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鞋拔子脸

更新时间:2018-06-28 10:09:5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40

许是嫌弃鞋子不合脚,老人脱下白色布鞋放在地面按压鞋底。

  身后众人看着老人,简直是看着了活神仙。

  摸了摸洁白光滑的下巴,秦九歌叼了一根草叶,这老头,很眼熟。

  至于是谁,好像又不记得了。

  “老人家,小心啊!”牧原长老高呼,让对方不要轻敌。

  以邪修的诡异手段,再加之极品古器,人影能以四元凝丹对抗六元凝丹百个回合不弱下风。

  当今天下,万法不出,凝丹境几乎是摆在明面上最强战力,老人即便修为比虚幻人影高,也不该这么轻视吧。

  老人整理布鞋,万魔幡当头敲来,沿途空气抽飞,灵气溃散,甚至空间都有所动摇。

  铛铛。

  地面彻底化为粉末,和光同尘。

  唯独老人身下,半亩石地稳如泰山,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杀!”虚幻人影拼尽全力,巅峰攻击一往无前。

  唰!

  布满钢叉寒刀的万魔幡,在即将砍入老人头顶那刻,只差薄薄一张纸的厚度,却怎么都落不下去。

  “天气炎热,是给我老人家送的蚊帐吗?”老人随手一抽,万魔幡脱手,被他拿在手里随意摆弄,然后收进了丹田。

  万魔幡被虚幻人影滴血认主,白发老人强悍如斯,举手投足轻易就断开了精血烙印。

  “噗!”

  宝物被夺,虚幻人影遭到重创,咳血不休。

  看不清脸和人形,唯独一双猩红的眼睛,里面喷射出滚烫火焰,怨毒得不寒而栗。

  “把我的法宝还给我!”

  人影扑过去,体表凝聚厚厚的灵气壳罩,能抵大山。

  老人举起鞋子,普通的布鞋在他手中氤氲出法宝才有的灵光,神圣不可侵犯。

  “啪!”

  肉.体和物体,时间与空间,动作同速度。

  一声清脆的肉击,众人脸庞哆嗦,惊魂未定。

  虚幻人影被老人的鞋底抽飞,黑气缭绕下,一张鞋拔子脸显露无疑。

  并不是对方的脸是鞋拔子,而是鞋底抽在他脸上,把他的脸骨肌肉都打变形了。

  现在虚幻人影那张脸,和一只鞋底的模样差不多。

  “呜呜。”

  牙齿脱落,虚幻人影有苦难言,根本不敢再战,翻身就要逃跑。

  实力差距太大,自己已经祭出最强攻击,没想到别人连武学和武器都懒得动用,随手一鞋底,把自己抽得不成人形。

  虚幻人影很恐惧,老人和善的笑容在他眼里,比找自己索命的恶鬼还可怕。

  “过来!”

  老人的话如同神谕,虚幻人影不及逃跑,便被无形力量拉扯,如同丢垃圾丢了过来。

  牧原长老傻眼了,众位小伙伴都惊呆了。

  堂堂四元凝丹,还有极品古器,被老人翻手之间折腾得像条死狗,对方实力该有多可怕?

  不敢想,天启门的实权长老,实力或许都弱对方几分。

  牧原长老可以确定,对方不是天启门的人。

  唯独秦九歌,咀嚼着草根,这老人,忒眼熟,到底是谁呢?

  “放过我吧。”

  虚幻人影可怜巴巴的看着老人。

  有生以来,他第二次这么绝望,第一次是在他决定投入邪道时。

  像一条狗摇尾乞怜,老人和善,阳光下慈祥着脸:“看你这么可怜,我怎么好意思杀你。”

  顺道,老人为虚幻人影的鞋拔子脸,擦掉上面的泥土。

  虚幻人影想哭,为什么突然这么感动。

  “那,那晚辈告辞。”匍匐在地,四肢并用,虚幻人影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现如今,人族真是妖孽多,罡阳境能弄死浩清境,还敢朝凝丹境出手。虽然威胁力不值一提,可贵在人家胆子大,皮糙肉厚。

  “慢着。”老人扶起虚幻人影,“我送你一程。”

  “好,好啊。”

  冰释前嫌,军民情深。

  “前辈!”牧原长老急了,现在可不是慈悲的时候,把对方放了,岂不是放虎归山。

  可想到老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媲美天启门几个最大的实权长老,

  这种小长老,大抵在人家眼中,也就是土鸡瓦狗的层次。

  牧原长长了几个胆子,哪里敢去质疑别人?

