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有女弟子共浴?

更新时间:2018-05-28 17:16:5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79

时间随之延迟,四长老通红的脸上出现几许青紫色,显然是毒发了。

  “没时间了,别啰嗦。”眼看人命关天,秦九歌眼中出现几分决然的果断。

  好歹他是死过两次的人,若是真较起狠,天底下没有谁狠得过他。

  “是你,是你。”秦九歌眼角噙着泪水,像是被逼良为娼的黄花大闺女,“是你逼我的,自从穿越,上天就剥夺了我做个好人的机会。”

  在四长老未能反应之前,秦九歌当即抄起桌子上的茶壶,快速朝四长老扬起的脸上砸下去。

  啪,瓷器清脆的碎裂声,四长老不负众望的昏了过去。

  “哼。”丢掉手中行凶的碎片,“这就对了嘛,等着,我很快回来。”

  “别,带上我。”昏迷的四长老醒了过来,细若游丝的叫道。

  秦九歌眼中狠辣尽显,抄起旁边的椅子,从上到下,哐哐。再三确定四长老完全昏迷,拍拍衣服整装出发,从容离开。

  故事都是这么写的。中了剧毒的长老趁着没人,自己四处乱爬。等到医生来的时候,又找不到人,从此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一命呜呼。

  为了防止这种狗血的故事不上演,秦九歌上善若水的使用了暴力解决隐患,实在是居功至伟。

  古人说道在屎溺,掉进茅坑的秦九歌明白了这点,已经堪破了大道。

  “来人啊,救命啊。”依旧是熟悉的求救方式,在宁静的灵霄宗内响起。

  “谁在叫救命?”

  弟子们放下手中活计,准备寻声看看。

  “我怎么听着,像是大师兄的声音?”其中有人弱弱的说道。

  “大白天的,人都死光了吗?”秦九歌边跑边喊,心中充满了忐忑。万不得已,只有故技重施,虽然性格正直的自己不屑于用。

  “还真是大师兄,不管他。”大家发现喊救命的居然是秦九歌,没人理会,装作没有听见,宗门内依旧是一片安宁祥和。

  秦九歌心中绝望,只好双手做喇叭状,尖着嗓门喊道;“快来看啊,居然有女弟子在池子里洗澡!”

  “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出现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不等弟子们有所反应,灵霄宗门深处,传来石破天惊的怒吼。

  刚刚从修炼中退出来的二长老怒发冲冠,身体腾空飞起,化为残影瞬间飞出百米开外,踏空来到秦九歌面前。

  被惊得目瞪口呆,秦九歌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乖乖,这就是修真者的真实实力,实在是太牛掰了,这后面没安装飞行器吧?

  “二长老文成武德,千秋万载,永享长生。”秦九歌再次顶礼膜拜。比起来,四长老实在太逊了,区区一颗黑漆漆的丹药,就差点把他解决了。

  看看二长老的出场方式,那叫个飘逸。衣不沾尘足不履地,高高悬在空中,让人只能生出仰望的心境。只有浩清境开辟脑海灵台,方才能御空飞行,不知二长老是否到了那一步。

  “是你?”二长老冲着鼻孔,长长的胡须在胸前乱飘。

  别的弟子二长老或许不认识,但秦九歌的前任作为内门大弟子,二长老还是相当熟悉的。通过二长老的表情,秦九歌判断,对方对自己的印象大抵也停留在一坨屎的阶段。

  “你胡乱嚷嚷什么?”二长老竖起手指大骂,神色正义且义愤填膺,“看什么看?滚回去修炼,不然全部给我入山磨砺去!”

  声音夹杂灵气,顿时传遍整个灵霄宗。

  围观的弟子捂着耳朵跑远,秦九歌离二长老最近,直接被吼声震得摔倒在地。

  好强的威势!

  见淡淡灵气从二长老体内溢出,交杂空中形成龙虎姿态。

  盘旋卧立,像是天生的一般协调,与天空都融为一个整体。

  见其停在空中双手后背,无视任何阻碍,是何等的高人姿态!

  被吓得一个激灵,秦九歌的脑海里,渐渐涌现对二长老的记忆。

  灵霄宗二长老,修为不知,年龄不知,平时口味喜辣不喜甜,与四长老恰恰相反。现如今,宗内宗主和大长老闭关突破,门派大小事长时间由二长老负责。

  可以说,二长老完全能挺着胸脯子宣布,现在自己是宗里的一把手。

  初次见到二长老,秦九歌能感应到,对方很强。

  至少现在的自己,二长老随随便便能弄死几百个。

  秦九歌同样渴望实力,却没有时势和气运。

  “你说的女弟子洗澡呢?”二长老眼睛如牛大,恨不得用精神攻击杀死秦九歌。

  可以确定,二长老并非好色之徒,绝没有喜欢偷看人洗澡的陋习。

  想起来了。眼前的这个二长老什么都好,就是爱面子。说好听点叫虚荣心大,说难听点,就是冻死迎风站,饿死挺肚行,死鸭子嘴硬那种人。

  身为门派二长老,大小也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二长老监管现在灵霄宗的所有内务,秦九歌乱嚷嚷嗓子,岂不是赤裸裸的往二长老身上泼脏水,说他驭下不严?

