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流年不利

更新时间:2018-05-28 16:39:0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37

说罢,死胖子就要走。

  当然,走之前,死胖子扭扭捏捏非要和戎可可同路,说是大家探讨探讨修炼心得,互相取长补短。

  秦九歌觉得戎可可娶了死胖子也不错,至少不必担心吃不到肉。

  见二人要走,秦九歌哪里愿意,倘若没有人盯着,自己随时可能死于非命,这是对自己的生命极度不负责。

  “别介,我这里正好有个童话故事,老少咸宜,大家坐下来听听也不错。”挤眉弄眼,秦九歌同样拽着死胖子的衣摆不松手。

  “不太好吧,童话故事不适合我。”死胖子伸出肥短的手指,掰开秦九歌不屈的掌心。

  “不会的,我这个童话故事叫白雪公主,你一听白雪还带公主的,肯定合你胃口。”秦九歌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他相信死胖子憨厚的外表下,肯定有颗猥琐的心。

  见秦九歌神色可怜,戎可可心中一软,便答应再坐坐。

  见心上人都这么说了,死胖子哪里还有相反的意见,便站在戎可可身边保驾护航。

  秦九歌暗自腹议,死胖子保驾护航是假,要听那白雪还带公主的故事是真,此人心机很深啊。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老国王……最后,美丽的白雪公主,终于与七个小矮人快乐的生活下去,幸福的在一起。”

  都说知识改变命运,秦九歌此刻深以为然。

  虽然有剽窃他人作品的嫌疑,但是在这个全新的世界,秦九歌内心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有点洋洋得意。

  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死胖子流着哈喇子,模样最是猥琐。

  和谐美满的童话故事终于结束,无疑鼓舞了死胖子追求三师妹的斗志。

  看得出,现在的死胖子与往日不同,眉宇间多了份自信,他以为自己总比小矮人要强。

  戎可可也听得万分入迷,任何的女孩子,相信都无法拒绝童话的魅力。

  当然,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故事里的蛤蟆可能变成英俊的王子。而现实中,胖子只能变成死胖子,仅此而已。

  “大师兄说得好,我还要听。”

  小师妹难得安静的当了会儿小女子,故事结束后,此番又闹了起来。

  秦九歌向戎可可投去求救的目光,大致意思,哪怕听故事不给钱,好歹帮他把麻烦处理走。

  现在的他,丝毫经不起折腾,只想窝在被窝里痛痛快快睡上三天。

  接收到大师兄求救的目光,戎可可略调整好脸上的润红之色,将东方晴雨带走。

  “师妹听话,我们还得回去做每日的修炼功课,不能偷懒。”说罢,戎可可又瞥了一眼床上大限在即的大师兄,“师兄体弱多病,不要和他开玩笑。”

  窝在被子里的秦九歌激动的点着头,隐约响起幸福的哽咽声,还是三师妹善解人意。

  然而祸不单行,正当秦九歌以为侥幸逃过一劫时,在旁的死胖子却又出声,将秦九歌从天堂拉回到地狱。

  “其实没什么,小师妹若想听,完全可以等大师兄病情稍微康复再来。”

  躲在被窝里不肯见人的秦九歌听了,心中窝火,掀开被子怒视牛万山。见死胖子满脸憨厚的望着自己,然而眼中浮现几许慌张,显然动了心计。

  死胖子也怕狭隘的大师兄秋后算账,索性心中一横,干脆来招借刀杀人,也好永绝后患。

  企图用眼神杀死胖子,奈何牛万山别的本事不高,唯独脸皮颇厚,精神攻击宣告无效。

  东方晴雨听了,乌黑的小眼睛闪烁发光,像是看见了异常珍贵的宝藏。

  “那我要照顾大师兄,师傅教导我们同门之间要相互帮助,珍重彼此的友谊。”小姑娘挺着尚未发育的胸脯,很自豪的向着屋内的众人宣布。

  “不用不用,我好了,师妹你看,挑七八十桶水不是问题。”秦九歌虽然欣赏小师妹的美貌,却犯不着为此搭上性命。

  面子诚可贵,师妹价更高,若为小命故,二者皆可抛。

  在求了满天神佛后,小师妹总算被戎可可带走。

  宗门弟子,每日都有必行的修炼功课,保证积累底蕴冲击更高的境界。

  当然,这种要求只针对于对生活有追求有理想的人。

  秦九歌没有远大理想和追求,他是晒在海边的咸鱼,只需要每日挂在竹竿上自得摇晃就可以。

  三天后,秦九歌恢复了大半体力,能四处走动看看灵霄宗内的风景。

  这几天秦九歌想了很多。以自身前任在宗门内的人缘,试图修复关系定然是不容易的。

  由此看,不如讨好宗门上层人物,至少能保证二师弟回来后,自己不至于退位让贤。

  秦九歌只想守住现在的一亩三分地,然而当下的境遇也是十分困难的。

  内门弟子之上,自然是灵霄宗内的各个长老。

  能四处活动后,秦九歌便打算挨个拜访长老们,每日请安,好歹刷个脸熟。

  被饿得面露菜色,秦九歌现在眼睛发绿,打量人就像是狗在看肉骨头,吓得弟子纷纷避之不及。

  抓住几个倒霉鬼问清情况后,秦九歌打算先拜访灵霄宗内的四长老。

  比起其余几个实权长老,四长老并不直接管理宗门事务,可他作为一名炼药师,在宗内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况且炼药师每天捣鼓灵药,不至于长时间闭关修炼。

