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问君能有几多愁

更新时间:2018-06-14 20:03:4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8

作为弱者的悲哀,只能仰人鼻息生存。

  弱肉强食,在崇灵大陆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破旧的红木大门被慢慢打开,嘎啦嘎啦的惨痛嘶叫,显得格外辛酸。

  其中走出个老者,身材干瘦,穿着件材质稍好的锦袍,踮着脚尖颇为迅速的走到秦九歌二人面前。

  “两位公子,老夫是孙家的家主,敢问两位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有什么贵干?”

  孙家主轻声问道,生怕惊扰到宋乐。

  见对方神秀俊朗,且身上的衣服华贵,一看就是大地方出来的少爷,很拉风的那种。

  特别是他身后,还有个下人,衣冠很不检点。

  收保护费的?孙家主不过罡阳境巅峰级别的修为,不敢说包打天下,吃不准二人的来历。

  罡阳境和浩清境,境界中分为四等,有初期中期,后期巅峰之分。

  以孙家这种芥子大小的家族,能修炼到罡阳境巅峰,已经是最强的。

  宋乐对孙家主的话爱答不理,嘴角微微扬起,鼻子杵着气。

  对人谦谦有礼,也得分人群。像是孙家这种小家族,撑死了有个浩清境,宋乐的态度自然不可能和善。

  “天启门内门弟子?”孙家主实力不高,也知道堂堂人族四大宗派,天启门是其中的执牛耳者。

  天启门的内门弟子,在他眼中,已经是极其厉害的大人物,是天启门的中坚实力。

  这种人,只要不陨落,将来都是人中龙凤,态度不由得更加谦卑,甚至讨好。

  “原来是天启门来的大人,快请进。”孙家主让开道,恨不得摇着尾巴请宋乐进去坐坐,保管蓬荜生辉。

  至于宋乐身后那个衣冠不整的下人,此人品味很差,举止粗劣。

  看在是天启门弟子朋友的份上,勉强请他进去坐坐,等他走了得消消毒。

  “一天之内,给我收集五十斤,不,一百斤灵光草。”宋乐毫不在意自己是客人的身份,喧宾夺主的吩咐,态度高高在上。

  孙家主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高手嘛,这才是高手的气质。

  殷切的吩咐下去,哐哐拍着胸脯,说保证完成任务。

  走入厅堂,坐在略显破旧的木椅上,宋乐很纨绔的翘着二郎腿。

  孙家主在旁边点头哈腰,总问些你多少岁,为什么长得这么帅之类的问题。

  因宋乐简单的一句话,孙家所有男弟子全部派了出去,连夜寻找灵光草。

  强者为尊,实力来带的权力,就是这么高高在上。

  直到孙家主低着头退出去准备丰盛晚宴,宋乐在秦九歌面前嘚瑟够了,才收起那副欠抽的表情。

  “呦,看不出来,你还这么不客气。让人家办事,还拽得万儿八五,换成是我,直接灌你几十颗绝命丹,把你干掉再说。”

  秦九歌很不爽的砸着茶碗,还老家主呢,没眼力劲。自己明明比宋乐还优秀,论身高论资历论潜力,岂是小白脸能比的。

  “秦兄不明白,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自己就得尊重自己。我宋乐只对能掌握自己的人说话,满是奴才相的人,能正脸和他说话已经不容易。”

  “没办法,一个小家族,能承受得起天启门内门弟子嘛?”故意咬重天启门三个字,秦九歌很不爽,简直不爽到骨头里。

  “我不在意什么出身什么实力,只要能尊重自己的,我宋乐都愿意结交。但唯独不屑于溜须拍马,想攀龙附凤的人。”

  宋乐很认真的看着秦九歌,眼神里很欣赏。想起在宣武城里,这位秦兄的言行举止,与世间都那么格格不入标新立异,认识他真是缘分。

  秦九歌鼻孔朝天,纨绔的翘起腿,“什么尊重人尊重自己,简单点,你不就是记打不记吃。”

  宋乐摸了摸自己像鸡蛋光滑的下巴,“话是这么说,可我怎么感觉,你是在骂我?”

  秦九歌心里偷笑,本来就是,当初宋乐要是敢在自己面前摆架子,非得锤死这个粉面彩头不可。

  估计一下双方实力,秦九歌按捺自己的麒麟臂,还不是时候。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愿与这句话,与宋兄共勉。”秦九歌说。

  “自强不息?”宋乐细细品读,其中的道理自然浮现,靠在椅子上的身体顿时坐直,“秦兄说话,果然字字珠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好,说得太好了,简直是吾辈修行的标杆!”

