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生死方圆

更新时间:2018-05-28 16:28:58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48

或生或灭,或方或圆,变化无方,形态各异。

  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秦九歌终于从混沌中挣扎醒来。

  费力从床上爬起,秦九歌的额头上密布了一层热汗,木屋内传来沉重的呼吸声。

  “果然,果然又穿越了。”

  房内,响起少年淡淡的惆怅声,很幽怨也很揪心。

  捧着一面铜镜,秦九歌仔细凝视自己,看看这个被自己上身的倒霉鬼,长得帅不帅。

  其实二者间并没有什么联系,但这幅身体似乎大病初愈,除了能在床沿四周活动,哪都去不了。

  胡乱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犹如革命先烈在黎明前探寻炸药包的引线。

  只摸到一面破旧的铜镜,借着窗外稀稀拉拉的月光,秦九歌开始打量这幅躯体,像是买衣服的客人在挑剔找毛病。

  很好,秦九歌发现,这个身体至少比上个倒霉鬼要强。

  虽然大病尚未离体,导致脸上毫无血色,然而眉宇间总有一股“故国尚未安定”的忧郁气息,虽不至于帅得惊天地,至少也是人畜无害。

  “好吧,有这幅皮囊,总比那个窝囊蛋好。”

  房内,秦九歌低声安慰自己,眼睛里却浮着晶莹的泪光。

  不错,他是个穿越者,而且不止穿越了一次。

  记得上一次,他穿越到一个修仙位面,刚刚穿越的他还来不及仰天长啸,就遇见有人来抢他的未婚妻。

  这种场面,这种剧情,秦九歌分外眼熟,简直是给主角标准配置的。

  再说普天之下,自己从地球穿越到了别的世界,还不够天命所归?

  于是,秦九歌冲上去就向着对方进行无差别殴打,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对方仗着人多势众,反而将秦九歌海扁一顿,并且那个还未碰面的未婚妻,直接跟着对方跑了。

  于是上一世,秦九歌来不及抖虎躯散王霸,便以非常悲愤窝囊的方式,吐血而亡。经过混沌的挣扎,秦九歌再次穿越,并且明白一个真理。

  穿越的不一定都是主角,就像是你买彩票不会都中五百万。别人穿越或许是主角,但是自己,恐怕连个配角都混不上,要当猪脚还得看那头猪愿不愿意。

  “灵霄宗内门大弟子?”坐在床上冥想许久,秦九歌占据了这个身体的使用权,却记不大清这个身体生前的记忆。

  浑浑噩噩,只记得他是灵霄宗的内门大弟子,比之前那个小家族的少爷要强。

  “算了,挂着个宗门头号大师兄的头衔,这辈子应该饿不着了。混吃等死也不错,其余的想不起来也不打紧。”

  秦九歌认清了现实,同时也不敢再觊觎什么主角设定。

  不是主角就不是主角吧,上帝给你关闭了门,总得给你留个通气的窗。

  灵霄宗内门大师兄,听这名头很响亮,胸无大志的秦九歌很满意,索性放弃问候老天十八代祖宗的想法。

  突然,半坐在床上的秦九歌眉头紧皱,同时脸上挥汗如雨,嘴里牙齿咬得咯噔作响。

  “不好!”意识到情况的刻不容缓,秦九歌高呼道,“来人啊!”

  声音并没有引来旁人,作为内门大弟子,独占了半个山头的地盘,身体的前任主人在宗门内十分霸道。

  霸道的后果就是,连修炼走火入魔危在旦夕,都没个弟子前来送个花篮水果。

  这再次警戒了秦九歌,不是主角就不要那么牛逼轰轰,否则很容易出事。

  掀开盖在身上的棉被,已经被滴淌出来的汗水浸透。

  捂着肚子,秦九歌哆嗦着嘴唇,满脸绝望的望着窗外,只有树影在月光下莎莎摇动。

  “来人啊,救命啊,你们的大师兄急需帮助!”

  几番呼救,回应秦九歌的只有冷漠的风声,看来前任在宗门内的人缘不是一般差,简直是人嫌狗不待见。

  此时,秦九歌已经顾不得这些,没有人伸出援手,唯有奋起自救!

  老子说过,人有三急,分别是屎急尿急话急。

  其中内急是无法忍受的,很明显,秦九歌现在快要疯了。

  “宗门里的人都死绝了吗?太冷漠了,太绝情了。”腹部如刀绞般痛楚,秦九歌哆嗦着难以说出完整的话,只能嘶哑的控诉这个社会对他的不公。

  前世被个活不过三集的配角,给活活气死也就罢了,倘若刚刚穿越就被内急给憋死,秦九歌不知道后人会如何评价自己。

  假如有个穿越者排行榜,秦九歌会是最后的那个,受万人嘲笑。

  再三确定连个鬼都没有,抬起两条软得像面条的腿,秦九歌蹬着脚,在地面匍匐爬行。

  动作和要去炸碉堡的先烈一般无二,悲壮的表情,掩盖不了视死如归的精神。

  努力抬起手,颤巍巍指着前方,向着光明洒进来的门户,秦九歌得以逃出小木屋,爬到了外面。

  这幅身体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倘若能用双脚走路,秦九歌绝不会突发奇想的匍匐前行。

