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牛刀小试见锋芒

更新时间:2018-05-28 17:54:2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387

秦九歌听了,冷汗直冒,我就这么不让人信任?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我,本人很优秀好不好。

  “弟子誓死完成任务,莫说是选购灵光草,哪怕……”秦九歌突然一窒,本想说杀七八十只妖兽好好显摆,转念想,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二长老满有希望的看着秦九歌,“若不能完成任务,你打算如何?”

  “弟子保证只收购灵光草,绝对不惹是生非。假如不能完成任务,情愿割了好大的头颅,吊在房门上当撞钟。”

  为了扭转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秦九歌也是拼了。

  “不必如此。”见秦九歌斗志满满,二长老心中不忍,真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长老不用担心,弟子说到做到。”秦九歌哽着脖子,死死咬住不放。

  “随你便吧。”

  二长老挥袖走人,心中为秦九歌默念了几句佛号。

  让秦九歌去采购灵光草,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宣武城距离此地百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平常时,附近治安尚可,随便派个弟子将灵药买回来就是。

  不过今时今日,想要完成任务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原因无他,四长老不是个大度的人。

  比起肚量,四长老认为自己即使不能肚子里撑船,至少也能划片小舟。

  肚量大不是说你差点弄死我,我还能告诉你,四长老我专职以德服人,弄了一次不要紧,你可以弄第二次第三次,老夫保证不弄死你。

  半个月后,当四长老恢复元气,开始计划让秦九歌泪洒长空。

  转念一想,堂堂四长老殴打大弟子,传出来二哥的面子定然过不去,搞不好要羞愧的吊死在自己屋门口。

  大早上起来看见死人吊在房门前,随风摆舞像是风吹的腊肉,多晦气啊。

  明的不行,四长老就计划来暗的,正好可以借此搞掉秦九歌的大师兄之位,让温文和雅的洛辰继任。

  于是才有了派秦九歌出山,去采购灵光草的任务。

  房内,四长老的桌子上摆着半尺高的稻草人。

  取出几枚银针,四长老狠狠朝稻草人身上扎进去,举止非常残忍,过程非常暴力,动作非常血腥。

  “哼哼,还完不成任务情愿割掉好大的头颅。老夫就如你的愿,现在就派人把宣武城及其附近的灵光草采购一空,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完成任务。”

  想想到时候可以拿大弟子的头当球踢,四长老心中的郁结解开不少,屡屡发出几声奸佞得逞的笑声。

  秦九歌当然不晓得,平日不吱声的四长老居然在计划收拾自己。

  若他得知真相,估计会拼尽全部身家买下枚绝命丹,再给对方下次毒手。

  兴致勃勃的收拾好东西,秦九歌准备下山。

  走到半路,秦九歌发觉不妙,出了宗门,竟有头裂云虎挡在路中间,看样子是准备拦路打劫。

  “现在妖兽的胆子都这么大?”

  秦九歌惊讶于这头裂云虎的胆子,妖兽向来是修真者猎杀的目标,它们浑身上下都是宝,体内还有不菲的妖晶。

  从后背拔出铁剑,那是一把尚未开锋的大剑。

  有巴掌宽三尺长,造型古朴,用崇灵大陆最常见的精钢九叠锻造,本来是秦九歌用来充面子的道具。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有时候,剑不需要锋芒。

  “那头病老虎,你走不走,不走的话,小爷当场把你宰了。”

  勉强单手拿起重剑,秦九歌也不想,他把木屋翻遍了,只有这件武器,凑合着用吧。

  裂云虎的虎鼻轻轻喷出两股气,朝着秦九歌蔑视的扬起虎尾。

  “嘿,老虎不发威,你还神气上了。”

  裂云虎是淬灵八层的修为,与秦九歌相差不多。

  见小小的妖兽都敢蔑视自己,秦九歌体内战意猛增,意图拿它的头来开刃。

  “吼吼。”

  裂云虎不管秦九歌说了什么,虎尾高高竖起,接着便犹如铁棍横捣直下。

  秦九歌敏捷的躲开横扫而来的劲风,脸皮发疼。

  地面震动,再看地上的几块青石,已经碎裂成齑粉。

  “好个畜生,不喊三二一就偷袭,小爷非剥了你的虎皮!”

  秦九歌手持重剑横斩夺去,裂云虎浑身坚硬,虎头抵御下重剑锋芒。

  不但没有被逼退,反而虎头扬起,堪堪将秦九歌逼退几步。

  “轰!”

  虎尾并驱,快如闪电,在空中化为残影,招招夺人性命。

  难怪妖晶如此珍贵,原来妖兽远没有自己想象的容易猎杀。

  且不说妖兽体积巨大防御极强,单单是呼啸而来的力道,便远远超过同级的人类修士。

  见裂云虎决意找死,秦九歌眼中端着份杀意。

  手攥剑柄,脚步微移,心中战意高涨。

  “看小爷的惊鸿步!”