  来到四长老的房门前,由于囊中羞涩,秦九歌很主动的忘掉礼多人不怪的规矩,空着双手上门。

  “你来干什么。”

  四长老坐在房内,须发皆白,拖着老长的马脸,显得很不耐烦。

  见他双指夹着枚丹药,浑黑如泥丸,表面散发淡淡灵光,必然是宝丹无疑。

  好嘛,秦九歌暗道。

  从四长老的口气判断,以前自己的前任没少得罪他,今天自己地狱无门闯进来。

  早知应该先去拜访三长老,这四长老绝非善类啊。

  修炼之道,博大精深。

  道可道,修真之道故而并非一途,修炼方式也是变化无穷。

  四长老是炼药师,主修丹道,并非寻常的修真门径。

  “现在还没到月底,这月的修炼资源还没炼出来。不过我告诉你,别再克扣弟子们的修炼资源,瞧瞧你在宗内的人缘,简直比狗还差!”

  斥责完,四长老收回凌锐的目光,继续端详手指间的宝丹。

  修真者每日修炼,若是服用天材地宝便可加速修炼过程。

  倘若将天材地宝配合药方,从而凝炼成丹药,更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丹药分一到九品,宝丹,至少是三品以上的丹药,在小小的灵霄宗十分珍贵。

  背了黑锅,秦九歌不气馁,笑着脸走入房内,哈着腰,“长老说得对,使得弟子醍醐灌顶。经过此次教训,弟子决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屁话说完了就快滚,要不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你早就被弹劾出宗了。等到洛辰回来,我看你那大师兄的位置,该让让了。”

  提起洛辰时,连向来高傲的四长老都有些推崇。

  很显然,现在十个秦九歌,也比不过半个洛辰。

  而四长老口中的洛辰,便是内门的二师弟,被秦九歌列为头号敌人。

  废话,若是丢了大师兄的位置,以自己的人缘,想要混个衣食无忧都难!

  “四长老,我对天发誓决定痛改前非。”秦九歌竖起三根手指指着房顶,“若是我不能做个好人,情愿把小弟弟切了,给您老炒四个荤菜。”

  “咳咳。”桌上,四长老唾沫乱喷,咳嗽不休。

  这竖子,说话为何如此粗鄙,当年真是瞎了眼,怎么偏偏立他当了内门大师兄。还好,洛辰这孩子是颗好苗子,不管是天赋还是情商,都比眼前这家伙要高出十万八千里。

  “四长老,您老是咱们宗内的擎天柱,得时刻保重身体,我给您捶捶背。”

  正在给四长老捶背献爱心的秦九歌不知道,在四长老心里,他和二师弟的差距,是十万八千里那么遥远。

  假如秦九歌会读心术,此刻恐怕已经找条绳索,吊死在四长老的屋外面,就问他怕不怕。

  “你当真要改过自新?”四长老眼中出现几分捉弄的颜色,想把这块牛皮糖甩在地上,最好再狠狠跺上几脚。

  “当然。”秦九歌此行的目的,除了刷眼熟,就是为了挣表现,好挽救自己已经成负数的形象。

  “罢了,难得你干人事,去把外面那些炼丹留下的废渣,统统给我搬到宗外扔掉。”没时间和秦九歌耗着,四长老很不客气的下命令,话里话外比死胖子还可恶。

  算了,谁叫人家是四长老,还是个炼药师。

  灵霄宗每月的修炼资源,都是由四长老着手炼制。

  哈着笑脸出去,秦九歌望着天上的暖洋,安慰自己,从零开始,自己一定会挽回自己的形象的!

  屋内,打发完秦九歌的四长老,仍然凝神盯着掌中的黑色宝丹。

  “绝命丹,是四品丹药,又是毒丹。普通的四品炼药师想要解毒,尚且不容易。如今我困在桎梏下已经很久,想要突破当下的境界,唯有尝试这种有风险的做法。”

  自言自语,四长老盘完手中丹药,他已经想了几个月,都没敢拿定主意。

  那颗绝命丹上,被他来回搓揉,都盘起了包浆。

  修真引气,便是逆天改命窥视大道,倘若不甚,身死道消都是常事。

  总之,每个修真者,都是非常高危的职业,所以秦九歌懒于修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