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碰瓷大法

更新时间:2018-06-14 20:17:52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7

面色一冷,秦九歌开口喷道;“宋兄,这是哪来的疯狗,叫得如此难听。”

  “小子,你打算当出头鸟?”钱云看出来了,对方才刚刚突破罡阳境,小囖囖罢了。

  “怎么傻大个,好狗不挡道,你不回去啃骨头,在我面前晃悠什么?小心小爷扒了你的皮,把你放在锅里煮了!”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你以为有他给你撑腰,你就能活着走出宣武城?”钱云眼球里狞着血丝,恨不得当场把秦九歌轰杀。

  “威胁我?”秦九歌笑了,抬手一拳朝钱云的面门打去。

  面门,是人体最为敏感,同样是肌肉反应最为激烈的地方。

  钱云没想到对方是个疯子,敢在拍卖行里朝自己动手,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来不及多想,劲风扑面,若是打在实处,能把钱云邋遢的鼻梁打断。

  秦九歌就喜欢和这种外貌智力能力,都在自己之下的人交手,无一不是在衬托自己。

  经过彼岸花里的血气淬炼肉.体,秦九歌自信自己的体魄非常坚实。

  同样,钱云的反应也不慢,同时以肌肉反应用力打出一记重拳。

  秦九歌没有动用灵力,然而钱云来不及经过大脑,着实动用了灵力攻击。

  附近的人都在和平的进行交易,身怀宝物,哪怕在拍卖行,都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突然有人动用灵力打斗,岂不是粪坑里丢炸弹,不炸死也臭死。

  拥挤的交易市场,顿时开始哄乱,场面因为钱云打出的灵力而不可控制。

  秦九歌双手做屏,暗中卸掉钱云的拳劲,不过还是让对方的拳头轻轻打在自己身上。随后,少年化为一条惨烈的弧线,倒飞出去。

  “啊!”

  秦九歌的身体重重砸碎了铁木柜台,整个人奄奄一息,只剩半口气在鼻息中残喘。

  钱云愣柱了,自己怎么了,没有用尽全力的一拳,能把人打这么远?

  宋乐和秦九歌交朋友,近朱者赤,同时明白秦九歌这么做的用意。

  于是,三步并两步,满脸焦急担忧的跑过去,演技满分的呼救道,“秦兄!你怎么了秦兄!”

  “咳咳。”秦九歌吐出鲜艳的血水,大限在即。

  交易市场顿时乱了,平常风平浪静的市场,因今天进入的一条鲶鱼,开始风起云涌。

  “我,我没有。”钱云慌了,拳头依旧捏着,忘记放下,保留着刚才行凶的原画。

  “是你,就是你!”宋乐甩下吐血的秦九歌,正义的指证。

  钱云急得快哭了,急忙辩解。

  有阵法师工会庇护的拍卖行,是惹不起的存在。

  且不提此,钱云也不敢说自己,就是天启门亲传弟子,都不敢公然打破人家定的规矩。

  理在人家这边,天启门不会为了自己,去干些没道理的事。

  这时候,维持市场秩序的工作人员冲了出来,为首的,是个满脸胡茬的大汉。

  大汉无视钱云身上穿的天启门弟子华服,像是拎小鸡一般,轻松把钱云提起来。

  啪的声。

  肉.体惨烈的撞击在光滑的地板上,钱云被大汉丢了出去,脸着地。

  装死的秦九歌微眯眼睛,都替钱云冤得慌。不过不够解气,应该再补两脚才完美。

  大汉并没有听从秦九歌无声的意见,也没走,而是不客气的走过来,力道不轻的踹了秦九歌两脚。

  “别装了,下不为例,不然我把你也丢出去。”

  现场恢复秩序,天下太平,秦九歌那点拙劣的演技,自然上不了台面。

  碰瓷考验的是演技,没有影帝级别,是不够看的。

  秦九歌痛定思痛,在心里思考自己的不足,以求下次完美的成功。

  “大叔放心,肯定没有下次。”忌惮对方的实力,秦九歌乖宝宝的开始保证。

  同时忍痛割爱,以极其隐蔽的动作,往对方手里塞了两块灵石。

  “嗯。我早就看见是对方先挑衅,不然被扔出去的就是你。不过你的手法真是高明,借刀杀人,嗯,真是好办法,只是演技嘛。”

  “请大叔指点。”秦九歌不耻下问。

  “我没什么要指点的。”胡茬大汉没料到对方脸皮那么厚,被拆穿碰瓷不仅毫无歉意,还有继续磨刀再来的意思。

  “流几滴眼泪出来,效果更佳。记住眼神是关键,要用眼神沟通大众,得到大众的同情和信赖。”大汉悄声说,羞耻心不够。

  秦九歌认真听取着前辈的经验,看来对方以前即便没有碰过瓷,至少也有惨痛的教训。

  大汉拿着灵石心满意足的走了。秦九歌为宋乐解决了麻烦,钱云遭了报应,围观群众看了热闹,一切皆大欢喜。

  “秦兄的脾气,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宋乐这句发自肺腑话语,敢得罪天启门的内门弟子,并把他弄这么惨,真是狠人无疑。

