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我是个好人

更新时间:2018-05-28 16:41:02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8

“要有恒心,要有毅力。欲要证得无上乾坤,必须受常人不能受之苦,方才是百炼成钢!”屋内,四长老下定决心,准备服下绝命丹置之死地,方能冲击更高的境界。

  绝命丹不是普通毒丹,光是原材料,就由七七四十九种毒虫,再加上二十八味剧毒植物,淬炼三个月才能炼制完成。

  无色无味,入口香甜,能毒死罡阳境修士。

  虽然决心置之死地,不过四长老心中嘀咕,不敢随意将绝命丹吞服下去。

  他打算,先放在嘴里试试有多毒,有了准备后,再用口水融化,慢慢引渡到体内。

  屋外,秦九歌尚且不知道四长老那么伟大。

  在他的记忆里,只有神农氏才敢把毒药往嘴里塞。想不到说话苛刻的四长老,也有为人类文明探索而牺牲的精神。

  “好重,怕得有五六百斤。”

  身体刚刚康复,秦九歌尚且不能完全运用体内的灵气。

  再者说,除非是罡阳境修士,已经在体内开辟了丹田。

  否则哪怕淬灵境九层,没有丹田源源不断的供给灵气,想要搬动如此重的东西,依旧非常吃力。

  可恨那二师弟洛辰,听说已经是罡阳境修为,回来还不得耀武扬威。

  心中恨恨的想着,秦九歌咬着牙齿搬动几百斤的废渣,准备小心迈着莲花步出宗。越想,他越生气,脑海里又勾勒不出二师弟那张龌蹉的脸。

  出神间,秦九歌脚下被石头绊倒,整个人捧着大筐废渣,统统飞了出去。

  又明白了一个真理;做事要专注,不要随便分心。

  这个真理,是秦九歌用高挑的鼻梁换来的。

  “我的天啊!”扑在地面,坚硬的碎块丹渣盖在秦九歌身上,砸得秦九歌眼冒金星。

  再揉揉鼻子,好家伙,差点破了相,已流出两股潺潺热流。

  秦九歌的叫声隔着百米外都能听见,那叫个突兀响亮。

  坐在房内准备将绝命丹放入嘴里的四长老,突然被叫声一吓,手指颤抖,顿时将丹药送进去。

  力度略大,下意识的吞了吞喉咙。

  圆圆的丹药顺着舌头,便要从喉咙滑到肚子里。

  “咯咯。”好在四长老眼疾手快,及时用手掌卡住喉咙,绝命丹才没有落进去,只是卡在喉咙中间上下不能。

  “救命啊。”脖子蔓延至上,传来窒息感,四长老奋起呼救,丹药又在喉咙里下滑几分。

  我是雷锋,我是雷锋。

  趴在地上的秦九歌不断告诫自己,他是好人,他是雷锋。

  哪怕自己英俊的脸破了相,那也是为人民为群众而牺牲了。

  不能发出声音,四长老感觉肺部的空气越发稀薄,而且浑浊难透。

  哪怕是浩清境,尚且做不到脱离空气还能活下去。

  四长老更没有那个能耐,但他现在不敢乱动,害怕丹药落进肚子就麻烦了。

  砰砰。

  在绝望中的四长老感同身受,犹如掉进茅坑的倒霉鬼,开始想法自救。

  显然,四长老不是笨蛋,他想到了办法,开始敲击桌子传出声音。

  从地上重新站起的秦九歌扶着脑袋,便听见四长老房内传来砰砰的打击声,很有节奏感。

  “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秦九歌听见房内有节奏的敲击,急忙摇头晃脑,表示自己和四长老产生了心灵共鸣。

  从椅子上倒在地面的四长老涨红了脸,那个竖子跑哪去了,要不是他惊着自己,哪会出这种意外!

  “四长老,您的印第安人打击乐,敲得真好听。”从外面跑进来,秦九歌满脸享受的表情,其实他只想问问扫帚在哪里。

  却看见四长老倒在地上,犹如出水的鱼在四处挣扎求生。

  “您怎么了?”似杜鹃泣血,秦九歌扑上去,一把扶起四长老,不停的摇晃。

  四长老心中那个气啊,要不是自己没工夫腾不出时间,估计会对秦九歌痛下杀手。

  要不是他,自己犯得着如此狼狈?

