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混元大道

更新时间:2018-06-30 15:47:2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2

回到灵霄宗,大长老以师徒的名义,收养了那个可怜的婴儿,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婴儿抚养成人。

  秦九歌微微红了眼睛,埋在衣袖里,那个婴儿,就是他自己吧。

  俨然,他已经越来越融入这个世界,没有今生前世,张德开和秦九歌,已经是一体。

  大长老坐在椅子上,有些兴奋,老眼微微浮起丝水色。

  阳光更加温暖,照在他有些瘦削的身躯,却添了层不可抗拒和侵犯的神圣光辉。

  那刻,大长老如同古神,普照四方的光明,亦不过是古神的伟大光环。

  去掉光环,古神依旧是古神,从未改变。

  大长老顾自说着,语速加快,显然回忆起从前,唏嘘感慨是难免的。

  “那时候,大家都说养不活你。虽然,你没有在大雪里冻死,可把你捡回来,你只有这么大。”

  大长老摊开巴掌。

  手心是岁月切割留下的疤痕,粗糙但有力,仿佛是大地的沟壑纹路,承载天下。

  “你还小,估计才刚刚出生几个月,不敢用灵气,怕你承受不住咧。”

  “我飞到山下,找附近村里的羊奶牛奶,天气冷,热腾腾的奶刚刚挤出来,转眼就成了冰渣。等我用肚子护着碗回来,你又在床上大哭大闹,师弟们都没办法。

  等我回来,你又不哭了,用满是水光的纯净小眼睛看着我。”

  “世事无常,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记得我喂你奶的时候,你嫌羊奶味道大,死活不张开嘴。我们几个师兄弟围着你,要逗你把嘴张开才能把奶喂下去。张得开张得开,能把嘴张开。后来索性叫习惯了,你小子才有这个名字。”

  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小孩束手无策。

  那场面,想想又好笑有趣,可更多的,是多大权力都换不来的温情。

  恨铁不成钢,是几位长老对自己多年的认识,大长老虽然不计较,可心里总是有疙瘩的。

  他只希望自己的徒弟安稳的过完这一生,争强好胜,能免就免了吧。

  “师傅。”秦九歌被感动得稀里哗啦,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个缘由。

  张德开这三个字,不仅不土,更是包含了无穷的含义,望子成龙。

  “从今天起,我就叫张德开。”

  秦九歌改主意了,他不想换名字,这个名字足以让他铭记。

  “算了,还是改改的好,都多大的人了,老叫个乳名多不合适。秦九歌,嗯,这名字很好,就这个吧。”

  知道徒弟成长了,大长老没管太多,一个名字而已,要改便改吧。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他不再是那个襁褓婴儿,以后的路,自己也不可能再帮他走了。

  光是以名字而言,叫张德开难免会被人误会成安利夹钳的,到时候就很伤感情了。

  至于叫秦九歌,则,证明他的副业是卖唱片的?

  “师傅,你对我真好。”秦九歌抱着大长老,不停的晃。

  摊上这么个师傅,实在是人生大幸。

  刚才老少都动情的哽咽,路过的小师妹敲门进来,看见了刚才感人肺腑的一幕。

  “大长老,我要去摘山花,带我去好不好。”

  小师妹跑进来卖萌,简直萌得不要不要的,大长老被萌到了,秦九歌也被萌到了。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和小师妹的萌比起来,秦九歌刚才的模样太膈应了,远远不及小师妹半成功力。

  大长老决定最近不吃饭,他反胃,想吐。

  牵着小师妹,一老一小走了,临了,大长老丢给秦九歌嫌弃的眼神。

  孩子,越大越不可爱,秦九歌已经过了卖萌的年纪,这时候卖萌不会萌翻了,只会招人白眼和拳头。

  从今天开始,灵霄宗没有张德开,只有秦九歌,他将为了自己,也为了这个故地。

  和二师弟洛辰的比武,即将在明天举行,灵霄宗内早就传开,对于归属一事,彼此各持己见。

  到底是双倍的赔偿和诚恳的道歉信起了作用,尽管道歉信都是一模一样,但不弱秦九歌满满的诚意。

  宗内对于秦九歌的评价略有好转,总不至于那么阶级对立,再说还有阿五和彩依,总是有说秦九歌好的。

  今天,是约定比武的最后一天。

  秦九歌登上灵霄宗山巅,远方乱云横动,排山倒海的残阳矗立西方,血色悠然。

  悠悠天宇旷,秦九歌独升起傲视天地的豪情,江山如画,彼此与人隔着淡淡的烟纱。

  迎风感悟,江山和人之间的烟纱,似乎黑了几分,厚了几分。

  秦九歌迷茫的睁开眼睛,发现血色残阳被侵吞在黑色乌云里,好大片黑云积蓄着白雷,苍白的电光拷打着大地。

  “下雨了,收衣服啦!”

