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万法境

更新时间:2018-06-12 19:02:5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5

见宋乐眼光躲闪,秦九歌占据道德高峰,指道:“没想到吧?人心如此险恶。自己同患难的兄弟,关键时候丢下我逃命去了。那个黑袍人怎么跑我不管,但是你……”

  秦九歌满脸痛心疾首,不应该啊,你可是老实人。

  换做秦九歌,见到被自己出卖的兄弟又站在自己面前,肯定会抱着菩提本无树的心态,把对方了结了上西天。

  宋乐见到秦九歌没有手足相残,实在是君子中的君子,憨厚得可爱。

  只见,宋乐羞愧的低下头,嗫嚅几声,没有反驳。

  “知道错了吗?”秦九歌板着脸。

  “知道。”宋乐点点头,摆出任打任杀的态度。

  秦九歌满意的点了点下巴,他就喜欢这种人,看着就是一头软绵绵的肥羊,不过去割两刀简直浪费。

  靠过来,秦九歌站在宋乐面前,主动弯腰探出手拍了拍宋乐耷拉的肩膀:“下次不允许这样做,否则没你这个朋友。”

  “秦兄。”宋乐感激的抬起头,满脸的感动和不可置信。这家伙吃错药了,故事发展得未免太顺了吧?

  “不过,你总得给我道个歉,顺道赔偿我的一些损失吧?”秦九歌奸笑两声,什么三刀六洞的规矩,都不如实实在在的灵石来得实在。

  宋乐张了张嘴,我整个储物戒指都给你了,你还要怎样?

  又想因为自己,秦九歌差点丢了性命,这时候朋友相见没有同室操戈最后同归于尽,实在是个美好的结局。

  “从今以后,我和秦兄就是铁打的兄弟。以后你说句话,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尽量帮你。”

  宋乐许诺,能得到天启门内门弟子的承诺,无意是得到一支潜力股,换个人应该高兴才对。

  秦九歌不知足的摇头:“什么帮不帮的,不如给我几千块灵石,比较妥当。”

  宋乐热诚的脸顿时冷了,几千块灵石,你当灵石是石头不成?

  “多日不见,那个,咱们的友谊怎么能用灵石衡量,简直侮辱秦兄的为人。”宋乐急赤白脸的挠挠头,“秦兄真是风趣,说话真幽默。”

  “谁跟你开玩笑了。”秦九歌扬声,态度相当端正,“有关钱的事情,我向来很严肃的好不好。不要以为你在侮辱我,我就喜欢这种侮辱。”

  “咱们是朋友啊,君子之交,能上刀山下火海的那种。区区阿堵物,怎么能代表我们之间的友谊?”

  宋乐不知道是真没听懂,还是装疯卖傻。

  秦九歌恨得牙痒痒,不死心的又说:“真的,我没有开玩笑。我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随随便便赔我几千灵石就好,八折优惠分期付款。”

  “秦兄,你真逗。”秦九歌开始反思,到底因为什么,一个老实人变成了没皮没脸厚脸皮,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寒暄后,宋乐收起笑容,严肃着脸。“秦兄,我……”

  没收到灵石的秦九歌分外不爽,打断道:“装什么严肃,你以为板着脸说话,涵养就出来了?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是闷骚的属性,快点给我变回正常。”

  暗中观察宋乐十根手指上,确定没有储物戒指,秦九歌悻悻收起屠刀,把羊养肥再宰。

  简短洁说,宋乐道:“有笔发财的买卖,做不做?”

  “你这个做字用得不太妥,容易产生误会。”

  “行吧,干不干。”

  “宋兄,能否说正题,这个字眼会令我感到不安。”

  宋乐气急了,对方没有见面捅自己几刀,莫非他觉得吃亏,才准备拿话气死自己。

  “你给我过来。”宋乐不打算再和秦九歌聊天,太不会说话,和他说话要有极强的心理素质。

  “宋兄,我可是正经人,虽然目前单身,饥不择食的事情干不出来。”

  “闭嘴!”

  宋乐抓住秦九歌的衣领,将他往前拖行百米。

  眼前豁然开朗,明亮的白光布满地下每一个角落,生出圣灵的气息,使人从心底升起敬畏。

  岩石已经不是土黄色,反而有种经过灵气淬炼的美玉光泽,坚硬无比,石头里的杂质不知被什么力量洗涤干净。

  空气中存在极度强大的威压,震慑这片天地,仿佛这股力量隔离了外界,它才是众生的神。

  “有股神秘力量若有若无,好像和空气里的灵气混淆,但又比灵气刚猛太多,充满了杀伐气息。”

  突破到罡阳境,精神力的逐步提升令神识升华,秦九歌说出他对那股冥冥力量的感悟。

  宋乐说:“里面应该有一位极其强大的人物坐化了,在远古战争时期,至少是万法境中的至强者。”

  “万法境?”

