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二师弟

更新时间:2018-06-14 20:02:5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40

他脸上牢牢挂着块黑布,把五官死死遮住,穿得比阿拉伯还严实。

  就这种打扮,采花大盗都比他穿得暴露,能看出什么?

  “藏头露尾,有胆子把脸露出来。”秦九歌心里那个气啊,莫非这次真的要无功而返?

  黑袍人并没有就此出手,可能是忌惮重创的宋乐,或是有别的打算。

  “我不想杀你们,别逼我!”黑袍下浓浓的煞气,包含了无数怨鬼亡灵。

  “算了。”宋乐拉住秦九歌,示意不要硬拼,对方杀过人,而且不少。

  “不可能,我倒要试试!”秦九歌的牛脾气上来,谁都拉不住。

  试想他秦九歌,才是打家劫舍抢小孩棒棒糖的高手,终日打雁被啄瞎了眼,猎人怎么能甘心。

  对方修为高过我,武学也比我强,而且修炼了功法。

  刚刚步入罡阳境的秦九歌,似乎没有哪样能赢的,不过他还有大杀器。

  摸了摸储物戒指,秦九歌心神一动,从戒指里取出几朵鲜活的彼岸花。

  “冥花?”黑袍人识货,向后退了几步。

  “杀!”

  惊鸿步增幅着秦九歌的速度,让他冲到黑袍人身前。

  灵力汇聚掌心,将娇嫩的血红冥花炸碎。

  花汁粉末,四溅将两人彼此罩了进去。

  死神伸开了蘸血的怪手,将在场所有人的心脏用力抓住。

  彼岸花,又是死神冥地的象征,其中包含天下最阴邪的幻梦,甚至连法则之力都不能抗衡。

  那是源自于自然法则带来的力量,没有人敢去轻易触碰。

  黑袍人没有想到秦九歌会如此疯,不仅仅拿出了彼岸花,还在他面前自爆。

  疯子,黑袍人咬牙,再躲闪已经来不及。

  宋乐见了,当即捂住口鼻,滚到远处,不敢大口呼吸。

  这位秦兄,真是要钱不要命的家伙,是位狠人啊。

  对于狠人,不说一天请示三汇报,但切忌不能跟借他钱,瞧瞧那架势,堪比恐怖分子。

  “想跟我抢东西,去死吧!”秦九歌狰狞着脸,大半个身体被包藏在血雾中。

  黑袍人无一例外的中招,秦九歌自然逃不掉,宋乐替他捏了把冷汗。在即将陷入幻境时,秦九歌掀开了黑袍人脸上的面纱。

  一张无比绝伦的脸,玉树临风已经不足以形容,比起来,宋乐简直被甩到八条街外。

  秦九歌急了,遇见宋乐,他已经备受打击,现在再看见黑袍人的真面目,岂止是对方的相貌,连气质输到渣渣。

  “不行,让我把他毁了容后,再昏。”秦九歌狠咬舌头,双手抠着地面,艰难的爬了过去。

  他抓起旁边的碎石,见楞见角,不输锋刀。

  “男人长那么帅干什么,要有一道岁月的疤痕。”说完,秦九歌举起手,就要割下去。

  就在此时,昏迷的黑袍人醒了,眼睛里流动精光,死死盯着秦九歌。

  “二师弟?”见对方醒来,记忆里混沌的枷锁被打开,秦九歌想起了对方是谁!

  难怪想毁了他的容,原来这就是和自己抢大师兄位置的死敌!

  “大师兄,别说见过我,否则。”黑袍人,不对,应该是二师弟洛辰坏笑威胁,手指点了点自己。

  他来自灵霄宗,秦九歌也是。该怎么跟宋乐说。

  莫非笑着告诉他,哎呦,这是我二师弟,其实我们两个没有关系,他抢法则本源也不是我指使的,我只是一只天真无邪的小白兔。

  大抵要这么和宋乐说,对方大概会赏自己一鞭腿吧。

  识时务的秦九歌乖乖闭嘴,家丑不可外扬。

  小气的洛辰没有就此罢手,桃花眼朝秦九歌挑衅的眨了眨,一脚将秦九歌踹飞。

  在追踪凶手和抢救秦九歌之间,飞奔的宋乐选择了后者。

  洛辰见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盗走浩若琉璃的法则本源。

  玉台下,有全以法则构造的传送阵,开启阵法,洛辰轻易脱身,离开这片独立空间。

  “秦兄。”宋乐箭步冲过去,拍了拍秦九歌的脸,“法则本源没了,你亏大了!”

