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天下第一帅

更新时间:2018-06-04 14:54:22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6

该不会,表面人五人六的秦兄,其实内心是弯的吧?

  宋乐在心底以小人之心暗自揣度,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岂不是引狼入室,对自己的人生安全极度不负责?

  死死盯着秦九歌,宋乐捏紧拳头。

  倘若对方真的爆发出禽兽的一面,自己抡圆了拳头,打得他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还好,秦九歌为人虽然脸皮厚了些,做事无赖些。内心的人格却依然笔直,简直根正苗红不能再正。

  看着宋乐,秦九歌是嫉妒对方的样貌。

  和一个面如冠玉的大帅哥走在一起,沦为绿叶的秦九歌,心中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混小子,越看,就有破他相的冲动。

  秦九歌心里很不爽,在想是不是找个机会,把对方痛揍一顿,保全自己崇灵大陆第一帅的名誉。

  摸着自己光洁的脸庞,宋乐自信,他绝对有上青楼不给钱还白嫖的实力。

  “秦兄,人的长相全是靠天地赋予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有些事情勉强不来。”担心秦九歌想不开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宋乐开导道。

  秦九歌心里不是个滋味,嘿嘿一笑,“宋兄确确实实,是地地道道的美男子。”

  “是吗?”

  长得帅也有烦恼啊,宋乐有些得意的挑起眉头,怎帅得惊天地泣鬼神。

  “不要误会。”秦九歌纠正自己的话,“我没有任何夸人的意思,只是说,在地道里,你确实是美男子。至于在青天白日的天地间,只要大家眼睛没瞎,都分得清。”

  “秦兄真是风趣啊。”宋乐边赶路,不忘拿出白纸扇扮演翩翩公子的形象。

  秦兄说话倒是幽默,只是有时候未免太不要脸。他的修为至今还是个迷,不过据估计,秦兄多年的修为应当在脸上。

  脸皮的厚度,绝对能硬抗凝丹境高手,且毫发无损。

  “做人要谦逊,不要仗着有丁点成就便自满。”秦九歌搭着宋乐的肩膀,老气横秋的指点道。

  “哦?”

  宋乐心中不服,自己哪怕不是天下第一帅,至少也能入个围。

  凭着如沐春风的和善笑脸,宋乐在天启门内混得相当开。

  “知道吗,前几月我大病一场,睁开眼,就看见一位英俊的青年,犹如月宫下凡的谪仙。”

  秦九歌话里话外,对那场回忆充满了唏嘘,有种人生何处不相逢,言语中不自觉的表现出淘淘的仰慕。

  能把堂堂人族四大宗派的天启门当做卖糕点的,秦九歌内里不是溜须拍马的人。

  听他如此推崇,就连宋乐也相信几分,世间真有那种人?

  “我告诉你吧。对方有着精致的五官,飘逸的双眉,出尘的风范。特别是犹如上天精致打磨的脸庞,简直魅惑众生,言语已经不足以描述。甚至天空的团月,与他也难以争辉。”

  秦九歌用尽平生贫瘠的词汇,极力描述对方,重点突出对方是多么遭人嫉妒的优秀。

  “世间真有这般男子?”宋乐被震撼了,甚至飞驰的身躯也有所减缓。

  秦九歌的描述太惊心动魄了,两人不自主的开始幻想那副场景,甚至连赶路都忘记。

  双手抱拳,秦九歌高高举起;“比珍珠还真,太惊艳了,能活活把人帅死。”

  “他是谁?”磨砺牙齿,宋乐心中有股泼对方硫酸的冲动。

  站在黄沙漫天的古原上,秦九歌的身躯被无形的衬托拔高许多。

  见他双足点地,沐浴在天光万顷的大地上,神色带着丝丝惆怅,“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手里拿着一面镜子,把自己看得痴迷了。”

  “咳咳。”

  好不要脸!

  见过自吹自擂的,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宋乐自以为自己游历人族大半土地,什么人物大事没有见过。

  时至今日,方才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这位秦兄活了二十来年居然没有被活活打死,实在是人生的奇迹,值得人学习。

  “秦兄啊,不扯犊子了,我们专心赶路好不好。”宋乐长叹说。

  秦九歌从善如流;“此言大善,不是说还有个队友在天妖林外等着?我们加把劲,争取天黑前汇合。”

  “赶路切忌随便说话,以免分心。”宋乐不放心秦九歌的人品,再次强调。

  “放心,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有压力,谁叫我那么优秀。”既然从外表打击不了对方,秦九歌变换策略,开始从内在方面碾压敌人。

