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邪修鬼影

更新时间:2018-06-25 15:45:5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45

少年眼中敬畏十足,吞了吞口水,确定没有那伙强人监视自己才说:

  “我们山村附近,多了一帮打家劫舍的强盗。他们要我们村交付两百块灵石的保护费,不然就要我们村鸡犬不留。乡里乡亲没有办法了,才让我带着神木贩卖,换取灵石。”

  “好大的口气!”不等秦九歌说话,宋乐抢了台词。

  “什么毛病?”秦九歌不解,土匪又没抢你。

  “我天启门是人族四大宗派之首,总管人族许多土地。宣武城连同附近三万里,尽数归我天启门掌管,有宗派长老坐镇。”

  提起身后的宗门,宋乐心中那叫个痛快,光金字招牌打出来就能吓死不少人。

  “那种宵小,竟然在我们天启门管辖的范围内打家劫舍,分明是仗着山高皇帝远,让我去收拾他们!”

  宋乐那叫个生气,罡阳境后期修为爆发,震得少年脸色苍白。

  不顾心中恐惧,少年小心的问:“大人,您愿意帮我们铲除那伙山匪?他们实力可强了,能打碎青牛大小的磐石。”

  宋乐自信的点点头,收拾几个小毛贼,还犯不着通知宣武城里的宗派实力,自己就能搞定。

  至于对方说的厉害,小小山村,修炼天赋和灵气都触及冰点,连突破罡阳境的人都没有,没什么好怕。

  见风头都被宋乐抢了去,秦九歌不乐意了,大义凛然之气由内而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们每个修士的义务。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们铲除贼寇,让你们好好过日。”

  “阿五在此多谢大人。”少年纳头便拜,眼里充满了崇拜的小星星。

  虚荣心大涨,秦九歌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看他这么懂事,不好意思收取劳务费了,既然是山匪,打家劫舍的财物肯定不少。

  不得不说,一提起钱,人的成长特别快。

  “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出城,天黑之前能到你们的山村吧?”

  宋乐跃跃欲试,谁没个英雄梦。

  “速度快的话,可以。”阿五怯怯的回答,他走了三天才来到宣武城,担心两位大人嫌路远不愿意去。

  看他们体内的灵力波动,甚至超过了村里的村长。山村的最强者,就是一村长者,前些日子才突破到淬灵九层。

  “买三匹快马,傍晚应该能到。”看透阿五心中所想,宋乐豪气保证,“放心,我乃是天启门弟子。宣武城三万里尽归我天启门管辖,有盗匪,我自然会帮你们铲除。”

  “行了,废话少说,买马去。先说好,我现在一穷二白,买马的钱你出。”

  不消半个时辰,三人骑着三匹健壮的青蹄黑马,出了宣武城,向着东方飞蹄远跃。

  .

  烈日当空,飞马践踏平原古道,黄沙裂天,苍凉无限。

  转入粗狂的山石小道,树荫成林,大多是人高的灌木。

  阿五所在的山村,建在深山的山坳,非常偏僻。也因地远,往常很少有外人到访。

  按理说,有宗门势力管辖的地方,是不会有盗匪公然喧扰居民的。

  这么做,无疑是对宗门挑衅,特别挑衅的对向,还是堂堂的天启门。

  太阳落山,换上冰冷的残月悬挂霄汉。

  苍茫云海间,星辰的流光垂落大地,山道崎岖不平,更显得几分萧瑟古老。

  “阿五,附近有盗匪,你们就没有联合起来抗衡过吗?”骑在马上无聊,秦九歌随意问道。

  “有啊,我们附近七八个村子,几百号青壮年联合起来。他们要价太高了,我们这种小村庄,哪怕全卖了,也不可能收集两百块灵石啊。”

  阿五诉苦,手指捏着缰绳关节失血,月光下轻吐着人气,只敢小声说话:“几百号人啊,去驱逐那些盗匪。盗匪中走出一人,一刀杀了二三十个。把他们的头颅砍下来悬在树上,几个胆小的都被吓死了。”

  “看来是亡命之徒,对方实力未必有我们高,不过我们得小心点。”宋乐自信自己修为高过对方,不过对方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战力不低。

  “后来呢,你们开始筹集灵石?”秦九歌问,心里也对那些盗匪的来历产生怀疑。

  他们如果只是为了钱,犯不着到这种贫困的小山村来,而且也不用杀这么多人。

  杀鸡取卵,可是做盗匪的大忌,对方明显还在图谋什么。

  “盗匪们说,给我们十天期限集齐两百块灵石,不然就要血洗屠村。”阿五突然咬紧嘴唇,一丝血水流出来,“今天,正好是第十天!”

