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本源

更新时间:2018-06-12 19:25:1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1

心知烈焰中没有蕴藏杀意,只是考验人的意志力,心中并没有太多紧张。

  至于秦九歌,鼻子里甚至嗅到了烤肉的味道,洒点孜然可以直接上嘴的那种。

  当时,秦九歌念了一句诗:“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好诗啊。”宋乐不知真心假意的鼓掌,飘逸的长发早已成了爆炸头,很蓬松的那种。

  至于秦九歌,他觉得像是被架在火上的牛排,八分熟的那种,等着别人宰割。

  “才走了一半,后面才是最考验人的。不过这种淬炼并非全无作用,我已经触摸到了罡阳境后期的屏障,只差一点就能突破。”

  不顾自身的惨况,宋乐还很满意这种结果。

  秦九歌趴在地上,像是匍匐隐藏的战士,看着随时会喷出罪恶火焰的岩壁,眼中喷发出熊熊怒火。

  “不干了,我要回家。”秦九歌眼中含泪,开始匍匐爬行,目标朝着外面,非常坚定。

  “秦兄,魂兮归来。”正当秦九歌朝着当逃兵的康庄大道一往无前时,宋乐拉住他的双腿,哗啦声又把他拽回原地。

  “马上就要成功了,坚持住。”宋乐给秦九歌点亮希望之灯,秦九歌并不领情。

  把脸埋在地里,手指抓抠着地面,模样分外不屈。

  “你让我回去吧,打死我我也不来了。”秦九歌眼中眼泪婆娑,哭得很是心碎。

  “以我看,秦兄并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为什么要半途而废呢?”

  宋乐不解,眼前这位秦兄,心性可不是一般人。

  敢为了丁点灵气吞食彼岸花,又敢喝弱水淬体的人,能是一般人吗?

  “我不听,我走了,你继续。”交代九个字,秦九歌继续朝外面爬啊,双手并用,脚步后蹬,只差背着包炸药完成气壮山河的革命壮举。

  爬出几米,宋乐故技重施,拽住秦九歌的双脚,又把他拉回原地。

  希望和光明,自由和天堂,就那么顾此失彼,渐行渐远。

  这个动作好眼熟啊,秦九歌开始忏悔,报应是不是来得太快了,果然出来混迟早要还。

  远在灵霄宗的四长老若是知道此事,定当老泪纵横,人生若此,实在当浮一大白。

  “秦兄,振作啊,你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宋乐想不通,刚才还壮志凌云给自己打气的秦兄,怎么转眼就换了画风,他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你懂什么?”秦九歌满怀悲愤,憋屈指数堪比岳飞和窦娥两位前辈。

  双手捂着面门,秦九歌生无可恋,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有什么啊,跟我说说。”宋乐好脾气的蹲下,能让这位秦兄伤心成这样,指不定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大事。

  “我没脸见人了。你说说,你说说。”秦九歌啜泣道,“那些烈焰真的没人控制吗?全部往我脸上招呼,我的脸招谁惹谁了。头可断血可流,可脸面发型不能丢。”

  松开手,宋乐看见秦九歌那张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脸,顿时尖叫:“鬼啊!”

  噗嗤声,混乱中,秦九歌再次被宋乐深深伤害。

  “对不起秦兄。”从震惊中清醒的宋乐满怀歉意,他早就断言,秦兄的脸皮绝对独步天下。

  瞧瞧,那些烈焰连自己都被烧得死去活来,可打在秦九歌的脸上,那叫个吹面不寒杨柳风。

  除了脸肿得像猪头,简直死胖子附体以外,并没有受到什么损筋折骨的伤害。

  “秦兄放心,你没有破相。眉宇间洒脱的气息,还是那么超凡脱俗。”见秦九歌哭得心碎,宋乐明了,原来秦兄除了爱钱,还爱他的脸啊。

  “你刚才又伤害了我。”秦九歌支吾两声,脸上着实肿得厉害,每每说话都得倒抽凉气。

  看着宋乐那张脸,除了有些熏黑,根本没有丝毫损伤。

  老天爷真是瞎了眼,那些烈焰全该朝他脸上招呼,让他破相才好。看见秦九歌别具一格的猪头脸,脸上姹紫嫣红,宋乐再次捧腹大笑起来。

  “赔钱!”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秦九歌吼道。

  宋乐很光棍的亮出十根修长的手指:“没钱没东西。”

  “简单。”提起钱,无疑是一针强心剂,“打个欠条,我不介意。”

  “哈哈,秦兄你真能开玩笑。快调息灵气,我们准备再次冲关。”

  “唉,劫数啊劫数。如果可以,我宁愿服下绝命丹,了此残生。”脸毁了,秦九歌很伤心,甚至连数点自己身上灵石的兴趣都没了。

  还在裂缝口外调养的黑袍人,听见深处此起彼伏传来秦九歌凄惨的哭嚎声,身体恶寒。

  两个大男人,其中有个哭得这么凄惨无助,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收起运行经脉的灵气,河水入海全部纳入丹田,灵气旋转在丹田中形成拇指大小的漩涡。身边是星星点点的绿色光斑,都是由极度精纯的灵气蕴化而成。

  直到黑袍人呼吸绵长的吐出浊气,周身修为,赫然抵达了罡阳境中期!

