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层出不穷

更新时间:2018-06-26 14:59:1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4

宋乐认出天空中出现的老者,老者悬浮在几百米的空中,任由罡风吹拂,身体岿然不动。

  牧原缓缓落地,周身灵气若海,无法让人看透虚实。可以说,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白鬼黑鬼。

  哪怕二人全力防御,都无法抵御这个叫牧原的长老随意一击。

  绝对的实力差距,甚至没有破绽叫人反抗。

  “起来吧,邪修作恶,也是我这个长老没有及时发现。”牧原并没有摆什么高手架子,身上随意披着件白衣,左胸绣云波天启二字,袍口绣三道金丝。

  简单的打扮,不简单的实力。

  “这些邪修来得古怪,他们是什么组织的?”两名浩清境带头,已经属于不弱的势力,这等势力放在宣武城,可以排进前十。

  “我听白鬼自称,好像叫做血苍派。”宋乐皱着眉回答。

  秦九歌可以确凿的说,眼前这位七老八十的长老,修为早已抵达了凝丹境。

  有凝丹修士,必凝聚金丹,可活千岁,能搅动天下风云。

  在万法境不出,洞尘境少有的时代,凝丹境是大陆任何一个势力的中坚力量!

  “血苍派?”牧原活了三百岁,人族当中,没有叫做血苍派的强大邪修组织。

  可是如此之多的邪修,必须要有高人精心组织策划。

  况且,他们砍人头吸.精.血,光是宣武城附近,已经死了几千人,显然是有预谋有目的。

  “长老,我们同样死伤了不少人,在妖兽盘踞的原始森林并不安全。血腥味可能引来强大妖兽,还是及早撤退吧。”

  孙家主壮着胆子,客客气气的和牧原商量。

  “那好,先撤走吧。你们几家剿匪有功,我会上报天启门,给你们应得的奖励。”

  听了牧原的话,四大家族对天启门更是感恩戴德,口中马屁变换花样,拍得牧原都有些绷不住嘴。

  “桀桀,杀了我的手下,你们打算这么走了?”深邃的溶洞里,传来尖刺的骨骼摩擦声,原来还有漏网之鱼。

  “装神弄鬼,滚出来!”身为凝丹境大能,牧原翻手打印,攻击可以轻易摧毁整个溶洞。

  “天启门的长老?也罢,本来只想收点人命,既然你敢多管闲事,一起死吧!”

  声音的主人现身,是个身高不足三尺的矮子,皮肤黝黑,面孔丑陋,满脸麻子。

  众人不敢轻视眼前这个矮子,对方既然敢现身,自然有不惧牧原长老的底蕴。

  “好大的口气,敢对我天启门动手!”牧原斥道,对方身体周围有煞气缠绕,暂时看不透修为。

  矮子桀桀怪笑,坏人出场总是那般,冷声冷语:“小小的天启门,我血苍派翻手可灭,杀你几个弟子,能奈我何?我冥山老人杀的宗派弟子太多,灭的宗门也不少!”

  “放你的臭屁!”牧原长老跳脚了,这个冥山老人口气好大,天启门乃是四大宗派之首,没听说过名字的血苍派算什么东西。

  凝丹境大能之间斗殴打架,显然不是罡阳境能掺和的。哪怕凝丹境随便放出一缕气机,都能秒杀任何罡阳境修士。

  浩清境巅峰,都抵不住凝丹境随手一招,毕竟后者,可是凝聚了金丹,能纵横大陆无所畏惧。

  宋乐和秦九歌很乖巧的退到一边,看着这两个岁数加起来,可能有五百岁的老头拌嘴。

  凝丹境啊,宣武城里,只此一位!

  “小小的凝丹境一元,看你怎么死!”牧原踌躇半刻,强大神识透过浓浓的煞气,依稀看清冥山老人的修为。

  敢以冥山为号,气量很大,修为嘛,勉强踏入一元凝丹。

  “哈哈,我们淬炼了三万人的精血魂魄,又用三万颗头颅精炼圣物,在刚刚,才让我炼制成万魔幡!今天,就用你这个四元凝丹,给我血苍派新炼成的万魔幡开光!”

  冥山老人取出一长幡,上面鬼气森森,好似无间地狱,阴邪的气息能把人活活吓疯。在场除了牧原,其余纷纷逃到几百米以外,心有余悸。

  仅是拿出万魔幡,邪恶的力量就能震杀在场所有人。

  “极品古器?”

  牧原吃惊,用三万活生生的生命堆砌,叫对方炼制成了极品古器。

  法宝之上是道宝,道宝之上,才是古器。

  特别是极品古器,还是邪修用上万生命炼制出的,哪怕牧原高冥山老人三个等级,心里也发怵。

  “老夫四元凝丹,由不得你猖狂!”牧原先下手为强,祭出极品道宝,无数霞光照明天际,沟通银河之辉,浩然降落。

  “万魔幡,大象吞噬魔!”