  马儿嘶鸣,快马加鞭之下,三人几乎贴地骑马,抵达隐居世外的小山村。

  山坳里,民风简朴,青瓦白墙随处洒落在沃野土地上,像是随处开花的野草种子,倔强顽强的生存。

  山村规模不大,估计有两百人左右,物质条件虽然匮乏,可每每到天黑,山民总是会互相串门问候。

  太静了,来到村外,不见村中灯火。

  隔得老远,死气沉沉的山村,似荒废百年的鬼.村,寂静得吓人。

  “村长,我是阿五,我回来了。”阿五高声朝村里喊,没有半点回应,连蝈蝈都寂灭在黑暗中。

  下了马,阿五朝着村中破旧凹凸的街道跑去,沿途不断跌倒,再忍着皮被磨破的痛爬起来。

  “秦兄,你感受到了什么。”宋乐严肃的问,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是浓浓的血腥味,很浓,不止几个人的血。

  “杀气,他们刚走不久,很浓的杀气。寻常盗匪,不会这么丧心病狂。他们杀死整个村子的人,意图不会是收敛钱财。”秦九歌答道。

  手指明月,宋乐义愤填膺的宣誓,眼中尽是怒火熊熊:“不管他们是谁,我宋乐发誓,一定要灭杀那群灭绝人性的畜生!”

  “嗯,恶魔不会被超度,送他们回地狱吧。”秦九歌没有多说,心中已经把那群人上了名单。

  对普通人下手屠杀,他们已经不能算人了。

  村里,传来阿五撕心裂肺的哀嚎,绝望而无助。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已经收齐了两百块灵石,为什么。”喃喃自问,阿五跪在村中的广场,两行清泪从面颊上溢出指缝。

  无数熟悉的人脸,点点滴滴,还是在昨天。

  昔日安宁祥和的山村,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几百人悉数亡命。

  阿五双手捶地,十个指骨的皮肉都被砸烂,在青石砖上积满了血液,狞红。

  “为什么啊,大伯,父亲,母亲。”阿五双眼死色,他不懂,这些无辜的山民,与世无争,为什么会是这种下场。

  一路走来,宋乐和秦九歌亲眼所见这触目惊心场景。

  到处是血迹,几乎是鲜血浇灌了整个山村的每寸地方。恐怖在蔓延,看着使人掉头就跑,血光甚至盖过了苍白的月亮。

  每具尸体,死之前都没有太过挣扎,看来杀死他们的,至少是罡阳境修士。更可怕的是,所有尸体,都没有头颅,都是同样的死法。

  被削掉头颅,能是普通的山匪干的吗,这伙人没有别的意图,谁相信。

  宋乐更发现,所有尸体,都被抽掉了体内精血。

  精血,是血液里的精华,更是蕴含了人体的灵气和血魄。

  尸体被砍头,抽掉精血,下手的手法和目的太古怪了,很诡异残忍。

  “是邪修!”宋乐斩钉截铁的说,声音颤抖,浮现难以掩饰的畏惧。

  身为天启门弟子,宋乐有他独有的傲气,那是身世和天赋都碾压别人所带来的。

  但是当他提到邪修两个字时,宋乐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邪修,仅仅是两个字,听来就令人毛骨悚然。

  它所谓的威名,是建立在尸山血海和万千冤魂之上,残忍,嗜血,他们根本不能算作是人。

  崇灵大陆上,有条铁打的规矩:凡遇邪修,一概诛杀!

  八个字,是崇灵大陆所有修真者,对于邪修的态度。

  而邪修,同样有他们的宣言:凡我天下,能令我得道者,皆可杀。

  不管是父母亲人,还是老人小孩,只要能提升他们的实力,都将化为他们刀下冤魂。

  总之,这是一群背离天地的阴毒畜生,被欲望掌控的傀儡。

  秦九歌没有太激烈的反应,漫不经心的揉捏手中的石块,直到石块都被碾压成粉末,眼中才出现峥峥厉芒。

  “对方实力不低,有没有浩清境强者不得而知,不过罡阳境是不少的。快点传信给你的宗门,让他们派遣高手。”

  内里,秦九歌不是个冲动的人,他会权衡利弊,冲动会得到血的教训,他尝试过。

  宋乐明显就没有这么冷静,身处血腥味翻滚的死寂山村,任何人都会被感染的。

  “恐怕来不及了。”

  宋乐眼睛通红,有些哽咽,“等宣武城里的高手赶过来,那些邪修恐怕已经躲进了深山。周遭五万里,都是人迹罕至的大山,其中妖兽盘踞,峡谷山涧无数。一旦这群灭绝人性的畜生躲起来,将是暗藏的毒蛇,无法拔除。”

  “不会吧,仅靠我们两个人,你还想当孤胆英雄?”

  秦九歌咋舌,现在的年轻人真胆大,摆明送死也敢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