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善了个哉

更新时间:2018-05-28 16:38:0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8

此话一出,至少比牛万山空喊大师兄掉茅坑要有召唤力。

  眨眼睛,不知从哪里的犄角旮旯,突然冲出几十号人,四面八方的涌向茅坑。

  “谁啊,大晚上裸奔,还要脸不要脸。”

  “师兄说得好,我都没眼看了。”

  说话的那位,眼睛瞪得比牛大,还在东张西望的乱瞥。

  秦九歌听见外面人潮涌动,心知自己有救了。善哉善哉,灵霄宗里就没有好人。

  待到秦九歌再次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兰草气息。

  破了几个洞的窗外阳光斜照,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宗门里,此时已经议论开了,全是和昨晚的茅坑事件有关。

  “你说大师兄想不开,上吊刎劲都行啊,怎么偏偏选择祸害茅坑。害得我要如厕,得跑老远的地方。”

  “谁说不是呢,依我看,他是压力太大,疯了也不一定。”

  “他还压力大?平日里克扣我们的修炼资源,作威作福的,他有什么压力。”

  “你是不知道,咱们宗门内门的二师兄和他有矛盾,两个人暗中计较宗门里的大师兄位置。咱们那位二师兄是个修炼天才,听说外出游历,已经突破了罡阳境。”

  “罡阳境?天啊,难怪大师兄急得修炼走火入魔,他才不过淬灵境九期,等二师兄回来了,他不得从位置上滚下来?”

  “是啊,等二师兄成了大师兄,我们就不用担心修炼资源被克扣了。”

  “真期望二师兄早点回来,当浮一大白!”

  崇灵大陆,乃是蜉蝣界中万亿世界的一员而已,犹如飘散空中的秋毫,谁能知道秋毫的总数呢?

  蜉蝣界,在仙人眼里,便是凡界。

  凡界修真,共有七个大境界,分别是淬灵境、罡阳境、浩清境、凝丹境、洞尘境、万法境、绝空境。

  身为灵霄宗大师兄,秦九歌的前任主人不过淬灵境罢了。

  偏偏欲要争夺大师兄位置的二师兄,已经是罡阳境强者。

  也难怪他修炼走火入魔,换谁有人对自己的菊部虎视眈眈,都会上火的。

  躺在床上,秦九歌开始思考人生。

  看来自己在宗门里真是人心向背,就这种人际关系,别说混吃等死,想要安宁的活下去都不容易。

  掉进茅坑的第二天,躺在床上的秦九歌等来了第一批看望自己的客人。

  当然,也是最后一批,因为压根没有人关心姥姥不疼的大师兄。

  来人,正是同为内门弟子的三师妹戎可可,还有四师弟牛万山,就是把秦九歌撞进茅坑的罪魁祸首。

  “来啦,快坐,就当自己的家。”勉强摆了摆手,秦九歌热情好客的招呼道。

  牛万山率先走进来,开始还有些拮据,掰着自己的短肥手指有些窘迫。

  见秦九歌没有立即发难,死胖子的脸上勉强有了灿烂的菊花笑容,搬了个凳子悉心擦拭灰尘。

  “可可,快坐着。”死胖子费尽心思的讨好三师妹戎可可,不过按照秦九歌来看,戎可可对牛万山没有半点意思。

  毕竟自己都是个大帅哥,戎可可对自己都那么不假辞色,哪里会对猪的同类另眼相看呢?

  秦九歌暗道;看戎可可的脸色,对自己的印象也是非常的差,来探望自己,分明就是走个过场,自己的前任到底在宗门干了什么,这么招黑。

  戎可可面容姣好,长发披散垂腰很有韵味。

  不过脸上冷若冰霜,自从坐下后一直绷着后脊背,厌恶牛万山无事献殷勤,更厌恶躺在床上的秦九歌。

  默默擦拭眼泪,秦九歌有苦说不出,我很善良的好不好。

  “可可,要不要喝茶?”抛着桃花眼,死胖子憨厚得成了颗肉球。

  “叫我师姐!”戎可可脸色严厉,瞪得死胖子支支吾吾,憋道,“师姐万安。”

  “乖。”戎可可拍了拍死胖子的肩膀,肉波此起彼伏的翻滚,非常有层次感。

  见两人把自己晾在旁边,秦九歌暗自哭泣。

  看来在三师妹眼里,自己还不如死胖子可亲。

  话说这两个人真是不懂事,来探望自己,手里连点礼物都没有。

  被伤得千疮百孔的心没有得到良好的慰籍,裂缝反而越发扩大,即将化为万丈深渊。

  上天应了秦九歌的恳求,破旧的木门外,此时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嗒嗒,大师兄在吗?”声音犹如出谷的黄鹂般清脆,听来十分悦耳。

  死胖子跑去开门,见到门外来人,知趣的让开宽阔的通道。秦九歌很好奇,依照四师弟那个体积,是什么原因让他突然萎缩成老鼠大小。

  除非是遇见了债主,要么是遇见了心上人,不然死胖子哪里会那么殷勤?不对啊,看刚才的表现,死胖子分明暗恋三师妹戎可可,莫非他同时喜欢两个人?

