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血色山村

更新时间:2018-06-25 15:54:2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1

远处,阿五凄惨无助的哭泣渐渐沙哑,喉咙里,依旧是受伤野兽发出的低鸣。

  “都是你们,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仗着自己的实力轻易夺取别人的一切。我们已经躲开了,来到这个荒凉的山坳,你们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

  深夜,绝望的阿五找不到凶手,怨恨的指着秦九歌二人。

  他们这些所谓领悟天地大道的修士,背地里,又干了多少男盗女娼的恶事啊!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秦九歌有所顿悟,“既然天下圣人不休,那么窃夺天地的大盗也会日益猖獗。身在其中,实力不强,只有被人屠杀的份。”

  秦九歌字字诛心,严厉地吐出一言一语,撼若雷霆的敲打空旷大地:“这是人吃人的世间,没有礼义廉耻,没有仁爱谦和。不是别人吃了你,就是你吃了别人,懂吗?”

  愤怒得眼角欲裂,秦九歌脸上满布恐怖的青筋,那些令人闻之胆寒的邪修,未必有他此时吓人。

  “醒过来!”

  拽着阿五的衣襟,秦九歌猛力摇晃,“与其在这里婆婆妈妈,还不如拿起刀,修炼成高手后宰了那些杂碎。”

  “对,对。”阿五空洞的瞳孔渐渐有了神采,在迷茫混沌又充满仇恨的世界,找到新的标尺。

  宋乐若有所思,今夜发生的一切将会变成阿五的心魔。

  不能斩锄心魔,他的下场会很惨,能斩掉心魔,他的成就会很高。

  “看你小子没事,我就不给你灌鸡汤了。鸡汤喝多了容易发福,再说我的鸡汤也是很贵的。”

  秦九歌揉了揉脸,再次恢复人畜无害,又人见人爱的模样。

  “鸡汤?”宋乐打量附近,连条死狗都没有,秦兄说话果然高深。

  “什么人!”秦九歌脚尖一踹,弹飞地上一块石子。

  石子洞穿,生生打断三根房梁。废墟里面攒动,有个人扒拉开灰烬从里面爬了出来,见到阿五,很是意外。

  “阿五!”听对方声音,是个女子,浑身布满了灰尘,唯独脸颊两行清泪,洗净下面白皙的皮肤。

  “彩姐!”阿五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两人抱头痛哭。

  秦九歌眼中闪动不知名的神采,挡住宋乐的视线,看来也是熟人啊。

  “宋兄,你修为高,四处找找还有没有幸存者。”

  “好。”

  事关人命,单纯的宋乐并没有多想,急忙开始搜救。那群邪修下手狠毒,要不是阿五口中的彩姐急智,关键时候藏进了柴灶下,恐怕难逃劫难。

  “姑娘,我们应该在宣武城见过的。”

  秦九歌很意外的打断两姐弟重逢,轻敲了敲旁边的木梁。

  那群邪修肆虐山村,不但杀了所有人洗劫财物,还把山村变为废墟焦土。

  至少几年内,这里不可能有人气。

  “阿五,这位是?”彩姐心中想到什么,在他眼里,屠杀山村的,正是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

  “他是位大人,修为甚至超过了村长。”阿五对秦九歌很崇拜,连天启门的那位大人物,都对他很客气。

  “见过大人。”彩姐低着头,跪在地上,她感受秦九歌的目光很不善,像是山压在自己头上。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压在头顶上的山没有了,彩姐意外抬起头,看见满是笑容的秦九歌,月光下,他的眸子有些冷光。

  “把东西拿出来吧,下不为例。敢偷这些大势力出来的弟子,哪怕被人杀了,都不会有人替你出头的。”

  残酷吗?不残酷,弱肉强食,向来是天地万物生存的铁律。

  彩姐满是通红的眼睛,楚楚可怜的求道:“我也是没有办法,那些山匪要的灵石太多,乡亲们拿不出来。”

  说到乡亲,彩姐满是血丝的眼睛再次贮满泪水:“现在,再有那些灵石,也没什么用了。”

  宋乐被人偷走的储物戒指,最后稳稳当当落在秦九歌手心。身为天启门内门弟子,也才两枚低级储物指,空间只有半个衣柜大。

  至于说还给宋乐,要是他不主动提起,还是当不知道吧。

  宋乐搜索了一圈,月光惨白的照着残垣断壁,除了驱散几只食人肉的丑陋乌鸦,再没有什么活物了。

  宋乐走过来,看见了掩面哭泣的彩姐,眼神有些发愣。

  想看无言,竟无语凝噎。

  “我说宋兄,人家好歹是黄花大闺女,老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贪污了赃物,秦九歌很自觉的充当和事佬,拦在中间。

