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明断自天启

更新时间:2018-06-04 14:53:2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9

调戏刁难,英雄救美,结局无疑是美好的。

  众人欢声喝彩后,纷纷云散离开,丝毫没有发现异常。

  秦九歌没有走,牵着小师妹,带着死胖子,走过去拜访那位送终兄弟。

  “哦,原来是兄台,在下刚刚想叫住你,可惜你走得太快。”背过脸看见秦九歌,宋乐脸上依旧有做好事留下的余温甜笑。

  “哈哈,英雄救美的感觉如何?”秦九歌忽视对方的和善笑容,调侃道。

  “不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们名门大派弟子的责任。”宋乐还在回味刚才,那种万众敬仰和美人相笑,实在醉人。

  “可惜啊。”秦九歌把弄肩上青丝,“美人恩重,不好消啊。”

  看出秦九歌脸上不太真诚的笑容,仿佛像是人,看见吃了耗子药的老鼠,那老鼠浑然不知,还以为自己吃的是糖,手舞足蹈的在欢庆咧。

  低头,宋乐看见被秦九歌拉着小手的小师妹,那副笑容,依然是那么的嘲讽和讽刺。

  他们是兄妹吗,笑容为什么都这么渗人,不太真诚啊。

  宋乐再打量,看见了死胖子。呜呼哀哉,丑死我也。

  “还请兄台指点迷津。”宋乐很识相的请教。

  “好啊,你看看自己身上,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秦九歌极力憋住笑容,他不是落井下石的人,必须憋住了别笑出声。

  “我的储物戒指!”宋乐怒了,“你看见了,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

  那女的都跑到爪哇国去了,相信宋乐的储物戒指,也如泥牛入海,寻不回来了。

  “无量佛,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这次损失点钱财,让你买个教训,须知江湖险恶,以后多留个心眼。不是主角也想英雄救美,送你两个字,找死。”

  笑话,堂堂灵霄宗首席大弟子,迄今为止都没有配备储物戒指这种高档货色。

  那什么天启门的一个内门弟子,居然有如此高级的装备,秦九歌心中不泛酸那才奇怪。

  宋乐吃瘪,是秦九歌喜闻乐见的事情,瞧瞧刚才嘚瑟样子。

  “算了,不过是低级储物戒指,几百块灵石没什么大不了。”宋乐摆摆手,豪气得一塌糊涂。

  听了这话,秦九歌差点爆体而亡。

  这家伙哪里冒出来的,几百块灵石都不当个数,要不干脆我也不当大师兄了,跑去投靠他们那方的势力?

  幸好秦九歌所想的,二长老不知道。

  否则得知了首席弟子会有这种想法,羞愧难容的二长老,大概会找块豆腐活活将自己撞死。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在下天启门内门弟子宋乐。”

  故意咬重天启门三个字,宋乐有些牛气哄哄的看向三人。

  他们打哪出来的,居然会对自己背后的宗派如此无动于衷,果然是荣辱不惊的高人。

  天启门,很厉害吗?

  秦九歌挠挠头,见宋乐不可一世的模样,莫非这小白脸真有强悍的靠山?

  看了看身边,秦九歌将胖子拉过来,窃窃私语;“死胖子,天启门是干什么的?”

  死胖子很无辜的梳了梳短发,在灵霄宗的十几年,除了埋头修炼,就是向戎可可献殷勤。那什么天启门,他真不知道。

  “天启门么?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有种叫天启糕的点心,很好吃。”

  说起风味小吃,死胖子流出艳羡的口水,殊不知在别人眼中,他就是一只大肉粽子。

  “卖糕点的?不错,民以食为天,难怪宋乐这小子如此牛气。”秦九歌恍然大悟,搞了半天就是搞餐饮行业的,弄那么叱咤风云的名字干什么。

  宋乐使劲捏着拳头,浑身颤抖。

  显然,两人悄悄话的声音,太大声了。

  倒是在旁一直没有出声的小师妹,听见天启门三个字后,眼中划过难有的忌惮之色。躲在秦九歌身后,小师妹悄悄对秦九歌做出提示。

  “天启门,是我们人族四大宗派之一,实力很强大。”

  “有多强?”秦九歌对这个世界尚还没有认同感,对于各大势力蕴藏的底蕴,也不太清楚。

  皱了皱鼻子,小师妹晃着羊角辫,奶声奶气说;“天启门是四大门派之首,应该有万法境大能坐镇吧。除了某些千年老怪或远古传承,当属人族头号大势力。”

  “嘶,这么厉害?”秦九歌的声音有些沙哑了。搞了半天,这小白脸除了长得比自己帅、修为比自己高,就连背景,也是土包和喜马拉雅山的差距。

  “原来是天启门的高徒,失敬失敬。”秦九歌露出常人应有的正常反应,高山仰止的对着宋乐,开启个人崇拜模式。

  宋乐对此非常受用,是啊,这才是普通人应该有的反应。像是刚才秦九歌的态度和死胖子的话,是对天启门深深的侮辱,是不对的。

  “哪里哪里。”宋乐虚伪的推辞,再次睁开眼,却看见秦九歌已经拉着小师妹走远。

  “兄台别急啊,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聊?”

