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谦谦君子

更新时间:2018-06-12 18:43:3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0

抵达裂缝口,秦九歌看见口外堆积不少骸骨的碎片,它们不是自愿躺在这里的。

  当秦九歌准备迈步进去,一道剑气掀翻尘土,朝着秦九歌的胸口刺穿过来。

  若秦九歌还是淬灵境九层修为,这一剑非死即伤。

  然而当秦九歌踏入罡阳境之后,浑身铜皮铁骨,剑气的威胁大大缩小。

  铛铛。

  重锤挥击,空气中嗡嗡作响,将那道灵力化解。

  得势不饶人,秦九歌将错就错,重锤化解攻击后,灵力凝聚成山,向着发起攻击的裂缝深处打去。

  轰轰。

  大地颤抖几下,烟尘缭绕,黑暗被灵力隐隐驱逐,从中再次飞出一道剑光。

  “藏头露尾,出来!”

  秦九歌伸手去抓,五根坚硬如铁的手指将剑光捏碎。

  锋利的剑芒划过秦九歌的脖颈,黑袍人从裂缝里跳了出来,黑袍下,依旧是那张藏匿在黑暗分不清男女的脸。

  “你疯了?”黑袍人质问,第一次他只是误击,没想到被秦九歌轻易化解。

  怎么可能,他冲开丹田,突破了?

  看着秦九歌精健的体魄,黑袍人受到威胁,口气不得不放缓。

  “早知道是你,既然出来了,陪我过过招。”秦九歌追着对方不放,再次挥捶砸去。

  黑袍人不愿意与秦九歌纠缠,有些服软的说:“当时情况紧急,丢下你非我所愿。”

  “我知道。”秦九歌很懂事的点点头,“作为赔偿,把你的储物戒指给我,当做精神损失费吧。”

  “休想!”黑袍人举起长剑,剑锋割裂天空。

  “看得出,你受了伤。”秦九歌很以为然,不等黑袍人再说,已经提前发动了攻击。

  “你欺人太甚。”黑袍人薄怒,剑刃朝着秦九歌的身体洞穿。

  “寒光闪。”见识过黑袍人的厉害,秦九歌不敢大意,当下使出一品武学寒光闪。

  不能怪秦九歌,除了身法武学惊鸿步,其余的武技秦九歌均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能施展一品武学达到炉火纯青,已经很天才。

  “找死。”黑袍人见秦九歌如此轻视自己,心中那个气啊。

  你不过是走了好运,刚刚突破而已,我早已经迈进罡阳境的门栏,还能怕你?

  “长河落日斩!”

  剑气随着灵力在空中凝聚,变化成几米长的剑影,直上直下的挥击。

  秦九歌跳开身体,剑影震撼大地,在地面留下几米长的裂纹,高温炙热。

  “寒光闪不行?好,再试试我的一品武学,蛮力拳。”

  秦九歌尚且不熟悉武不武学,勉强施展还没使用过的一品武学,已经相当吃力。

  黑袍人的长河落日斩,肯定在六品武学上。

  “你就不能好好打?”黑袍人仰起面,这刻,他真想下死手。

  “不好意思,看我的三品武学惊鸿步。”秦九歌说完,身体猛烈倒退七八米,颇得兵败如山倒一泻千里的精髓。

  黑袍人只觉得胸口发闷,体内气息混乱,有了吐血的冲动。

  真刀真枪他并不惧,然而秦九歌的态度,简直包含了羞辱,好比是打架时朝人吐口水的恶劣行径。

  “失误失误。突破罡阳境没多久,我对罡阳境的灵力不太熟悉,再给我一次机会。”

  秦九歌难得红了老脸,样子很惭愧。

  “滚!”不知该哭该笑,黑袍人喘息未定,口鼻便溢出一口血。

  噗嗤,不等秦九歌再次发功,黑袍人口吐鲜血,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不会吧?”秦九歌大张嘴,足以塞下鸡蛋,“难道幻境里的东西是真的?我练成了绝世神功,已经到了隔山打牛的地步?”

  咳咳,黑袍人猛烈咳喘,似乎被秦九歌的王霸气息震服。

  “哎呀,兄台,你吐血了?”乘人之危的事情,秦九歌不会做,急忙满脸忠臣孝子的过去,将黑袍人扶住。

  一缕清香萦入鼻息,黑袍人匀着呼吸,身体很轻很柔。

  女的?

  即便靠近黑袍人,对方用薄薄的纱巾遮住脸,秦九歌依然看不出他什么模样。

  “受伤了别硬撑着,你瞧瞧你,死鸭子嘴硬。”秦九歌向黑袍人抛了一个媚眼,意思是你很调皮哦。

  黑袍人不解,气得抖着肩膀,要不是受了你的气,我犯得着吐血?