  看来免除他大师兄的位置很有必要,不考虑了,等洛辰回来他就提。

  “四长老,您说话啊,莫非有人暗算了您?”秦九歌不知真相,还在不停的摇晃四长老,企图让他开口。

  即便秦九歌眼拙,此时也看出四长老脸色不同。

  那红得,简直白里透红,比熟透了的西红柿还夸张。

  再看嘴角,微微翘起咧开,即将含笑九泉的死人也是这种表情,分外纠结。

  “咔咔。”声嘶力竭,为了防止秦九歌帮自己把丹药滑进肚,四长老有苦难言,闷声不出。

  “您有什么要交代的?”比孝子还孝子,秦九歌善解人意的问道。

  “咕咕。”四长老鼓着两腮,他快要坚持不住了。现在他的感觉,感觉自己体内很膨胀,简直膨胀到快要爆炸了。

  在自己尚未爆炸之前,艰难的指了指脖子,四长老满脸希翼的看着秦九歌。

  “好的,长老的要求就是我的追求,长老的嗜好就是我的癖好。我对宗门的忠心,比天上的太阳还要光亮,比夜晚的明月还要辉煌。”

  这次,秦九歌没能和四长老产生心灵上的共鸣。虽然看不懂他要表达的意思,不过说好话总是没错的。

  四长老满脸血管凸起,刚才仙风道骨的形象已经不见,现在他像个从泡菜坛捞起的咸菜疙瘩,还在滴水的那种。

  沾着汗水,四长老奋笔疾书,在地面写下刚才辛酸的血泪史。

  顿时,秦九歌悟了,他理解四长老为何这般痛苦。

  原来倒霉的不止他一个,估计是灵霄宗的风水门位不好。

  见秦九歌陷入沉思毫无反应,悲痛欲绝的四长老万念俱灰,在尚且没有断绝生机前,勇猛的向着外面四肢并用的爬去。

  他算是明白了,从屋里爬出去找人求救,都比等着傻子救自己要好!

  其实秦九歌明白,四长老从屋里爬出去的姿势,几天前他也用过。

  雷同环境下,相似的悲剧,同样凄凉又难以言复的心情。

  就在自己即将抓住高高的门栏时,眼前景色倒退,四长老发现,自己被人拉了回去。

  原来是秦九歌,拖着四长老的双腿,把四长老拉回原地;“长老,您实在是太伟大了,简直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向着四长老顶礼膜拜。

  可四长老没有丝毫的兴奋,背过身,仍然向外坚定的爬去。

  再次触碰到门栏,手指即将抓住散落在空气的阳光。

  景色再次倒退,自己再次被那个王八蛋拉回原处。

  “四长老您别走啊,我知道您淡泊名利,也知道您大公无私。昔日有神农尝百草,今日有灵霄宗长老以身试毒丹,这种精神,在炼丹史上简直具有里程碑意义。”

  两耳嗡鸣晕眩,四长老觉得自己真的快飞升了,仿佛看见列祖列宗,正在头顶上脉脉微笑的俯视自己。

  那颗要命的毒丹,已经要滑到胃里,就差那么一丁点。

  再次向着门外爬过去,坚持不屈,四长老的精神,如发誓要炸掉敌人碉堡的战士,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

  秦九歌不明白,自己拍的马匹都是教科书上的经典马屁,为什么四长老无动于衷,难不成他真是个圣人?

  “四长老,您别走啊。假如您同意,弟子愿意把您的故事写成一本书,也好留给咱们修真界的修士日夜拜读。搞不好炼药师工会,还得给您发给年度优秀奖章。”

  话音刚落,那颗丹药彻底下肚,四长老脸色刷白。

  他明白了,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

  得罪小人,不能得罪疯子,特别是精神和肉.体受过打击的疯子。

  秦九歌嘴巴大张,听见丹药滑入肚子的声音,再迟钝的他也明白了。

  “快,快找人来啊。”毒性太过猛烈,况且已经化在唾沫里,四长老也不能轻易逼出绝命丹的毒素。

  现在只有找门派高手帮忙,用强大的修为强行清掉毒气。

  那种手段,必须对天地灵气达到至臻境界才行,至少弱小的秦九歌帮不上忙。

  “四长老别乱动。”好歹看过武侠小说,秦九歌清楚,现在越是乱动,毒气就流得越快。

  还以为四长老艺高人胆大,原来是个愣头青。你没十成把握解毒,吃什么绝命丹?腹议归腹议,人还是得救的,谁叫秦九歌是雷锋呢?

  “我马上去叫人,四长老您安静的等着,我很快回来。”说完,秦九歌迈开腿就要往外跑。

  啪。四长老趁着自己尚未昏迷前,用力扯住秦九歌的脚腕;“我不相信你,现在你背着我去找人。”

  秦九歌害怕耽误大事,下体隐约飘过丝凉意;“我的四长老,您就别调皮了。现在您性命攸关,别添乱了。我就是个淬灵境九层的小子,背不动您。到时候耽搁了抢救时间,这辈子什么都没了!”

  本是来献爱心的,倘若被献爱心的人死了,秦九歌有九张嘴都说不清,他不能不急。

  “不管,你背我出去,我不放心你。”经过刚才的意外,四长老很不放心秦九歌的人品,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

  秦九歌恨死了这个执拗作死的老头子。

  “四长老听话,我很快就回来。”秦九歌试图说服。

  可是老人家死死抓着他的脚腕,死活不松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