  上千怨鬼从万魔幡里放出,妖魔横行,争相冲向敌人。

  今日若换成一个一元凝丹,不消片刻,便会被万魔化成血水。

  魔头不畏生死,大地颤抖,星辰炸裂,阴风刺入骨髓,隔着几百米,窒息的压力丝毫没有减弱。

  “放心,牧原长老是四元凝丹,高那个邪修三个等级。哪怕对方有极品古器,我看牧原长老要胜过对方,依旧没有问题。”

  宋乐自信满满,凝丹境分为九个境界,以九元称呼。九元由浅入深,每一元都标志修炼取得新的提升和进步,差距很大。

  “我看危险。”秦九歌盯着溶洞里的黑暗,里面邪恶的气息仍然没有消失,潘多拉魔盒,没有锁住。

  “没问题的。”得以脱险,宋乐问起秦九歌的宗派,“秦兄,你的宗派距离宣武城不过百里,用宗派印记传信,门派长老应该能很快赶过来吧?”

  “我看他们是不会来的。”秦九歌苦笑啊,和正儿八经的天启门比较,自己所在的灵霄宗,连营业执照都未必有。

  “当真?”

  “当真,说不准三长老还在屋里烧香拜佛,祈求我早日升天。”

  秦九歌捂着脸,在灵霄宗里希望自己飞升仙界的,除了二师弟居高不下,当属三长老另辟蹊径。

  把小说印出去卖钱,三长老赚得盆满钵满,毕竟崇灵大陆上除了修真,娱乐事业非常贫瘠。以三长老视财如命的秉性,赚钱后,只怕巴不得自己早死,在深夜里默默扎小人诅咒。

  “其实我很奇怪。”宋乐凑过脸,“秦兄面对浩清境强者,都能淡然一笑,为什么谈及你的宗门,特别是你的二师弟,就愁眉不展呢?”

  秦九歌心说,你懂什么。二师弟洛辰不仅有高颜值,关键是天赋还比自己高。无论从内在还是外在,自己都很吃亏。

  自尊心很强的秦九歌当然不愿意坦白,胡说道:“能压得住我的,当然有点本事。他双脚像船桨一样,拳头有砂锅那么大,舌头有牛舌那么长。眼睛瞪得像茶壶那么圆,还高我八个头,简直是直立行走的母夜叉。”

  “秦兄的宗派,弟子们真是,真是。”宋乐绞尽脑汁,最后诚实的回答,“真是奇形怪状啊。”

  “岂止是奇形怪状,简直是歪瓜裂枣,当然除我以外。”

  话落之后,宋乐顿悟,宗门里长老见死不救,其实还是很有道理和远见的。

  这种弟子不要也罢,还能节约粮食,实在是皆大欢喜。

  “要分出胜负了!”智商和修为都很低下的孙家主出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再次拉入战斗中。

  拿着极品古器,冥山老人势压牧原一头。

  可两人中间差了整整三个境界,况且牧原身为长老,天启门内的武学秘技自然学了不少。

  大势力出来的人,战斗力要比散修强,这是公认的事实。

  灵气成渊,斗转星移,渐渐东方吐白,残星晓月退走。

  方圆千米内,百米高的千年古树尽毁,看不见凸起的树木,只有满地木屑,以及坑坑洼洼可以埋人的大洞。

  地表泥土,被二位凝丹境掀开三尺深,地下蝼蚁倾巢而出,无数妖兽争先逃命,万马踏平。

  “死!”

  修为渐渐压制冥山老人,牧原长老颇为痛快,一记重拳抽打在冥山老人丑陋又粗糙的老脸上。

  牙齿脱落,血水流淌,除魔卫道,大快人心。

  “啪!”

  远处昏昏欲睡的围观群众,被脸皮与手掌老茧冲撞的响声惊醒了。

  “嗯,这位冥山老人的脸皮,与秦兄相比,还差几分。”

  宋乐悄悄对孙家主说道。

  早就领会过秦九歌是何等厚颜无耻,孙家主深以为然的点头,赞同说:“宋公子高见。”

  “哈欠。”被小人中伤的秦九歌,被一个喷嚏打醒了。

  “你们在说什么?”秦九歌揉着鼻子问。

  孙家主显然是万金油,换了一副嘴脸,谄媚道:“刚才见秦小哥睡着,老夫才发现,您竟然拥有旷世美颜,简直帅得惊天动地,特别吸引人。”

  能秒杀浩清境强者,孙家主惹不起,只得忍着反胃。

  “哪里哪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瞧瞧我的五官,洁白无瑕如美玉,只有大道亲手雕琢,才能有这般完美吧。”

  秦九歌拈花一笑,体会到当年林妹妹的心境,很是遭天妒忌。

  可叹啊,自己帅得太过逆天,以至于不能成为主角,真是悲伤的故事。

  “秦公子绝世无双,帅气永存!”

  四大家主齐声恭贺,场面和谐。

  冥山老人的脸被抽成了猪头,碎牙从嘴里不停的吐出。

  “可恶,你死定了!”冥山老人倔强的威胁牧原,这老东西的手劲忒大了吧!

  不容小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