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大同境界

更新时间:2018-06-04 15:10:5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66

直到地面累积了厚厚的巴蛇尸体,剧毒的毒液肆意在地面流淌,这片大地百年之内,是不可能长出什么草木的。

  当秦九歌的手臂酸软到极限,体内灵气即将枯竭时,黑袍人的状态也不太好,身形潦倒难以支撑。

  轰轰。

  正待二人环视群蛇时,进入巢穴的宋乐从里面赶了出来。

  脚踏旋风,手心还攥着半块残片,竟染着几丝厉血。

  “快走!”宋乐见挡在穴外的二人,二人如同门神坚守。

  噗嗤声。

  话音刚落,宋乐嘴里喷出大量鲜血,倒在地上。

  他的后背,蔓延着两条刺眼的血痕,伤口入骨,甚至有大块血肉不知去向。

  “宋乐!”秦九歌捏碎向自己咬来的蛇头,转身跳入巢穴将宋乐扶起。

  见宋乐手心里捏攥的碎片,不正是那把高级道宝,天蛇刃?

  道宝里蕴含灵气,连浩清境都要费些力气才能折断,一件高级道宝,拍卖场也要卖百余块下品灵石。

  宋乐睁开眼睛,扒拉开眼角的血壳,大吼声;“小心!”

  随即碎片飞出,将暗处阴射而来的一条巴蛇击中。

  碎片直入巴蛇粗陋肿胀的蛇头,将其钉在岩壁上。

  “怎么回事?”秦九歌心知不妙,巢穴深处,此时传出一股惊人的威压,使人头皮炸裂。

  “快跑,里面有成年巴蛇,实力堪比浩清境!”宋乐嘴角溢血,罡阳境与浩清境的差距

  不仅仅是沟壑那么简单,仅仅一个照面,他用来施展武学的天蛇刃便被撞碎。

  站在巢穴外的黑袍人听见,身体明显一震,随后清风拂过,犹如镰刀收割大片巴蛇。

  见他脱离黑色潮水的攻击,开始向外脱身。

  宋乐眼中出现绝望,对方跑得未免太干脆些。

  再说秦九歌,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人,该不会把他自个推进去喂蛇,然而跑路吧?

  秦九歌完全不知道,他在宋乐心中居然是如此不堪的形象。

  若是知道真相,秦九歌肯定会捅宋乐几刀,让他知道什么叫绝望。

  用力扛起宋乐,秦九歌一只手将对方扶稳,另一只手则单手控剑,用重剑将蛇潮劈开裂口。

  “秦兄,你真是……”宋乐异常的感动,看来眼前认识的这位朋友,品格并没有想象中的败坏。

  秦九歌挥汗如雨,两腿抖得很有频率,“别拉拉扯扯的说些废话,咱两的关系,你要是过意不去,随随便便给我点灵石当感谢费就好。”

  怕宋乐做人太实在,秦九歌又补充;“先说好啊,灵石随便给。给我三千也成,五千也不多,八千也能承受。”

  听完他的混账话,宋乐脸黑如炭,如同舍生取义的战士;“秦兄啊,你还是把我丢了喂蛇吧。几千块灵石,我给不出来啊。”

  “少废话,我背你出去。还好那些罡阳境的巴蛇,已经被那个胆小鬼杀得七七八八。”用重剑当拐杖,秦九歌步履蹒跚的朝着外面艰难挪动。

  至于黑袍人,此时已经飞到黑潮外围的树梢上,正回首翘望。

  见秦九歌并未丢下宋乐,反而摆出同舟共济的架势,黑袍人眼里,不知是闪出几分敬畏还是讥讽。

  秦九歌的心肠并不硬,他可以对自己狠,但是无法漠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转过身,黑袍人犹豫起来,却看见虬结的大地,开始寸寸碎裂。

  几个呼吸间,大地变为齑粉,从中弹出半条足有三个死胖子合腰粗的蛇尾。

  表面全是螺旋状的蛇鳞,不知活了多少年,鳞甲缝隙还长满了青苔。

  但这些并不能掩饰巨蛇带来的震慑力,几十米高的大树轰然坍塌,便被蛇躯绞成木屑。

  两个灯笼大小的眼睛,出现在雾蒙蒙的灰烬里,霎时,甚至剥夺了月光的皎洁。

  灯笼血红色,表面布满了黑色的丝线,怒睁大看着闯入禁地的三人。

  黑袍人重新退回来,跳到秦九歌身前。

  刹那间,地面再次塌陷,生生被看不见头首的成年巴蛇压踏。

  泥土朝着中心合拢,乱石穿空,拍晕多少豪杰。

  三人尽数被埋在泥土里,几百斤的重力夹杂在头顶上,叫人动弹不得。巴蛇匍匐身形,地面出现长长的碎裂痕迹,像是蔓延到远方的火车轨道。

  这种情形,即便是浩清境高手,也凶多吉少。

  宋乐鼓动丹田所剩不多的灵气,准备决死一战,却感受到地下传来微弱的灵纹波动。

  有阵法!

