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峰回路转见真章

更新时间:2018-06-04 14:51:3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40

对方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自己没有去怡红院,还真做对了。

  合着半天,自己这算遇见了绝世高人?

  “高人,你,你是要传我神功吗?”那种遇见高人传法,一飞冲天的神话并不罕见。对方的智商余额明显不足,几番话下来,已经被秦九歌忽悠瘸了。

  见时机成熟,秦九歌装作犹豫不舍,掏出一本残破的古书。

  上面印着四个烫金大字:葵花宝典!

  “葵花宝典是当世奇书,你若是学得好了,必然能问鼎万法至臻境。如今收你五十块灵石,算是我们师徒缘分传给你,切忌不能和别人提起,否则必遭杀身之祸!”

  眼看灵石唾手可得,秦九歌不忘吓唬对方,以免提早露馅。

  等他回了灵霄宗,哪怕受害人找到自己,也拿自己没辙。

  “慢着。”正待对方要掏出灵石急不可耐的购买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生生破坏了秦九歌的好事。

  “葵花宝典?功法武学有一到九品,尚且没有听说有哪本高级功法,是取了这种怪名字的。”对方修为不低,用极快的手速将秦九歌手中的破簿子夺走。

  秦九歌恨得咬牙切齿,“我看你手速不低,单身几十年不适合练这种秘籍,还是给这位公子吧,别搅和了人家的机缘。”

  纨绔公子还未反应,保持即将掏出灵石的动作,慢慢凝固。

  “哈哈,什么葵花宝典,我看连本二品功法都算不上。残缺不全东拼西凑,好意思要五十块灵石?”

  面对中途杀进来的程咬金,秦九歌打量对方,见对方身穿黄白米色衫衣,头上束牛皮玉冠,气度不凡。

  长得比自己帅一点点,身高比自己高一点点,修为比自己强一点点。

  秦九歌眼角微微眯起,拳头紧捏,正在克制体内极度的愤怒。眼中闪烁极其凶厉的光芒,他越看这个小白脸,越觉得竟是那么不顺眼。

  对方浑然不觉,露出温和的笑容,面如冠玉,剑眉星目。

  坦然,秦九歌喜欢和死胖子这种人交朋友。

  不为别的,到时候出去往外一站,死胖子能无形中拔高自己的各方面优势,鲜花总是需要团团绿叶来衬托的。

  可是和这个陈咬金比起来,秦九歌反而成了绿叶,这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把秦九歌从崇灵大陆第一帅的宝座拉了下来?

  当不了主角,不能称霸天下。

  修炼天赋不佳,不能保住大师兄的位置。

  这二点,已经是人生两大悲剧。现在连帅都帅不过人家,还让不让人活了?

  “敢问这位兄台,怎么称呼?”秦九歌在等机会,等能把硫酸泼对方脸上的机会。

  对方略拱手,眼中带着难以隐藏的傲意。不同于那个纨绔子弟的傲气,对方那种傲意,是从各方面对别人进行碾压,这点包括修为、家世背景,甚至样貌。

  “在下天启门内门弟子宋乐,拜会阁下。”言谈举止虽然谦谦有度,可秦九歌分明察觉,对方眼中和脸上的细微表情,都在向自己挑衅。

  “天启门?”报出家门,纨绔弟子吓得乖乖站好,连忙施礼请安,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下。

  至于秦九歌,纨绔子弟把他当成了一团废纸,丢在旁边看都不看,径直绕行离开。

  我的五十块灵石啊!秦九歌心中,恨不得把这个叫宋乐的大卸八块,让他挨个尝试十大酷刑。

  生意被搅,秦九歌懒得藏在闷人的黑袍斗笠下,卸掉伪装,漫不经心的说;“哦,原来是送终兄弟,幸会幸会。”

  “是宋乐。”帅气的男子强调,态度和善,神色却依旧有丝倨傲。

  秦九歌不屑的撇嘴,心道这有什么啊,自己还是堂堂灵霄宗宗门、华云峰峰主、宗主长老亲封的首席大师兄,瞧瞧自己多低调。

  “好的。送终兄弟,有缘再会。”行动失败,秦九歌想着躲对方远点,然而再接再厉。

  “刚才那个人,是宣武城中的陈家弟子,家族势力相当不弱。你若是骗了他,回头被他发现,多少要被打断手脚的。”宋乐望声解释,他是在救人。

  秦九歌哼了声,用高人般风轻云淡的口吻,“黄口小儿,谁告诉你,那本书是假的?”

  装腔作势后,他匆忙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快速隐蔽身形。

  呆在原地的宋乐,显然没有料到秦九歌毫不领情,反而用过来人的口气教训自己。手中仍拿着那本葵花宝典,宋乐仔细将每页翻开,却翻到最后一页。

  上有八个大字;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恶狠狠的揉皱纸,宋乐道,“还说不是骗人,真是该杀!”