  啪。

  老人拍了虚幻人影的后背一下,看似轻盈盈的一掌,在场挑个淬灵境小辈,都能轻易承受。虚幻人影,却在一掌后吓得屁滚尿流,身下是一滩恶心的黄色液体。

  “我,我。”

  虚幻人影呼吸困难,想咬舌自尽,却想起自己的牙齿在刚才全部被抽飞了。

  体内经脉寸断,丹田破裂,灵台湮绝,赫然的四元凝丹,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

  老人笑吟吟的凑在虚幻人影耳边,态度和好:“我是放过你了,可我后面那百多个人,不晓得会不会放过你。”

  “我。”

  一身修为废了,虚幻人影毫无还手的力气,想要开口泼骂,却被老人骇人的目光逼回去。

  “这人的修为,我已经废了,你们自己处理。”老人随手一推,人影形同泄气的皮球,滚到众位家主和弟子脚下。

  眼眶通红,嘴角撕裂,他们紧攥着拳头,仅仅是眼里的凶光,比野兽还可怕。

  他们的父母长辈,兄弟朋友,刚才大多丧命邪修手中。

  此恨,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打死他!”孙家主赤手空拳,唯独挑了块棱角锋利的岩石,朝着虚幻人影的膝盖骨砸去。

  刚才凝丹境交手,方圆百里参天树木尽毁,山体被推为平地,大地塌陷,想要找到块石头都不容易。

  有些人找不到石头,只得扑身过去,用牙齿用指甲,生生撕扯人影身上的臭肉。

  虚幻人影痛苦挣扎,哀嚎连连。

  没有痛快的死法,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慢慢折磨。人群围拢着它,不断有人被挤出,替代更凶残的复仇手段。

  牧原踉跄走过来,拱手问道:“在下天启门长老牧原,敢问前辈名号。”

  老人不答,走过来。

  只见,老人依旧是和善的脸,缓缓地说:“修士者,逆天顺道,敢于向任何人挑战。你与那邪修对敌,畏首畏尾,首先输了一阵。还好老夫出关后及时赶来,否则我那宝贝弟子若是死了,我今天得把你埋了。”

  想到老人刚才的态度,没有杀死虚幻人影,甚至如沐春风的把对方扶起。

  论手段,却比邪修凶残万倍。

  “晚辈,晚辈。”牧原满头大汗,看不透对方修为,只觉得对方身体里,是无边无际的汪洋灵海。

  老人说的话,一字一句,没人敢当是屁放了。

  老人抚摸胡须,目光温润:“算了,我那宝贝弟子没有出事,你随随便便赔偿点汤药费就好。”

  “是。”牧原不敢不满,要是老人换鞋子把自己抽成鞋拔子脸,那可就不太好了。

  “前辈,这里是五千灵石,请查收。”牧原恭恭敬敬递上储物戒指,神情像是被白嫖了还倒贴钱的清倌人。

  “没你的事了。”老人不管牧原,转身朝着人群走去,虚幻人影奄奄一息,留了一口气,等着下次再炮制。

  牧原很好奇,对方口中的宝贝弟子,到底是谁?莫非是看上了宋乐?

  这小子不错,临危不乱,深得大器,加以培养,天启门能多个优秀亲传弟子。

  假如老人非要收宋乐当徒弟,牧原长老犯迷糊了,自己是不拦呢,还是不敢拦呢。

  见修为深不可测的老人徐徐走来,众人排成队,等着老人阅兵检查。

  秦九歌眼中慧光,越过检阅队伍,朝着老人阔步走去。

  “师傅。”

  秦九歌一声师傅,叫得在场人心肝一颤。

  能以罡阳境转手灭杀浩清境,并且敢掺和凝丹境交战的小子,居然是神秘老人的徒弟!

  怪物教怪物,还好没得罪他!

  四大家主劫后余生,尤以孙家主最为兴奋。

  “嗯,徒儿真是能惹事。现在门派里商量换掉内门大师兄,徒儿居然游山玩水,还有兴趣招来几个邪修,实在令为师感慨啊。”

  这位白发高人,正是崇灵大陆人族之中、圣地联盟公认、可独步天下的大能、灵霄宗大长老是也。

  因为前任的缘故,秦九歌看见自己名义上的师傅,简直是猫见了老鼠,就是刚才收拾邪修的手段,也是血淋淋的毒辣。

  秦九歌的前任,之所以把宗门弄得天怒人怨,还能坐稳大师兄的位置,原因全在他师傅,是灵霄宗大长老。

  只是,灵霄宗宗主常年闭关,据说有几十年没有露面。

  从小时的记忆开始,灵霄宗上上下下就由大长老打点。

  秦九歌是大长老二十多年前从宗外捡来的孤儿,两人名义上是师徒,实际上更是情同父子。

  仗着自己师傅是大长老,秦九歌的前任可谓把宗门弄得鸡飞狗跳。大长老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只收了秦九歌一个徒弟。

  大长老和秦九歌有同样的毛病,那就是护短,所以秦九歌即便声望再差,也把大师兄的位置坐得稳稳的。

  五年前,大长老宣布闭关,宗门事物委托给二长老代理。

  正是大长老闭关后,二师弟洛辰来到灵霄宗,开始在灵霄宗内扬名。

  秦九歌的前任深感威胁,又因为师傅闭关没了援助,所以变本加厉在宗门里搜刮油水。

  想必,其中未必没有黑手推波助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