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国际惯例

更新时间:2018-06-25 11:41:0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87

沿途,秦九歌挑肥拣瘦,时不时传出尖叫声。

  太吓人了,这里的东西是很多,物品丰富的同时,价格也贵得令人发指。

  打劫了宋乐和二师弟这两头肥羊,考虑到自己欠下的孽债,身上能动用的,恐怕买本四品武学都够呛。

  照这种形式,注定一无所获。

  “价格不算太贵,还算适中吧。”宋乐故意离秦九歌远点,对方的表现太丢人了,而且噪音大。

  秦九歌毫不自知的靠过来,笑眯眯的说;“要不你借我点?”

  “然后你人间蒸发,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宋乐预言未来,非常准确。

  “东西太贵了,我买不起。”秦九歌展开臂膀拥抱空气,向宋乐诉说自己的无奈。

  “我也没办法。等我登上新秀榜,获得的资源可能要多些。”

  宋乐有心仗义疏财,奈何囊中羞涩。

  他是有骨气的人,钱是靠正道获得,不卖身,更不卖肾。

  “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惨。欠着数百块灵石的外债不说,现在后院起火,二师弟还要谋朝篡位。我要是不能脚踏七彩祥云的回去,大师兄的位置肯定不保。”

  秦九歌掩着面,虚伪的轻轻啜泣。

  惨啊,撕心裂肺地惨痛,明明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却落得如此下场。

  无辜的小白兔,就这么被残忍丑陋的猎人,残杀了。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反正我现在没钱。万一你真的被二师弟踢下去,打算怎么办?”

  宋乐问起秦九歌今后的计划,一旦秦九歌失去大师兄的宝座,他会去祸害谁呢,真是悲惨的故事。

  “如果真的失去了大师兄的位置,我打算从此游历天下,岂不美哉。”

  秦九歌站在苍山之巅,身后背剑,矗立在烈烈风中,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游历天下?”宋乐没好意思告诉秦九歌真相,就您这修为,还是老太太吃柿子,捡软的捏吧。

  秦九歌蔑视宋乐,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眼神告诉他本人就是愚蠢的凡人。

  宋乐憋住心中浊气,好想抽他啊,秦兄的招黑体质真不是盖。

  作为一个三世为人两次穿越的灵魂,秦九歌并不能比别人多什么优势。卖萌比不上小师妹,饭量比不上死胖子,天赋更是不用说,勉强算个中下等而已。

  中等天赋已经够悲剧,偏偏还是个中下,足以令广大穿越人士替秦九歌担忧。

  非要比什么优点,秦九歌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他熟悉各种套路以及故事发展。

  每个故事,都得有个主角,无一例外。

  当今崇灵大陆,暗潮涌动,天才并起,即将跨进传说中的天下大争时代。

  在这种群雄并起的乱世,即将亮相的主角,应该已经诞生,被冥冥天道所庇护。

  主角啊!

  不管拥有什么背景,不管拥有什么天赋。

  单单是主角两个字,再妖孽的天才,也是他脚下的垫脚石。

  秦九歌不止一次幻想,就是传说中一剑光寒十四州的天之骄子。

  历史已经给秦九歌响亮的耳光,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你不是!

  既然不是主角,那就要寻找主角。只要抱住主角的粗毛大腿,今后就稳了。

  别说什么凝丹境万法境,即便是至尊老祖,在主角面前都是渣。

  研究了宋乐的出生背景,秦九歌很痛惜的告诉对方,你不是主角。

  真正的主角,要长得帅,有毅力,还要有运气。

  不单单有美人投怀送抱,还要有神兽主动庇护。掌握逆天武技,拥有上古传承,被众神青睐。

  “真被夺了大师兄的位置,我一定要找到他!”

  秦九歌下定决心,眼中斗志昂扬,显然不会被任何事物所改变。

  那种绝对要找到对方的自信,哪怕他逃到天涯海角,都无济于事。

  在旁的宋乐,敬畏的看着秦九歌。

  到底因为什么事,秦兄一定要找到口中的那个姓主的人。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欠秦九歌钱,很多很多钱。

  “咦?这是什么?”众里寻他千百度,秦九歌回首,看见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地摊上摆着一坨好大的木桩。

  别的摊贩,都是自由市场的老油子,摊铺上琳琅满目,各种珠宝看得人眼花缭乱,足有几百件之多。

  没有什么价值的凡品,在他们口中,也是太荒大圣遗留的天大机缘。

  哪怕是一颗石头,在奸商嘴里,也是万法境老怪的结石,你想要,还不便宜。

  唯独这个摊贩,不会吆喝,也不会主动招揽客人。

  秦九歌静静的蹲在角落,很孤独,很有故事。红布铺在地上,上面一坨满是泥土的木桩,仅此而已。

  根据国际故事发展惯例,直觉告诉秦九歌,其中有机缘。这坨脏兮兮的树桩,保不住真是什么上古珍宝,这才是正解。

  “兄弟,你卖的是什么?”