  “哪里哪里。”秦九歌很虚伪的拱手,在这个世界,他拥有最先命名权,话就是我说的。

  “像是类似的人生格言,我随随便便能说出几百句,实在惭愧。”

  抚摸自己头上的三千青丝,秦九歌表现得很骚包。装逼于无形,润物细无声的境界要高出宋乐太多。

  “我不信。”宋乐颇为不服。

  “始本之初,有性有灵,蕴化有术,后天有名。宋兄,在崇灵大陆上,灵这个字非常尊贵。这区区十六个字,是在下对于灵字的理解。粗知陋见,实在惭愧。”

  宋乐反复揣摩他所说的,眼中的敬畏变成惊涛骇浪,“说得太好了,简单的灵字,包含了天地有名无名的大道,意蕴深远,见识广博!”

  “哪里哪里,我随便说说,不值一提。”话是如此,可秦九歌嬉皮笑脸的模样,直接把他出卖了。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有本事也说几句震聋发聩的言论出来,才是真本事。

  宋乐现在不敢小看秦九歌,尽管之前他也没高看对方。

  可单单是刚才随意的两句话,不管是对修真大道的体悟,还是乾坤造化的感慨,包含极其深刻的理解。

  那种理解,宋乐自问自己说不出来。

  不单单是他,哪怕是宗派里的那些长老,都说不出那种晨钟暮鼓的格言,几个简单的字,涵盖无穷的智慧。

  “秦兄高才,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低。”宋乐很郑重的说道,他继承了远古的强悍功法,自然清楚这两句话是何等的境界。

  “哈哈。”大笑两声,秦九歌端正身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变为凝固,眼中取而代之的,是盘踞天下的王霸之气。真正的圣王降临,文成武德均是第一。

  气吞虹霓,排山倒海。

  威风八面,高人一等。

  如同庙里面的神仙,秦九歌很有派头的坐好,双手抚膝,“来,我准备好了,尽情的膜拜我吧。”

  一句话,把久久不能散去的高人境界全部扑灭。

  宋乐愣柱了,画风扭转太快,刚才那些话真的是他说的?精神分裂吧!

  秦兄可能遭遇了一种叫脑残的病毒,只有偶尔将病毒压制,才能显现他真正的一面。

  天黑了,孙家内,夜宴开始,宴请天启门的内门天才弟子。

  当然,还有那位衣冠不整,精神有些涣散的下人。

  孙家主上善若水,宴席间频频吹捧宋乐,马屁酸得人牙齿脱落,舌根发软。

  酒宴酣畅,秦九歌端着盘子往嘴里塞菜。

  与其等着那老头吹不完的马屁,还不如把肚子填饱。

  看着秦九歌像是八百年没有吃饭的那啥,孙家主真知灼见,让人把盘子换成了米缸。

  待秦九歌吃饱了,尽兴了,他挺着大肚子躺在椅子上打嗝。

  从始至终,宋乐很有贵族修养,食不言寝不语,很有风度,只是脸都笑僵了。

  孙家主的马屁,真是滔滔不绝。

  宴席吃完,二人酒足饭饱,仍然见他孜孜不倦的吹着,就差把宋乐说成上天入地的第一人。

  宋乐频频点头,不能拒绝好话,脖子都有些发酸。见秦九歌惬意的打饱嗝摸肚子,竟然有些羡慕。

  待到饭局散伙准备回去休息,孙家主很有拉皮条的经验,以摔杯为号,让秦九歌一度以为有五百刀斧手埋伏在外面。

  没有五百刀斧手,倒是有七八个面容清秀,身材高挑的孙家女弟子,从厅外款款轻盈的走了进来。

  香风暗拂,玉手轻抬,良辰美景,饱暖淫欲,正在此刻。

  孙家主宾至如归,非让宋乐给个面子,选几个或是全要了,送房里侍寝。

  可以的话,孙家主不介意大宋乐几十岁,愿意和他以兄弟相称,选个孙家弟子给他做小的。

  宋乐当然不愿意,自己不是随便的人,特别是身边还有个秦兄,眼睛红得像兔子,赤果果的羡慕嫉妒。

  于是,宋乐很正人君子的严厉拒绝了,言说外患不灭,何以为家。

  此话一出,众人齐齐捂嘴,酸倒了不少牙。

  宋乐觉得脸上烧得慌,毕竟有头有脸的人找出这种烂理由,有羞耻心很正常。

  见宋乐推辞不愿意接受,孙家主心道自家的蒲柳之姿,恐怕入不了对方的眼。

  天启门内门弟子,将来的成就至少能问鼎浩清境,天纵之才,眼光高很正常。

  显然,孙家主不是个省油的灯。

  既然女弟子们都叫出来了,不能不用。宋乐看不上,孙家主就把罪恶的眼光,放在旁边喝闷酒的秦九歌身上。

  于是话锋抖转,孙家主破天荒的向秦九歌敬酒。宰相门前七品官,跑腿的也不能小看,行了就他吧,捏着鼻子认了。

  郁郁不得志的秦九歌,终于享受到上宾待遇,不但有人吹捧,还有美人红袖添香。

  孙家主很光棍,秦九歌心里不痛快。假如一开始,孙家主热情邀请秦九歌打一炮。

  不是正人君子的秦九歌,肯定立马同意,然后斩鸡头烧黄纸,与对方结拜为兄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