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有女初长成

更新时间:2018-06-30 15:12:5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7

再滴血认主,祭炼了无锋剑。

  秦九歌以罡阳境中期修为,对战罡阳境巅峰也能绰绰有余。

  取出彼岸花,秦九歌准备吞服花朵继续修炼,却鬼使神差的想起,脑海里浮现出小师妹。

  看来还是失信了,把他们丢在宣武城里,回来又忘记探望,这个大师兄当得不称职。

  “劳逸结合,先不修炼了,看看那个小妮子吧。”

  收起彼岸花,秦九歌从储物戒指里,找出买给小师妹约定好的小糖人。

  精灵古怪的面孔,夸张的表情,奇形怪状的模样,这就是宣武城里售价不低的糖人。

  回来三天,小师妹都没主动找过秦九歌,可见小孩子对言而无信的大人的幽幽怨念。

  大师兄与狗不得入内。

  来到小师妹屋门口,门外立着块牌子,牌子上有层薄灰,看来立了不少时间。

  “晴雨,在吗?”秦九歌轻轻扣响木门,房里传出淡淡的,细不可闻的轻哼声。

  “啊,我知道你在的,师兄进来咯。”

  对于撬锁这种事,秦九歌无师自通,打开木门溜身进去。

  小师妹东方晴雨背对着秦九歌,小脑袋微微仰起,对于言而无信不懂得关心人的大师兄,似乎没有必要和他见面。

  秦九歌竖起手指,摇晃掌心的糖人:“是师兄的错,我给你道歉怎么样?”

  “哼。”小师妹依然像是骄傲的白天鹅,光滑的小脸蛋上,婴儿肥的小脸鼓起,惹人疼爱。

  小小又精致的糖人出现在小师妹面前,秦九歌注意看着,见小师妹神情松动,心道,还是小孩子好哄。

  可是,秦九歌忘了,有关杀伤力这种事,小师妹更负盛名,大名鼎鼎的小魔女。

  伸手夺过糖人,小师妹扑向秦九歌,张开虎牙咬了下去。

  “啊!”某人惨叫。

  “消气了?”等小师妹把气撒完,秦九歌揉捏着肉嘟嘟的小脸问道。

  “疼吗?”

  “师兄皮厚,不疼。我给你买了很多个糖人,师兄下次保证,绝对不会失信,更不会轻易冒险的。”

  把小师妹揽在怀里,秦九歌坐怀不乱,看着小师妹欢笑,似乎,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糖人放在你那,每半个月给我一个。”小师妹把脸藏在秦九歌怀里,温声说。

  “为什么?”

  “这样可以玩很久,东西贵,下次不要买这么多。”

  “哦?我们晴雨还会疼人了,师兄的心都要化了。不过没关系,现在师兄有钱,玩腻了我们就玩新的,旧的放不下扔掉就好。”

  秦九歌很有暴发户气质,豪气冲云霄,却被小师妹狠狠掐了把软肉。

  看着大师兄亲手给自己的糖人,小师妹双手合拢,十根玉指捏得微微润红,虔诚的朝着糖人捏出的神灵祈愿。

  搞定了小师妹,秦九歌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了死胖子。

  不得不说,死胖子很得墙头草精髓,见秦九歌实力变强,在暂时不能分出两人高低的时候,不敢擅自押宝。

  小跑过来,几乎是滚动的肉球,死胖子抖着肉波汹涌澎湃的问:“大师兄,找我干什么?”

  秦九歌微微抬起鼻孔,面对这种家伙,属于记打不记吃,不能给好脸色。

  “去,把外门弟子彩依和阿五叫过来。”

  “好咧。”死胖子笑得如同盛开的老菊花,蹦蹦跳跳的弹走了,沿途碾压草木花坛,很是无敌。

  阿五和彩依,是秦九歌一手拉进灵霄宗的。

  现在灵霄宗全体上下,只有大长老和三长老勉强对自己有好感。

  毕竟和三长老有合作关系,所谓拿人手短,三长老还是很讲道义的没有煽动给秦九歌开追悼会。

  弟子当中,只有阿五和彩依对自己没有偏见,秦九歌不放心胖子办事,只能交给他们两姐弟。

  比起几天前,阿五吃胖了不少,脸上略有肉,脚步也比之前站得稳。

  “大师兄。”阿五由衷说道,看秦九歌的眼神,简直充满了崇拜和敬意,实打实的铁杆粉丝。

  彩依略向秦九歌蹲了蹲身,眼前这人的名声在宗门里虽然很差,可谁叫他是自己姐弟的恩人呢。

  秦九歌看着胖子,意思是你看看,人家称呼我的时候是多么发自肺腑,学着点。

  胖子小鸡啄米的点点头,没有脖子的脑袋上,浮现憨厚的虚伪假笑。

  “阿五,你把这张道歉信拿下去,抄一百份,然后按图索骥,把这些灵石送到灵霄宗每个人手上,连同道歉信一起。再把剩下的道歉信贴出来,让他们看看。”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要改掉人们心中的坏印象,秦九歌默默给前任背了黑锅,自己承担责任。

  “道歉信?”

