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重新做人

更新时间:2018-05-28 17:12:1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6

“年轻人,好好的怎么想不开?”见从河底飞出来的那人悬在空中,恍然神仙般风采。

  “老神仙,我的灵石掉进河里了。”秦九歌见对方从河底现身,身上却没有半点水迹,心知是遇见修为高深的怪人,急忙求道。

  “灵石是什么东西,丢也就丢了。老夫乃是这条河的河神,河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区区灵石有什么打紧的。”老神仙不以为然,说得那叫个轻巧。

  秦九歌心中那个恨啊。心道你个老东西,灵石掉进河里,等我走了不就归你了?打着副好算盘。

  “老神仙,我不管。你要是不帮我把灵石捞起来,我就吊死在河中间!”河水湍急深暗,回过神的秦九歌不敢轻易冒险,只能求河里面的这位老神仙帮忙。

  在草丛里打滚撒泼,秦九歌的模样分外辛酸。

  没办法,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钱这种东西,影响力甚至超过凝丹境高手。

  世界上,有自杀他杀等因素,又衍生出吊死砍死勒死毒死摔死等多种死法。

  可有一种死法最惨,甚至可以说惨无人道,便是穷死。

  老神仙慈悲为怀,见秦九歌撒泼打滚,心中生了恻隐;“看你可怜,我帮你找找。”

  挥挥手,老神仙心念挥动,空气中的灵气便凝聚成大手,没入湍急的河水里翻找起来。

  过了片刻,河底飞出两块灵石,被老神仙分左右手拿住。

  左手那块灵石,约莫有七八斤重。

  右手那块,只有两三斤左右,都不是秦九歌落进河底的那几块。

  “你选吧。”老神仙很大度,看起来他没有说谎,每年沉入河底的东西,确实应有尽有,当个河神收入很高。

  停止满地打滚,秦九歌看着那条脉脉远去的河水,眼里比看儿子还顺眼。

  宝河啊,真是宝河,随随便便就能摸上来灵石。

  “老神仙,您左手那块灵石是我的。”秦九歌不假思索的说,灵石嘛,谁不爱?

  谁料秦九歌刚刚说完,老神仙的笑脸立马凝固,左手抖了抖,那块七八斤的灵石重新坠入河中。

  “帕金森?”某人脱口而出。

  “什么?”老神仙显然听不懂含义,“年轻人,你很贪心啊。”

  干笑两声,秦九歌抚摸额头,显得异常头疼。

  您老右手那块灵石,顶了天也才三斤重,比自己那包灵石少多了。

  “要不,右手那块?”试探的问道,算了,少就少点,总比血本无归要好。

  白净的老手出现在阳光下,再次抖了抖,那块小的灵石也坠入河中,掀起洁白欢快的浪花。

  “不诚实,作为惩罚,你掉进河里的东西没收。”老神仙说翻脸就翻脸,背过身不再理会秦九歌。

  “不是你让我选的吗?”秦九歌怒了,吼道。

  老家伙,欺人太甚,要不自己痛下杀手,把他干掉后再地毯式搜索河底?

  老神仙打着白眼,看不清表情;“我叫你选你就选啊,那天空中的太阳还是件宝物,你怎么不摘下来戴在头上?”

  “骗子!”含着泪水,少年悲痛的指责道。

  “江湖险恶,你还不足以出去闯荡,老老实实回宗门去。至于灵石嘛,老人家我就笑纳了。”

  见老神仙犹如鱼鹰遁入水中,入水未掀起半点波纹,河中的鱼儿还在旁若无人的嬉戏。

  修为嘛,老神仙的修为达到了至臻的高超境界,令人叹服。

  然而单论人品,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看着那座竹桥,还有所谓能悄悄潜出宗门的秘密小路,秦九歌恍然大悟,这分明就是个庞氏骗局!

  凡是想要通过这条路出宗的,在过桥的时候,他的东西肯定会莫名其妙的掉下河去。

  等那人悲痛欲绝时,老神仙就出场了,戏弄别人一番,好不讨厌。

  至于掉入河里的东西,老神仙生肖属性是貔貅,必然有进无出。

  不服?

  等你哪天拥有焚山填海的能力,再来讨回公道吧。

  “五长老,你太狠了!”某人跺跺脚,刚才老神仙入水时,才后发制人想起对方的身份。

  变成鱼入水的老神仙,正是大名鼎鼎的灵霄宗五长老。

  与二长老四长老不同,五长老神龙见首不见尾,虽有赫赫威名,但鲜有人见。

  原因很简答,五长老是个疯子。

  至于发疯的原因,和秦九歌的前任差不多,属于修炼时不甚引发心魔。

  心魔者,存在于无间大活地狱,行走于人世间引发人心阴背。

  比秦九歌的前任运气稍好,五长老走火入魔,所幸发现及时被救了回来。

  不过从此之后,五长老便疯疯癫癫,说话语无伦次。

  “谁说他是个疯子,分明是个老骗子!”

