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闷棍王的由来

更新时间:2018-06-12 18:12:5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1

可恶的反派跳出来了,他很厉害,甚至能毁灭天下。宗派被破,人民流离失所,齐声呼喊救世主到来。

  在反派即将达成龌龊计划的时候,秦九歌来了,见他脚踏白云身批金光。

  人们看见他的第一眼,不是那滔天灵力,而是由衷的赞美:好帅,世间竟然有如此帅的人!

  反手灭杀反派,崇灵大陆尽数依附秦九歌,终于天下无敌。

  哈哈哈,秦九歌坐在龙椅上,揽收天下风光,何等的指点江山。

  不对,正当秦九歌无敌于宇内时,脑海里警钟大响。

  这故事,这剧情,为什么如此狗血如此眼熟?再看看那些向自己顶礼膜拜的凡人,画风为什么如此诡异?

  不对劲,即便神精大条的秦九歌,此时此刻也觉出危险的味道,有阴谋啊。回想起自己怎么死的,秦九歌痛苦的抓着头发,那简直是挥之不去,又记忆不清的噩梦。

  梦境里的东西是混沌的,看不清,又能实实在在刺痛自己的神经。

  死,死亡,之前自己的死法,都证明自己不是主角!

  既然不是主角,就不应该有这种画风。

  可是为什么,秦九歌看着眼前莺莺燕燕的歌声,甚至自己欺骗自己。

  行了,其实自己就是主角,还是继续在这里当自己的土皇帝,主宰天下霸权。

  那一刻,秦九歌甚至开始逃避自己,如果真的是梦,还是让自己永远别醒来才好。

  不对,哪怕我不是真正的主角,也不需要别人施舍给我的命运!

  秦九歌拧紧脸色,轰的爆发出来,将四周春光无限的场景破灭。主角是必需巴结的,可是活在自己的梦里,秦九歌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

  再继续沉迷下去,死是早晚的事。

  他必需从其中醒来,只有脱离幻境,秦九歌才能再次实实在在的掌握自己的命运。

  “该用什么办法呢?”秦九歌看着远方,山势峰峦如聚。

  真的很迷人啊,无限江山,尽数在自己脚下,谁又能逃的掉呢?转过身,身后是无数宝物,钱啊,都是钱。

  使劲咬了咬牙,秦九歌下定主意,开始亲手毁灭这些阿杜之物。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要想打破幻境回到现实,就必需找到自己的心魔,去战胜它,去打破它。含着泪水,秦九歌将财宝付之一炬,满脸的视死如归。

  钱啊,看着它们葬身火海,秦九歌努力忍住殉情的冲动。

  虽然知道这是假的,可秦九歌的心依然漏跳了几拍,生出干脆留在这里的想法。

  “既然都是假的,那就毁灭吧。我能拯救你,也能毁灭你!”秦九歌彻底退身成为反派,以杀人放火为主旨,以毁灭天下为己任。

  天地颤抖,世界末日,众生颠沛流离,开始指责秦九歌,便是千夫所指的罪责。

  “还真像啊。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换做别人,恐怕真忍不住下手。可是我,不是好人啊。”早已洞悉游戏规则,自己不是主角,那也是穿越者,这种开启模式最熟悉不过。

  说罢,秦九歌举起满是鲜血的双手,一对小孩畏缩在废墟的墙角,水灵灵的眼睛望着秦九歌,充满了无辜可怜。

  两行清泪,是倾斜的白珍珠。

  从任何角度来看,世界上罪大恶极的恶人,都不会朝他们下手。

  可是秦九歌下了,一击毙命,哪怕哥哥死前,用身体死死护住妹妹。

  “毁灭吧。”屠杀掉最后一人后,秦九歌爆发出体内所有灵力,喧嚣的世界在下一刻凝固,无数记忆碎片被吸入大道门户。

  再出睁开眼,血光粼粼的河面就在自己身侧,刚才的事,已如南柯一梦。

  即便如此,秦九歌惊魂未定,暗叹几次穿越积累下来的经验不是白盖,关键时候能逢凶化吉。

  沉迷在幻境里,差不多有两三天。

  那些白骨大军很少靠近这里,不为别的,那些亡灵彼岸花,正是在尸血肉山上盛开,足以唤醒它们残存的死亡恐惧。

  捏了捏拳头,空气中传出啪啪的抽打声,非常有力。

  秦九歌发现吃了彼岸花,并不是完全没有效果。至少此刻的修为,现在稳稳当当的跨入了罡阳境初级行列。

  至于之前即将崩溃的身体和破损的筋脉,也已得到完美的修复。

  不知那些骷髅是否会卷土重来,以一人之力,难以抵挡数以万计的大军。

  现在宋乐和黑袍人不知下落,两人丢下秦九歌本无可厚非,人心而已,秦九歌不愿意热脸贴冷屁股。

  “这些彼岸花真是不错,其中精纯的血气甚至能强化肉身。只可惜花儿常年生长在血海尸山上,哪怕浩清境以上的凝丹境高手,也未必能摆脱其中的幻境。”

