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毁人不倦

更新时间:2018-05-28 17:38:1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203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这些长老毁人不倦,难怪会有大师兄的臭名昭著,是因果关系。

  三十六计走为上,谁料秦九歌刚想走,便被三长老呵止;“走哪去?”

  太过分了吧,那么多人走你都不拦着,偏偏和我过不去。秦九歌心中不安,又忌惮三长老的威名,只能乖乖站好摆好姿势。

  “哼。”三长老不屑的哼了声,鼻孔外翻。

  “啊?”秦九歌有些不解,该不会自己也得罪过他吧?

  “搅乱宗门弟子日常修炼,毁我宗门未来根基,该当何罪?”

  忘了,三长老爱财,故而主管宗门财库。

  除此之外,三长老还兼任宗门刑罚长老,属于大权在握。

  讲个故事而已,劳逸结合,没这么大的罪过吧?

  心中如此想,秦九歌不敢说出来,只能咬着牙齿认了。

  “弟子甘愿受罚。”秦九歌光棍的脱掉黑袍,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

  “前几天,你在四长老那里,以为事情就过了?”三长老拷问道。

  扣紧牙关,秦九歌不吱声。

  该来的躲不过,果然自己不是主角,要换做是主角,现在早就是十步杀一人的高手。

  三长老眼光含笑,带着几分调侃,“于是今天二长老把我叫去,说数罪并罚,准备将你废除修为,然后赶出灵霄宗。”

  与三长老的眼光含笑相比,秦九歌浑身极度压抑,眼角欲裂,他心中不甘!

  “不过被我据理力争,及时阻拦下来了。”

  该死的说话大喘气,秦九歌心中微定,极度紧张后,是浑身脱力的虚弱。

  “但是二长老余怒难消,说是要将你打为残废,才能卸掉心头之恨。”

  话落,秦九歌摆出血溅三尺的架势。

  “不过又被我及时阻拦下来。”三长老慢吞吞的补充。

  秦九歌高悬的心再次轰然砸落,身体倾斜,像是吹瘪的气球。擦拭眼角,他懂了,难怪那些弟子看见三长老,比看见自己和小师妹还要害怕。

  果然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

  “最后二长老发话,要杖打你十棍子屁股,以示警戒。”

  在保全了性命和身体后,秦九歌得寸进尺,后知后觉的问;“又被您老阻拦下来了?”

  “没有。”三长老摇摇头,秦九歌倒栽葱扑了过去。

  “屡次驳了二长老的意见,他的面子往哪放?我可不是缺心眼。”三长老夹着脸皮,显然以秦九歌如今的地位,尚且不能让他完全保护起来。

  “杖打十棍子?”英俊的少年面色苍白,有些不敢置信人世间的冷漠和残酷。

  “对。”三长老斩钉截铁,磨刀霍霍的样子,看起来很早就想抽一把内门大弟子的屁股。

  最后,仁慈的三长老并没有下手,只是吓唬吓唬了秦九歌。

  当然,作为交换条件,秦九歌不能再在宗门内说书,影响弟子修炼。

  “不能说书,不代表不能出书。”三长老点拨秦九歌,好在秦九歌也不笨,当即明白过来。

  于是,双方达成协议,由秦九歌将书稿交给三长老,再让三长老拿去刊印贩卖。

  五五开就不要想了,除非秦九歌想被屁股开花。

  不过从中获取的利润,至少要比在灵霄宗内获得的要多。

  巨额的债务,正在被秦九歌慢慢推平。

  “三长老,我建议书本的落款,就填上咱们掌教的大名。毕竟如此侠骨柔情、风华绝代的奇书,除了咱们灵霄宗宗主,无人能及。”

  “嗯,我会考虑的。”三长老点头,拍了拍秦九歌的肩膀,示意你小子很上道。

  难得见大弟子如此顺眼,三长老免不得多说两句;“这些东西只是小道,如今天地间强者为尊,实力才是决定命运的关键。与其琢磨奇淫巧技,不如把心思用到正道上。”

  三长老的意思,无疑是叫秦九歌抓紧时间修炼。

  区区淬灵九层,这种修为根本上不得台面,更别提决定自己的未来。

  “我会的。”坚定不移的点点头,秦九歌不敢再对此事马虎。

  假设刚才三长老说的惩罚是真的,没有半丁点实力的秦九歌,除了任人鱼肉之外,别无他法。

  那岂不是,将会失去肌体甚至生命?