  经过此次教训,秦九歌又明白两个道理。

  首先,假疯子玩不过真疯子。其次,当疯子进化到某种程度,可能异变成老骗子。

  跑路的经费被没收,秦九歌失去经济上的援助,只能悻悻打消逃出灵霄宗的计划。没办法,生命诚可贵,秦九歌很有志气,他不希望自己的死法是穷死。

  回到内门,秦九歌这几日屡受打击,内心也生出报复社会及反人类的心思。

  既然做不成好事,索性做点坏事!

  于是,秦九歌溜进厨房,伸出罪恶的手,偷走了一把杀猪刀。怀揣锋利的宝刀,秦九歌带着阴笑,来到四师弟牛万山,也就是死胖子的住处。

  今天夕阳无限好,迟日江山丽。

  死胖子吃完晚饭,正趁着闲暇休闲,在屋门口懒洋洋的享受天地滋润。

  受到的滋润过多,死胖子的身体牢牢堵住大门,直到看见秦九歌从远处杀将过来。

  奈何体型太过丰满招人嫉妒,死胖子没能及时进屋锁紧房门,被秦九歌当场活捉。

  “你,你还是要对我下毒手。”死胖子哆嗦着嘴,颤抖着腿,依然保持烈士的形象,死撑着身体站得笔管条直。

  肚子顶出,把气冲斗牛的秦九歌,逼得倒退三步。

  “士可杀不可辱!”死胖子说。

  “好,那我宰了你。”对于万念俱灰的秦九歌来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已经不是个事。

  见秦九歌目光坚决,手臂青筋暴起,好像一头受伤的野兽,死胖子畏惧了;“我,我,你还是羞辱我吧,我怕死。”

  死胖子说完,像是肥西施捂着心口,并且抛了个妩媚眼神,眼角的褶皱能挤死大头苍蝇。

  刀口朝着死胖子,秦九歌咬紧牙齿;“本来想让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白刀子进去,绿刀子出来,先扎你苦胆!”

  胖子脸都绿了,泛着绿菜的颜色求道;“大师兄,本是同根生,宗门里每天画小人诅咒你的,可不止我一个。你要报仇,也别单单找我啊。”

  显然,死胖子不是个视死如归的人,见命在旦夕,连忙祸水东引,滔滔不绝的数落起旁人。

  胖子的世界观很朴素,简单来说就是,要死大家一起死,一碗水得端平。

  “还有谁,都告诉我。”心想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秦九歌泛着血光问。

  在离开这个丑陋的世界前,他决定,要干出件轰轰烈烈的惊天大案。

  “多得是。”胖子牧师大回血的一划拉,“有外门弟子耿丰、江长、严永昌等七八十个。还有送菜的张老伯,看门的刘大爷,杂货店的孙奶奶,以及宗外齐大婶家里养的那头母猪。”

  “慢着。”秦九歌阻拦说个不停的死胖子,横刀立马的问,“怎么还有母猪混进来,你想毁我的名声?该不是你作奸犯科,用了我的名字吧?”

  决定了,待会先扎他屎包子,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这么黄。

  “大师兄你怎么忘记了。”死胖子可怜兮兮的说,“前几个月你路过齐大婶家,看见她家的母猪很是丰满,商量着买下来杀了烤着吃。现在那头母猪远远看见你,恨不得撞破栅栏找你拼命咧。”

  秦九歌皱着眉头,很不明白,为什么死胖子形容那头母猪,会用丰满这么富有文艺调的词语。

  “那头猪叫什么名字?”秦九歌眼神不善的盯着师弟。

  死胖子回忆半天,含情脉脉的说;“花花。”

  “咳咳。”除了那只花花,胖子刚才说的仇人,秦九歌大致算了算,怕不得百多人。

  那么多人,若是全宰了,整个灵霄宗都会血流成河横尸遍野。

  看来自己的前任在宗门里,真是犯了众怒,只靠淫威是无法调和的。

  于是,秦九歌放下屠刀,休止了用杀人这种办法解决事情。心中通透,三世为人让秦九歌明白,所谓与人为善,无非是恩威并施,也就是给颗甜枣再打一大棒。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想要修补破裂的人际关系,并且树立大师兄的威信,唯有雷霆雨露皆是天恩。

  迷茫中,秦九歌找对了方向,开始转型发展。

  和善的走过去,秦九歌旁若无人的锤着死胖子绰约的肚子;“我决定了,和平解决此事,不能只用蛮力。”

  “大善!”死胖子吊着双下巴,满怀激动的赞同这番话。

  “听你所说,我之所以讨人嫌,无非就是从前搜刮过他们的灵石。现在我决定重新做人,以往拿了他们多少,我统统还给他们,并且多给多赔。”

  这就是灵石的魅力,只要不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便能用灵石修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