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识时务

更新时间:2018-06-12 19:37:2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1

“宋兄,你不上?”秦九歌觊觎那团法则本源,却并未妄动。
  宋乐急得抓了抓手:“本源只有一团,我要是拿了,是不是太禽兽了?”
  “此言大善,那我不客气了。”秦九歌箭步扑过去,就要去抓那团氤氲着无限能量的本源。
  “我没说不要啊。”宋乐死死抱住秦九歌。
  “我看区区本源之力,比不上咱们之间的友谊。不如剪刀石头布,谁赢了谁拿走。”
  秦九歌跃跃欲试,奸商的神采很焕发。
  宋乐白眼,“我不是傻子。”
  “那这样吧,好的传承也得好的体质,机缘也得有缘人才能得到。我们上去感悟那团本源,谁能最早掌握将它收复,东西就归谁。”
  宋乐提出一个比较中肯的意见。
  秦九歌心里有些失望,还堂堂万法境巅峰强者,除了法则本源,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他还以为,万法境都是睡在灵石山上,身上还挂着百余斤的灵石首饰,连洗澡都是洗灵石澡,夹馍里面夹两块肉,有三头六臂。
  并有一片大大的灵草药园,其中六品灵药多如狗,八品灵药随处有。
  那位万法境老怪在天有灵,应该会狠狠奖励这位年轻人,如此夸张的东西,崇灵大陆貌似根本没有人能拥有。
  可惜对方早已魂飞魄散,拼着重伤坐化勉强保证传承不失,膈应秦九歌则实在心有余力不足。
  当二人准备接近骸骨时,嘎一声,一把素尺从骸骨丹田处袭出,爆发骇人的威力。
  “躲开!”宋乐受激,一脚把秦九歌踹下玉台。
  好在秦九歌防备着这小子,一个鲤鱼打挺勉强躲开那脚,随后就被素尺抽中后背。
  “这是那位前辈生前使用的武器,不知道是什么等级,虽然被打碎,不过里面存在最后一丝灵性。”
  宋乐身无长物,只能眼睛瞪着那把破裂的素尺,手掌积蓄灵力。
  唰唰。
  素尺里喷薄出道道灵光,每一道,都不下于罡阳境巅峰的全力攻击。
  灵光从四面八方散开,大部分朝着秦九歌而去。
  秦九歌跳下玉台,拐了个弯。
  追在后面的灵光同时一转,自带追击功能,锁定了秦九歌。
  “哇哇,欺人太甚!”秦九歌强行轰暴一道灵光,身体跌到远处,蹭落大片石皮。
  “秦兄,拦住这些灵光,我要和这件素尺斗法。”宋乐严厉的望着悬浮在空中的七彩素尺,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凡是灵器以上的宝物,其中都有灵性,也就是说,它们会孕育出自己的思想。
  这件素尺,是台上那位坐化的万法境老怪的本命武器,具体品级从碎片来说已经不得而知。
  饶是如此,宋乐不敢大意,素尺是没有意识的。
  他可不管你是人是妖,一旦打起来,双方必须死一个。
  “那你小心点,我帮你拦着。”
  秦九歌咽着唾沫,心里没底,当下只能死撑。
  “嗯,我速战速决。”要说那把素尺逆天,把素尺生生折断的人更是逆天,指不定是万法境之上的至尊境界。
  “圣王裂天!”
  双手合十结印,宋乐身后出现层层光影,渐渐凝聚成人形。
  半块素尺嘤嘤作响,灵纹波动,竟连空间跟着摇晃,发出刺耳的撕裂声。
  “圣王,去!”
  身后凝聚成丈高巨人,挥拳向素尺攻击。
  朴实无华的一拳,上面蕴含万斤巨力,可以穿山。
  素尺弹飞,毕竟是灵宝之上的宝物,哪怕被人打碎,质地也是非常坚硬。
  足能重创罡阳境中期的攻击,愣是没有留下丝毫划痕。
  素尺扩大十倍,向下镇压,从天而降。
  砰砰!
  玉台震动,表面犹如蜘蛛网开裂,转眼轰然倒塌大半。
  普通的山玉从四面八方飞出,比刺客的飞镖还有杀伤力,迸射像是暴雨倾盆。
  一口精血喷出,宋乐以手为祭,眉心出现晦涩玄奥的天地图腾,“裂天,出!”
  巨人变化,在空中凝聚成开天辟地的巨斧,能劈泰山。
  宗门的底蕴,远比散修高得多,光是宋乐施展的武学,足以越级抗衡。
  素尺灵光激射,发出不可违抗的圣洁光明,仿佛能净化一切违逆者。
  附近的灵气被素尺抽调一空,纷纷凝聚成刀枪剑戟,与宋乐对抗。
  温度上升到滴水蒸发,烧灼开裂的伤口,新鲜的血干枯成暗红的血痂。
  秦九歌在远处充分发扬游击战精神,打打停停,撒泼打滚不让灵光去干扰战斗中心。
  “我真是个天才,现学现卖,看我二品武学天央拳!”