  别的秦九歌不敢说,单论这套身形武学,他已经练得十分纯熟。

  三品武学放在外面,已经是相当珍惜的宝物,若非身为内门大弟子,还真没有机会能学习。

  身形飞速靠近裂云虎,双手压剑,瞄准虎脊便竖斩断开,空气隐隐发出呜呜的嗡鸣。

  摆动庞大的虎躯,裂云虎的尾巴像箭镞般飞出。

  尾尖锐利无常,能轻易洞穿一棵大树的主干。

  以秦九歌现如今的体魄,尚且不敢与妖兽正面碰撞。

  被迫中止攻击,重剑化为盾牌,虎尾重重点在剑面,剑开始剧烈颤抖,被秦九歌及时握紧压了下去。

  “力气还真大,不过是蠢力气罢了。”

  秦九歌擦拭脸上汗水,满不在乎的说。

  永远不要惹一种人,这种人对自己都狠,更不要说对别人。

  “陪你玩得差不多,去死吧。”

  秦九歌说完,踏步飞跃,身形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左右移动。

  妖兽的体积庞大,这是它们的优势,也是劣势。

  至少从灵活性来说,笨重的裂云虎比不过人类修士。

  “吼!”

  虎啸一声,百兽彷徨。剧烈的虎吼并没有吓退秦九歌,反而激起秦九歌胸中的凶气。

  见那把厚重的巨剑再次当头劈来,速度极快,在空中折叠成四五道颤抖的残影。

  虎尾运动不及,裂云虎见了,便微弯一对前爪,打算用硬如金刚的虎头抗下攻击。

  见裂云虎原地受死,秦九歌眼中划过残忍之色,瞬间变得狞红。

  “死!”

  正当飞驰而下的重剑即将落到虎头时,秦九歌以肩膀撞击剑柄,使得重剑在空中改变运动轨迹。

  咻。

  重剑以非常刁钻的弧度,斜偏着切割砍下。

  即便没有剑刃,重剑叠加出来的重力也是非常恐怖,轻易削掉裂云虎竖起的虎耳。

  半个巴掌大的虎耳坠地,断面整齐,沾着粘稠的血脂。

  “吼。”

  裂云虎惨叫声,没有料到人类如此奸诈,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扬起虎头惨烈的嘶吼,裂云虎露出满是白色皮毛的下颚,喉咙正在上下吞吐。

  秦九歌等的便是这个时机,以惊鸿步再次跨越,来到裂云虎高昂的虎嘴下方。

  浓烈腥臭的恶气熏得人眼目发昏,强大的虎威震得人心神松弛。

  强忍着不适,秦九歌抽出重剑斜上一切。

  钝器的尖锋迅速划过,撞击在暴露的咽喉附近。

  咔。

  巨大的力量击碎裂云虎的气管和咽喉,血飞如注。

  澡盆大小的虎头被秦九歌迅速切割,失去生机的死老虎倒在路边,头颅被重剑一斩离体。

  嗒嗒几声。

  带血的虎头随着山坡滚远,沿途留下刺眼的血带。

  见裂云虎已死,秦九歌僵持刚才斩下虎头的姿势,脸无血色,汗水不比裂云虎流出的血少。

  躲在远处的二长老见了,心生满意,评价说,倒也是杀伐果敢。

  本来不放心秦九歌到宣武城采购灵药,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见危险被秦九歌解除,二长老打算飞身回去。

  身体忽然停下,二长老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

  原来秦九歌松懈心神后,迅速把妖兽体内最值钱的妖晶取走,也不向前,反而径直调转头向原路返回。

  “混蛋啊,你走错方向了,回宗门干什么。”躲在树林里的二长老怒其不争,刚才还对秦九歌略有改观,现在看简直是自己瞎了眼。

  以为秦九歌只是弄反了方向,在原地坐了半个时辰的二长老,喝饱了狂野的秋风,方才明白。

  还真是,那混小子临阵脱逃了!

  倒在路中央的裂云虎血脂冷凝,平整光滑的骨骼断面,似乎在诉说什么。

  秦九歌当然不是临阵脱逃了,他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他发现自己没有储物戒指。

  那种高档货,小小的灵霄宗内,肯定不会给弟子配置。

  也就是说,即便采购到灵光草,百多斤的东西仍然需要秦九歌自己扛回来。

  开玩笑,秦九歌不蠢,不愿干这种事。

  于是瞄来瞄去,秦九歌决定在宗门里找个五大三粗的苦力。对方最好是憨厚有力任劳任怨,有力气又容易忽悠的老实人。

  看来看去,四师弟牛万山,高矮胖瘦正合适。

  “去宣武城?”当胖子听到消息时,可以看出,他绝对不是兴奋。

  “对啊,想想看,高高的城墙,明亮的白瓦。城中宽阔的街道,两边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有许多妙龄女郎,手持红袖挥动芊芊玉手。”

  三个字,美滴很,美滴很。

  “不去。”死胖子一口回绝,他正在计划追求三师姐,没有兴趣节外生枝。

  秦九歌奸笑两声,双手抱肩懒散散的问;“如果我是你,肯定会去,而且寸步不离。”

  “为什么?”以死胖子的智慧,尚且无法参透那么有高难度的问题。

  “难道你不担心我挟款潜逃?到时候欠你的钱,可是换不了咯。最主要的是,万一我逃了,你们下个月的修炼资源统统得不到,惨咯。”

  “瞧大师兄说的,师弟愿随你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死胖子转念一想,还真是,以大师兄的人品,这种事他是干得出来的。为了自己有更好的明天,一口就答应了,敢不让自己跟着去就翻脸。

  “来来来,我们边走边说。我这个做大师兄的,路上传授你三浪真言和泡妞大法,保证你在情场上双收获,不仅得到三师妹的芳心,还能成为一代猥琐宗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