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不是软柿子

更新时间:2018-06-30 14:34:3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31

大长老轻轻把秦九歌放到地面。

  “灵霄宗到了,你从大门进去,我先到宗门广场,召开长老会议。”

  直到秦九歌站稳,他方才不温不火的飞进去。

  这年头,活神仙都是用飞的,用走的多稀奇。

  来都来了,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收集的灵光草,比四长老要求的数额多得多。

  离预定的时间早已超额,

  秦九歌只能以数量,来弥补四长老脆弱的心灵。

  他装出很费力的模样扛起灵光草。

  那堆灵光草,比他的身体都大。

  远远看去,说不定有人以为是山里的山精出来了,要不就是树妖成精。

  秦九歌孱弱的身体覆盖在灵光草内,密集的灵光草盖住他前进的视线,一滴滴晶莹的汗水滑落刀削的脸庞,可见秦九歌多么不容易。

  宗里那些长老弟子挑肥拣瘦,那样不好!

  “我从宣武城百里开外,一路扛着几百斤灵光草回来,耽搁时间很正常。”

  找个理由,秦九歌得了间歇性失忆症,神奇的忽略自己怎么到的灵霄宗门口。

  越过高大写有灵霄宗三字的石碑,开凿在山基石岩上的九十九层半米高、三米宽的宏伟台阶面世。

  登上这些比金銮殿还气派的台阶,方才可以看见朱红色大门和宫殿斗角。

  上头,才是灵霄宗大门。

  大门口,四师弟牛万山正在吆五喝六。

  他拿着鸡毛当令箭,指使两位外门弟子清扫台阶。

  死胖子的神情很可恶,简直是周扒皮附体,看他脑袋上系着根绿色丝带,绿油油的很养眼。

  远远看见死胖子,秦九歌没有招呼对方,扛着灵光草独自上了台阶。

  做戏要做全套,为了装出自己收集灵光草是多么的千难万难,秦九歌每一个脚步,都深深烙印在山石上。

  “把这里扫干净点,别磨磨蹭蹭。”

  “快点,洒点水再扫,风尘仆仆的,怎么能上台面?”

  “太慢了,二师兄登基在即,到时候还要铺红地毯。”

  死胖子小人得志的声音,陆陆续续传入秦九歌耳中。

  好哇,没有骨气的死胖子果然变节通敌,不能让洛辰那小子得逞,否则灵霄宗会被他独裁统治的。

  “哼哼,死胖子居然提升到淬灵境八级,实力不弱,看来他天赋可以。”

  微微仰起头,秦九歌打量胖子,对方的升级速度勉强可圈可点。

  纵观灵霄宗,除了几位长老实力深不可测,其余人简直都不入秦九歌的眼。

  死胖子手持柳枝,很有女王派的扭着水桶腰,真是俯视宗内土鸡瓦狗,看江山惟余莽莽。

  身高八尺腰围八尺,死胖子不讲究什么边幅修身,衣服只要能够蔽体就行。

  看他的穿着,比半个月前更土,简直是几层粽子叶包裹的白粽子,随便一块布料够纺织好几件衣服。

  特别是死胖子的头型,小小的发髻秃噜在头顶,用根绿带子缠绕,再插根树枝。

  这发型,不知是否是感情经历了什么挫折。

  看胖子的模样,让秦九歌想到某个国家幕府时期的胖武士,背把弯刀就更像了。

  秦九歌逐渐逼近,来到灵霄宗大门前,正大光明的准备从里面进去。

  眼高手低的死胖子,大概没有认出这人是自己一生的克星,只当是给宗门送菜的,其扛着菜的臃肿身体不在自己话下。

  “那个谁,你干什么?”死胖子很嚣张的问道。

  秦九歌终于逮到机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场摔了灵光草,冲过去教训死胖子。

  两个拿扫帚的外门弟子见了,武松打虎,可谓除暴安良的经典片段,实在是可喜可贺。

  除了被打的老虎是胖老虎,大师兄干得太好了。

  咦,大师兄?

  两名外门弟子丢了扫帚,急步逃进灵霄宗,临了关闭山门,任死胖子自生自灭。

  “大师兄?”死胖子傻眼了,鼓着腮帮子像只癞蛤蟆,眼睛很大。

  他没有想到,大师兄没有壮烈殉职。本来经过他的小道宣传,灵霄宗内,连治丧委员会都成立好。

  只待二师弟荣登大宝,秦九歌的追悼会就会同时举行。

  到时候那边挂白布设灵堂,左写死有余辜,右写死不足惜,中间高举音容宛在。

  另外一边,则张灯结彩恭贺老大师兄死于非命,新大师兄众望所归,左边写千秋万载,右边写圣王居天,中间高高挂起敬天德光四个大字。

  灵霄宗对外宣称和光同尘,大家非常开心,手拉着手啊,围着烤乳猪转圈。

  死胖子就是这么设计幻想的,本来再过几天就会成为现实,噫吁兮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天道不公,为之奈何!

