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别人洞房花烛夜

更新时间:2018-06-04 14:55:0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58

五根粗短的指甲上,圣赤熊只抓住几片碎裂的衣料,旋即被千百斤的妖兽巨力抓成干粉。再看圣赤熊急剧喘息的胸口,鲜血正在泊泊喷涌,染红了大片毛发。

  “既然人已经到了,那就不用拖延了。”

  黑袍下,传出干涩的话,甚至夹杂老年的痰音,想来对方年纪不小。

  在秦九歌的记忆里,并没有和类似的人打过交道,刚才的熟悉感,可能是恍惚中带来的错觉。

  “长河落日斩!”

  剑锋尖端带血,高指空中,与残血的夕阳重叠。

  原本头顶茂密的树冠,刚才已经被暴怒的圣赤熊摧毁,透露几点金灿灿的冷光。

  光下,黑袍人背光站立,举起长剑悬在头顶。

  银色的剑脊,竟然散发点点的光彩,如坠入河水的长虹,已经交杂为一体。

  “杀!”

  金光扑杀而去,朝着精疲力尽的圣赤熊,光芒要把巨大的毛茸茸的熊头洞穿。

  刚才还不肯离开的圣赤熊,见到金光飞杀而来后,吓得兽目紧缩。它清晰的察觉,那道金光能要了它的老命。

  不敢停留,圣赤熊调头就跑,正朝着秦九歌二人围观的方向冲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从日月间降临的天光,是从最原始的灵气中孕育,从未被阻拦。

  见发了疯的圣赤熊拼命冲陷过来,放在战场上,超过几千斤的冲击力,能轻易撕开排列整齐的重甲方阵。

  秦九歌如临大敌,按着重剑不知怎么迎击。

  境界的差距,是无法添补的沟壑。

  当圣赤熊急剧冲过来时,飞速运动的躯干突然戛然而止,狰狞的熊头兽口大张,犬牙交错的利齿还在无意识的咀嚼空气。

  噗通。

  圣赤熊倒地,后脑勺出现拳头大小的血洞,是生生被黑袍人的武技砸出来的。

  实力的组成,修为是其一,另外还有武技功法宝物,这些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按照崇灵大陆的分类,一到九品武学,只有五品和五品以上的武学,才有灵韵滋生。

  堂堂的灵霄宗山门,秦九歌学的惊鸿步,已经是中高等武学,攻击类的武技,更是稀少。

  黑袍人从远处飞来,毫不留情的斩开粗糙的妖兽皮毛,从血肉中挑出一枚拇指大小的半透明晶体。

  那便是妖晶,是妖兽实力的凝结,也是猎杀妖兽最值钱的部分。

  淡淡收起妖晶,略向宋乐低了低头,算是打了招呼。

  少了圣赤熊在旁聒噪,黑袍人见到秦九歌,身体意外的抖了一抖,像是极度的意外和震惊。

  左右观察,始终看不见对方的脸,不过身体流露的那种气息,还真是有些熟悉。

  “阁下,我们见过吗?”秦九歌试探的问,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脸,不过直觉告诉自己,对方正死死盯着自己,觊觎自己的美色。

  别人洞房花烛夜,自己他乡遇债主。这便是人生最悲惨的两个境界,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哪怕看不清对方的脸,仍然有人生何处不相逢的唏嘘。

  能与对方产生这种奇妙的共鸣,好似不共戴天的仇人,莫非自己真的欠了对方很多的钱?

  向来淡定的秦九歌开始焦虑起来,怎么满世界都是自己的仇人。

  黑袍人冷漠得很,故意无视秦九歌,向宋乐调侃的问道:“他,是我们的队友?”

  “啊。”宋乐有些奇怪于气氛的尴尬,照例介绍,“这是秦兄弟,为人很好,说话风趣幽默。”

  看出黑袍人对秦九歌若有若无的敌意,宋乐只能昧着良心,不忘数落秦九歌的优点。

  “还有长得比较英俊。”秦九歌义正言辞的补充。

  夸自己为人随和、待人友善之类的话,都不如告诉自己,秦兄,你很帅,非常的帅。

  “哈哈。”藏在黑袍下的人急剧抖动,轻蔑的说;“一个连罡阳境都没有突破的毛头蛋,对于我们这次行动,有什么用?”

  “嗯?”宋乐侧目,万万没有想到秦九歌连罡阳境都没突破。

  路上,秦九歌并没有动用灵力,以宋乐的修为,自然无法一眼看破。

  但见秦九歌不畏到天妖林里闯荡,想来也应该步入了罡阳境。

  见黑袍人将自己的修为轻易点破,秦九歌厚着脸皮并没有红脸,只是心里暗自估计,对方或许真的认识自己,多半是自己以前的债主。

  崇灵大陆的风气有问题啊,依照常理,借钱的是孙子,还钱的是祖宗。

  对方看见秦九歌,不哭着喊着求他还钱也就罢了,气势竟还咄咄逼人。

  老乌龟,不还你钱了,就当精神损失费,秦九歌如此想着。

  点破秦九歌的修为后,宋乐有些尴尬,考虑是不是该请秦九歌回去洗洗睡。

  没料到,宋乐没有出声,在旁戏谑的黑袍人再次拔剑,朝着秦九歌洞刺来。

  “让我考考你的本事,免得下次再这么冒失丢了小命,你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剑锋尖锐,连圣赤熊那种防御极高的妖兽都挡不住,更何况秦九歌。见对方步步紧逼,秦九歌退无可退,薄怒中举起重剑,聚集全身灵气格挡对方。

