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疯子的不同

更新时间:2018-06-30 16:34:5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204

“是啊。”三长老跟着唏嘘,他不清楚这种跳崖或者遭雷劈意味着什么大事。

  不过,凡帝王圣祖降临,必有百花齐放,紫光红韵。

  二师弟莫名其妙遭雷劈,想来成就不低,问鼎万法不是梦幻。

  “天佑我宗!”说完,秦九歌哭哭啼啼的走了,很伤心,很难过。

  屁的个万法,那是主角啊混蛋!

  本来明天,他准备好好收拾二师弟,凭借武器之利和麒麟捉天手,本来几乎稳赢的。

  可现在局势很明朗,二师弟是主角,受上天庇护。

  “天亡我也!”眼看正义又无所不能的主角要输了,这可能吗?

  现在及时雨降临雷电洗髓伐骨,就是为了明天,在擂台上实现华丽逆转,把他这个疑似反派的物体打成猪头。

  “我懂了,我懂了。”秦九歌颓废蹲在地上,他清楚了,为什么会穿越,并且上身到这个倒霉鬼的身上。

  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在自己脑海里渐渐形成。

  不同凡响又富有秘密的灵霄宗,正是故事的起点。

  如果按照老套的剧情发展,秦九歌会因此产生性格突变,从而生出反人类的思想,扭曲心思开始报复社会。

  并且设计陷害同门师弟,干出些欺师灭祖的恶事。

  故事的结局,自然是英明神武的二师弟打败了无恶不作的大师兄,正义终究战胜了邪恶。

  在打败大师兄后,二师弟接管了宗门的一切,左拥右抱得到了小师妹的芳心。

  至于秦九歌,则作为超级大反派,在死后被弄个跪像跪在宗门口,受来来往往的唾弃和鄙视。

  说不定还有哪个欠抽的,会在他的跪像前留下句“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之类的混账话。

  阴险狡诈又卑鄙的大师兄、正义果敢且英俊的二师弟、天真无邪又可爱的小师妹。

  投怀送抱,恩恩怨怨的故事框架,似乎就这样定型了。

  心灵脆弱的秦九歌再次痛抽,他有上进心,他是好人。

  他不想当邪恶的反派,更不想当炮灰。

  在这个天地间,连张厕所纸都有不可代替的作用,而秦九歌作为穿越者,是为了给主角的成长路上多点磨难,属于混进来的鲶鱼。

  沙丁鱼是善了个哉,可折腾沙丁鱼的鲶鱼,古往今来,死得不是一般的惨。

  秦九歌想通了,既然二师弟是主角,他不能再争了,赶快悬崖勒马,否则他以后死得非常难看。

  以后,他得加入到二师弟的阵营,根据前辈们的经验,跟着主角混,好处太大了,又不用拼杀搏命,还能仗势欺人。

  到时候,等洛辰成了真正的天下第一。秦九歌外出就得竖起面大旗,上面写着:秦九歌很牛逼。

  到时候,肯定有不开眼的路人甲问:“这个叫秦九歌的只是区区的罡阳境小子,为什么敢说他自己很牛逼?”

  深知内幕的路人乙说:“你不知道啊,他是当今主角的同们师兄弟。当主角还没厉害起来的时候,他大浪淘沙退位让贤,主动让出大师兄的宝座,被封为一字并肩王。”

  “哦,真是幸运啊,好羡慕。”台词很少的路人丙说。

  站在旁边的路人丁大喊:“秦少侠你好帅啊,我好崇拜你。”

  想想那种情节,真是爽爆了,比中彩票还爽,秦九歌哈哈大笑。

  他蹲着身体流了大滩口水,满脸痴呆的看着五长老出现在自己面前。

  五长老很好奇啊,想堂堂灵霄宗内,只有自己一个人是疯子,什么时候多出一个。推了推满脸痴呆状的疯子,五长老生怕惊吓对方。

  小声问;“嘿,你在干什么?”

  秦九歌保持迎面中风状,脸颊抽筋;“我在扮演大蘑菇。”

  和疯子对话,需要抗住极大的压力,秦九歌同样小声的回答,生怕五长老发疯揍自己一顿。被五长老坑走灵石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实在痛心。

  “哦,我也在扮演大蘑菇,你是什么品种?”五长老很有求知欲望,他看起来真的好像疯子。

  “我是劲爆菇,你呢?”秦九歌蹲在地上,不雅的扭了扭屁股。

  “我是香菇,失敬失敬。”五长老说。

  “喂,蘑菇怎么会说话!”秦九歌抓住对方的病语,迎头痛击。

  五长老呐呐不能言,支吾半天,跺脚问;“那你怎么会说话?”