  阿五忐忑的把东西接过来。

  在信中,秦九歌深深表示了对自己以前所作所为的鄙视和忏悔,其中以沉重的笔调深刻谴责反省了自己的过失,谨在此希望灵霄宗全体人员谅解。

  “不,不太好吧。”

  彩依有些吞吐的说,犯错了能做到这种地步,哪怕淳朴的山民都不能做到这点,这个大师兄,气度不凡。

  “有什么不好。”

  秦九歌很光棍,反正那个前任都消散了,骂骂他又怎么样,把他喷得狗血淋头也谅他不敢变鬼来吓唬自己。

  从今以后,天地只有秦九歌,一个崭新的灵霄宗大师兄!

  “吾日三省吾身,以前是我做错了,现在我改正错误写份检讨,很正常啊。”

  脸嘛,能当饭吃?

  记得以前秦九歌读书时,每年写的检讨悔过书不下百份,后来都写出心得感悟,能叫人看了拍案叫绝那种。

  于是,秦九歌积极拓展业务,争取在行业中占领龙头地位,因而赚得盆满钵满,实在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大师兄能有这份心,师弟真是佩服。”死胖子感动了,大师兄失恋了吗,太不正常。

  想给大师兄来一个原味儒生长揖,奈何体态风华绝代,死胖子做得很费劲,腰部那点怎么都弯不下来。

  “行了行了。”秦九歌进化成君子,很大度的说,“不要作揖了,你看看上没有脖子下没有腰杆,万一扭着了,长老判我一个故意伤害罪,我冤不冤啊。”

  死胖子泪眼朦胧,用衣袖擦了擦眼角,该死,这杀才说话真可恶。

  秦九歌急忙捂着自己的嘴,说话太直白了不好,瞧把胖子打击成什么样。

  “大师兄放心,有这些,那些师兄的误会肯定能消除。我马上拿回去抄完,连夜发出去。”

  阿五向秦九歌严肃保证,这是恩人交给自己的第一件大事。

  秦九歌当然信赖阿五的人品,至少这小子出淤泥而不染,实在比死胖子冰清玉洁。

  阿五和彩依走了,那一百份检讨着实难得写。

  秦九歌边写边作呕,后来实在受不了,才交给他们代笔。

  阿五和彩依有事情做了,死胖子很孤独,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生出夕阳无限好的感慨。

  “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死胖子老牛吃嫩草,秦九歌深以为然。

  急忙摆手,死胖子底气不足的解释:“大师兄,我对师姐的感情,山无棱江水为竭,完不会变心的。”

  “是嘛。”秦九歌的眼神早已洞穿死胖子的身体,他那点拙劣的演技,撒谎都不成熟。

  脸皮不够厚啊!秦九歌开始忧虑,现在灵霄宗上下脸庞不够厚,以后怎么出去闯荡天下,黑白通吃?

  担忧啊,秦九歌深深开始思考宗门前景,自己这个大师兄当得简直鞠躬尽瘁,哪怕让给洛辰那种小白脸,他能当得好?

  “大师兄,你还有什么事,要安排我做的?”死胖子有上进心,他不想当个跑腿的。

  “你嘛。”秦九歌里里外外,从左到右的看了很久,“保持呼吸不要断,安详的活着吧。”

  死胖子杜鹃催泪,很是伤心的抽噎满身波涛。

  刚才看见秦九歌指点江山大散王霸之气,死胖子被镇住了,原来大师兄牛逼起来,需要破后而立,自己也算帮过他的。

  “你既然这么求上进,好吧,我考考你,我们灵霄宗厨房,有多少把菜刀?”

  向来以为,菜刀才是武林第一神器,拿起来顺手不说,可攻可守,造价便宜。当今天下,唯有折凳能媲美。

  死胖子看着自己几根肥短的手指,手掌是肉壑挤压的蛛网纹路:“应该,有九把。”

  时常打着检阅卫生环境的幌子,死胖子偷吃厨房不少伙食,菜刀这种事没怎么注意过。

  “好,给你三分钟,现在飞快跑到厨房,给我挑一把最锋利最带杀气的菜刀。”

  “好咧。”死胖子飞快滚远,不知道,还以为灵霄宗研发了新式武器,看威力,罡阳境初期都不敢迎面相抗。

  很快,在规定的时间内,死胖子回来了。

  “不错啊四师弟。”秦九歌心情大好,看着胖子手中的菜刀。

  刀口笔直,寒光卓越,脊背厚重,厉鬼胆寒。

  刀身,还有褐色的血迹斑斑,粘在发红的锈迹表面,更证明菜刀下,无数鸡鸭鱼肉相继殒命,杀气腾腾。

  “知道二师弟住在哪里吗?”秦九歌又问。

  死胖子跟不上大师兄的跳跃思维,只能惯性回答:“在那座高高的山坡上。”

  秦九歌看见二师弟的住址,嫉妒了。

  山中,有涧水无声惜细流,更有树荫照水爱晴柔,竹屋搭建成吊脚楼,颇有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高人气派。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