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别怕疼

更新时间:2018-06-25 15:17:2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48

没错,就是刚才收他灵石的那位少年。

  秦九歌踏入客栈,一眼就瞧见角落的他,朴素伙食,如此寒酸。

  “奇怪,他才卖了你两百块灵石,已经够他吃好几年的大鱼大肉。”宋乐不解的说。

  秦九歌饶有睿光,洞悉事态;“我看他家里肯定出事,两百块灵石,应该能解决他遇见的困境。也罢,我花钱买个心安,算是做好事了。”

  “那原本是我的灵石啊。”宋乐叹息,慷他人之慨,你当然舒服了。

  “淘气,每块灵石,里里外外都姓秦,什么时候是你的。”

  秦九歌没有惊动任何人,回到房间,嬉皮笑脸的脸上,浮现极其庄重的严肃。

  取出木桩,百余斤的分量沉重压在地板上,木板嘎嘎作响。

  仔细研究木桩表面,没有灵气波动,没有玄奥的天地图纹。

  很普通的木头,甚至连木材的年轮都看不清,只有一圈淡淡的蚯蚓粗细的纹路,贯通中心。

  把疙瘩劈开是没有用的,少年采集这坨木桩的办法很粗暴,砍废了六七把凡铁斧头。里面要真有什么宝物,早就被震出来了。

  看少年清澈的眼睛,倒是没有常年混迹市井的市侩气,他说的不是假话。

  既然每隔月圆之夜会发光,大不了灵霄宗内搞个中秋节,还可以弄个特别的旅游景点出来。

  “芝麻开门,哈利路亚!”既然外攻不破,秦九歌开始尝试咒语,可能需要某种古老的魔咒,才能唤醒神木里面的神力。

  咒语失败,秦九歌开始尝试用火烧或者水泡等方式。

  废了不少时间,木桩老树盘根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举着百多斤的疙瘩翻腾研究,秦九歌累得不轻,想想是不是趁着少年未走,把灵石拿回来。

  “不应该啊,根据故事发展,里面的秘密应该浮出水面了。莫非是我打开方式不对,还有什么办法呢。”

  满头大汗的来回折腾,苦思冥想不得其果。

  在失去耐心前,秦九歌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古老而神秘的仪式。

  滴血认主!

  有风险,滴血的人或许不会死于破伤风。

  但精血和自己同系连枝,万一里面有个死而未僵的元神,把自己夺舍可就惨了。

  提醒广大修真界人士;滴血有风险,买卖需谨慎,出手不退换,诚信保终身。

  扪心自问,秦九歌是怕死的。

  不过宝物必须得到,滴血认主是最后的机会,两百块灵石不能打了水漂。

  只不过,秦九歌不是吃亏之人,木桩假如真是一文不值的废品,以他的思想品德,肯定会想办法弥补损失。顺道把宋乐拉到房间,而此时,宋乐面色很古怪。

  可以肯定,某人的盛情邀请他放血促进新陈代谢,宋乐的表情足以表明他绝不是高兴成那样。

  极度扭曲的脸,宋乐强制忍耐:“你急赤白脸的叫我来,是让我放血滴在木桩子上?”

  点点头,秦九歌满脸被人便宜的模样,市侩的说:“我看这件宝物非同凡响,必须用修士的精血才能激活。你我兄弟,理应不分彼此,好大的逆天机缘,让给你了。”

  “我不要。”宋乐果断拒绝,搞不清木桩来历往上面滴血,真有危险保险都不够赔的。

  “放心,不疼的,就要丁点血。”拇指和食指掐着指尖,秦九歌顺势拿出把鬼头大刀。

  之前左右比划,割动脉砍手腕刺胸口,秦九歌都在脑海里想过。

  怕疼,还是忽悠宋乐得了。

  “没人告诉你,谁滴上精血,宝物就归谁吗?包括传承也是,由谁的精血激活,传承就归谁。你既然要我来嘛。”

  宋乐故意拖长尾音,伸长手夺掉秦九歌手里的鬼头大刀,“我来就我来,有宝物归我,你别后悔。”

  “且慢。”秦九歌果断制止宋乐的冲动行为,不能便宜他,免得太吃亏了。

  小心眼的秦九歌可记着,宋乐这小子已经欠了自己天大的人情,传承这种事,不能每次都给他。

  “好吧,我来!”抱着壮士断腕的想法,秦九歌撸起袖子,面色果决犹如壮烈殉国。

  “只是挤几滴血而已,不至于吧?”宋乐拿着鬼头大刀,傻眼了。

  瞧秦九歌的架势,不是叫自己给他放血,而是让自己把他变成独臂大侠。

  “你可小心点,疗伤药材很贵的。”紧闭眼睛,秦九歌咬着牙齿咯咯做声,浑身都绷成铁板,怎叫个紧张。

  宋乐的手艺还是不差,刀锋划过,秦九歌的指尖裂开头发丝粗细的血口。

  血口慢慢扩裂,最后沁出几滴殷红的血,洒洒滴在古老的树桩上。

  “秦兄,看来你要失望了。”

