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人生需知钱重要

更新时间:2018-05-28 18:00:1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38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秦九歌带着四师弟,沿着长长的青石台阶,从山顶下到宗门外口。

  口外,立着块硕大的石碑,足足有三人合并的高度。

  石碑中央,铁钩银划的写着三个大字:灵霄宗!

  死胖子站在秦九歌身后,太阳从背后射过来,死胖子的躯体形成宽阔的阴凉,甚是凉爽。

  轻吐一口浊气,秦九歌看着宗外缤纷世界,青山绿水,是何等的潇洒。

  乐极生悲。正当秦九歌以为终脱牢笼时,石碑下,早有一道曼妙的倩影,守株待兔等着猎物到来。

  见到猎物,老猫伸出了爪子,精准的将耗子捏在掌心。

  显然,秦九歌就是那只倒霉的耗子。

  “大师兄,出去执行任务,怎么不叫我。”小师妹有些嗔怪的嚼着银牙,娇声埋怨大师兄的不公。

  待到秦九歌有所反应,小师妹已如同油瓶,摇摇晃晃的挂在自己腰间。

  “师妹,有话好好说。”身为正常的男人,秦九歌受不了这种刺激,当然,秦九歌心中不敢有半点禽兽的想法。他宁肯与尚未露面的二师弟独处,也不愿意和小师妹交锋。

  前者最多令自己折面子,后者可能使对手付出沉痛的代价。

  松开紧握的小手臂,一双乌黑发光的眼睛眨巴眨巴,渴求的望着秦九歌;“大师兄,我要听故事。”

  略弯着腰,秦九歌有些窘迫的摆着双手;“没有了,我已经没有故事了。”

  东方晴雨很有睿智的看穿事物本质,一针见血的指出;“大师兄放心,你说的故事,我不会透露给三长老,你就放心吧。”

  听闻有故事可以听,在旁边当木头人的死胖子动了,跟着附和;“大师兄高才,师弟愿意听您在书本间纵横捭阖。”

  “你什么意思?”秦九歌有些不服气,“放眼天下,我就不能雄霸八荒了?”

  “大师兄千秋万载。”死胖子高高举起肥短的手掌,如同拜神。

  “想要听我讲故事?没问题,给钱就行。”秦九歌的眼睛眯成铜钱状,很有神韵的看着二人。

  “呵呵。”小师妹冷笑两声,手臂环抱,意思很明确。

  死胖子的动作也不慢,急忙学着小师妹的动作,表达自己要听霸王书的意图。小师妹确有几分东方不败的神韵,至于死胖子,秦九歌突然想让他撞死在宗门石碑前。

  “咳咳,你们可知道,为什么东方不败看了葵花宝典后,就自宫了?”秦九歌一手指天,露出庄周梦蝶般的神秘笑容。

  小师妹看穿了大师兄的意图,根本不做回答,总之,变成牛皮糖死死粘着就行。

  身边的死胖子智商明显不高,他属于能搓能扁,随时可能团成团。

  带着几分探究的味道,死胖子试着回答;“欲练神功,挥刀自宫,欲要成大事,必须能人所不能。”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来回摇头,秦九歌探出脸,挂着狞笑道;“因为东方不败看书没有给钱。记住,看书不给钱,早晚是这个下场!”

  “嘶!”死胖子浑身几百斤肥肉,顿时一提。

  秦九歌短短几句话,愣是将他吓得不轻。

  好卑鄙的手段,好恶毒的诅咒,不过真的好管用。

  屈服于大师兄的淫威,死胖子大彻大悟。

  小师妹仍然环手交叉做冷笑状,显然没有被吓到。

  就这样,三人打打闹闹,不快不慢的来到距离灵霄宗百里外的宣武城。

  宏伟高大的城墙耸立在秦九歌面前,作为来到这个世界不久的新人,他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宏伟的建筑。

  墙高十丈有余,站在城墙根向上仰望,看得人脖子发酸。

  古老的城墙面,携带岁月斑驳的侵蚀,时光蹉跎着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人胆敢轻视。

  宣武城时而波动的阵法图纹,播散震慑人心的恐怖灵力,护城大阵能顷刻轰杀浩清境强者。

  暗自计较,恐怕只有凝丹境,才敢无视宣武城中的阵法攻击。

  这种手笔,不愧是拥有百万居民的大城。宽阔的街道,整洁的房屋,无不在展示宣武二字的实力底蕴。

  “胖子啊。”秦九歌招呼身后的四师弟。

  死胖子有些幽怨的看着秦九歌,怯怯道;“师兄,我们现在不是在宗门里,能给我留点面子不?”

  “好吧。”秦九歌从善如流,“本来上次我遇见三师妹戎可可,与师妹说起你。师妹告诉我,他就喜欢那种老实憨厚的胖子,不喜欢有虚伪做派的小人,惹人讨厌。”

  话锋直转,秦九歌被小师妹欺负得急了,只能拿死胖子练手;“既然师弟不愿意承认自己,我就改名叫你高富帅好了。”

  “师兄说哪里话。”死胖子慌了,双手拉着秦九歌的衣袖,“别和我客气,我都这种体型,不叫我胖子,还能叫我瘦子不成?”