  “不是,她。”宋乐拍了拍头,似曾相识啊。

  “是什么是,人家大姑娘害羞,你好意思盯着人家看?”秦九歌很蛮横的搅在中间,臊得宋乐脸红,把眼睛瞥向别处。

  秦兄莫不是看上人家了,反应这么大,连看看都不许。

  宋乐暗自腹议,没过多注意这些细节。

  “彩依姑娘,说说当时的情况吧,我们也好判断对方实力。”宋乐已经将信息传到宣武城,不知大部队要多久才能赶来。

  彩依背着脸,轻轻咽住抽噎声,银牙咬着红唇:“我不知道,他们像是天空的乌云,趁着天黑从后山冲了下来。地动山摇的,到处是哭喊声,后来无数的头颅冲天飞起……”

  死死捂住嘴,光是残酷景象的回忆,血腥的杀戮能冲垮任何人的心理防线。

  “看来对方人数不少,还是等大部队来了再计较吧。”

  秦九歌擦了擦冷汗,想想当时的场景,村民们还没察觉恶魔降临,毫无人性的屠杀就开始了。

  如是肆虐而过的龙卷风,只用了几分钟,黑压压的山匪就血洗了整个山村。

  耳畔到处是人垂死的挣扎嘶吟,包括附近几个山村,近千人,尽数身亡。

  “难道我们现在就这么干看着?”宋乐攥紧拳头,满满要杀人的目光。

  “不是干看着,单靠我们两个人,是无法敌过的。况且,邪修功法诡异,其中说不准有浩清境高手,难以抗衡。”

  秦九歌不愤怒吗,他当然愤怒。

  良田化为废墟,世外桃源成为地狱,到处是尸首,场景是何等触目惊心。

  可是愤怒之后,又能怎么办?

  轰隆隆。

  事态,陷入僵局。

  山村不远处,突然出现燃烧的火龙,接着是数百人的踏步声,要把宁静的山野踩碎。

  “莫非是他们杀了个回马枪?”秦九歌狠狠捏了把汗水,后背发冷。

  “看着不像,听闻邪修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万物死绝。对方来势汹汹,其中却并没有煞气,应该不是邪修所属。”

  尽管如此,宋乐的拳头也捏得发白了,阿五和彩依,更是犹如波澜起伏的大海孤舟,随时有翻覆的可能。

  索然声,秦九歌道:“听天由命吧。”

  几百人举着火把,气势如虹的冲入山村。

  村口被围得水泄不通,几百只火把将天空点燃大半,四周灯火通明,把人的脸映得像火红的铁。

  “孙家主?”眼尖的宋乐,在带头的几人中认出一人,正是那位孙家的家主。

  原来是友军,幸好,不然几百人冲杀过来,两人必死无疑。

  想到此处,秦九歌和宋乐,看孙家主的眼光比看儿子还顺眼。

  孙家主打马而来,真叫个鲜衣怒马,潇洒得很。

  这好几百人,是附近大大小小几十个修真家族聚集的人马,其中没有浩清境高手,罡阳境巅峰,已经是极其强悍的顶端。

  共有四个罡阳境巅峰,同时有六名踏入罡阳境的修士,以及人数众多的淬灵境小辈。

  之所以聚集这么多人,乃是因为附近出现了一伙悍匪,已经有好几个家族遭到灭门之祸。附近的小家族害怕了,才匆匆组织联军自保。

  今晚,月黑风高,阴风阵阵,鬼哭狼嚎。

  见山中火光冲天,孙家主预感不妙,于是率人快速赶来救援。

  沿途遇见五个村落,村村死绝,足有几千具尸体。

  几百人走在深山中,越走越害怕,越走越心虚。

  试想对方屠杀了几千人,目的肯定不是打家劫舍了。

  正当孙家主准备吆喝大家撤退时,千里之外心灵感应,大军误打误撞来到附近,才与秦九歌等人碰面。

  再次见到宋乐,孙家主的下巴几乎托不住,张得老大。

  当见到秦九歌时,孙家主摩挲泪眼,果然是孽缘。

  嘎达声,下巴彻底落地。

  秦九歌也没料到,茫茫深山,还能与孙家主再见面,真是欣喜的事。

  来不及诉说儿女情长,宋乐过去和孙家主一合计,准备趁着那群邪修没有走远,找到对方并歼灭他们。

  要是邪修逃进深山,宣武城里的高手是无法找到的,等他们卷土重来,吃亏的还是孙家这些小家族。众人纷纷表态,愿向宋乐马首是瞻。

  别看宋乐只有罡阳境后期修为,凭借良好的资源和万法境传承,宋乐预感自己硬抗浩清境初期,问题不大。

  况且他们人多势众,打起来不吃亏。

  至于秦九歌,则在后面安顿阿五和彩依。想了想,秦九歌决定把他们吸入灵霄宗。

  目前,他在宗门里人气不高,假如能多两个给自己歌功颂德的铁杆粉丝,说不定能扭转在别人心中糟糕的印象。

  况且,两人无家可归,在深山里乱转很危险。加入灵霄宗,无疑是给他们能修炼的阶梯,很多人想进入宗门,都不容易。

  高兴吧,兴奋吧?

  加入灵霄宗,会费一百块灵石一个人,包吃包住还有弟子福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