  宋乐面带笑意,损失了两百块灵石,居然还很期待秦兄有什么反应。

  他不会干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吧,完了完了,怎么变成这样,真是罪过。

  宋乐保持姿势,楞在原地三省自己,房间内却升起淡淡的红色微光。

  红日东升,其道汪洋,乾坤归命,五行玄黄。

  红光越发刺眼,犹如太阳从树桩里升起燃烧,温度逼得宋乐都倒退几步,额头出现密布的汗水。

  秦九歌依旧闭着眼,丝毫不觉得炎热,反而沐浴在光线下,浑身十万个毛孔都欢快无比。

  “怎么,难道里面真的有机缘?”宋乐傻眼了,现如今是什么世道,大街上随随便便的木头,都能有如此庞大的灵力波动。

  很显然,瞎猫碰上死耗子,秦九歌真的撞到份不小的机缘。

  木头里藏着一套武技,宋乐判断,大致有七品武学的高度,正适合秦九歌使用。

  有此依仗,秦九歌越级对敌,倒是不难。

  宋乐安静退出房间,守在门口布下防御,以免有人打扰传承。

  常听人说,世间有些强者,喜欢把一些武学机缘放在小物件里,通过这种方式传承衣钵。

  当然,遇见这种几率,不亚于买彩票。能在茫茫人海里,秦九歌无疑是幸运的。

  “真是个好运的家伙。”宋乐羡慕的望着房内,自己的圣王裂天,可是自己九死一生得来的,没秦九歌那么好的运气。

  区区二百块下品灵石,换一本七品武学,实在太廉价了。

  哪怕最次的七品武学,拍卖行里,标价十万起步,且供不应求。

  盘膝坐地,静气凝神,秦九歌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种通过精神传入记忆的传承,自己稍有松懈,可能导致神识溃散,变成白痴。

  混元守一,凝聚太和灵气,秦九歌努力调养自己的精神,终于在茫茫没有成型的识海里,看清那本武学的真面目。

  魔影幻身变!

  堂堂七品武学,属于魔族功法,重点在一个诡字上,价值甚至比寻常七品武学高一倍。

  魔族,与崇灵大陆上的人族同出一脉,太古年间,时常有战争爆发。

  人族当中,不乏有憎恶魔族的群体,总的来说,人魔两族的关系,没有和妖族那样对立。

  人魔两族是冤家,人妖两族是死敌,魔族和妖族的关系亦然。

  难怪会藏在不起眼的木桩里,要搁着和魔族有仇的人发现,少不得当场毁灭。

  魔影幻身变,并不存在什么攻击性,它的武学精要,是用灵力凝聚一个和本体相同的虚影。

  甚至达到巅峰,可以同时凝聚上万个自己,并且向目标同时发起攻击。

  想想看,数万个自己向敌人发起攻击,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完全可以将对方轻易打杀。

  没有任何攻击性,却比普通的武学珍贵太多。

  “好东西,哪怕凝聚一个分身出来,我也能偷袭对手。”

  魔影幻身变,还有一个特点,凝聚分身不需要神识和元神赋予的精神力,它只需要灵力支持就足够了。

  第二天,秦九歌春风得意的从房间里出来,看见宋乐在门口打地铺,像是付不起钱被扫地出门的乞丐。

  “当门神?”秦九歌问。

  “不是,给你护法,免得有人打扰你。”宋乐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

  “喂了一夜的蚊子吧?”秦九歌又问。

  “废话,以后你我钱债两清,别跟我扯欠条什么的。”宋乐说着,便到楼下吃饭。

  剩下秦九歌立在原地,像是挺立山上的青松,这家伙,怎么突然变聪明起来。

  到楼下补充营养,领悟神功的秦九歌,已经到了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大境界,看谁都很弱。

  在楼下,正巧看见昨天卖秦九歌木桩的少年,对方在客栈的角落窝了一夜,今天准备出城。

  秦九歌知道自己赚大发了,心下高兴和对方打招呼。

  少年只是崇灵大陆最普通的居民,修真也需要天赋,像是他,现在不过淬灵境三级,很低微的修为。

  “两位大人。”

  少年恭敬的弯下腰,见两位修为超过自己的前辈把自己围住,眼神十分戒备。

  世界上没皮没脸的人太多了,他们不会要申请七天无理由退款吧?

  秦九歌心中那个气啊,我是那种人吗,哪怕木桩里什么都没有,我也不会说什么吧。

  宋乐知道秦九歌占了便宜,于是笑嘻嘻的对少年说:“昨天那种木桩,还有吗?”

  “没了,山里面只有那块神木。要不是附近多了一伙强人,乡亲不会让我砍了拿进城卖钱。”

  没了啊,宋乐心中失望,可惜了。

  七品武学,在天启门,都不是内门弟子能借阅的。秦九歌心中大好,小样,还想东施效颦,没那个可能。

  “什么强人?”

  习练神功的秦九歌高手无敌,仰着脖子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