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机遇人人有

更新时间:2018-06-14 20:03:1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6

秦九歌听了,差点摔倒在地,“你确定是金丹,不是胆结石?”

  “你让开点。”笑话,万法境老怪的金丹,含金量妥妥的百分之百,宋乐不愿意要才怪。

  没对秦九歌说什么肉麻的感谢话,不过,在宋乐心底,已经记牢这份情谊。

  “圣王裂天,分割阴阳!”丈高人影再次出现,宋乐挥斥人影化为刀锋,无坚不摧的斩在凝聚毕生修为的金丹上。

  哐当。

  金丹布满漩涡图纹的表面,出现细不可见的裂纹,转瞬分成两半,各自跳入二人的眉心中。

  二人不敢怠慢,万法境的传承极其庞大,稍有松懈,可能会活活爆体而亡。

  脑海内出现苍苍的远古气息,亘古的痕迹太过古老,产生在天地初始的蒙昧前。

  太久远了,久远到没有人见证过一切。

  人在那种荒古的气息前,太过年轻了。

  源自世界最原始的深处,开始出现一道人影,正在施展某种超脱武学的秘技,通杀八荒。

  秦九歌得到的是远古秘技,已经超脱现如今大陆流传的一到九品武学。

  毋庸置疑,宋乐得到的,应该是那位前辈修炼的功法,同样是失传的秘术。

  这种传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有人说,是远古时期的武学太过逆天,甚至遭到天妒忌。

  所以这种传承,每一世,都只传一人。

  “老夫纵横天下三千年,斗战十万不可言。法则境界太低,便以力入道。力之极致,可碎裂虚空,破灭法则。四圣兽中,共生麒麟,力可撼海擎天。此武学,故名麒麟捉天手,可探日月!”

  苍老的声音在秦九歌耳畔,震耳欲聋的炸起,每个字眼直入心脏,轰隆隆的骇若雷霆。

  秦九歌肿胀着太阳穴,抵御那种可以粉碎万物的巨力,海量信息强行灌入脑内。

  罡阳境之上的浩清境,脑海里开辟灵台,用来温养即将生发的元神。

  如果接受传承的是浩清境以上,凭借灵台空间,倒是更容易承受。

  不过罡阳境修士的修炼之路还没定型,这个时候接受远古传承,得到的好处要更大。

  脑海里,记忆的深处焕发浩然的光线,天地被撕裂,尽数被包纳进掌心。

  执掌乾坤,主宰生死,不是空话。

  那位前辈不过常人身高,但他体内的灵力,稍有运动就能横扫天空的浮云。

  巨大的手掌撕裂空间,动荡法则,生生把掌控万物的法给打碎了。

  蛮力,往往是最有用的,一力破十会,再高级的法则也有穷尽的时候。

  “麒麟捉天手,合混元,分阴阳,是老夫三千年所积累的最高武学秘技。此秘技,一招战败三位万法境巅峰,可惜败在绝空境老祖手里,惜哉!”

  能支撑天地合拢的身躯渐渐消散,脑海里的惊涛骇浪渐渐平定。再看秦九歌,满头大汗,身下已经积累了浅浅的盐池。

  好家伙,原来这位前辈单身三千年,自练了传说中的麒麟臂。

  凭借麒麟捉天手,单纯到极致的磅礴力量,能捏碎法则无视空间,斗败三位万法境巅峰!

  可惜最后惊动了万法境之上的至尊强者,那位强者已极大的境界差距,生生捏碎了捉天手。

  令这位前辈抱憾,被对方重创后元神消散,仓促的坐化在这里。

  看到这,秦九歌热血沸腾,仿佛连自己都被带入那个大争的年代。

  凝丹境,万法境,绝空境层出不穷,双方互相攻杀,天地沉沦,众生大难!

  “该死,麒麟捉天手,不会必须要单身才能修炼吧?”接收了整套武学后,秦九歌开始担心起来。

  他想获得实力,但单身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假如为了秘技,非得单身练什么麒麟臂,秦九歌绝对不会干的。

