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险情

更新时间:2018-06-25 16:02:1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38

身为灵霄宗大师兄,推荐两个人当外门弟子,还是可以的。

  宗派的大师兄,不出意外,是下代核心势力的重点培养对象,相当于宗主候选人,地位权利不可谓不高。

  “算了,你还是拿五块灵石上路,毕竟还要路费。”秦九歌觉得自己太善良了,还能给对方打折。

  阿五对秦九歌感恩戴德,他想修炼,他想变强。

  能有罡阳境高手的宗派,至少不用担心邪修的袭杀,在他心中是非常厉害的存在。

  “走吧走吧。”秦九歌看着五块灵石落入阿五手中,心里很沉重。

  “谢谢你。”彩依感谢道。

  “大人。”阿五深深向秦九歌鞠躬,“阿五以后不会忘记你的。”

  秦九歌紧闭双眼,沐浴风中,“快走,不然我就收回五块灵石!”

  恶狠狠的声音,终于吓走了两姐弟。

  等秦九歌安排完了事宜,有些替宋乐不值。

  悲剧啊,自己的宗门里,有一个把他的储物戒指偷走过,有一个把他唾手可得的法则本源抢了。好像灵霄宗全体上下,都是为了坑宋乐而存在的。

  宋乐要是得知真相,相信不会长命百岁,心态稍微不好的,都受不了这个打击。

  “秦兄,走吧。”宋乐上马,好一位翩翩侠客,天空中沉浸在银河的明月,甚至不如他的双眸明亮。

  “少耍帅,事不宜迟,找那群畜生算账去。”秦九歌振臂一呼,没有激荡人心的豪情壮语,无声中,他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些畜生,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数百人开闸放水,朝着后山奔去,沿途翻山越岭,惊起沉睡的鸟鹊。

  “咦,那位孙家主呢?”堂堂罡阳境巅峰,不会临阵脱逃吧。

  “说是到后头掠阵去了,瞧把人家吓的,几十岁的人,让你吓得看见你就发抖。”宋乐很有看热闹的素质,调侃道。

  “这个老龙阳,要不是没有功夫,我非得抽他不可!”秦九歌心里气啊,明明只是一句玩笑,年纪大的人思想真古板。

  “我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事实证明,孙家主不止品味粗糙,还患有轻度老年痴呆。”

  面对阶级敌人,秦九歌表现得很毒舌。

  “瞧你说的,我倒是觉得孙家主很随和。”

  “那是你眼睛有问题。”

  秦九歌策马扬鞭,想象是何等的潇洒。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大概就是如此。

  现实的残酷,摧毁了秦九歌的想象。

  他们在山中,骑马并不合适。特别是邪修都往后山逃窜了,在百步九折萦岩峦的险峰,骑马无疑是作死行为。

  众人只得动用两条腿,去攀爬岩壁,寻找邪修踪迹。

  山中多灌木杂草,不是浩清境强者,做不到踏雪无痕。

  在岔路口,众人总是能有意无意的发现邪修的去向,甚至那些邪修根本无意隐藏,简直是招摇过市的遁入山去。

  秦九歌的眉头皱成几字形,沿途太顺利了,他隐隐嗅到阴谋的味道。

  最后,几百人发现了邪修的藏身之地。

  那是一道孤峰的半山腰,山腰有坍塌出来的天然溶洞,隔得老远,能闻到潮湿的青苔气息。

  那个溶洞,如同远古复苏的洪荒凶兽,张开它吞噬日月的大嘴,里面鬼哭狼嚎,看不见的黑暗核心,有着无数白骨冤魂冗杂。

  大部分邪修,围拢着溶洞打坐修炼,甚至生起篝火,行为很是张狂。

  下方,有几千个人头搭建的京观,堆成金字塔。

  京观鲜血未干,沟壑的泥地将之变为红色沼泽,血腥翻滚。

  人头中,有老人有小孩,不分男女,瞪大着瞳孔仰望不见光明的黑暗苍空。

  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该死,那些邪修死有余辜,看来他们没有高手,出击吧。”宋乐等得急不可耐,除魔卫道,正义的事情不用多想。

  “再等等不迟。我觉得沿途过来,发现他们太过顺利了。邪修不是傻子,相反,他们比别人更精明。崇灵大陆的铁律,遇邪修必杀之,他们应该很谨慎才对。”

  秦九歌想起钓鱼人的故事。钓鱼,不在于鱼竿多长,也不在于技术多好、地方多隐蔽。

  钓鱼的精髓,乃是鱼饵,让鱼不得不咬,不可拒绝。

  “不用多等了,我们冲出去,替天行道!”孙家主武力高于智商,在四大罡阳境巅峰中,威望不小。

  听他振臂高呼,几百人的人马即刻暴露,不讲究任何阵法战略,四面八方的朝着溶洞围拢。

  “绞杀邪修!”

