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什么是家

更新时间:2018-06-28 10:26:2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9

自己在宗门的声望每况愈下,二师弟洛辰在宗内,却屡创新高。

  此次前任走火入魔身亡,大师兄的宝座实打实要落到洛辰手心,又因为秦九歌这个穿越灵魂,宝座又飞了。

  大长老出关之后,知道五年内宗门里发生的大事。

  于是,他亲自来找秦九歌算账。

  可以看出来,大长老不出关,二长老不敢提出把秦九歌直接给换了,他怕被护犊子的师兄抽成鞋拔子脸。

  此次师兄出关,二长老觉得时机成熟了。

  洛辰这孩子尊师重道又天赋异禀,已经是罡阳境中期修为,秦九歌霸占的宝座是该挪挪屁股了。

  “啊,徒儿啊,这五年里在宗门叱咤风云,师尊我可真是替你高兴啊。”

  大长老双手夹住秦九歌的脸颊,不停在手中揉捏搓球成团。

  替秦九歌仔细检查体内,没有半根经脉有过断裂,并且修为,已经到了罡阳境初期。

  奇怪,二师弟说的走火入魔,莫非另有隐情?

  外人眼中,两人真是师徒情深,瞧瞧大长老宠溺的眼光,把秦九歌的鼻子揉到嘴巴下面,再把耳朵扣到眼睛上。

  不是捏脸,简直是在玩橡皮泥。

  在场所有人童心大动,突然都好想上去捏一捏啊,手感棒棒哒。

  “晚辈宋乐,拜见前辈。”宋乐过来混个脸熟,埋怨秦九歌,原来有个这么厉害的师傅,还在那装穷装笨,过分了啊。

  “原来是徒儿的朋友,天赋不错,很好。”大长老终于松开在秦九歌脸上的魔爪。

  “多谢前辈夸奖。”宋乐高兴,能得到凝丹境大能的一句夸奖,可不容易。

  “嗯。”大长老看宋乐的眼神,比看秦九歌顺眼,“身为长辈没什么礼物给你,这有两千五百枚灵石,送你了。”

  连带储物戒指,大长老一同给了宋乐。

  对于他来说,灵石的用处已经很小,至于剩下的两千五百枚灵石,大长老给了四大家主和前来剿匪的小势力。

  “多谢前辈。”

  宋乐的嘴都笑到后脑勺上,两千多枚灵石啊,能把人压死。

  之前,他在秦兄那里的损失全赚回来了。

  此刻,秦九歌的眼睛都红了。

  五千灵石啊,连带价值几百灵石的储物戒指大气送人,土豪得让我心痛。

  再看远处的牧原长老,眼睛同样通红,甚至比秦九歌早一秒涌现晶莹泪花。

  秦九歌将对方引为知己,殊不知五千灵石都是出在牧原长老身上,这倒霉催的。

  拿了秦九歌师傅的好处,宋乐够义气的适当吹捧了秦九歌,顺道说了说他越级对敌的战绩。大长老听了,青眼相看,这小子和从前都不一样啊。

  “臭小子。”

  大长老一巴掌,差点把秦九歌拍死,能明显感受到他望徒成龙的激动,“以前我以为你只是个厚脸皮又贪财的瓜怂,现在没想到,长大了,成了使奸耍诈犯二愣子的英雄了。”

  秦九歌脸色抽抽,显然不是被夸奖后颜面失调的:“师傅,英雄前面的前缀,可否去掉?”

  “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就此别过。

  大长老拽住秦九歌飞上天空,沿途用飞的方式回到灵霄宗,秦九歌也尝试了当鸟人是什么感觉。

  在秦九歌心里,对实力多了份向往。

  不期望长生不老作道成祖,能自由自在的遨游天空,是很不错的。

  浩瀚无垠天地大,唯我意,任来由!

  空中,大长老给了秦九歌一枚五品丹药,说是秦九歌已经触摸到罡阳境中期壁障,服用丹药,应该就能再次突破。

  秦九歌心中一阵欢喜,有一座珠穆朗玛峰在自己身后当靠山,实在是太爽了。

  等自己到了罡阳境中期,看洛辰那小白脸,有什么胆子敢挑战自己。

  灵霄宗大师兄,只能是自己的,谁叫自己师傅护犊子呢?

  驭空飞行时,大长老似无意盘问:“徒儿,我听师弟说,前几个月,你走火入魔了?”

