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雨送黄昏花易落

更新时间:2018-06-14 20:04:5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03

但是,宋乐不愿意接受后,对方才想起自己,这令秦九歌不爽了。嘿,小爷这么优秀,难道会屈居在宋乐那小子的后头?

  孙家主明显没有睿智的头脑,以为秦九歌矫情,言语间更加暴露。

  还等着什么,快点洗白白,躺在床上等着呗。

  秦九歌肚子里坏水冒泡,很霸道总裁的搭住孙家主的肩膀;“爷我不喜欢女的。”

  孙家主气息一凝,这要求,有点过分吧。不过还是很机智的说;“那,要不我给你找几个男弟子?”

  “爷我看上你了!”秦九歌桌子一拍,打断席间的莺莺燕燕,挑起孙家主满是鸡皮褶皱一样的下巴。

  “什么?”孙家主老泪纵横,嘴唇哆嗦,显然没有想到世界会那么黑暗那么残酷。

  秦九歌痛饮一坛酒,很霸气,只不过大半酒都浇在衣襟上;“爷我看上你了,怎么办?”

  目光紧逼,热情如火。

  热情高涨的众人,纷纷呆住了,这种情况谁都没有见过。看孙家主,老态龙钟满脸斑点,这小子口味很地道啊。

  迫于对方的淫威,孙家主眼睛紧闭,如同逼良为娼的良家妇女,又像是慷慨赴义的悲壮侠客,“人生自古谁无死,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当事人秦九歌,和看热闹的宋乐,都被孙老家主高深的才学所震服了。

  “老家主惊才绝艳,考虑得怎么样?”秦九歌笑得很邪魅,拳头捏得很紧。

  老家主目光哀恸,用手遮着老脸,欲语还休犹抱琵琶的说道,“我以我血荐轩辕。还望这位小哥,怜我年老,能多顾盼些。共赴巫山云雨,分得仙桃。”

  哗啦。

  秦九歌早就吃饱喝足,顿时掀翻桌面,菜汤洒了一地。吃完斋骂和尚,晚宴结束,不欢而散。

  孙家主劫后余生,怯怯的抛了个媚眼,捂着屁股逃也似的走了。

  “这位孙家主,真是练得一手好剑!”秦九歌恨恨的骂了句,“来来,宋兄,我们再喝个几百杯。”

  什么叫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秦九歌故作豪情,每每把酒灌溉在衣襟上,自称千杯不倒,很有豪侠的风范。

  “不喝了,回房睡觉。”宋乐站起身,有些不放心的补充,“各睡各的,我们的房间隔得很远,没事别来找我。”

  “你什么意思?”秦九歌咬牙切齿。

  ……

  第二天,天大亮,风和日丽,阳光和煦。

  站在孙家门口,秦九歌和宋乐与大伙依依惜别。

  孙老家主没有亲自出面,只写下红酥手等词句,连同灵光草一并交出。宋乐溢价付了灵石,在孙家千恩万谢中离开。

  “什么,走了?”

  站在客栈的柜台前,秦九歌瞪大眼睛,吃惊的问道。

  再到宣武城,秦九歌做足了功夫准备负荆请罪。

  没料到被伙计通知,小师妹和死胖子,前两天就已经离开。

  “去哪了?”宋乐在旁边替问。

  伙计想了想,还好时间隔得不远。

  对于那位一顿饭吃八十个馒头的胖子,还有惹人疼爱的可爱小师妹,他记忆很深刻。

  “我记得有个穿黑袍的在我们这吃饭,你那两位朋友称呼对方师哥。后来他们两个,就跟着那位师哥走了,说是回山门。”

  秦九歌心中明了,看来抢走法则本源的,真的是二师弟洛辰。

  难怪前任那么厌恶他,果然是个小人,长得还像个娘们,看自己回去怎么收拾他。

  宋乐没有把双方联系起来,现如今不愿意露脸的人多了去,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把自己的绝世样貌暴露在世人眼前。

  “走了就算了吧。”心里不是个滋味,秦九歌失魂落魄的反省自己,自己确实不是个好师兄。

  宋乐心细,见秦九歌兴致不高,代问道;“他们走之前留下什么话没有?”

  伙计思考片刻,脑袋上点亮一盏电灯;“我想起来了,有个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的胖子,走之前欢呼。说什么大师兄寿终正寝,师哥回去荣登大宝,千秋万代,一统宗门。”

  “什么?”秦九歌气急败坏,还没死呢,居然就有人敢谋朝篡位。

  特别是死胖子,两面三刀还敢抄袭自己的句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秦兄淡定。”宋乐心里也在反思,这位秦兄在宗门里的人气,未免太差强人意。话说即便大师兄寿终正寝,也得开个追悼会之后,再商量人选不是?

