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要钱不要命

更新时间:2018-06-07 22:27:2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7

妈呀,自己和这位秦兄的八字,应该犯冲,回去算个流年。

  “妖魔鬼怪有什么,能有多吓人?”秦九歌不在乎,地面开始出现许多破损的盔甲残片,被他踢开,上面牢牢粘着层不知是不是人皮的焦壳。

  黑袍人很爱干净,走在前面用灵气包住双足,从败麟残甲中轻盈游过,“怎么,你不怕这些东西?”

  “死人骷髅头有什么好怕的。”秦九歌看见对方就来气,声音高调几分,“一样米养百样人,再奇形怪状的物体我都见过。”

  拉过宋乐,秦九歌说道;“就说我那四师弟,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简直是移动的肉球宝塔。宋兄走南闯北,人族当中,可曾见过与之媲美的?”

  宋乐急忙摇摇头,想想秦九歌的那师弟,诚然骨骼惊奇,果然是物以类聚。

  “再说我派宗门里的长老,其人生着双如意耳朵。眼睛似铜钱,鼻子似秤砣,头如元宝且身犹钱库,走路叮叮当当像是风铃晃荡。想想看,整个崇灵大陆,能找得出第二个?”

  说起灵霄宗内奇形怪状的人物,秦九歌如数家珍。

  还有自称疯子又不像疯子的五长老、老寿星吃砒霜作死的四长老,等等比比皆是。

  宋乐再次摇摇头,看来秦兄的生活经历真是丰富啊,难怪他连死人骷髅头都不怕。

  也不怪他心理扭曲成麻花,待在那种地方,无疑是人间炼狱,培育出来的人肯定是杀人放火的孽畜。

  再看看秦九歌,除了贪财不要脸,其余地方简直上善若水,简直是道德界的急先锋。

  灵霄宗真是个奇怪的宗门,别的宗派势力,均是以调养人族下一代为己任,充分发挥与天地人相斗的修真精神以及大无畏境界。

  偏偏灵霄宗里,除了大师兄,其余尽是些歪瓜裂枣。

  灵霄宗宗主,完全可以搞个老弱病残同盟,届时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定然能统一天下,成为五湖四海的霸主人物。

  见宋乐自顾点头,秦九歌有些同情对方,年轻人啊,做事就是不稳重。

  殊不知,宋乐是在同情秦九歌,待在那种宗门,还没有被人道毁灭,简直是上天垂怜。

  秦九歌不说话,气氛一时显得尴尬凝固。

  在场三人,除了秦九歌,都奉行能动手尽量别吵吵,话痨这种精贵病只有秦九歌才有。

  “我说两位,犯不着如此紧张。”秦九歌顿了顿,很严肃,“知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莫过于没钱啊!”

  不等两人回答,秦九歌长叹唏嘘,很是萧瑟,像是站在山巅天下无敌的大侠。

  “人活着钱没有了,莫过于上厕所没有带纸。”噗嗤,走在前面的黑袍人,笑出了声,却又极度将笑声憋住,肩膀不停的抖啊抖,好似在从事某种运动。

  “宋兄,死人也脱离不了钱财的困惑。”秦九歌大包大揽,“若待会真有某个死人不开眼,你放心,我马上给他张税单。征收他个人所得税、公共场合行为不检税。再让它赔偿咱们的精神损失费,保管它吓得老老实实躺回去。”

  宋乐痛苦揉了揉眉头,他发现自己跟不上这位秦兄的思维,对方说话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规律,至少五句话有三句和钱脱不了干系。

  “秦兄,你疯了,敢找死人要钱?”擦了擦冷汗,假如真有死人从地里爬起来,不拦路打劫他们已经谢天谢地,你还敢黑吃黑?

  “大道至简,人鬼平等。”大义凛然的宣誓,尽管在神秘空间里,几乎看不见天空的极限。

  “只要死人愿意给钱,我不但尊重它的人格鬼格尸格,我还爱戴它,承认它有选举权和罢免权呢!”

  秦九歌摸了摸下巴,骷髅叹总听说过吧,人死了不会无忧无虑,钱照样是死穴。

  自己三世为人,不也被钱字愁得发慌。

  “荒谬绝伦,如果真有鬼出来,我看你怎么说。”黑袍人捂着嘴,瓮声瓮气的嘲讽道。

  宋乐也不自在的扭了扭肩膀,伤势有所缓止,不过战斗力只有全盛时期的六成。

  打量秦九歌,见他满脸犹如石壕吏那般肃杀,倒不是开玩笑。

  完了,活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死的,死的怕不要脸的。

  显然,这位表面和善的秦兄并非善类,特别是谈钱的时候,满脸苦大仇深。

  “瞧你们,我是那种死要钱的人吗?”秦九歌打着哈哈,你们这些异世界的人不懂得幽默,我很淡泊名利的好不好。

  宋乐和黑袍人点点头,异口同声,宋乐还有些婉约:“秦兄确实对钱财很偏执。”