  这种事情,哪怕是凝丹境大能,遇见了都会手足无措。心魔,是非常可怕的代名词,许多拥有赫赫威名的强者,无不是败在自己的心魔上。

  心魔的威力,比彼岸花的魔幻可怕百倍,身陷其中,除了靠自己看运气,别无它法。

  “是这样。”秦九歌乖乖点头,并没有多说。

  大长老还不知道,他的宝贝徒弟早就死了,眼下这幅身体虽然还在,灵魂早已换成了秦九歌。不相当于夺舍,只能说是一种程度的融合,如同阴阳交替,太极衍生。

  “你,没出什么事?”大长老想不通,发现秦九歌走火入魔的期间,灵霄宗上下都没有发生异常。

  唯独等秦九歌死后,二长老才发现,那时,尸体都凉了。

  而且二长老说得信誓旦旦,秦九歌浑身筋脉碎裂,心脏破开,大罗金仙来了都没辙。

  “谢谢师傅关心,徒儿福大命大造化大,不但没事,此次外出得到些小机缘。等回到宗门,徒儿认真修炼,给您老扬眉吐气。”秦九歌孝顺十足的说。

  “我已经听说,你灭杀浩清境,其中占据了不少运气。对方若是稍有防备,你一击不能杀他,死的就是你。”

  大长老见秦九歌生龙活虎,没有太过计较。

  只当是秦九歌的机缘,从小到大,他都对自己这个徒弟有信心。

  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突兀,秦九歌编造一段谎言:“其实徒儿走火入魔,本来命悬一线,可冥冥之中,精神来到一处诡异的空间。”

  “哦?”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大长老细细听着。

  “那处空间,山上无树,大地无石,天空无光,沟壑无水。其中走出一位强者,说徒儿一生积德行善,实在不该死,于是给徒儿吃了一粒大还丹。然后推了徒儿一把,高呼道:去吧,皮卡丘。”

  大长老微微咧开嘴:“还有这种奇怪的事?皮卡丘是什么?”

  “徒儿不知,只知再次醒来,浑身的创伤已经恢复,只是忘记了很多事。”

  大长老没有追究过深,有些事,听听就过去,秦九歌还活着,都好。

  “缘起缘灭,遇见即是有缘,能捡回性命已经不易,往事不记得就算了吧。”又想起什么,大长老一手拽住秦九歌的衣领,一手拿出件准备很久的礼物。

  “接着!”

  古朴的戒指少许波动,一把漆黑重剑,有半人宽,表面交替有水流风绕的纹路。

  寒光闪闪,大巧若拙,剑身不起眼,远看还以为是半块棺材盖。

  只有当真正接近这把重剑,才能感受其中的威力,足以分金碾玉。

  秦九歌眼中放光:“道宝!”

  法宝之上,是道宝,最普通的道宝,也价值几千灵石。

  “不错,初品道宝,是我闭关时给你炼制的,算是给你的武器。你要打败洛辰那孩子,这把无锋剑可以供你使用。”

  大长老欢喜的摸了摸虎头虎脑的秦九歌,这孩子,比他闭关之前看着顺眼。

  看来不在的这五年,他成长很大。

  早就把秦九歌当儿子的大长老,自然乐意看见。

  眼光火热滚烫,飞行在空中,秦九歌稳稳接住这把无锋剑,暗叹,至少有五百斤重,剑身浑然由天灵精钢浇筑。

  大长老贵为凝丹境,不是炼器师,能炼制初品道宝已经不易。

  可无锋剑在大长老闭关时常伴身边,剑身自带金丹纹路,破坏力绝对不一般。

  “等回去后滴血认主,无锋剑就能收放在你的丹田里。修炼的时候小心些,最近几年我不会再闭关,修炼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

  法宝和道宝的差距,除了品质,道宝能通过滴血认主储存在丹田温养。

  听了大长老的话,秦九歌默默捧着无锋剑,鼻头一酸。

  来到这个孤独的世界,他没有朋友,没有家人。

  当你来到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地方,会彷徨,会迷茫,如同无根浮萍,不知要到何处。

  对于崇灵大陆,秦九歌是个异类,刚开始,他甚至不敢说话,只能模仿这个世界的言行举止,以免被人看出破绽。

  秦九歌是孤独的,他一直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甚至成为别人眼中疯疯癫癫的疯子。

  直到感受到大长老的关心,那是绝对的无私,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发自肺腑,没有任何功利。第一次,秦九歌感受到家人和爱,那股温暖通达体内每个角落,连血液都复苏了。

  看着大长老灿烂若星辰的眸子,秦九歌撇过脸,耸起肩膀擦了擦眼睛:“风里有些沙子,迷了眼睛。”

  “雄鹰飞得再远,高山悬崖就是它的家。日月星辰再璀璨,九天玄宫就是它的家。不管在外面过得如何,回去,有人有灯,够了。”

  大长老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做作,深深的温情,把那个地方无限包容进去。

  蝼蚁居住在巢穴,河流归流入大海,万事都有容纳它的源头,源头的终极,就是家!

  “师傅,我永远都是灵霄宗的弟子,永远都是。”秦九歌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依恋,有了对于家和朋友的概念,他也有要守护的东西,哪怕付出生命。

  “嗯,灵霄宗。”

  大长老轻易拨开天空白云。

  茫茫的风中,坐落在三座山巅的古代建筑古墙古瓦,每一个房间都那么熟悉。

  一草一木,尽在记忆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