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上善若水

更新时间:2018-05-28 17:16:1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22

话还没说完,秦九歌突然卡住喉咙,脸色有些难看。

  该死,忘了他现在一穷二白,比大街上的乞丐还要穷。

  以现在的局势,怕是八辈子都还不清那些孽债。

  瞧,胖子的脸色,同样犹如吃了苍蝇。

  本以为大师兄良心发现,原来是自己想多了,真是白高兴一场。

  “果然一文钱逼死英雄汉。”秦九歌仰视苍天,“胖子啊,你先帮我统计下受害人的名单,再算算大致要准备多少灵石。”

  “玩真的?”死胖子发现了新大陆,非常兴奋。

  “废话,大丈夫言出必诺。以前我拿了多少,现在统统加倍还给他们。”心中滴血,强忍着甜意没有吐出来。

  伸出胡萝卜的短手指,死胖子小心翼翼道,“大师兄,如果我所算不错,你克扣我的灵石大概有三十二块,差不多就是两斤灵石的量。”

  扭着水桶腰,死胖子温柔得简直能掐出水,“要不你先考虑,还给我?师弟我不贪心,给我三十块灵石就好。”

  “噗嗤。”秦九歌几乎吓得七窍流血,“再,再说吧。你先把单子列给我看看,我问问附近有没有卖肾的地方。”

  说出这话时,秦九歌咬牙切齿,已经生出自挂东南枝的想法。

  “卖身?”死胖子没有料到,大师兄竟然要出卖肉.体,口味会不会重了点?

  “是卖肾啊混蛋!”飞出一脚,秦九歌将死胖子踹飞出去,“快点把单子列出来,我回去就割肾。”

  身负巨债,秦九歌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木屋外。

  站在门口,秦九歌捶了捶胸口,“都是你这王八蛋,搜刮别人的东西,还得小爷替你还债!”

  可惜,前任主人的灵魂已经灰飞烟灭,听不见秦九歌的申述。

  望着破旧的木屋,青苔疯长,杂草丛生,墙角挂满了蜘蛛网和灰尘。

  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未等秦九歌开门,木门嘎吱几声,竟然自己打开。

  “天灵灵地灵灵。”倒退七八步站稳,秦九歌手掐法诀,准备对付藏在自己屋内的野鬼。

  屋内一阵脚步声传来,黑暗里没有野鬼冒出,倒是蹦哒哒跳出一个小精灵。

  “小师妹?”秦九歌没有料到,自己屋里的,居然是小师妹东方晴雨。

  如同蝴蝶翩翩起舞,小师妹一把挂在秦九歌的手臂上;“大师兄,你的病好了吧?”

  抱着额头,秦九歌满脑子浆糊,“没好,很严重,哎哟哟,我的头又疼起来了。”

  小师妹松开秦九歌,冷眼旁观的站在附近,看着秦九歌非常走心的表演。

  过了几分钟,秦九歌装不下去,只好缴械投降。

  “完了?”

  “完了。”秦九歌老老实实的回答。

  “走,讲故事去。”

  “故事?”小师妹的话点醒了秦九歌。

  对啊,他可以讲故事赚钱,总比指望天上掉馅饼要强吧。

  “师妹,你告诉我,上次那个白雪加公主,你给别人讲过了吗?”

  “当然。”东方晴雨拍着小手,“我回去给其他人讲,好多人都爱听。”

  “老天保佑,市场反应不错,看来我可以正式进军小说行业。”

  不容易啊,黑暗里摸寻到了黎明的曙光。

  眼看被逼绝路,柳暗花明,秦九歌找到新的生活动力……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四长老对前日的意外绝口不提,似乎没有追究的打算。

  见受害人不需要精神损失费,秦九歌也识趣的没有到处招摇,老老实实的在自己房间整理故事材料。

  讲童话是不行的,听众范围太过局限,不过可以试试老少咸宜的长篇故事,相信能有不错的反应。

  鉴于大师兄在宗门里的影响力,秦九歌很明智的隐蔽起身形,把自己套在黑斗篷里。又找来死胖子当护法,并说动小师妹做宣传。

  一连五天,灵霄宗内,悄悄掀起一股笑傲江湖的热潮。

  每天下午,只需半颗拇指大小的灵石,便能听完一段黑袍人精彩绝伦的说唱,那遥远又陌生的刀光血影的江湖世界。

  得知此事的弟子越来越多,渐渐都被吸引而来,涨势喜人。

  今天来了七八十人,都是为听故事最后的大结局。

  死胖子见这么多人捧场,不禁对大师兄生出几分崇拜。

  就连向来对大师兄有偏见的戎可可,此番也对大师兄生出不同的认识。至于小师妹,则每日必来,关键还不给钱,秦九歌也不敢开口要,很是尴尬。

  “且看令狐冲将任盈盈打晕过去,就要和东方不败相认。在旁的任我行坐不住了,使出吸星大法欲图偷袭令狐冲。不料令狐冲克敌在先,使出一招猴子偷桃,令任我行大喘气没有喘上,最后活活呛死。”

  “夕阳西下,远方残阳如血。狂风吹拂,排山倒海压弯荒草古原。秋风中,令狐冲打败了任我行,终于和……”

  不等秦九歌说完故事里画龙点睛的结局,坐在头排的死胖子抢道;“终于和青梅竹马的岳灵珊在一起了?”