  凝丹境便能纵横崇灵大陆,何况在它上面虚无缥缈的万法,不知这种境界的老怪天启门里有没有。

  不敢大声讲话,宋乐保持敬畏的轻语,“我听宗门里的长老讲述,修炼的最高境界,在于感悟法则。法则之力是万法境老怪压制天命的底蕴,远非灵力可以抗衡。”

  万法境老怪,能活悠悠万年,一身神通高深莫测,说是开天辟地都不为过。

  毕竟拥有法则,所谓言出法随,说句话就能改变天地,不是单一的灵力可以比肩。

  面对那种传说中的境界,秦九歌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万法境,应该很有钱吧?

  “你是说,里面有万法境强者坐化?”

  秦九歌眼中火热,对方家底,至少有几千万的灵石吧。

  等他有了钱,万一不开眼的死胖子再在他面前提还钱的事,他就拿脸盆大小的灵石砸得对方满头大包。

  “十有八九,你看。”

  宋乐指着前方岩壁,岩石里似有无形又存在的大道奥秘,行如龙蛇,“前面的石头,都布满了金色纹路,那是被法则之力侵蚀形成的。未料到那位前辈坐化如此之快,仙去前来不及将法则之力消解在天地间。”

  “于是,余下的法则之力突然爆炸,威力生生崩裂了周遭几千里的山腹,外面的裂缝就是法则爆炸的余威扯裂的。”宋乐接着说道。

  “至少过了几千年了吧?”看着岩壁里缓慢流散的金丝,那是法则之力至臻的表现,类似秦九歌这种存在,别人随便打个哈欠就解决几万个。

  普通人捏死一个臭虫都得脏了手指,而万法境弹指间斩杀浩清乃至凝丹修士,连手都不用出。

  宋乐吞了吞喉结,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敢相信,连万法境里巅峰的至强者都会陨落。

  而且陨落得如此突然,分明是被人打成重伤后魂飞魄散的。

  “我们进去瞧瞧?”秦九歌问,宋乐早有此意。

  “慢着。”拦住急不可耐的秦九歌,“岩壁里充斥着法则之力的余韵,即便过了几千年,余下的法则并没有完全溃散。”

  “你有办法?”秦九歌问。“快速冲过去,余威应该不能致命,只是有点疼。”

  宋乐咧开嘴,不是有点疼,是很疼。

  充斥在前方岩壁里的法则,早已形成犹如雷电的毫丝,诘问的不是人的肉.体,而是体脏深处的灵魂。

  圣君不杀人,只诛心。

  惶惶然的天地法则,细如发丝的天威不立即致命,却能慢慢把人剥削到死。慢慢的折磨,抽软刀子,不亚于凌迟,能活活把人折磨疯。

  “富贵险中求,不要命就行。”

  法则是后天天地的能量,天道下一视同仁,今日即便是凝丹境高手闯关,照样得脱层皮。

  “好吧,我们试试,你在前我在后。”宋乐说。

  秦九歌立马像是被摸了屁股的跳起来:“太罪恶了,你比我老,你在前面。”

  “好吧。这些法则并没有意识,我们快速越过就行,可以用灵力阻拦片刻。”

  “放心,成大事者,能人所不能忍,区区小痛折磨,我不在乎。”秦九歌说得那叫个潇洒,连宋乐都自惭形秽。

  他之前屡屡尝试,都不敢跨入真正的雷池。

  “同志们,冲啊!”秦九歌大喊一声,脚步往后倒退半步,顺道一脚把宋乐踹了出去。

  “卑鄙!”宋乐大骂,岩壁闪过炙热的烈焰,朝他扑面而来。

  头皮发麻,宋乐的鼻尖几乎擦着烈焰过去,焰火打在岩壁上一片焦黑。已经是稀薄到极点的法则,哪怕再斑驳,威力同样不可小觑。

  “宋兄真勇敢,我可不会让你专美于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快走吧。”

  秦九歌踏步进入烈焰漩涡中,几道白热烈阳携带法则波动,震荡空间,甚至漠视了天地自然。

  艰难向前移动,岩壁里喷出的攻击越来越多,堪比千手观音。

  看残余的能量,那位前辈应该修炼的火系法则,其中烈火暴烈如雷霆,能击散天地云霄。

  “嘶。”

  烈焰炙光太多,宋乐后背被一道白光打中,焦黑的衣物下,连皮肤都烧成了八分熟。

  生生卡住喉咙没有惨叫出来,宋乐强行克制刺入骨髓的剧痛,蹒跚继续向前。

  在后面的秦九歌就没那么坚强,被几道烈火击中,峡谷里立即开始回荡惨烈的叫声。

  “呜呼哀哉,疼死我也!”

  “淡定啊秦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滚犊子,你说的是划船,这里坑坑洼洼连旱冰都不能溜。”

  “啊,疼,疼死我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淡定啊!秦兄!”

  烈焰到后来铺天盖地的围拢两人,宋乐满面焦灰,衣衫褴褛,整个人像是在燃烧的煤炭美感全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