  宋乐认为眼前这人十分有趣,别的不说,光是对人生和修炼之道的见解,包括听到天启门三个字后十分淡漠的反应,足能把他和普通人区分开。

  于是宋乐生出了结交之心,多个朋友总是不错的。

  殊不知秦九歌正在心中计较,这小子的储物戒指都被偷了,去吃饭,谁付账?

  这是非常严肃的话题,大师兄兜里也没余钱。

  “我现在不饿。”秦九歌很严肃的回答道。

  “那总该要休息吧?”宋乐有些小心的看了死胖子一眼,见对方面露菜色,病恹恹的样子萎靡不振,这能叫不饿?

  “那个。”秦九歌琢磨开,在计较该用什么办法,委婉的表现出自己囊中羞涩。

  “我们没有钱。”正在气氛有些凝固时,小师妹突然捅破了天窗纸,一针见血的说道。

  死胖子捂着脸,真是丢人啊。秦九歌表示,对此吹面不寒杨柳风。

  人嘛,总不能打肿脸充胖子,那就真成傻子了。

  “既然是我提议的,当然由我请,哪能让三位破费。”宋乐恍然,看来如今的年月,钱难倒了不少英雄好汉。

  “早说嘛。”秦九歌笑了出来,那样子,像是偷着蜜的老猫,“快,带我们去宣武城最豪华的酒楼,给我这位四师弟来点大鱼大肉,给我小师妹来点零碎嚼嘴的小吃。”

  死胖子和小师妹齐刷刷点点头,大师兄这句话,真的很有建设性意见啊。

  擦了擦冷汗,宋乐说;“当然没问题,秦兄的为人,真是耿直啊。”

  “哪里哪里,我其实时常反省自己,做人不能太耿直,可惜我天生就是老实人的命。这次你请我去酒楼,下次我请你去野炊,不就扯平了?”

  秦九歌大大方方的在前头带路,选了宣武城内,最豪华最大气的酒楼。

  光门口迎宾的,便站着二三十人,皆穿着红衣纱裙,隐隐露出酥胸白腿。

  既然宋乐是天启门的弟子,那就不用客气了,哪怕到时候给不出钱,也能把他抵在那。

  “太奢靡了吧?”连胖子都觉得有些不合适。

  见酒楼内灯红酒绿,装饰金碧辉煌,窘得他连手脚都不知放哪。

  倒是小师妹,和秦九歌的动作保持一致,走的是高雅路线,昂首挺胸,很有派头。

  “没事,铭鼎楼作为宣武城最享誉的食楼,其中的美食的确不错。”宋乐对此毫不在意,痛快的要了个包间,带着三人入内坐好。

  “不知秦兄弟来宣武城,有什么要做的?我在城里还有些面子,有些地方说得上话。”只熟练斟了杯美酒,宋乐并未动筷,反而笑吟吟的看着秦九歌的反应。

  秦九歌是见过大场面的,自然不会在这种地方落了下风。

  同样,秦九歌只浅浅斟了半杯酒,双手按在膝盖上,并没有被桌上的山珍海味所吸引。

  至于小师妹和死胖子,则在旁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

  在上楼时,秦九歌特意传授了胖子饭局大法,保证灵霄宗内门弟子的合法权益。

  “胖子,我问你,你说出去吃别人的饭点,精髓是什么?”

  “点贵的,吃好的。”胖子简明扼要,已经忍不住磨刀霍霍,好好宰一宰天启门这头肥羊。

  “不不不,这只是下乘招数。当师兄的教你,凡是吃别人的,记住两点就行。”

  胖子拱手,“请大师兄赐教。”

  “不要脸,坚持不要脸。记住这两点,不管是人生还是情场,都能无往不利。”

  死胖子若有所思,“大师兄,我懂了。等吃完后,我要连桌子带椅子的打包回去,宗里的长老师弟还没吃夜宵呢。”

  很满意的拍了拍死胖子的肩膀,行啊,小伙子悟性不错。

  早有后手准备,故而秦九歌稳坐钓鱼台,根本不在乎食色的引诱。

  “我这次奉宗里长老的命令,来宣武城采集灵光草。宋兄既然是城里的熟客,想必知道哪的物价便宜吧?”

  灵光草是二级灵药,采购起来应当不难。

  宋乐斗了斗眉毛,有些奇怪的说,“灵光草?前几日,有人在城内外大肆采购,已经把方圆数百里的灵光草全部买走。秦兄来的不是时候,只怕要空手而归了。”

  “什么?”眼疾手快,秦九歌及时托住自己的下巴,才没有掉到桌子上。眼珠子,难以置信看着宋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