  “非也。”秦九歌知道,死胖子是在暗示三师妹戎可可。虽然师妹和师姐有区别,然而都有个朴素的价值观,那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依我看,最后夕阳西下、秋风中,令狐冲和任盈盈有情人终成眷属,对不对?”有人见胖子回答错误,随后抢答。

  “不对,人生如戏,爱的是一个,结婚生子的又是另一个。”秦九歌依旧摇头。

  见众人呆若木鸡,再没有人能回答,秦九歌痛心疾首的拍着巴掌;“和东方不败啊,最后令狐冲和东方不败海誓山盟,两人从此浪迹天涯。”

  “啊?”几十人下巴掉了一地。

  “我前面做了那么多铺垫,就没有人看出来?”秦九歌扼腕叹息,情商啊。

  “怎么,怎么会和东方不败?”死胖子满脸屈辱,横肉直抖,“岳灵珊和令狐冲青梅竹马,应该是他们两个啊。”

  说完,有人应声赞同,显然不同意秦九歌的故事结局。

  “胡说八道。”那个支持任盈盈的弟子反驳说;“从开头到结尾,明明是任盈盈和令狐冲最配。”

  “谁说的,我就支持东方不败和令狐冲。”或许是复姓东方的原因,小师妹东方晴雨坚定了立场,排除万难发表自己的意见。

  见到小魔女出声,刚才还争得面红耳赤的众人,顿时不敢出声反驳,害怕血溅当场。场面一时陷入寂静,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为了缓和氛围,化解危机,毕竟自己以后的财源还要靠这些读者。

  秦九歌端了端嗓子,拍桌而起;“其实这个结局已经非常美满,你们可知最惨的结局是什么?”

  众人摇头,期待秦九歌揭幕。

  背光站立,秦九歌索然长叹,满怀唏嘘的说;“往事如烟过,一笑泯恩仇。师妹成人妻,绿帽心中留!”

  语毕,众人哗然,颤栗不休。

  果然,好惨啊。

  颤栗的人群当中,数死胖子最甚。

  很显然,这种结局比令狐冲和东方不败还惨。

  对于心恋师姐的牛万山来说,这种结局发生在自己身上,还不如把他割了当九千岁。

  见众人被震慑住,小师妹纵横捭阖,睥睨天下,油然生出一览众山小的霸气。

  嘴角微勾,眼睛斜瞟,双手叉腰,王者之气由内到外,如同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秦九歌颤了颤,觉得自己犯罪了。假如从此听了这个故事,小师妹真去练个什么宝典之类,无疑是对灵霄宗上上下下几百人的不负责。

  正当小师妹独步天下、大散王霸之气时,后面的弟子突然闹腾开,随即作鸟兽散。

  座椅板凳四散狼藉,不等缴纳今天的听书费用,在场的已经不剩几个。

  见远处有人站在夕阳前方,缓缓踱步而来,气度恢弘。

  “还没给钱呢!”死胖子正义高呼。

  好不容易大师兄良心发现,赚的钱可是拿来赔偿给自己这些受害人的,与利益挂钩,不得不上火。

  远看对方身高七尺,体如龙钟,英武非凡。

  近看,其人生着双如意耳朵。眼睛似铜钱,鼻子似秤砣,头如元宝且身犹钱库,细听都带着灵石相互碰撞的音韵。

  看清了是谁,死胖子屁滚尿流的跑路,头也不回,钱也不收。

  能把死胖子吓到这幅德行,秦九歌还以为只有自己的前任能做到。

  再看,身侧唯有一人站在原地坚守,似乎要把今天的入场费交给秦九歌。

  当秦九歌满怀激动的回头,却见小师妹淡定的站在旁边,丝毫没有付钱的打算。

  “三长老来了,快走。”拿人手短,小师妹并不是不躲着对方,而是讲义气的提醒了秦九歌一句,算是态度有所改观的开始。

  爱财如命的三长老?

  脑海内混沌初开,秦九歌也意识到不妙。

  再看时,刚才热闹的会场半个人不剩,今天损失了不少灵石,心尖直疼。

  最后的大结局,秦九歌没能得到预计的灵石入账,不由得切切咒骂;“听书不给钱,东方不败的下场啊!不过你们没有葵花宝典,挠墙去吧。”

  见三长老驾到,连小魔女都退避三舍,足见他老家人的威名。

  灵霄宗内,除了尚在闭关的宗主和大长老,共有四个长老。

  二长老爱面子,三长老爱财。

  四长老试炼丹道,五长老狡诈无常。

  上梁不正,下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