  “那些白骨军队,虽然是为国战死的英魂。可是你们的骸骨,实在不应该招惹我,我可是很小气的。”

  长剑飞行,黑袍人以强大的灵力注入剑内,长河落日,在大地斩出深深的沟槽。

  数十白骨尽数在剑锋下湮灭,其中有修为足以媲美浩清境的骷髅,也被消磨了半条手臂。

  宝剑锋芒,在附近已经无敌,黑袍人养精蓄锐,夹望着裂缝深处:“再等等吧,我不介意做一次黄雀。”

  在原地休整,秦九歌暗自吞服了彼岸花,继续在幻境中搏命厮杀。

  彼岸花的药性早已把秦九歌的肉.体强化到极限,至少在罡阳境的范围内,他完全可以自称大力士,精壮的肉.体发出莹莹的玉石光芒。

  肉身纯粹的力量,令秦九歌拥有极强的耐力和防御力;体魄强壮,可以支撑更多灵气并存。

  修炼之初,感应天地灵气,使自身归于自然,灵气入体,方是开始。

  通过吸收天地灵气,利用万物的生机洗耀毛孔、皮肤、肌肉、筋骨,由外入内,这就是淬灵九层的由来。

  当灵气温养七经八脉达到极限,修士开始利用灵气探寻身体奥妙,由此开辟丹田。

  当丹田开辟,修士本身的体魄就已非常强悍,再加上丹田里源源不断的灵气每日供给,良好的基础才能修炼功法。

  灵霄宗内,功法稀少,还没有到达三品的,至多二品而已。

  一本三品功法,价值不弱于五品武学,足可见功法对于修士的重要性。

  利用功法促进修炼,宋乐开始冲击罡阳境后期屏障,就在黑袍人突破罡阳境中期不久,宋乐也顺利突破。

  秦九歌心里不是个滋味,看来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落下,得抓紧时间才是。

  “秦兄,我们继续闯关。”修炼大道,每个小境界都存在不小的差异。

  宋乐抵达罡阳境后期,离最高的巅峰境界,也只是半步之遥。

  “先说好,万一那些烈焰再攻击我的脸,别拦着我跑路。”秦九歌后知后觉,事关人生大事,不能马虎。

  “好,这次你在前面。”宋乐说。过了片刻,地下深处再次传来受刑的痛苦惨叫声,毛骨悚然。

  盼星星盼月亮,炼狱的仪式终于结束。莹莹的微光下,平整的地面出现高耸的四方玉台,与四下格格不入。

  看来坐化的是人类修士,如果刚才有妖兽血统的人或物从外面进来,考验就会变成折杀。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两家不是一路人,所受的待遇自然不同。

  据说几次远古大战,都和当今崇灵大陆的人魔妖三族息息相关。

  对于魔族,人族只是把对方看做冤家,对于妖族,却是血海深仇的大敌。

  秦九歌看来,这些有的没的完全没必要,天道之下混元一体,众生都是蜉蝣芥子,没必要争取什么血统种族。

  换做自己要把平生的武学功法传承下去,搞的试炼根本不是评价各人武力。

  弄个天平,谁给的灵石分量越多,说明对方拜师的诚意越大,传承当仁不让的给他咯。

  “那位前辈,身前修为通天彻地,坐化几千年,玉台上的法则本源依旧没有消散。”

  站在玉台下,顶礼膜拜的敬仰之情顿时生出,宋乐向上面那位深深鞠了一躬。

  踏上玉台,广阔无边的灵力扑面而来,那是一位帝王,主宰天下兴衰。

  玉台四万八千丈,全是由法则的余威构建而成,进入其中,波澜壮阔像是大海的汪洋。其中盘膝坐着一具骸骨,衣物肌肉,早已在时光下化为齑粉。

  唯独那身傲骨,依旧矗立于天地,不肯向任何人或势力折服。

  骸骨没有恐怖的森森颜色,反而呈现玲珑剔透的玉石晶莹,有种太阳落在他身上的错觉。

  没有死气,却有万家生佛的光辉。

  “看!”宋乐指着骸骨头顶,那团五光十色的气体,“那就是这位前辈毕生修炼所得的法则本源,得到它,说不定就能感悟法则大道。再不济,将来也可以修成凝丹。”

  说到此处,宋乐和秦九歌的呼吸都急促了。

  法则本源,它的珍贵根本不是灵石法宝可以衡量。

  特别是上古乃至太荒时期,崇灵大陆的修炼达到巅峰盛世,质量远远超过现在。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