  “哪里哪里。”秦九歌谦虚的说,“君之所恶,亦我所恶。我们是朋友,理当互相帮助。”

  是吗?不了解秦九歌为人的,指不定被感动得满脸泪水。良心啊,有这种朋友,实在是人生大幸。宋乐太了解秦九歌了,于是低声轻念,好像在对自己说;

  “那个钱云,是内门新秀榜的前五十名,天赋不错。”

  “那你呢?”秦九歌满怀希望的问。

  “我才刚刚进入内门,新秀榜上暂时没有名字。”宋乐摊开手,模样很无辜。

  钱云在内门里横行霸道,无非是仗着他人老资历重,外加有个哥哥而已。

  宋乐刚刚进入天启门内门,一身傲骨不愿意屈居人下。

  得罪了钱云这种老牌弟子,很多时候,只能退避三舍,暂且忍耐。

  得知真相的秦九歌,晴天霹雳的劈在他脑门上。

  原来同为天启门内门弟子,含金量不止差了一星半点儿,自己有些后悔了。

  又听宋乐说;“如果钱云只是新秀榜的老生,自然没有什么好怕。天启门的内门弟子之上,是亲传弟子,听说他亲哥哥,已经是浩清境巅峰修为,实力在亲传弟子中也属翘楚。”

  “什么?”莫名其妙得罪好大尊神仙,秦九歌慌了,真是倒霉起来打屁都砸脚后跟。

  宋乐发现秦九歌的目光变了,看他的眼神,像是一团用废的厕所纸,随意丢弃。

  “你什么态度?”宋乐怒了,他瞧不起自己。

  秦九歌摇摇头,心中悲凉;“那位钱大侠人呢?快把他叫回来,我决定跟他混,特别是他的长相,很适合衬托我的优秀。等我投靠了他,再和他来一起鄙视你。”

  宋乐彻底愤怒了,怒气冲冲的抓住秦九歌的衣襟,“你瞧不起人?我告诉你,三个月后,我肯定能踏入新秀榜前十,区区的钱云算什么。”

  “淡定啊宋兄。”秦九歌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如此激烈,看来刚才自己看厕所纸的眼神,已经深深刺痛了宋乐的心脏。

  “即便浩清境,我也有把握在半年之内抵达。别忘了,我现在也是罡阳境后期,想要开辟灵台,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揪着秦九歌的衣襟将他举起来,秦九歌感觉自己如同悬在空中的腊肉,不停的摇晃摆动,很晕,想吐。

  “是是,你天下第一,快冷静点。”秦九歌没有去制止宋乐粗暴的行为,而是机智的用双手捂着脸。

  在这种丢人的场景下,把脸捂着,才是关键。

  暴怒中的宋乐渐渐恢复冷静,苦笑声皱着鼻子,反思刚才冲动,险些入了心魔。和秦兄说话,能捶打自己的抗击打和心理承受力,很是舒心。

  “你看看你,我的衣服都破了,赔钱!”秦九歌声讨。

  宋乐毫不在意的摆动自己的两袖清风,吐出两字,“没有。”

  什么人啊,秦九歌白了宋乐一眼,开始在交易市场内寻找合适自己的宝物。现在缺的,只差一本较好的武学。

  至于那些功法太过珍贵,还是回灵霄宗再解决。

  武学,在灵霄宗内,能供给弟子参详的,只有本四品武学,等级并不高。

  大多数,都是些一品二品的地摊货,还是手抄本,错别字很多,点连盗版意识都没有。

  麒麟捉天手,旨在以麒麟神力,汇合天地灵气聚集成灵,就是高级武学所谓的灵韵。

  真正的大神通武学,甚至能召唤远古大能残余的意志,一拳能毁天灭地。

  九品武学之上,更有天意、玄灵两大境界。

  在崇灵大陆上,是各大家族宗门深藏的重宝,鲜有现世。

  宋乐的圣王裂天,不过才七品武学,还是他淘宝时意外得来。

  至于那位极强的万法境传承给秦九歌的捉天手,可能已经超越了九品武学的极限,一收一放,天地变色,苍生彷徨。

  “太牛逼了也有坏处,那么强的东西。不说能不能施展,到时候引起别人注意,搞不好要被夺了性命。”

  正是考虑这点,再说回灵霄宗还得平定宗门内乱,秦九歌不得不打起精神选择。

  在自由市场逛了半圈,有不少高级武学贩卖,价格也贵得吓人。

  “千云杀,四品武学,作价五百灵石!靠,你怎么不去抢啊。”

  “神圣造化功,六品武学,作价三千灵石!我的天,我把肾卖给你得了,亏得你好意思标价!”

  “什么?半本残破的功法,你要一万灵石?”

  朗朗晴天,还有此杀猪行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