  还好,那位前辈身前光明磊落,自创的武学并没有稀奇古怪的修炼要求。像是什么欲练神功之类的句子,更是没有。

  从记忆的碎片里,秦九歌还了解到远古战争的一些秘辛。

  这位前辈单身三千年,打遍天下无敌手。

  直到他游历妖族时,意外和一名妖族女子相恋。可惜你侬我侬并没有持续太久,灭世战争爆发,人魔妖三族互相攻伐杀戮。

  战争持续扩大,最后卷入天地间所有生物,那位前辈不得不做出抉择。

  他和妻子来到古战场的核心,只有万法境老怪才有资格闯入那里。

  试图阻拦已经杀红眼的高手们,但那位前辈低估了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

  他阻拦了人族三位万法境巅峰强者,后来激怒绝空境老祖,被大神通轰杀。

  至于和他相恋的伴侣,也陨落在大战中。

  战争的惨烈,连陆地都破碎了。

  从浩瀚无边的远古秘辛中惊醒,秦九歌心惊肉跳,浑身衣衫湿透,连呼吸都非常潮湿。好厉害的大战,这片空间,不过是被战斗打碎的残角之一。

  还好生在和平年代,秦九歌心有余悸的想着,否则连万法境,都有生命危险。

  对方,倒也是至情至性的高人,秦九歌心中服气,对着坟茔肃穆的鞠了三躬,轻吐浊气。

  不过片刻,宋乐也从传承中醒来。

  两人只不过是填鸭式的将传承注入脑内,至于能掌握并发挥多少,还得看各人的实力和天赋。

  能得到万法境的传承,迈入凝丹境,希望大大提升。

  修炼也得看时间,好比是长身高,越年轻的时候,成就越大。

  “秦兄,以后我们两个就是生死之交,有什么要帮助的,尽管说。”宋乐郑重其事的承诺,他心里清楚,那份传承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秦九歌很幽怨的盯着宋乐,“还是那句话,没有灵石,写个欠条也行。”

  “哈哈。”宋乐干笑两声,哄骗的说;“淘气。”

  “唉,比起什么实力称王称霸,我更喜欢钱。不如等你修炼有成,把你的财产分我一半,我就知足了。”

  秦九歌满怀忧伤的望着天空,天空的颜色就和他满是挫败的眼神一样。

  想发横财,太难了!

  离开这片诡异空间,两人再次回到外面。

  落在天妖林中,眼前树林茵茵,到处是彩蝶飞舞,很是安宁祥和的自然。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总算出来了,啊!”秦九歌双手做喇叭状,对着湛蓝的天空白云,大声呼喊。

  宋乐掐了句佛号,满怀慈悲的说:“我要是秦兄,肯定不会这么开心的。”

  “为什么?”秦九歌还很天真,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

  “我们被困在空间里,少说有十天。不提秦兄要完成的任务过了期限,你的师弟师妹还在宣武城里,没有经济来源,过得怕不是那么好。”

  宋乐的眼光充满了悲悯,能看见秦兄吃亏,是人生一大乐事。

  说不定等秦兄回去,会被暴怒的长老和师兄妹们围殴致死,早知如此,金丹就不应该浪费。

  “来愣着干什么。”瞪大眼睛,秦九歌知道了什么叫乐极生悲,“快赶回宣武城啊!”

  想想在城里的小师妹和死胖子,两人现在无家可归,没有吃的没有穿的。

  在大雪飞白的夜晚,两人一大一小,孤苦伶仃的卖着火柴,或是拿着只破瓷黑碗挨家乞讨。

  死胖子抖着肥肉,小师妹流着鼻涕,两人相依为命,走在人情冷漠的街道,最后被埋在了风雪里。

  画面太美,秦九歌不敢再想,要不自己还是跑路吧。

  虐待死胖子,相信他满身肥膘,饿不死。

  但是活泼可爱冰雪聪明的小师妹,要是让世人得知还有这种大师兄,让小萝莉受了委屈,秦九歌会被崇灵大陆全体修真人士讨伐到死。

  “秦兄不要急,走之前我已经把他们安顿在客栈里,付了钱,没有雪没有风,更不会上街乞讨!”

  宋乐满脸神经失调的抽抽,这种极品大师兄,是该换个人。

  “那就好。”秦九歌拍着胸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可是你奉命收集灵光草,现在任务时间早已过了,同样是个难题。”宋乐又说,见秦九歌笑得龌蹉的脸又垮了下来,心里很痛快。

  原来他也有怕的人,恶人需要恶人磨啊。

  “我不活了!”想想回到宗门里会有多么黑暗,秦九歌绝望了,当即解下裤腰带,要找棵歪脖子树。

  宋乐并没有要死要活的拉住对方。

  见秦兄上吊,宋乐摆了摆头,将目光看向那些飞舞的蝴蝶和青翠的柳枝。

  足见秦九歌上吊,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

  “咳咳。”秦九歌拿着裤腰带,很尴尬的咳嗽起来。

  宋乐仿佛没有听见,很忧郁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很有故事。

  见没人阻拦,秦九歌顺势把裤腰带再系回去,傍若无人的说;“还不走,你看什么天空,装忧郁呢?”

  “你刚才。”

  “我刚才怎么了?我裤腰带太紧,想系松点不行?”

  “可以可以。”毕竟是朋友,宋乐不愿意秦九歌太难做,“放心吧,天妖林附近,有不少本土小家族。他们对天妖林了如指掌,收集灵光草不是难事。”

  很快,两人火急火燎的来到一个小家族门前。

  坐落在天妖林最外围的边角,可见家族实力不强,平日靠着森林里的山货和灵药艰难谋生。

  见到两个人站在门口,踌躇不前,特别是其中一人,眼睛发光像是黄鼠狼似的。

  墙内家族骚乱一阵,族长急忙命令把财产和闺女藏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