  天地间,除了修士,还有炼药师、阵法师等分支,都是以灵气为主体,构造天地自然的一种。

  出身天启门的宋乐,自然知道有灵纹波动,寓意着地下肯定有阵法。

  强大的阵法师,甚至能凭空构造阵法,困杀比自己强大数倍的敌人。

  “唉,又要死了。”比起黑袍人在泥土里狼狈求生,秦九歌大彻大悟,呆在泥土里如同泥菩萨,丝毫不动。

  “那巴蛇过来了!”黑袍人吼道,产生对生的极度依恋。

  “即便那巴蛇不过来,我们被埋在泥土石块里,过几分钟也会窒息。横竖都是死,死在地里和蛇腹里,又有什么区别呢?做人要公平,天下万物都是道的蕴化,我们不能厚此薄彼。”

  秦九歌嘴角勾笑,觉得自己这番话可谓至理名言,简直可以载入秦九歌遗言语录中。自己这次死了,那就是死了三次,将来完全可以出本书作为穿越者指南。

  黑袍人听了,顿时也不挣扎。

  并不是他大彻大悟了,而是秦九歌说的话太混账了。他说得对,反正都要死,干脆懒得挣扎,先揍他一顿再说。

  至于宋乐,则倾尽体内所有灵气,甚至燃烧了部分精血,开始将灵力渗透到地下,沟通前人大能布置在地下的神秘阵法。

  忍着极度的刺痛,宋乐通过神识寻找,终于找到了阵法所在,并用自身的灵力沟通阵法的阵心。

  那条成年巴蛇,足足有近百米长,不知在泥土里吃了多少蚯蚓,才长出如此庞大的体积。

  三人杀了它不少徒子徒孙,可以说是有不共戴天的血仇。

  从地下将躯体全部露出,巴蛇盘压身体形成旋涡状,身体整个悬空,张大蛇嘴吞向三人。

  那鳞片有半个巴掌,蛇头足有木屋大小,蛇嘴里暴露出的獠牙,甚至比人还高。

  秦九歌被困在泥土里不能动弹,挨了黑袍人几拳,开始猛烈还击对方。

  面对巴蛇扑咬过来,宋乐置若罔闻,秦九歌和黑袍人斗得不亦乐乎,根本没工夫去管。

  见大张的蛇嘴足能包纳天地,里面腥臭的黑风灌入七窍,几百年没有刷牙形成的口水,落地便蒸发成毒瘴,凶得一塌糊涂。

  成了!

  宋乐睁开眼睛,兴奋抹掉脸上干涸的血痕。地下散发出七彩灵光,把扑过来的巴蛇弹了出去。

  上千斤重的巴蛇倒飞出去,压倒七八棵古树,受怒的它再次气势汹汹的杀来。

  轰。

  巴蛇一嘴吞吐天地,连巨象都能囫囵吞进。

  然而这次,巴蛇只吃了满嘴泥土,至于泥土里夹杂的三个馅料,已经在灵光消失之前,被传送进阵法的灵纹中。

  “我是谁?”当秦九歌从昏迷中苏醒时,看着眼前灰蒙蒙的天地,不禁发出疑问。

  在最紧要的关头,宋乐沟通了埋藏在地底的神秘阵法。

  由此看,阵法必然是一个法术造诣相当高的高手制作,并没有攻击性,只是附带传送效果。

  宋乐捂着还在溢血的伤口,有些虚弱的咬着牙。

  秦九歌看着他,发出那句相当经典的论述,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要是宋乐敢回答类似大我小我的哲学问题,秦九歌会怀疑他也被穿越者上身。面对那种情况,不是老乡见老乡,眼泪两汪汪。

  遇见穿越者怎么办?

  应该伸出满是杀孽的双手,把对方掐死。

  即便穿越了当不成主角,好歹穿越灵魂也是稀有品,越少才能突出其价值。

  幸运的是,宋乐并没有被其它灵魂附体,他是凭借自己坚韧的灵魂醒了过来;“你是个傻子!”

  “呸!”秦九歌有气无力的予以还击。

  “我们现在在哪?”面对刚才抛下二人,黑袍人并没有丝毫的尴尬和歉意,话里话外依旧是那份冷调。

  秦九歌不耐烦的回答;“不知道,十八层地狱也说不定。”

  “我们应该没有离开人族。我触动的阵法,其创造者的造诣必定很高,这里应该是独立的空间,唯有万法境大能才能开辟。”宋乐说道。

  “我们这里,上不见天,下不触地,传说中的幽冥黄泉大概也是这番景象。”秦九歌打量四周,隐约觉出存在的淡淡杀气。

  腰间宝剑血犹腥,那种杀气虽然淡,但却如同梦魇挥之不去,已经不是只死了几百人可以形成的。

  只有传说中的古战场,才有如此浓郁的杀气,以及令人发慌的血色焦土。

  “往前走,我们尽快离开此地。”黑袍人受的伤最轻,提剑走在最前面。

  虽然摆脱了那条凶狞的巴蛇,危险并没有远去。

  宋乐将储存的疗伤丹药分给秦九歌,两人边赶路,边炼化药力恢复体能。

  待在此地,愈发感觉,甚至比待在巴蛇的蛇嘴里还恐怖。

  最原始的凶地,往往能激发人心里最薄弱的地方,光是满地的血块,至少涂抹了上万人的鲜血。

  自从认识秦九歌,先是被人偷了储物戒指,然后采个灵药还能遇见成年巴蛇,接着又陷入这个看似死域的凶地。

  宋乐不无担心,“会不会有鬼啊,或者有什么妖魔鬼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