  停在荒芜古原上的残日并没有滞留多久,半个时辰后,便开始向着西山山巅沉沦。

  明亮的天光骤然晦涩,方圆万里的天妖林,开始弥散出淡淡的杀气,空气里稀薄的血腥味道缓缓发酵。

  天妖林内古木参天,即便是三伏天的烈日炎炎,在林中依然犹如黄昏。

  更别提天黑后,林里该是多么的凶险诡异。

  轻易进入,像是蚂蚁游进墨汁里,很容易被粘稠的黑暗困到窒息。

  “天妖林到了。”缓缓吐出三个字,还没传出多远,声音便被无形的威压碾灭。

  风声中携带滚滚煞气,甚至隐约能听见死在其中的亡灵,正在朝着世人怨毒的哀嚎。血气森森,单单只是靠近,便令人遍体生寒。

  将重剑从后背解下,双手环抱。沉甸甸的精钢被秦九歌揽抱在怀,跳得飞快的心脏终于有所稳定。

  “果然不是善良地,看来这次真不容易出去。”秦九歌微微一声,吸了口铁锈般的血气,心脏开始结一层厚壳。

  面对天妖林外围的威压,宋乐还算自如,犹有余力的笑着解释,“修真之道,本就是逆天改命,所经历的凶险自然不必多说。天妖林是附近几个城池最大的修罗场,每年至少有数千人死在其中。”

  “实力不强,只能被人踩在脚下。想要获得实力,不付出是不可能的。宋兄,不是说还有个队员,他人呢?”

  初次面临血腥杀戮的修罗场,要说心里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不过秦九歌死了两次,生死这种事,死着死着,就习惯了。

  “那边有动静。”凭借敏锐的神识,宋乐指着密林深处,“应该是我邀请的那位兄弟,正在和妖兽过手,我们过去看看。”

  “好。”

  之前被秦九歌斩杀的裂云虎,不过是牛刀小试。

  看空气里扩散的灵气波动,和人交手的妖兽,已经达到了罡阳境修为,不是普通货色。

  飞身过去,扒开茂密的丛林,秦九歌便看见有人正在与妖兽缠斗。

  双方你来我往,将密不透风的丛林生生打开数十米的豁口。

  “你说的另一个队友,就是他?”

  秦九歌问道,见对方全身罩在黑袍下,像是行走于江湖的游侠儿,浑身裹得死死的。可是举手投足间,竟给秦九歌似曾相识的触感,莫非在哪见过对方?

  “嗯,陈兄弟是罡阳境初期修为,手段不弱。对面那头圣赤熊,虽然只有罡阳境初期的实力,不过仗着浑身蛮力和深厚的防御,寻常的罡阳境中期修士,都不敢轻易招惹。”

  宋乐回答,言语之间不难听出,他甚至有些忌惮对方。

  四品灵药,能引得同门动心,所以宋乐宁愿找外人帮忙,也不愿找同门伸出援手。

  黑袍人与圣赤熊缠斗多时,稳稳占据上风。

  瞧他的模样,竟然是拿强悍的圣赤熊磨炼武技。

  这种疯劲,哪怕修为达到罡阳境中期的宋乐,都有些不及。

  吼吼。

  圣赤熊怒了,作为附近丛林的王者,还没有哪个人类敢如此挑衅自己。

  打了几十回合,那个人类比泥鳅还滑,地面空打出几十个筛子般的深洞,却不能重创对方。

  拔起旁边的一棵大树,圣赤熊天生蛮横,十几米的大树倒拔破土,在它手中虎虎生风成了棍子。

  舞动三人合抱粗的树干,圣赤熊猛的砸向黑袍人。

  风声鹤唳,就连在旁围观的秦九歌二人,也替那位陈兄捏了把汗。

  双脚不沾地,黑袍人悬浮在空中,神色冷漠。嘴角微微勾起,无声挑衅着眼前的笨熊。

  按常理,只有浩清境,才能御空飞行,甚至将身体悬空到几百米的天空。

  黑袍人不过刚刚迈入罡阳境,只能勉强离地几尺,在空中短暂停留罢了。

  短短几秒,已经够了。

  见黑袍人宽大的袖袍中,突然飞出一把寒剑,锋芒无比,光是剑刃的寒光仿佛就能割裂眼球。

  “去死吧。”

  黑袍人脚尖点地,随即整个人飞身出去,剑尖直指。

  圣赤熊受到极大的刺激,连天生愚笨的它都感受到,剑刃上无情的杀伐凶气。

  砰!

  十来米长的树木直捣黄龙,圣赤熊紧抱树干,随即用树头直朝飞来的黑袍人捅来。

  随着清脆的撕裂声,几百年长出的巨木被剑锋轻易破开,继续朝着摇晃的熊头刺去。

  寒芒,先到惊风雨。

  见粗壮的树木被从中破成两半,当秦九歌眨眨眼时,再次看见,剑尖已朝着圣赤熊的心脏精准刺去。

  身高三丈的巨熊皮糙肉厚,厚钝的兽皮强行绷紧,勉强将刺入体内的青锋卡住。

  噗嗤。

  鲜血飞溅,却没有命中要害。

  圣赤熊暴怒,用澡盆还大的熊掌锤击胸脯,径而朝黑袍人砸下。

  见重拳即将落到天灵盖,隐藏的在黑袍下的陈兄看不清有什么表情,只是青锋锐气不减。

  唰的声,熊掌擦过后甩的衣袍砸入地面。

  大地颤抖,泥土随之向下塌陷了几分。

  那不是狩猎野猪的陷阱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