己,开始惨无人道的殴打。

  “我,我不是。”死胖子还没说出自己真实身份,已经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里。

  严肃庄重的灵霄宗大.比,转眼变成闹剧。

  现在群情激奋,都在为民除害,谁还想得起什么大.比。

  洛辰孤零零的站在擂台上,长剑坠地,寂静无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