  岂有此理,简直光明正大的抽自己的耳光子,比杀了自己还难受。二长老出奇的愤怒,这已经是第二次呀,而且两次都是同一个混账!

  面子啊,老夫的面子,名声啊,老夫的名声!

  要不是看在他师傅的面子上,非得...二长老盯着秦九歌,恶向胆边生,准备先斩后奏收拾他一顿先。

  秦九歌也是个机灵人,见二长老眼中凶光彪悍。

  可以肯定,二长老绝不是要发红包给自己,保不住今天折了他的面子,明天就得进火葬场。

  “二长老,弟子确实是有要事,否则怎么敢出此下策。”警惕的向后倒退,秦九歌出言解释,不卑不亢的说道。

  暴怒的二长老听不进去,混蛋啊,老夫的面子丢得清洁溜溜。所谓弟子如手足,面子如衣服。谁敢扒了二长老的衣服,二长老就敢断了谁的手足。

  “小小的灵霄宗,只有屁大点事。”从牙缝中咬出几个字眼,都生生给它嚼碎。

  “不是我的事。”急忙摇头,秦九歌暗自鼓足体内灵气,以防自己英年早逝。

  “那是谁?”眼中怒火喷出,二长老欲要将那人活活烧死,而且是绑着十字架烧死的那种。

  “是,是四长老。妈呀,二长老,您快点去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想起还在与毒龙抗争的四长老,秦九歌如梦初醒,那才是正事啊,十万火急的正事!

  “混账,你怎么不早说,还不快走!”

  二长老悬在空中十几米高的地方,隔空探向下方,挥了挥手,便使秦九歌离地腾空。

  飞翔的感觉并不好受,因为秦九歌只是小小的淬灵境,是连丹田都没开辟的修真者,崇灵大陆最低级的那种。

  为了防止秦九歌摔下去,二长老提起秦九歌后脖颈的衣领,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似的。

  可怜的秦九歌略有些恐高,被二长老抓着衣领来回摇晃,在空中像是块即将风干的腊肉。

  “二长老,您这样抓着我,我很没有面子啊。”秦九歌捂着脸,羞得满脸通红。

  “人命关天,什么面子不面子。需知名利犹如粉末泡影,时间犹如白驹过隙,匆匆几百载,修真界难留名。”二长老索然长叹,听口气就知道是过来人。

  “我是灵霄宗大弟子,若是以这幅模样招摇过市,会辱没了咱们宗门的名声。”

  “老夫不在乎。”

  “宗主知道了会很没有面子,下面那些弟子看见了,也会犯嘀咕的。”

  “老夫无所谓。”

  “现在监管宗门的是英明神武的您,二长老,倘若我这幅模样被看见了,您也没有面子。人家会说你空有本事,实际上是个只有蛮力没有脑子的老倭瓜。”

  “你说什么!”二长老怒了,轻松提起秦九歌,把他放到与自己同等的高度。

  “三思啊二长老,没有面子啊。”秦九歌苦口婆心的说道,看着下方等同于芝麻的山石人物,眼前晕乎乎的,他想吐。

  “年轻人就是受不起丁点挫折磨难,罢了,看你实在受不了,我换个姿势。”

  二长老改了主意,不再抓着秦九歌的衣领。秦九歌暗自窃喜,自己终于不用再像一只鸡一样被长老拎在手中。

  却见二长老双手举起,把秦九歌当成麻袋扛在肩膀上。

  唏嘘间,几个呼吸,二长老扛着秦九歌来到四长老居住的山林内,停在屋外。左右观察,秦九歌见附件没人,方才赧着脸松开捂着面门的双手。

  “二长老,真是,真是老当益壮。”心中惊魂未定,秦九歌略带敬畏的说道。

  二长老打量着秦九歌,这小子,似乎和之前有所不同。

  但具体到底是哪里不同,二长老又说不上,只是隐隐有丝察觉而已。

  “四弟!”二长老破门而入,便看见倒在地上的四长老。

  屋中满目狼藉,如同被土匪洗劫,活脱脱的凶案现场。

  将老脸朝下的四长老掀个背,见四长老牙关紧咬,脸色黝黑却仍然有股子狠劲,像是被活活上刑昏死但又坚持真理的英雄。

  “好毒的东西,他到底吃的什么?”二长老脸色惊骇,眼中焕出几许分不清的神采。

  见二长老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在旁看热闹的秦九歌急忙起身,解释说;“我今天负责帮四长老倾倒丹渣,听见他老人家在屋里,说是欲效法神农尝百草,好留个美名流传人间。”

  “哼,我看他是吃饱了撑的,老寿星吃砒霜,他以为自己是神仙不成?”二长老发怒的说,面子上很过不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