  目光下移,八个大字下方,还有蝇头大小的一行注释: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宋乐喃喃自语,反复揣摩其中的意境,“说得好啊,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句话真是修炼逐道的真意。此人看似装疯卖傻,没想到还有这般见识。”

  再抬头,已经寻不到秦九歌的踪影,真有几分事了拂衣去的高人做派。

  发现死胖子和小师妹没有原地等自己,秦九歌心中怒气汹汹。

  好嘛,为了不风餐露宿,自己连脸都不要了,他们倒好会享受。

  看人群朝着街角如潮水涌动而去,其中死胖子的身形,在人堆里异常扎眼。

  好比是稀饭里,混进了一只死耗子。

  看热闹,在宇宙任何世界,都有相当不弱的市场。看人群还在此起彼伏的包围合拢,前面必然有事发生,看看也无妨。

  “怎么回事。”秦九歌问胖子。

  “哦,有个纨绔子弟欺负良家女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死胖子空有正义感,奈何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能围观在人群中,望洋兴叹。

  “咦。”秦九歌有些惊讶,那个调戏良家女子的人,正好是刚刚自己选中的肥羊。好像是什么陈家弟子,在宣武城中有横着走的资本。

  强者为尊,规则都是强者制定,没有情面可将。

  “不愧是纨绔子弟,还真是能惹事啊。”秦九歌低声,看向那名受害人。

  女子面容姣好,身穿洗得褪色的花布衣,脚下是贩卖普通山货的简陋摊子。

  被人调戏阻拦,女子脸上赧红,眼睛里泪水打转,十分引人同情。

  同情归同情,惧怕陈家的势力,围观的人只敢小声议论。

  秦九歌叹口气,果然是强者为尊的世界,看来实力真是个好东西。

  “嘿嘿,小娘子,你还是从了我吧。纳你回去,给我当个小的。”

  纨绔子弟脸上淫笑,身边的狗腿子跟着起哄拉腔。

  一出场,就认定了自己的成分问题。

  “不要啊。”女子脸上溢出两行清泪,绝望而无助,“我家里还有重病的母亲,求求你放过我吧。”

  同样是一句话,女子的成分问题也得到确立。

  死胖子见了这番情景,头发在圆脑袋的头皮上炸起,眼睛几乎瞪裂;“可恶可恨。师兄,要不要我们出手帮帮忙?”

  “不用,我看事情邪性,未必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秦九歌摇摇头,他死了两次,活了三世。别的不敢说,阅历和城府还是有,这事看着奇怪。

  小师妹任由秦九歌拉着小手,神色也和秦九歌一般淡定。

  “师兄说得对。”小师妹摇摇秦九歌的手臂,“那女的有问题,不是个好人。”

  “瞧瞧,连小师妹都看出来了。”秦九歌有些胜利的扬起手,死胖子的境界不够高啊,连十来岁的小孩都能看出端倪,他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秦九歌压着喉咙,低声学着说话。

  “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女子惊慌失措,修长的手指挡住丰腴的身姿。

  看穿了症结所在,秦九歌笑着继续说;“你别过来,宁死我都不要你碰我。”

  那边,女子跺着脚,说出同样的话,只是比秦九歌略慢几分。

  “大师兄,高人啊。”死胖子颇为敬仰的崇拜道。

  “哼,果然有问题,我看那纨绔子弟要吃亏。”秦九歌虽然看出破绽,然而并不想多管闲事,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不是?

  眼看兽性发作的纨绔子弟步步紧逼,楚楚可怜的弱女子退无可退。

  终于,在最后紧要关头,救星脚踏旋风,牛气冲天的出现了。

  “陈兄,好歹是宣武城有名有姓的家族,做事不用这么无礼吧?若是传到陈家家主耳中,难保你不会受到责罚,还会引来其它家族攻歼,你们陈家会损失很多的。”

  “这……”纨绔公子有些害怕了,他所依仗的,仅是自己的家族势力。

  若是给家族招来祸患,无疑是不智的,况且宋乐的面子,不能不卖。

  “宋兄说得有礼,是在下唐突了。”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恶霸,顿时化为翩翩君子,施礼后准备离开。

  弱女子被吓得膝盖发软,一把扑到纨绔公子的身上。

  随即一阵香风袭来,纨绔公子的魂都被勾了去。经过短暂愣神,陈家弟子回过神,恋恋不舍的推开。

  这女人虽然极品,但天启门三个字,不是屈居在宣武城的土霸王能够无视的。

  “多谢公子。”女子迈着莲步移动孱弱的身体,最后软玉入怀,化为香风旖旎不见。

  此番景象,连宋乐都有些失神。

  半晌,脸色还有些微红。唯有秦九歌在旁围观,将刚才的分毫动静都囊入眼中,嘴角现出嘲讽的挤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