  秦九歌是个迎难而上的人,从幻境中摆脱的他,根本不惧怕其中的魔幻,反而开始想用彼岸花加速修炼。

  这种近乎癫狂的疯子行为,崇灵大陆上没有哪个愿意尝试。

  记得秦九歌小时候被狗咬过,自打咬的那天起,他见到狗不但没有绕道,反而主动过去和狗.交朋友。

  等到和狗混熟后,秦九歌攻其不备,积蓄力量偷袭那条狗,以牙还牙的咬了回去。

  打那以后,江湖上,秦九歌有了传说,人送外号人来疯。

  用偷袭的卑鄙手段报仇后,秦九歌喜欢上了狗肉火锅,上面洒点葱蒜,美滴很。

  管中窥豹,由此可以看出,疯子不是一两天可以修炼成,秦九歌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幸好小爷是穿越的,什么故事发展没有见过。小小的彼岸花幻境,根本拦不住。”说干就干,秦九歌再次囫囵吞了几株彼岸花,炼化药力进入幻境中磨砺心志。

  事实证明,牛咀牡丹这种事不可信,咀牡丹的未必是牛,也可能是人。

  再从幻境中脱身,身体内的灵气虽然未增长太多,体内的筋骨乃至神识,都有了明显提升。

  “不够,不够。”秦九歌摇摇头,这个结果没有让他满意。

  能打破彼岸花的幻境,这令他很惊喜,等他回到灵霄宗,保管未露面的二师弟不敢打自己的主意。

  “既然这里有彼岸花,河水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弱水。有道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配合弱水冲服彼岸花,应该能提升得更快。”

  说干就干,秦九歌跑到河面,猿饮的捧起水来喝。

  假如河里面再冒出一个河神,和蔼可亲的问秦九歌,丢的是这把金斧头还是银斧头。

  不用想,秦九歌会把对方的屎打出来。

  如果河里面冒出的河神,亲切的对秦九歌说,年轻人,我会满足你一个愿望。

  秦九歌会庄重严肃的回答,给我五百万灵石。

  然后,河神大概也会把秦九歌的屎给打出来。

  一饮一啄,世间万物的因果循环就是如此。

  好在远古战场早就是鸟不拉屎的绝地,这里风水不好,没有河神,也没有五长老。

  抱着神农尝百草的心态,秦九歌渴了喝弱水,饿了吃鲜花。没事的时候,就刷一刷幻境副本,实力也开始缓慢的进步。

  时间大约过了三天,秦九歌觉得再待在原地已经不能体现自己的牛掰。

  境界牢牢巩固在罡阳境初期,收放之间,就连罡阳境中期都不能媲美,那是神识和体魄磨砺带来的好处。

  那些恶人的白骨大军没有再次出现,秦九歌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想法,准备去寻找宋乐等人。即便练成神功,秦九歌不敢说天下无敌,至少能和他们二人比肩。

  “奶.奶的,练成神功有什么用,找不到出去的路,当野人么?”秦九歌喃喃自语,走之前,带走了不少彼岸花和弱水。

  顺着河道走,赶了半天路,秦九歌渐渐发觉四周有些不同。

  天空的黯淡比之前更甚,血气在这里非常浓郁,简直能使人窒息。

  戾气太重,能激起人类负面的阴暗情绪,为了克服这种情绪不受影响,秦九歌想了个办法。

  很简单,数钱。

  把宋乐的储物戒指,不对,应该是秦九歌的储物戒指里的灵石拿出来,一枚一枚的数,数完了再数一次。

  孤独的待在地下,秦九歌并不感觉孤独,相反,他很快乐。

  “要不把死胖子弄死算了,世间少一个债主,我就能多积蓄点灵石。”

  抱着这种想法,秦九歌开始计划是不是做掉胖子,然后嫁祸给还未谋面的二师弟。

  可能是想法太过阴暗卑鄙,秦九歌迎面遇见一支白骨军队,约有百人,其中不乏媲美罡阳境中期的气息。

  白骨没有思想,朝着秦九歌碾压而来,杀伐之气凝聚成长矛,似能洞穿虚空。

  “破!”

  精钢重剑早已报废,秦九歌从储物戒指中找出一把铁锤,在空中胡乱砸了过去。

  捶发重击,凝聚极其刚猛的力道,将几具白骨砸散。

  横冲直撞冲入军阵,秦九歌在纵横捭阖之间,数把骨枪从头顶压了下来。

  呵!

  重锤侧身挥击,利用白骨没有灵智,秦九歌趁机抽冷刀子,专打闷棍。

  当秦九歌独当一面时,完全可以被江湖人誉为闷棍王,瞧瞧他下闷棍的角度,无不是刁钻狠辣。

  待把百余具骷髅杀散,不远处出现极其大的山体豁口,形成极深又狭窄的缝隙,贯通到山心深处。

  秦九歌察觉到空气里灵力波动,朝着豁口飞了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