  又打爆一道灵光,其余七八道同时朝秦九歌的脸门飞去。
  施展惊鸿步退到五六米外,秦九歌手中掐着剑决,继续比划脑海里收藏的灵霄宗武学。
  “马上,我又要研究出一门了。”
  贪多嚼不烂,道理秦九歌都明白。可惜灵光像是牛皮糖,怎么都甩不掉,很多武学都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动用,秦九歌只能专挑等级较低的尝试速成。
  灵光形成一张大网,遮天蔽日的扣了下去。
  “蛮力震!”
  空气从秦九歌身边被波浪般的灵气荡漾开,灵光在四周若即若离,怎么都不能近秦九歌的身。
  擦了擦汗水,秦九歌对着宋乐那喊道:“快点,我撑不住了。”
  “坚持住!”
  宋乐和素尺间的博弈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不分上下,战意连空气都引燃。
  “拼了。”意识到不能耗下去,宋乐咬牙祭出压箱底的武技,已经属于秘法一类。
  “天元!”
  体内灵气节节攀升,借助秘法,宋乐踏入罡阳境巅峰气息,施展出圣王裂天的奥义。
  “你跟随你的主人出生入死,如今他已经坐化,你也该消散了!”
  巨人降临,压灭了素尺最后的光辉,连带脚下玉台,跟着彻底崩溃。
  素尺中传出几声哀鸣,化为滔天火龙肆虐,在消散前狠狠撞在宋乐身上。
  “噗嗤。”宋乐血流如注,气势萎靡,跌落到淬灵境。
  素尺终究被毁灭,随着他的主人一起消失在天地间,风声带着哀鸣哭怨。
  “有没有搞错,就差最后一道灵光我就全胜了!”
  秦九歌捂着口鼻,玉台附近全是碎屑,雾蒙蒙的,迷了眼。
  “宋兄,宋兄你不能死啊!”从狼藉里扒拉出一个山药蛋,山药蛋沾满了番茄酱,很有光泽。
  “咳咳,死不了。”宋乐回答道。
  “唉,可惜了,你要是死了,就没人和我争夺法则本源。”
  秦九歌对于修炼没多大兴趣,他更在意这玩意值多少钱。
  宋乐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说:“秦兄,你若是真想救我,可不可以不要说话。我是病人,需要静养。”
  “少废话,把这枚三品丹药吃进去,记得给钱。”
  “你拿我的丹药给我服用,还要我给钱,真是。”
  宋乐摇头,绞尽脑汁都想不出该用什么词语。
  秦九歌理直气壮的挺直腰杆,“一码事归一码事,好在把那东西解决了,我们看看胜利的果实怎么分配。”
  “小心!”宋乐躺在地上,已经无力再战。
  秦九歌早有防备,灵力化盾,挡住从身后出现的袭击。
  笑话,外面还有个黑袍人,待在外面不进不出,不是老母鸡,他下什么蛋。
  “果然是你。”秦九歌噼里啪啦的捏着拳头,“现在我们平级,敢抢个试试。”
  黑袍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修为展露,赫然抵达了罡阳境中期。
  “自信能挡得住我的长河落日斩,你就试试。”此时平地卷起狂风,黑袍人亮出长剑,就藏在袖筒中,嚣张霸道。
  秦九歌算了算,对方实力比自己高,武技比自己强,还打个屁。
  “哪里哪里,阁下请便,用不用我给你带路?”
  秦九歌立马转变态度,模样像是给鬼子带路的翻译官。
  宋乐觉得真的快登上极乐世界,说好的宁死不屈拼死一战呢?
  还没打就认输,你也太识时务了吧?
  “两位,在下有难言之隐,得罪了。”黑袍人见秦九歌服软,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转身朝法则本源走去。
  宋乐张了张嘴,想想自己现在的状态,纵然有底牌也打不出。
  “随意,随意。注意脚下,别摔着碰着。”秦九歌哈腰点头,见黑袍人转过身,眼中飞快划过恼怒的怨色。
  太岁头上动土,作死!
  法则本源代表什么?
  秦九歌纵然不懂,也知道很值钱。
  既然值钱,从今天开始,它就姓秦了。
  正当黑袍人转身要去取本源时,听见后面拳风鼓动,秦九歌大吼道,“小子,看爷的铁拳。”
  黑袍人听了,侧手准备去接。没料招式落空,秦九歌根本没有出拳,而是吐出一口龙涎朝黑袍人喷去。
  噗。
  黑袍人中招,勃然大怒。
  惊鸿步在秦九歌脚下快到极限,见秦九歌伸出一手,惊艳如岁月。
  哗啦。
  黑袍人头上的遮拦,终于被秦九歌扒拉下,对方的真面目露了出来!
  “快。”秦九歌抓住地上摇摇欲坠的宋乐,“把他的样子记住,画成画像,让你们天启门满世界追杀这小子!”
  秦九歌眼睛红得像闪闪发光的红宝石,拳头死死攥紧咯咯作响,鼻子里气冲斗牛的喷出热气。
  宋乐看呆了,不是因为秦九歌卑鄙的手段,而是黑袍人藏在阴影下的脸。
  “哈哈,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黑袍人很反派的开始奸笑,笑声非常难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