  “诺大的宗门,就没有公共厕所吗?”夜凉如水,再次传来少年几乎绝望的声音。

  锲而不舍,挪动四肢继续爬行。

  秦九歌暗自决定,得在体内山洪暴发之前,找到合适的场所。

  古往今来,人们解决内急的地方叫法不同,不过功能一致。

  古时候叫如厕,或者出恭。

  今人就叫上厕所,或者五谷轮回,五毛一次,谢绝还价。

  很明显,看秦九歌满脸的不屈,五官已经糅杂难辨,他是要解决个大的。

  既然是屎尿混杂的地方,味道定然是很浓的。

  在尚未慷慨赴义之前,凭借那股熟悉的国内公共厕所气息,秦九歌总算找到了解救苦难的天堂。

  “爽!”进入天堂的秦九歌表示非常痛快,但这种痛快最好不要经常有,否则必有血光之灾。

  今夜天地昼暗,明月悬在贪狼星之间,北斗银勺难辨,正是千年难见的大凶之兆。

  崇灵大陆内,向来以强者为尊,各方势力相继崛起形成百家争鸣。

  以灵气淬体,然后游离于筋骨,再引导天地灵气开辟灵台,便是修真。

  修真,能窥天道,得长生。

  即便得不了长生,也能开辟江海,并能拔山断流。

  所以崇灵大陆的居民,人人奋力修炼,夜间鲜有人外出浪费光阴。

  不过今夜秦九歌命犯小人,灵霄宗内,除了他,此时还有一人闹肚子。

  附近是宗门内门禁地,外门弟子不能随意入内。正待秦九歌缥缈欲仙时,远处的幽静小道出现巨大黑影飞奔,来者不善。

  “完了完了,吃坏了肚子。”对方体型比杨贵妃还丰满,胸襟比少林寺梦遗大师还要博大。

  浑身波涛起伏,形成人形的肉球。正所谓他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死后重如泰山,烧成骨灰也比常人重三斤。

  来人,正是灵霄宗内门弟子牛万山,排行第四。

  灵霄宗是小宗门,秦九歌的这个首席大师兄听着是厉害,然而宗门内的内门弟子,总共只有五个人。

  以牛万山独特的体型和憨厚的性格,名列倒数第二,是为四师弟。

  解决了内急后,茅坑里的秦九歌神清气爽,整肃衣冠准备回屋。未等他打开门,茅坑的门便被一座肉山撞破,接着肉山猛地挤了进来。

  竹子搭建的公共厕所根本承受不住那种泰山压顶的气魄,咔嚓几声,竹子应声断裂。刚刚准备出去的秦九歌始料未及,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掉进了塌陷的坑内。

  蒙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大半夜的还有人。最主要的是,貌似因为自己的原因,对方掉下面的坑里了。这岂非杀妻夺子之恨,欺师灭祖之仇!

  认清了那个倒霉鬼,牛万山还算良心,没有调头就跑,而是高呼道;“来人啊救命啊,大师兄掉茅坑里了!”

  牛万山虽然憨厚,但作为血量厚脸皮厚脂肪厚的三厚死胖子,他不至于笨到自己跳到茅坑里捞人。

  站在坑边高声呼救,已然仁至义尽。

  至于秦九歌,遇见祸从天降,现在正在泥泞里拼命挣扎,怎叫个惨字。

  听闻大师兄掉茅坑里了,不知道是灵霄宗内弟子较少,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压根没有人现身。

  牛万山的话,大抵可以媲美那句“帮主掉茅坑里了。”

  大病尚未初愈,秦九歌占据的身体空有淬灵境九期的修为,然而根本无法助他脱离险境。

  眼看就要沉下去,秦九歌心中的悲愤指数,直逼当年风波亭里的岳王爷。

  “快来人啊,大师兄真的掉茅坑里了!”牛万山坚持不懈的呼救,却没有半个人影。

  见他焦急的站在坑外,来回跺脚,脸上横肉抖动不休。

  摸着良心说,牛万山的做法无可厚非,已经算是上善若水。

  搁着秦九歌把别人推进了茅坑,第一时间不是呼救,而是在旁边砍根竹子。

  不是为了救人,毕竟把人家推到茅坑里,简直比血海深仇还要深仇血海,跑到天涯海角也得被人追杀。

  直接用竹子把对方按进去,让对方早死早超生,指不定穿越了就是下个主角。

  随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我佛慈悲,普度众生时难免也做狮子吼,秦九歌不是个好人,这就是他的行为准则。

  眼看自己就要命归黄泉,心有不甘,急中生智竟然有了救命的办法。

  使出浑身解数浮起来,秦九歌冲着坑外高呼;“伤风败俗啊,大晚上居然有女弟子裸奔,在月光下就像是个玉美人,好朦胧的人体艺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