  “我得回去平定内乱,宋兄,在此别过。”

  秦九歌归心似箭,恨不得飞回去,当着所有人的面拆穿二师弟伪善的面孔,再把他打成猪头。

  “慢。”宋乐比秦九歌想得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用拳头说话,没有本钱怎么行。我看你施展的武学等级不高,打起来很吃亏,不如去拍卖行选本趁手的武学。”

  对啊。秦九歌脑门上泼了桶冷水,止住步子。

  二师弟洛辰的修为高过自己,他那招长河落日斩,更是威力难当。若冒冒失失的回去,难免吃亏。

  “快带我去拍卖行,我的拳头已经饥渴难耐!”秦九歌眼角通红,像发狂的公牛冲入街道。

  麒麟捉天手,诚然已经超过了九品武学的行列,属于惊天秘技。

  既然是秘技,对于使用者的要求自然不低。

  以秦九歌的修为,尚且不能发挥千分之一。

  当务之急,得选一本能尽快上手的武学,免得打起来吃亏。

  崇灵大陆的拍卖场,都有同一个幕后大老板,那就是阵法师工会。

  天下间除了修炼者,此外还有两大团体,独立于人魔妖三族之外。

  那就是炼药师工会、阵法师工会。

  众所周知,炼药师地位崇高,势力极大。没有人敢说自己不会仰赖炼药师,不管是治病疗伤,还是助人修炼突破,大陆上都离不开丹药。

  炼药师有钱,炼药师工会更是有钱,说是富得流油也不为过。

  当然,炼药师之外的阵法师,其实包含了阵法和炼器两个部分。

  炼器,就是炼制武器,还算很吃香的行业。

  至于阵法,除了某些大宗门有极其强大的护宗大阵,所运用的的确不多,导致阵法师工会很穷。

  于是他们开辟了新生意,插足全大陆的拍卖行,就是其中之一。

  拍卖行不单单举行拍卖会,还相当于超市,什么东西都可以拿去自由贩卖。

  作为超越人魔妖三族独立的庞大实力,天下拍卖行都由阵法师工会庇护,无人敢惹。

  正是有这种深厚背景,拍卖行的生意非常火爆,很多杀人越货得来的东西,销赃起来不在话下。

  宣武城里的拍卖行,同样被阵法师工会庇护,是城里的龙头行业,每分每秒都流动着巨额灵石。

  “哇。”秦九歌站在拍卖行前,看着高高的阁楼,坚硬的白墙,还有精雕细琢的花纹地砖,无不彰显其底蕴实力。

  里面人潮涌动,熙熙攘攘的是自由交易市场。

  只要给少量抽成,便能安全的在里面公平交易,是除了举行拍卖会,最为火爆的地方。

  “秦兄好好看看,需要什么武学。里面的武学不少,但适合自己修炼的,需要擦亮眼睛。”

  宋乐带着秦九歌走进去,为了防止秦九歌趁火打劫,宋乐特意取下储物戒指,而且换了一身粗糙的麻布衣服。

  总之,里里外外都很穷,希望秦兄手下留情。

  正在宋乐为秦九歌介绍时,人群中霸道的挤出一人,开口便刺道;“呵呵,这不是我们的天才师弟嘛。怎么,宗门里混不下去,穷得只能在这种小地方唬人了?”

  对方一开口,就知道和宋乐有矛盾,而且矛盾不小。

  “钱云,别太过分了。”宋乐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不过并未马上动怒,只是有些警告的加重语气。

  对方并不买账,很乖张的拦住去路,用鼻孔当眼;“怎么,当师兄的教育你,你还敢不听?”

  那名叫钱云的人走过来,秦九歌得以在无数张人脸中看清他,顿时引为知己。自己和宋乐的差距,只在于气度上。

  而钱云和宋乐的差距,则在眼睛眉毛鼻子乃至全身。

  难怪他看宋乐不顺眼,瞧钱云的样貌,獐头鼠目,尖嘴猴腮。特别是他的皮肤,简直像是每日坚持用硫酸洗澡,乐此不疲。

  “钱云,别欺人太甚,我可不怕你。”宋乐咬牙。

  得到万法境的金丹传承后,他自信能在三个月内超过对方,只是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怎么,来到这种穷乡僻壤受了几句奉承,真当自己是人物?”

  钱云早就看宋乐不顺眼,特别是对方不买自己的账后。一个新弟子敢看不起自己,注定在宗门里举步维艰。等他突破到浩清境后,更能让宋乐混不下去。

  “天启门内门弟子?”秦九歌轻声问道,心中愤愤不平,打算替宋乐收拾对方。

  “嗯。”宋乐点头。

  切,原来才内门弟子。

  只要不是亲传弟子,将来宋乐都可以无视对方。

  这个叫钱云的配角,完全是送来刷经验的,仅此而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