  禽兽啊,秦九歌苛责死胖子,眼里充满了指责。

  敲门的那人进得屋来,手里提着食盒,显然带着礼物来探望大师兄。先是有礼貌的敲门,然而又带了礼物,说话又好听。

  好人呐,秦九歌热泪盈眶,眼角浮起幸福的泪花。

  来人,正是灵霄宗内门弟子中的五师妹,东方晴雨。、

  除去外出游历的二师弟,宗门内门弟子全部集齐,都来探望风烛残年的大师兄。

  小师妹正值豆蔻年华,穿着洁白的纱裙,头上挽着青丝,乌黑亮丽的头发盘成两只小角。

  眼如星辰,宛若流光,小嘴嘟嘟正触及人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嘴角挂着甜甜的小酒窝。

  萝莉啊,死胖子这个猥琐的家伙,真是禽兽不如,居然同时要霸占冰山美人和甜心妮子。

  在某人心里,秦九歌默默竖起小人,上面贴着死胖子的画像,用千百根铁针扎下去。

  对于小师妹的好印象没有持续多久。

  见小师妹将食盒轻轻放下,双手撑着床沿,眼睛里闪着明光,犹如好奇宝宝的问;“大师兄,你还没有死呢?”

  “咳咳。”秦九歌激烈的咳嗽起来,脸上赧然,“还没,不过估计是快了。”

  为什么,自己感觉到危险正在逼近呢?秦九歌心中警铃大作,暗道昨天凶神值日,今天命犯太岁。

  “哈哈,大师兄,我跟你开玩笑的。”小师妹洒下银铃般的笑声,秦九歌抬头看见,死胖子正浑身颤抖,抖得很有腔调和频率。

  与死胖子的目光遥遥相对,见他眼中充满了悲悯,犹如弥勒佛看着芸芸众生般。

  看死胖子的样子,不像是看见了暗恋对象,倒像是看见了活阎王。

  “真好笑。”秦九歌有气无力的咧开嘴,他现在头疼,想睡觉。

  “大师兄你饿了吗?吃东西,我偷偷给你留的。”小师妹天真无邪,白白净净的小手从食盒里拿出几块糕点,非常精致,让人看着有食欲。

  秦九歌刚刚来到这个全新的世界,尚且没有吃过这里的食物。

  如今见了,咽了咽口水,跃跃欲试的很有冲动。

  感觉目光下移,见死胖子仍然以悲悯的目光盯着自己,让人浑身发毛。

  察觉到死胖子犹如弥勒佛的慈悲目光,小师妹机灵的转过头,露出几扇白如贝壳的银牙;“怎么了四师兄,你也想吃?”

  “不吃不吃。”死胖子的头甩成拨浪鼓,见他眼睛冒泡,生怕小师妹把糕点塞他嘴里。

  那光鲜亮丽的糕点不像是美味,倒像是砒霜,引得老牛吃嫩草的死胖子一阵畏惧。

  秦九歌不明就里,依然没有看清楚形势变化。

  小师妹张了张嘴唇,“啊,师兄张嘴,我喂你。”

  应声,秦九歌张大嘴,准备享受享受地主才有的丫鬟待遇。

  正当美味的糕点即将入嘴,小师妹的手被戎可可即使按住。

  “晴雨,不准胡闹。”戎可可仍然是冰山脸,制止了小师妹的行为。

  “人家没有胡闹,只是想要大师兄早点康复,好让他陪我玩。”东方晴雨眨了眨眼,红红的眼眶带着谴责。

  戎可可望了一眼还分不清现实的大师兄,不忍他再掉进茅坑里;“你要真想让大师兄早点康复,就别折腾他,病从口入。”

  见奸计被识破,小师妹兴意阑珊的把糕点放回食盒,接着连带食盒从窗子丢了出去。

  那扇破木窗被撞成了八级伤残,彻底从工作岗位上退休。

  “人家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放了几斤泻药,想让大师兄早日康复啦。”吐了吐舌头,小师妹风轻云淡的说道,很俏皮。

  话音刚落,屋里的秦九歌和死胖子同时抖了抖下巴,差点将舌头咬掉。

  好家伙,几斤泻药,死胖子都能拉成干豇豆。

  难怪他刚才用那种眼光审视自己,可不就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向戎可可投去感激的目光,可是戎可可并没有就此回应,只是拉着小师妹要离开。

  “不嘛,人家还想跟大师兄聊聊天。”小师妹不愿意了,拉着死胖子的衣摆,死活不让戎可可带她走。

  还聊天呢,说不准待会我就直接升天了。

  秦九歌暗自计较,再和小魔女待着,非死即残,于是想出祸水东引,准备嫁祸给死胖子。

  死胖子人精,见到大师兄眼光不善,当即岔开话题,“小师妹啊,不如让大师兄给你讲故事怎么样。你乖乖听着,不许出声也不许乱动。”

  向大师兄投以善意的目光,死胖子的意思很清楚,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