  “怎么,不欢迎?”

  秦九歌咬着森白的牙齿,扩散的气息压得死胖子缩水。

  死胖子不是烈士,以他的体魄,更没有铮铮铁骨,抽了抽,死胖子肺腑之言:“师弟恭迎大师兄未死,不是,是凯旋归来。”

  “刚才谁在说恭迎二师弟继位,是你说的吧?”

  死胖子坚决摇头。太强了,大师兄为什么强了这么多,感觉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大师兄如此无良的眼光,如同在看一头香喷喷的烤乳猪,死胖子很纠结。

  “让我看看。”秦九歌夺过死胖子手中的贺纸,念出标题,“恭喜二师哥即位登基、即大师兄治丧悼念开幕典礼词。”

  “你写的?”秦九歌目光如剑,手掌如斧,舌唇如刀。

  死胖子突然很傻很天真,傻白甜的摊开肉乎乎的手掌,哆嗦道:“什么,什么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手上,是谁放在我手上的?大师兄,这是奸人的挑拨离间阴谋,万万不可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

  “放心,我不计较。”唰唰几声,贺纸被秦九歌撕碎,隔空燃烧成灰烬。

  “现在你去召集外门弟子,到宗门广场,稍后有大事宣布。”

  秦九歌要当着灵霄宗上上下下的面,让他们全都看清楚,虽然他不是主角,但也不是软柿子。

  死胖子如蒙大赦,万万没想到大师兄不计前嫌。

  接下来,当大块灵石砸在死胖子脚下,更让他垂泪。

  “咯,以前拿了你的灵石,现在双倍赔给你。下不为例,要是再敢说我的坏话,哼哼。”

  秦九歌朝着死胖子的下三路招呼,其实少了点零件是有好处的。

  比如减少了空气阻力,减轻了身体负担,练葵花宝典不用走火入魔,实在是好处多多。

  “是,我保证。大师兄的人格和胸襟,太让我佩服了,简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恩威并施之后,死胖子既不和秦九歌有旧仇,更对秦九歌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

  身为执牛耳者,不需要有多大的智慧和手段,秦九歌有大长老当靠山,只消恩威并施,自然能化解僵局。

  “行了,快去组织弟子,到宗门广场聚集。”

  秦九歌背过手,他怕这会再待下去,会把死胖子干掉。

  他决定把灵石抢回来,不对,是正义的拿回来。

  宗门广场,是整个宗门最为神圣和最具有凝聚力的地方,凡宗门每年大.比、宣布重大事宜、宗主长老大师兄等要位册立,均在广场举行。

  可见,宗门广场是很严肃的地方,和跳坝坝舞的概念不是一回事。

  灵霄宗五位长老,除了走火入魔发疯的五长老,其余四位长老均到广场,威风八面的坐好。

  四长老痛恨秦九歌以前搜刮弟子修炼资源,力挺洛辰上位,而三长老和秦九歌有小说合作项目,保持中立。

  二长老爱面子,怕护犊子的大长老抽他,于是提出强者为尊,让两位弟子比武决定输赢。

  在几位长老眼里,秦九歌斗不过洛辰。

  唯有大长老有信心,自己的宝贝弟子终于一飞冲天,越级挫败洛辰不是难事。

  再说,秦九歌得了自己暗地资助的丹药武器,炼化后实力大涨,大师兄之争,定在七天之后。三位长老不知道师兄吹黑哨,否则无意间帮了秦九歌的二长老,会羞愤得一头撞死。

  广场上,等所有弟子聚集齐,大长老郑重其事的宣布了这一政策,比武七天后举行。

  看着场上那个高颜值的小白脸,秦九歌笃定,这就是抢了法则本源的黑袍人,小人!

  洛辰见秦九歌瞪着自己,和煦的朝他点了点头,几扇贝壳白牙无声的挑衅秦九歌。长得帅了不起啊,秦九歌在心中怒骂,等我把装备弄好,打得你满地找牙!

  “师弟,到时候可要小心点,破了相,师兄可不管!”秦九歌坏笑,到时候专朝你脸上招呼!

  “那可得请师兄手下留情。”洛辰无所谓的说。

  靠近洛辰,秦九歌用只有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微微道:“你个小人,抢了法则本源,迟早让你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拭目以待吧。”两人各自掂量对方实力,回到屋内,开始最后的冲刺。

  三天,秦九歌炼化了大长老给予的丹药,修为如约突破至罡阳境中期。

  难怪世人推崇炼药师,丹药的魅力果然惊人。

  如此之小的丹丸,胜得过几月乃至几年的苦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