  想通故事发展的可能性,秦九歌很友好的走上去,温润如玉的举止很引人好感。

  对方抬起头,揉揉发肿的眼睛,结结巴巴的说;“是,是灵药。”

  看着对方平庸的五官,还有普通的家世,秦九歌终于找到自己心仪的绿叶。

  看得出,这个少年不怎么在市场里混,有人问起话,脸颊都烧得通红。

  “灵药?”宋乐害怕秦九歌吃亏,拿起树桩仔细研究,并没有发现灵药特有的药力。

  甚至这坨树桩,没有丝毫出彩的地方,任何角度来看,都不过是普通的木头,勉强可以做张凳子。

  非要说有什么,树桩的硬度奇高,哪怕法宝,都不能轻易留下划痕。

  “如果是灵药,应该拿去炼药师工会。我看这只是块榆木疙瘩,连一品灵药都不算。”

  宋乐很失望的点评这件东西,他的看法,也是大多数人的看法。

  少年张了张嘴,也觉得害臊。

  他之前拿去炼药师工会,那些高高在上的炼药师看了,黑着脸把他丢了出来,骂骂咧咧的样子很是吓人。

  “不是榆木疙瘩,这是我们山上的宝物。我听爷爷说,他小时候,这块神木就被种在山上了。每逢月圆之夜,神木会发光,能照到百米之外。”

  尽管被人认为是废品,少年依旧固执的坚持自己的看法,低着头不敢细看。

  神木肯定是非常珍贵的灵药,只是他们不识货!

  “多少钱。”

  尽管没能看出所谓的神木有什么特长,除了材质很硬,难道打架的时候,还能拿出来当暗器?

  “两,两百灵石。”少年虽然害羞,却狮子大开口,吼出天价。

  “两百灵石?”宋乐气笑了,真是够黑的。比起讲故事,那些老油子的故事有名有姓,比少年说的要精彩几十倍,能出书的那种。

  故事只是噱头,能让人心甘情愿讨钱的,还是得看东西有什么价值。

  “两百?”秦九歌有些吃惊,但并没有出言讽刺。

  价格虽然贵,可是根据故事发展,此处应该有掌声和机缘啊,赌不赌呢?

  真正的主角,买个废品也是神器。跑龙套的配角,买件神器也是别人的嫁衣。

  很残酷的现实,秦九歌心里在计量,要不要赌一赌。

  “我们走吧。”拍了拍秦九歌的肩膀,宋乐准备拔腿走人。

  秦九歌和少年一同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进去。和少年在扮演蘑菇,最后还是秦九歌憋不住了,颤抖着舌根说;

  “少点行不?”

  宋乐愣住了。嗜钱如命的秦兄,什么时候愿意当冤大头,特别是比窦娥还冤的那种。稍微有点智商的,都知道这坨木桩没有任何用处。

  哪怕是万年化石,没有灵气,照样一文不值。

  “秦兄,你可想清楚了。”宋乐提醒,真替秦九歌担心。秦兄吃亏了,回头受害的还是自己。

  在宋乐眼里,秦九歌要当冤大头,回去怕得上吊自杀。在秦九歌眼里,大不了花钱买个教训,价格还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

  “不行,两百下品灵石,不能少一块。”少年虽然畏惧这两位大人,嘴里白牙咬了咬,鼓足勇气说道。

  “你简直疯了,怎么不去抢。”宋乐真的快抓狂了,当人是傻子不成。

  秦九歌仔细打量这位少年,发现对方眼底藏着丝忧伤,平凡的面孔挤弄着苦大仇深。对方没有说谎,至少在他祖辈的时候,神木就在山上存在了。

  “好,两百就两百!”

  秦九歌按着胸口,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吐血。

  少年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睛满满的不可置信。

  他身后的那位朋友说得很清楚了,木桩子并没有什么灵气,他到底是缺心眼呢,还是缺心眼呢?

  不管这么多,只要有人愿意当冤大头就行。

  少年虽然老实内向,人不傻。两百灵石,对于常人来说已经是天大的财富。

  “一块,两块。”秦九歌重新蹲在地面,从储物戒指里慢慢把灵石拿出来。看着灵石欢快的跳出自己的手掌,秦九歌哭了。

  不做作,真正的抱头痛哭,引人同情。

  泪眼婆娑的望着对方,秦九歌哽咽道,“少点,再少点。”

  少年坚决的摇摇头,两百块灵石,多一块不要,少一块不行。

  宋乐没有阻止,既然秦兄吃饱了撑的,得让他尽兴才是。

  看秦兄吃瘪,同样是人生的乐事,很痛快那种,非常解气。

  付清灵石,秦九歌把木桩装进储物戒指,眼中悲喜交替。

  宋乐摇头叹息,但愿秦兄的脑袋没有毛病。

  而后,少年背着行囊,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回到客栈,角落那个狼吞虎咽的吃着馒头的身影,深深吸引着秦九歌目光,这不是刚刚那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