  附近不是没有实力强悍的白骨大军,只是被黑袍人铲除了而已。不等黑袍人再骂出来,秦九歌小心翼翼掏出枚三品丹药,已经是非常昂贵的疗伤宝物。

  呵护在手心,宋乐那小子,储物戒指里只有三枚而已。

  “快点炼化丹药,我们是队友。”秦九歌说得动情,话里话外充满了温馨的词调。

  拍了拍黑袍人的肩膀,秦九歌很大度,脸上挂着洋溢的笑容:“先说好,下不为例,不准再丢下我跑了。”

  许是受不了秦九歌的刺激,黑袍人毫不客气的甩开秦九歌的友谊船桨,不过鼻子里细不可闻的哼了声。

  “宋乐在里面吧?”秦九歌笑容很甜,“我进去看看,方圆十里应该没有厉害的骷髅了,你安心炼化丹药。”

  “小心点。”黑袍人拉了拉帽檐,冰冷冷的说。

  秦九歌头也不回的走进去,一骑绝尘。

  黑袍人看着秦九歌远去,心中升起几分异样的情绪。

  人的修养贵在什么?无非是宽厚待人,也就是恕己。

  秦九歌不记前仇,还把珍贵的三品高级丹药给自己炼化,这种境界,比起几个月之前,变化真是太大了。

  现在的秦九歌,里里外外简直是君子中的君子。

  黑袍人欣慰的点着头,这个大师兄,似乎不太糟。想着此地并不太平,他准备抓紧时间炼化丹药,然而下意识摸了摸手指。

  唰。

  黑袍人如同身上绑了窜天猴,瞬间窜了起来。

  见鬼,自己的储物戒指呢?想起刚才和秦九歌的对话,对方并无意追究所谓的义气,然而却要求自己拿储物戒指赔偿他的精神损失费。

  如此看来,刚才秦九歌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卑鄙,竟然趁虚而入偷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

  不错,是偷,黑袍人宁愿对方正大光明的和自己战斗然后来抢,也不愿意吃这种闷头亏。

  该死,他不会是认出自己是谁,想要把自己气死吧?

  果然,自己真的快被他气死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回忆刚才,自己还被秦九歌和善的笑容感动,现在看来,屁的个和善,分明是小人得志!

  算了算了,黑袍人安慰自己,好歹对方付出了一枚三品疗伤丹药,作案成本不可谓不高。

  不对,黑袍人细细咀嚼,差点白眼一翻升入极乐世界。

  “畜生,畜生!”黑袍人眼中含泪,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老人告诫孩子不要和坏孩子玩。

  坏孩子的武力未必高,可心眼着实不少。

  哪里是什么三品丹药,分明是一点三品丹药的粉末,里面裹着颗泥丸,仅此而已。

  “混账,灵霄宗最近的伙食这么好吗?不长身高不长肉,全部长脸皮上了!”

  黑袍人怒火中烧,旁边的岩壁被他打碎大半,扩裂成巨大的蜘蛛网。

  秦九歌不是神仙,自然不知道肇事逃逸后发生了什么。

  他来自灵霄宗,这个身份,连宋乐都不知道。

  可,黑袍人能知道他的来历,假如秦九歌提早预知,改过自新是不可能,只会默默把泥丸换成砒霜。

  又一枚储物戒指到手,秦九歌心里那叫个痛快,简直是三伏天喝了冰水。

  深入裂缝,左右视线逐渐扩大,最后出现能有足球场大小的空间。

  这里不是山巅,也不是山腰,而是实实在在的山腹,深入地下千米的地心。在那里,石头的硬度即便是凝丹境都不能轻易损坏。

  要撼动山峰容易,要轰开大山的根基就很难。

  显然,这里不是天然形成,必定是人力生生打出来的。

  秦九歌极度震惊,心中甚至升起由衷的敬佩,能在地下开辟如此大的空间,那位前辈的修为,当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他可记得,外面的远古战场,最多是把万米的高山给炸没了,山基还如竹笋冒头那样存在。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启了这样的灭世大战,真的有人欠了很多钱么?”

  秦九歌向里面移动,眼前是极度粘稠的黑暗,昏聩中分不清任何事物的轮廓高矮,勉强可以用神识窥视几分。

  看见前方有人影闪动,秦九歌提起心,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看见黑暗里,突然冒出一张没有五官的人脑袋,在阴森的环境下格外诡异。

  “妈呀!”秦九歌调头要跑,电光火石间,又看见那张没有五官的人脑袋开始转动,发出咯咯的骨骼摩擦声。

  有什么奇怪的?背对着,只能看见人的后脑,谁的五官长在后脑勺上?

  见一翩翩俊美的公子调转双目,眼中出现不可思议的质问,气势又不那么足。

  “好哇,你也太狠了,丢下我自己逃命就算了,现在朋友见面,居然扮鬼吓唬我。”秦九歌拍打胸口,显然被刚才没有五官的人脸吓得不轻。

  再次见到秦九歌,早已出乎了宋乐的预料。

  身为江湖人称小孟尝的瓢把子,关键时候丢下与自己同患难的兄弟逃之夭夭,兄弟见面,底气总不是那么足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