  “都说了我只是在扮演蘑菇。我在思考,我到底是谁,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秦九歌太忧郁了,以至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帅得连星辰从迷醉。

  五长老无话可说,果断的伸出手,啪的一巴掌,让秦九歌醒醒瞌睡。

  因为是疯子,五长老行凶后扬长而去,不顾受害者失魂落魄的倒在泥泞里。

  第二天,灵霄宗大.比,择定大师兄宝座归属。

  二师弟洛辰,意气风发的站在场外,与前几日相比,缥缈若谪仙人,怎么看怎么顺眼。

  至于秦九歌,右脸颊上,顶着硕大的巴掌印记,不知道的,会说二师弟私下底和大师兄比了一次,甩了对方大大的手印。

  比较官方的说法,是大师兄昨日云里雾里,迷迷糊糊撞到了门框上。

  灵霄宗内群情激奋,太解气了,什么门框这么逆天,要好好供起来。

  光是看在场两人的气场,胜出者当是洛辰,非他莫属。

  秦九歌也是这样想的,谁叫人家生得好,是主角。

  眼看要打不过对手,老天爷都忍不住降下一道神雷,属于无中生有,帮他获胜。

  捏了捏拳头,秦九歌决定改变自己,就从今天的大.比开始。

  死胖子很有远见的凑过来,讳莫如深的挤着蛤蟆眼睛;“师兄,我们弟子之间私底下开盘口,赌你们的胜负。我压三块灵石,赌你保住大师兄的宝座。”

  秦九歌深为感动,死胖子羞愧的擦着汗水,他更赌了二十块灵石,压二师兄获胜。

  “赔率怎么样,谁坐庄?”秦九歌很有兴趣,反正他找到了主角,只要能加入到他的麾下,大师兄的位置完全没有吸引力。

  “压你一赔二十,压二师哥二十赔一,四长老坐庄,压你的没几个,其中有我。”死胖子生怕四长老听见,附耳小声说。

  灵光草,在洛辰带小师妹和死胖子回宗时,业已收集齐全。

  秦九歌那百十来斤的灵光草,无疑有画蛇添足的嫌疑,四长老丝毫没有领情。

  这次宗门大.比,记仇的四长老秉承灵霄宗全体意向,开盘口,众望所归。

  相差二十倍啊,秦九歌默默念道,并没有沮丧,反而拉过胖子;“我给你灵石,帮我压点。”

  “大师兄要压自己,压多少?”死胖子瞅着小眼睛,巴不得他多压点。

  之前小师妹压了二十块灵石,赌秦九歌保住大师兄的位置,还有阿五,拿出了两块灵石。

  死胖子偷偷下重注压洛辰登上宝座,自然巴不得秦九歌多压点。

  “多稀罕啊。”秦九歌神经兮兮的看着死胖子,“谁告诉你压我,给你两百块灵石,压二师弟,不对,洛辰洛大侠获胜。”

  不敢压多了,怕暴怒的四长老把自己干掉。

  本来早已经打算好踢假球,能刮点油水,秦九歌自然是愿意的。

  “洛,洛辰洛大侠?”死胖子结巴了,大师兄对于不共戴天的仇人,真是客气啊。

  “两百灵石,压二师哥获胜?”想了片刻,死胖子顿悟了,原来大师兄活得不耐烦,不仅仅不想要宝座了,还想死之前坑四长老一把。

  “记住了,两百灵石,是你压的,和我没关系。事成之后,分你十块灵石。”秦九歌精心计划,待会自己上场,随便打两下就下来,这钱真好赚。

  死胖子开始敬仰秦九歌,大师兄的手笔,真是厉害啊。假如他有两百块灵石,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当彩礼,摆在三师姐戎可可面前,就问嫁不嫁。

  整整两百块灵石啊,戎可可要是没有犯病,应该,会把胖子阉了。

  除了五长老,四位长老分坐成半圆,高居于广场的台阶上,脸色各异。

  大长老信心满满,笑问;“四弟,听说你私底下搞了个盘口,赌什么?”

  四长老力挺洛辰上位,含蓄说;“就赌德开那孩子,能不能保住大师兄的位置,赌一赌到最后,谁是灵霄宗的大师兄。”

  “好,我压三万块下品灵石。对了,我徒弟改了名字,以后不叫张德开,叫秦九歌。”

  大长老护犊子之心大发,区区三万灵石对于凝丹境大能,倒也不是个事。

  其余两位长老见了,二长老爱面子,端着长老的尊贵不好随便下注。主要是离大长老太近,万一待会赢了得意忘形,难免会有生命危险。

  三长老和秦九歌有良好的项目合作关系,此时压秦九歌保不住位置,未免有落井下石的嫌疑。国字脸上,肉痛十足,三长老吞吐拿出十块下品灵石。

  “唉,上善若水,钱算什么东西。我意思意思,压十块灵石,赌德开,不对,是九歌那孩子获胜。”

  “三哥不用肉痛。”四长老稳操胜券,双腿不停的抖,“九歌那孩子,一赔二十,万一取胜的话,你不是赚大发了?”

  高级修士不缺钱,炼药师更不缺钱。

  大长老摇摇头没有多说,他心里,自然对自己的徒弟有十分把握。

  仅凭他得到的神秘武技,出其不意压垮浩清境初期,还是足够了。

  “比武开始,双方选手上场!”

  一声宣布,灵霄宗内欢呼声大起,无数弟子掩面尖叫,比台上两位更兴奋。

  洛辰站在原地,身穿白衣,俊朗十足,飘逸着长发;“大师兄,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