  秦九歌站在山巅,高喊至理名言。

  灵霄宗弟子纷纷出动,把能收的全部收进去,紧闭房门不出。

  高处不胜寒,容易遭雷劈。

  雷霆万钧,破杀万法,茫茫天道,纵横捭阖。

  天雷之下,万法境都只是蝼蚁,当雷霆从乌云里落下,便是厚载万物亿万年的大地都承受不住。

  雷霆是毁灭的,是无敌的,没有人能够承受天道雷电。

  被劈而不死的,只有主角。

  雷电,是最有破坏力的,突破至凝丹境,便会招来天劫。

  天劫不同于天罚,天劫之下,众生平等,四十九条大道留有生机,可以破茧成蝶。

  而天罚不同,打雷下雨的雷电,正是天罚一种,能轻易屠灭大罗金仙,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会被轻易打杀。

  天罚,无人不怕,无人不惧。

  仅仅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云霄,动摇乾坤,无数生灵匍匐大地,不敢抬起头。

  秦九歌正在从山巅下山,据他估计,还要有半个时辰,特大雷电雨才会落下来。

  乌云漆黑吞墨,气吞万里。

  压缩了天地间的距离,层层雷光铺满大地隐匿空间。

  条条雷龙在云中兴风作浪,天威无敌!

  头顶上的天,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能回答。

  即便是万法境老怪,都不能破开虚空飞升,唯有更高的绝空境,才能破开天空桎梏飞升它方。

  据传,凝丹境能离地千米万米,万法境能触摸到天清的稀薄白云。

  天清之上,有罡风,能剐掉万法境感悟的大道法则,绝空境小心度过罡风才能飞升离去。

  罡风之上,绝空境都不曾见过有什么,只能见于书册。

  那里是九天,足足九九八十一层。

  九天之上,是九霄,九霄的顶部,便是穹顶。

  突破穹顶,可以触及阴阳二气,可以看见浩瀚星海以及璀璨银河。

  经历清气浊气,最后抵达的,才是宇宙太空之中,大罗金仙尚且不能停留。

  而崇灵大陆的众生蜉蝣不知道,此刻九天九霄九极穹顶之上,太空内,正虚怀坐着一个人,垂坐天端,高不可攀。

  地之厚,不能承载那个人的手指,天之高,不足容纳他的身躯。

  游荡在太空中,几亿万里的崇灵大陆,甚至不足以有他的眼睛大。

  浩瀚无边,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

  如果能看见他的身体,会发现他的真身处在混沌,精神氤氲在太极,现在所显现的,只是一丝鸿蒙神念。

  抬手间,那个人可以随手毁灭无数个崇灵大陆,已经到了宇宙能承受的极限。

  太空内,浩浩荡荡,是紫色的雷霆,盘踞在他身侧。

  雷海里,温养十万都天大魔,威力无穷,随手能翻覆远古圣灵。

  那人太强了,看似他没有丝毫能量,然而举手投足间,整个宇宙唯他马首是瞻。

  他并非道,而又拥有道,天道的雷电是金色的。

  而他身边,凝聚的却是紫色雷海,亘古未见。

  传闻,永恒之时,天地由盘古开辟,百族由女娲创造。

  此为先天,万物不知天命不晓四时,不谙父母不孝自然。

  后来,天道出世,只大道之下第一,灭圣人,定众生,全命运,归时空,此中天。

  中天之后,掌控大道的圣人消散,宇宙归于天道,万物顺自然应天命,是后天。

  “啊,趁着天道不在,我得尽快启动计划。之前失败了,看来得低调点,这步暗棋暴露太早,以后未必再有机会。”

  神秘人物喃喃自语,呼吸间,将自己无边无际的身形囊括进宇宙。

  挥挥手,十万都天大魔奔走,雷海平息,无数紫色雷电凝聚成龙。

  “天道啊天道,人人都讲究顺应自然,我偏偏要逆天。圣人不死,你何尝不是圣人?”

  面对宇宙至高的天道,神秘人物言语中没有丝毫敬畏,寻常的说出,再寻常的收回。

  “先帮你开窍,把无上神功传给你!”

  神秘人虚点空中,太空内搅乱大道纹路,若非天道亲临,至天大圣都不能察觉有任何异动。

  秦九歌站在山腰,抬头看天,乌云压顶已经到了极限,再积累下来,怕是整个天都要崩塌。

  崇灵大陆之上,无数闭关的老怪物苏醒,惊叹大争时代即将来临。

  最近的一次大争时代,也在几乎万年前,导致人魔妖三族几乎灭亡。

  如同天道在下谕旨,雷霆落地,则是天威。

  “天下又要乱了!”一个遁入虚空的老怪物,迫于天空雷光压阵,不得不从空间退出。

  人族圣地,一位白发苍苍老人,轻念血苍二字,眉头皱成一团。

  老人坐在山腰看风景,雷霆万钧,景象异常壮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