  “夏虫不可语冰,先走出去再说吧。”被阵法莫名其妙的传送进来,暂时摆脱了巴蛇追杀,然而秦九歌肯定,自己又坠入到更大的麻烦中。

  很简单,此地死气沉沉,万里无人烟,却有满地的废墟和残鳞败甲。

  很明显有大批人在此居住,再说崇灵大陆人人修炼,其中不乏浩清凝丹强者,不可能遇见强拆大军背井离乡。

  看样子,方圆数万里,都有场惨烈血战,甚至波及天地灵源,此处才会变为绝地。可惜啊,秦九歌想到,哪怕死过人,地方还是有这么大嘛。

  完完全全可以废物利用,搞个房地产开发。你说活人住着嫌晦气?

  这年头,活人钱能有死人钱好赚?

  把附近搞成公墓,不要九万九,不要六千六,只要九九八的心动价。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电话抢购,还送全新骨灰盒,妥妥的商机,保证能赚得盆满钵满。

  情不自禁,秦九歌深深陷入自己对房地产项目暴利的不可自拔,能赚好多灵石啊,美滴很,美滴很。

  奸笑数声,宋乐忍不住了,强行按捺锤爆秦九歌狗头的想法,快步急走,与黑袍人肩并肩。

  黑袍人不如看上去那么古井无波,他心里比宋乐更惊惧。

  莫非宗门的风水被改成了大凶?

  否则好端端的人,怎么就疯了,而且疯得如此离谱?

  人们敬畏疯子,因为在疯子眼里,全世界的人都是白痴。

  怀着这种反人类思想,没有被崇灵大陆全体修真人士点天灯,疯子的地位不得不令人怕。

  灵霄宗五长老,就是疯子界的急先锋。

  “慢!”黑袍人顾自走着,神识向前方扩散,被什么东西给打断。

  “怎么了?”宋乐伤势没有痊愈,区区的罡阳境修为,在崇灵大陆并不算什么。

  “有动静,戒备。”黑袍人轻咬嘴唇,目光死死看着不远处隆起的山包。

  听了黑袍人预警,秦九歌不敢大意,这里至少荒芜了上千年,能被隐藏在高级阵法下又没被拿来做房地产开发。

  说明什么?说明当地有一群百折不挠、视死如归的钉子户!

  “有人!”黑袍人低呼声,忍不住拔出剑,尽管人影闪过,并未被神识捕捉到灵气波动的痕迹。

  “这里有阵法封闭,除了再次找到阵法的阵心,不可能再有办法离开。”

  宋乐警惕望着雾蒙蒙的天空,其中孕育着血光,倒映着尸山血海,“空气里的灵气稀薄到极限,在这种灵气环境下,大地荒漠,甚至不能供给修士突破罡阳境。”

  话说到这里,三个人都明白,自己是上茅坑打手电,找死来了。

  这处空间,可以说游离在崇灵大陆外,至少被封闭了上千年,甚至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高级修士的确能活几千年,可此地灵气甚至不足以让人突破到罡阳境。

  小小的罡阳境,寿命不过百年,那刚才黑袍人的神识捕捉到的人影,岂不是说……

  想通其中关节,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均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畏惧。

  特别是秦九歌。死人没什么好怕,就怕遇见活活穷死的死人,必然凶得发慌。

  “真有鬼?”吃力说出三个字,宋乐的瞳孔收缩到极小。

  “是福不是祸,我们过去看看。先发制人,总比等着对方发难。”秦九歌拖出重剑,灵气在体内酝酿开始聚集。

  “嗯。”黑袍人意外于秦九歌的反应,现在不是猜测的时候,同时拿出武器,慢慢向不远处隆起的山包走过去。

  山包只有百米高,然而周遭的山基足有几千米。

  可以说,他们三人,之前一直站在高出地面的山基上。

  山基能有几千米,这座大山,主峰少说有万米高度,必然垂悬于天地,如高举的锋利宝剑。可现在,入眼的山包不过百米,矮得可怜。

  莫非,万米高山,是被外力生生削掉打碎的?

  据说凝丹境大能,能活千岁,可炫耀于天地劈山裂海。

  真正有大修为的修士,可参悟长生不老,也可翻裂空间。

  将区区万米高的孤峰夷为平地,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在三人眼中,已经无异于神的手段,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世界末日吗?

  来到山包的阴面,眼底依然空空荡荡,可三人心中始终有小锤子在不断敲击拷问。

  “滚出来!”黑袍人神识惊人,长剑划过,将空气里沦为死水的灵气波动开。

  一层浅浅的浮土被灵力铲掉,地下是凝结成黑色固体的血块,已经干涸成化石,存在浓郁的血腥戾气,万古不散。

  “破!”宋乐握紧拳头,随手施展五品武学,将坚硬的血块轰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