  “别说了,我想吐血。”

  “你看见他的脸了吗?快告诉我,我把他画成画像,每天通缉个十次八次。”

  秦九歌飞快在心里权衡利弊,算了,还是不说,说出去未免有贼喊捉贼的嫌疑。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去静候二师弟,完全可以黑吃黑,前提是自己打得过对方。

  “算了,那张脸很阴森很恐怖,有六个耳朵三只眼睛。鼻孔有拳头大,眉毛似钢刷,头像恐龙一样,有四百多斤,吓死人。”

  秦九歌极力描述那张面目可憎的脸,全不顾宋乐奇怪的眼神。

  完了,看来法则本源被盗,秦兄已经被刺激疯了,万幸除了胡言乱语,并没有暴力倾向。

  “秦兄放心,出去之后,我一定帮你找个炼药师。”宋乐很小心的提防秦九歌,“重点看看脑子。”

  “切,视名利如过隙,视前尘如梦境。我是那种死要钱的人吗?不就是区区的法则本源,看开点。”

  秦九歌并没有经受巨大打击后流口水的表现,反而很豁达,起身安慰宋乐。

  宋乐急忙应声,“那就好,是非之地,我们也走吧。”

  “慢着。”秦九歌伸出手掌,五根白皙的手指孤傲竖起,“那位前辈修为通天,况且同有人族血脉,算是我们的祖辈。好歹打扰了人家的安宁,把他埋了再走吧。”

  “秦兄竟然如此好心。”宋乐对秦九歌青眼相看,简直是道德素质的大提升啊。

  迈着小步伐碎碎走过去,刚才玉台尽数化为粉末,唯独骸骨矗立其中,周身狼藉唯独它岿然不动。

  “前辈,晚辈秦九歌,相见也是缘分。尘归尘土归土,让晚辈把你埋了,入土为安吧。”

  凑合着附近的泥土沙石,秦九歌就地堆积起简陋的坟包,恭恭敬敬把对方请入其中。作为本来就不是好人的秦九歌,按理说是绝对不会管这种闲事的。

  可秦九歌听说,凡修真者,元神孕育在灵台中,丹田变化成金丹道。历时几千年,即便储物戒指这些化为虚无,可至少有两样宝物是不会轻易消失的。

  第一,就是被二师弟抢走的法则本源,那是从灵台中脱离的精粹。

  第二,便是这位前辈当年踏入凝丹境,所凝聚的金丹,同样是无价之宝。

  秦九歌打起主意,面对这种死鬼,哪怕对方死了,你也得恭恭敬敬的。

  当年张无忌,正是因为在阳顶天的骸骨前三跪九叩,所以才得了乾坤大挪移。

  照葫芦画瓢,自己好心把这位前辈入土,不说给个秘籍,从天上掉几块灵石总是允许的吧。

  如同给祖宗迁坟,秦九歌一动三请示,恭敬的把前辈请入万年吉壤。

  意料中的天大机缘并没有出现,莫说什么绝世神功馈赠给好心人,连半个屁都没有。

  “不会吧,书里面都是骗人的?”秦九歌不敢相信世界那么黑暗无光,说好的机缘呢,我把你埋了,总得给点好处费吧。

  “死鬼,死都死了,怎么不留点东西给我!”

  想想自己都吃亏,秦九歌一脚踹在已经堆砌好的坟茔上。

  啪的一声,夯实的坟包里弹出一粒珠子,浑然天成。

  金色灿若星辰,拇指大小,表面汇聚极其玄奥的灵气纹路。

  “果然有宝贝!”

  收了对方的好处,秦九歌拿到五星好评,把坟包垒得又大又高。

  “秦兄,你发财了。”宋乐眼睛闪闪发亮,冒着小星星崇拜对方。

  金丹,他刚才疏忽了。

  那团法则本源固然是异宝,可是凝聚万法境毕生灵力修为的金丹,同样是绝世宝贝,不比法则本源差。

  瞧着宋乐眼睛清明,虽然羡慕,不过澄澈的眼中没有其它杂质,只是由衷的恭喜秦九歌获得份大机缘。

  对方都这幅猫看星星的表情,秦九歌还能做什么。

  叹了口气,秦九歌心里痛恨自己,自己是坏人啊,每次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好事,真是做呢。

  掏出把凡铁匕首,秦九歌将那枚灵光闪烁的金丹放在地面,“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吃独食的事做不出来。见者有份,分你一半。”

  传承当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功法和武学。

  武学达到至臻境界,就是远古当中极具盛名的秘技,威力足能劈山裂海。

  “我把金丹分分,得到什么就看运气了。”吞吞吐吐,秦九歌从血海翻腾,才把这句话完整的挖出来。

  “秦兄。”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宋乐现在很惊喜很意外,他吃错药了这么大方。

  “别说话。”秦九歌像是得了心口痛的西施,皱着眉捂着胸口,“别说什么婆婆妈妈的话,我怕我忍不住,先把金丹私吞了。”

  “秦兄。”宋乐动情的叫道。

  “别说话,让我一刀两断。”颤抖着手,秦九歌高高举起匕首,眼睛终于果决的闭上,“你要真的过意不去,可以给我写张欠条,给我几万块灵石。”

  “秦兄。”宋乐摸着鼻子,有些踌躇的说道,“万法境级别的老怪,金丹坚硬浑然。哪怕失去灵气温养,也不是普通凡铁能够割开的。”

  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