  灵力挥击,重剑无锋的钝面被三尺青锋狠狠一点,开始剧烈颤抖,庞大的力道直传入骨髓。

  “淬灵九层,没什么长进。”见秦九歌亮出自己的修为,黑袍人并无太多反应,剑锋余威犹自向秦九歌刺去。

  没欠对方几百块灵石,断然没有这么大的仇怨。

  “遮遮掩掩的,有种把黑袍亮出来,让小爷看看你长了张多么龌蹉的脸,连人都不敢见。”

  兔子急了还咬人,秦九歌强行握住即将脱身的重剑,再没有保留,倾尽全力准备反击。

  “你找死!”黑袍下,传出愤怒的吼声。

  淬灵境和罡阳境之间差距极大,光是罡阳境高手能凝聚灵气在体外防御,淬灵境便无法攻破。

  然而,秦九歌不是束手就擒的人,天王老子来了,他都敢咬对方一口。

  即便咬不死他,也让他得狂犬病,秦九歌有这个自信。

  “两位还是住手吧,都是宋某人请来的朋友,还需倾力合作。在凶险密布的天妖林里,浩清境高手也不敢松懈大意,人类只有抱成团,才能全身而退。”

  宋乐及时挡在两人中间,左右手分开,拦住两人的攻击。

  到底是天启门的内门弟子,罡阳境中期修为稳打稳扎,根基深厚。

  见宋乐轻易挡住自己的剑锋,黑袍人悻悻收起手段,嘴上仍损道;“不知死活,小心死在天妖林里,没人给你收尸。”

  “那是那是。”秦九歌点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陈兄别的本事不好说,不过光是那张丑陋的脸,一旦亮出来,凝丹境的妖兽都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哪里敢跟你切磋。”

  比修为,秦九歌比不过,谁让他不是主角呢。

  比脸皮,秦九歌独步天下。特别是脸皮上挂着的嘴,更是经过无数次精炼强化,妥妥的能将人说死说活。

  “混账。”黑袍人不善于口舌之争,再次含怒拔剑。

  “别打了。”宋乐眼疾手快的制住二人自相残杀。

  指不定挡着的脸,是满脸麻子加粗毛。

  不对,应该是麻子上面长着一张脸,吓死人咧。

  秦九歌将未说出口的话憋在肚子里,他怕说出来,对方会拼了命的追杀自己。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和世界和平,还是不说为好。

  “秦兄的修为,唉。”宋乐哭笑不得,淬灵境和罡阳境完全是两码事。

  得知了秦九歌的真实实力,宋乐并没有势利的翻脸或是加以嘲讽,说话的口气仍是之前那般。

  秦九歌心里升起对宋乐的几分好感,这人做人滴水不漏,谁都不得罪,自己应该多向他学习。

  “宋兄不要小看人。拿圣赤熊和一只蝼蚁比较,或许圣赤熊翻掌就能灭杀蝼蚁。但蝼蚁能在缝隙小径中穿梭自如,到达圣赤熊无法进入的狭小空间,不也是一种能力?”

  秦九歌不以为卑,侃侃说道。

  修为嘛,自己欠了这么多孽债都活得潇潇洒洒,区区修为又算得上什么。

  “算你有自知之明,还知道自己是蝼蚁。”黑袍人再次插嘴,显然对秦九歌有不少误解和歧视。

  秦九歌声音发笑,收好重剑,“只要你承认自己是地上那头圣赤熊,我变成蝼蚁也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浑身的长毛,怕是要找把杀猪刀来剃毛。”

  “欺人太甚!”黑袍人双手箍紧头颅,才几个月没见,他到底经历了什么,那张嘴为什么如此可恶,让自己恨不得撕了它。

  看见黑袍人气得挠墙,宋乐眼中划过几丝玩味;“既然秦兄弟决定好了,那我们就行动吧。”

  “正好,你和我说说作战行动和情况,大家群策群力,争取干完这一票。”

  秦九歌很有土匪精神,在他眼里,这和打劫肉票差不多。不是看蛮力,是看手艺。

  “好,我们要去的巢穴,其中寄居了大量巴蛇。那是一种体型庞大的毒蛇,成年巴蛇能有几十米长,可以生吞大象。三年后,吞食的大象骨头,才会从蛇鳞中被腐化挤出。一条成年巴蛇,战斗力堪比浩清境巅峰高手。”

  宋乐介绍有关巴蛇的情况,秦九歌的脸色从绿色变成紫色,再从紫色变成红色,最后染成了五颜六色。

  “浩清境巅峰?就我们三个,不是去送死是什么。”

  完了,这个世界的疯子太多了,眼前的宋乐就是其中一员。

  要不是打不过他,非得锤爆他的狗头不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