  “乖。”拍拍死胖子的肩膀,“快点找个落脚的客栈,我们四处打听打听,看看宣武城里,哪家的灵光草便宜。”

  作为一个勤俭持家的男人,秦九歌的行为很务实。站在宣武城内踌躇满志之时,仍然不忘指挥别人做事。

  掰了掰胡萝卜的手指头,死胖子眨着绿豆眼说;“大事不好啊师兄,长老给的灵石,也就堪堪够买五十斤灵光草的,够我们回去完成任务。除此之外,咱们手头根本没有余钱。”

  “什么?”秦九歌震怒之下,怀疑死胖子做了手脚。细细打了三次算盘,得到的结论是,死胖子还真没说谎,灵霄宗的各个长老真够抠门的。

  “师兄。”小师妹小心翼翼的拉拉秦九歌的衣角,样子分外惹人怜爱,“我要买那个糖人吃。”

  秦九歌蹲下身,保持和小师妹同样的高度,眼里含泪;“师妹,师兄口袋里也没有余钱。不瞒你说,我还背着百十个人的债务,惨啊。”

  “是啊,呜呼哀哉。”说到钱,胖子跟着垂泪,遮着磨盘一样的圆脸。

  一大一小,一瘦一胖,灵霄宗的三个内门弟子,站在街头分外悲惨的哭着,引来来往往的行人侧目。

  “没有钱,我们该住在哪,不至于露宿街头吧?”死胖子对此表示担忧。

  “要不我们快点买了灵光草,然后赶回去?”秦九歌说。

  小师妹捂着白里透红的脸蛋儿,指责二人;“可是时间不够,我们还是得露宿野外,而且没有吃的,又冷。”

  “对啊,又冷,且饿。”死胖子顾影自怜。

  作为二人和整个灵霄宗的大师兄,秦九歌感到肩膀的担子分外沉重,高亢情绪也有些低落,原来大师兄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看宣武城里,有钱人不少吧。”做人要奋发图强,秦九歌开始四处瞄准猎物。

  死胖子非常害怕的说:“大师兄,在城里抢劫制造混乱,会被当场击杀的。”

  “瞧你说的,我的意思是,城里有钱人这么多,我们去化缘,应该能得到些施舍吧。”

  在秦九歌心里,自己的小命排在第一位,第二位是钱,第三位是灵霄宗大师兄的位置。至于你问面子,面子嘛,肯定垫底,最后一名都不算。

  “要饭?”胖子和小师妹同时嚷道。

  “无量佛,是化缘布施,不是要饭!”秦九歌强调重点,要饭和化缘是两个境界。

  “不干。”死胖子也是有原则的。

  索然声,想想也是。

  死胖子一个人,能顶得上三个人的体重,冲那体积,也不是化缘的料。

  至于还在豆蔻年华的小师妹,秦九歌干不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会被天雷劈死的。

  “看看吧,平时就知道埋头修炼,家国天下什么都不懂。”被逼无奈,思索再三,秦九歌决定,祭出自己的真本事来挽救当下局势。

  “站在远处学着,师兄我今天教你们一招!”端正姿势,由内而外,生出一股高人境界,使来来往往的人,纷纷顶礼膜拜。

  打量附近形形色色的人,秦九歌在找下手的目标。

  得找那种头大无脑的草包,并且那个草包必须有钱。

  很快,秦九歌看准一个身穿华衣的男子,手持骨玉折扇,行为轻佻,显然是个没有见识又有钱的二代。好,就他了,秦九歌把自己罩在黑袍和草帽下,蜻蜓点水的走过去。

  “兄台,你好啊。”压低嗓门,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沙哑。

  那个浪荡公子回过头,鼻孔朝天,眼高于顶,把玩着手中折扇;“干什么?”

  “这位公子啊,您长得真是帅极了,简直是极品啊。”违心的赞叹对方,秦九歌突然感悟,其实死胖子也是很英俊的。

  “那还用你说。”对方继续保持白天鹅的姿态。

  “公子,你有一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你知道吗?我看你是百年不出世的修炼奇才,只可惜没有遇见合适机缘。当下只能在宣武城里,排名勉强保持中游,对不对?”秦九歌在赌。

  通过对方的穿着和谈吐,对方家世必然不差。

  可惜是个纨绔子弟,即便有较好的修炼环境,然而酒色掏空的身子终究暴殄天物。

  “你,你怎么知道?”对方有些吃惊,隐约预感,自己是不是遇见了高人。

  “哼,本座在山中修炼逐法,如今已经窥得金丹大道,气机合体已有飞升之貌。想本座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算得宣武城中当有真龙出世,便应在你的手中!”

  ……

  这算遇见了绝世高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