  只想活下去的秦九歌明白了,即便是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也需要足够的实力。而实力的来源,只有刻苦修炼,走不得捷径。

  日月临天,山河出地。星辰列宇,太上永极。

  天下之中,四海六合唯有道最大。

  宇宙尚且在太虚之前,道便早早存在。

  后来混沌分裂,鸿蒙造化,阴阳论形,方才有了天地日月。

  待到天地有了万物,山川有了生灵。

  冥冥之中,宇内便滋化一股气,那便是灵气。

  灵气是万物生机的根本,是生生不息的生命源头。

  修真的初期,便是修炼。

  修炼的初期,就是引渡灵气入体,从而改造筋骨,令经脉通行灵气,获得力量。

  这便是修炼的第一境界,淬灵。

  等到灵气充沛全身,一拳一脚都能使灵气随行后,尝试用灵气进入五脏六腑,在肚脐上三寸开辟灵源,凝聚丹田,方可水到渠成的进入罡阳境。

  罡阳境与淬灵不可同日而语。

  待到开辟丹田,修士所拥有的灵气便不局限经脉内贫瘠的力量,而是拥有源源不断的供养。

  并且灵气淬体,身体硬如钢铁,快如飞豹,能一跃十米,不惧凡火寒冰。

  还能隔空驭物,用灵气凝聚武学精要,总之非常厉害。

  当下秦九歌的首要目标,那就是温养经脉积蓄灵力,从淬灵九层突破到罡阳境!

  入定心神,初时,秦九歌只能吸收游离在皮肤外围的灵气,通过鼻息将灵气缓缓导入体内。

  灵气在空气中汇聚成光斑,使秦九歌的身体附着一层薄薄的青光。

  青光积少成多,汇聚成汪洋,开始逐渐清洗体内的经脉,毛孔随之排出杂质。

  停在淬灵九层已经很久,可惜秦九歌始终没能再进一步。

  灵气像是精灵在皮肉间攒动,时而漫入骨髓,竟有股凉飕飕的寒意。待到灵气突破皮肉,开始进入体内,秦九歌连忙内视,密切注意灵气的走向。

  自己的前任就是死于走火入魔,轮到自己修炼时,秦九歌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丹田,在肚脐上三寸,作为灵气的汇聚以及供给点。要突破至罡阳境,丹田的大小至关重要,奈何每每当灵气汇聚至肚脐上,便被莫名其妙的薄膜隔开。

  屡次不成,秦九歌心知今天是不能突破了,遂放弃了无用功。

  “奇怪啊,筋骨里的灵气明明达到了极致,却迟迟无法突破皮肉。灵气不能完全进入五脏六腑,就不能一举开辟丹田,看来还是时机不到。”

  自语片刻,秦九歌退出修炼,开始寻找别的路径。除了慢慢吸收天地灵气,还可以服用天材地宝或者丹药作为辅助,亦或是修炼极高的功法,也能帮助突破。

  “这些我都没有啊!”秦九歌泪流满面,心中是说不尽的凄凉。

  在脑海里搜索半天,秦九歌选中一本身法武学,作为修炼的要点。

  功法,必须等到步入阳罡境,体内的筋脉略有充盈才能修炼。

  除此之外,普通的低级武学,倒是能供给淬灵境使用。

  功法武学,从低到高,有一到九品。

  以秦九歌现在的实力,即便灵霄宗内有高级武学,他也没那个资本。

  退而求其次,秦九歌选中一套三品武学,惊鸿步。

  打架是不好的,秦九歌不求自己能打过别人,可打不过又逃不掉,那就不能怪老天了。

  徒劳无法突破后,秦九歌以修炼惊鸿步为重点,争取做到打不过能逃得过的后起之秀。

  白驹过隙,转眼又过了半个月,秦九歌闭门造车,修炼惊鸿步不亦乐乎。

  这半个月秦九歌过得很充实,偶尔找三长老谈谈销售问题,增加书籍销售。

  接着到小师妹那里,进行富有公益性和无偿性的故事讲座。

  倘若修炼疲累,找到死胖子谈谈人生和世界,接着再回房里刻苦修炼。

  人啊就是一个大圈,绕了大半,又转回起点。

  半个月当中,秦九歌没有惹事,可事偏偏找上门来。

  正当秦九歌逐渐适应当下的环境,开门见山,见门外今日有恶客上门,实为不幸。

  “二长老?”弱弱问道。

  见二长老站在屋外庭院中,闭目凝神仿佛融入天地。梧桐花落叶纷纷,二长老站在其中超凡脱俗,微风吹起三寸白须,真是潇洒又拉风。

  “今日有事找你。”二长老紧了紧衣服,本想进屋说话。

  刚迈步他看见,秦九歌的屋里真叫个邋遢。

  作为时时保持自己清爽高人的一面,二长老表示不想混入泥潭,破坏自己的高大形象。

  不是秦九歌不爱干净,半个月来他只顾着刻苦修炼,其余的外物基本被他忽视掉。

  “请长老吩咐。”

  半个月下来,惊鸿步略有小成,体内的灵气也达到饱和点。

  依旧无法戳破最后的屏障,秦九歌早就想出去试炼一番,寻求机缘。

  “四弟告诉我,下个月宗门弟子修炼的资源,独独缺少了灵光草。我打算叫你去附近的宣武城采购,不知你愿不愿意。”二长老说。

  秦九歌点点头,正愁没有刷好感度的机会,应道;“长老放心,弟子肯定完成任务。”

  “唉。”二长老叹气。

  “二长老?”

  “我就是对你不放心。本来这种事应该交给洛辰那孩子,可惜他试炼在外,暂时不能回来。老夫坐镇门派不能脱开身,选来选去只有你,真是悲哀啊。”

  岂不是,还不如备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