  孙家主一马当先,活劈了两个畜生,大军士气高涨,最后的顾虑随之打消。

  邪修四散逃命,大军包围成团,攻守易位。

  “看来秦兄多虑了,我们也上吧。”宋乐激动的站起身,被士气所感染。

  秦九歌摇摇头,不应该,不应该啊。

  “等等,再等等。”按住宋乐,秦九歌不愿冒冒失失的出去。

  明知是天启门的地盘还敢撒野,这群邪修,肯定有他们的底气。

  正当大军围拢溶洞,准备发起总攻时,波澜突生。

  漆黑不见五指的溶洞里,飞出两道极其强悍的攻击,动若穿山,甚至连罡阳境都不是一合之将。

  两名罡阳境初期,当场被灵力轰杀,头颅爆裂,只剩没头的尸体鲜血泼散。

  情况再次变化,刚才还是散兵游勇的邪修们,反倒将大军包围,眼中是早已准备的成色。

  “怎么回事?”孙家主怕了,能随手轰杀罡阳境初期,他自问是做不到的。

  邪修包围大军,溶洞里传来轰隆隆的鸣响,震得许多人捂住双耳,头脑失去判断。

  见洞内,两个模样猥琐的老头走了出来,浑身灵气强横,无视在场所有人。

  这二位,浑身萦绕浓浓的煞气,没沾染几百人的鲜血,煞气绝对凝聚不到这么厚实。

  甚至黑色的煞气中,还有无助的冤魂拼命嘶叫,最后被吞没碾碎。

  光是气势,镇压四位家主透不过气,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桀桀,居然还有人来送死,是第三波了吧?”两个老头,分穿白黑二色衣服,涂抹鲜血,姑且称之为白鬼黑鬼。

  “第三波?”众家主心中,升起强烈不安。

  这样说,岂不是之前就有人,并且全军覆没在他们手中?

  用脚尖刨开地面人为洒上的浮灰,淡淡不可抹掉的血红色,混合着人身碎肉烂肢,就这么厚厚铺在地面。

  那股血腥气,在场所有人作呕连连,不少人面无血色,已经吓得快昏死过去。

  “阁下,敢到天启门的管辖范围内作恶,太放肆了吧?”孙家主声色俱厉,想用天启门的名字吓退对方。

  白鬼哈哈大笑,尖锐的声音格外刺耳,每个字眼都钻扎到耳膜:“桀桀,你以为你们能活着出去吗?放心,你们的人头,我会为你们好好保存的。”

  黑鬼瓮声瓮气的说道:“天启门?之前倒是有几个天启门弟子,我们特意摆下宴席招待他们。你们看,他们的头颅,不就插在树枝上吗?”

  黑鬼随手一指,无视天启门的名声,身后是一棵被死气腐蚀的枯木。

  枯木扭曲着树枝,卷曲着树皮。

  在黑夜里,像是逃出地狱的鬼魅,伸出血淋淋的魔爪挣扎向天。

  被削尖的树梢上,赫然穿透几颗硕大的人头,五官早已血肉模糊,是黑鬼口中几个自不量力的天启门弟子。

  “你,你。”孙家主傻眼了,人家压根不在乎,天启门弟子,说杀就杀。

  疯子,邪修都是疯子。

  现在,他们斗志全无,脑子里只想着逃命。

  哗啦。

  被树梢穿刺的头颅纷纷砸落地面,红的粉的烂成大团,甚至还在风中微微抖动。

  人群里,几个胆小的弟子面若金纸,咯咯几声,胆汁破裂口吐鲜血。

  倒在地上,竟然活活被吓死。

  压垮骆驼的最后稻草,人群的慌乱无可抑制,斗志一泻千里,即将面临末日。

  “都不要乱!”宋乐飞冲过去,沿途斩杀数名邪修,魔神降临。

  “各位,今日进则死,退则死,不如奋力一搏!”在浩清境眼皮底下,秦九歌知道藏不住,索性从草丛里出来,摊开牌面。

  “两个小子,舍得出来了?”摆动耗子胡须,白鬼没有丝毫意外。

  区区两个罡阳境,掀不起大风大浪。

  “好了,你们即将葬身此处。放心,很快会有下一批人来陪你们。”黑鬼杀气腾腾,脚下是两只血拓的脚印。

  “各位,奋杀敌,不愧我人族英烈!”孙家主再次振臂高呼,很冲动的一个老头。

  “宋兄,你和四名罡阳境巅峰,对付那个白鬼。至于黑鬼,我可以略缠他片刻。”秦九歌不敢托大,今日面临死局,早知不应该蹚这趟浑水的。

  白鬼是浩清境中期修为,黑鬼是浩清境初期,都不是简单的人。

  浩清境,有两大利器,绝非罡阳境能比肩。

  其一,浩清境开辟灵台,所谓灵台空明镜,浮云挂长心。灵台是储存元神的中枢,更是精神蕴藏的核心。

  有灵台,能加速修士吸收天地灵气,更能感悟天地日月星辰大道。

  其二,浩清境强者能凝元化劲,可在百米外杀敌,更是能御空飞行。

  仅仅是这两点,浩清境压死了罡阳境。

  杀了两波自投罗网的鼠辈,白鬼黑鬼放松警惕,心中难免不升起洋洋得意之情。

  蔑视地看着他们组织队形,丝毫没有阻拦之意。

  轻敌,是可忍孰不可忍,宋乐心中不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