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岳不屈

更新时间:2018-05-31 09:10:00 作者:冷梦枕 字数:3037

“谁啊?”水若好奇地看着心蓝,心蓝没好气地把手机塞到她手里,“你自己看吧。”

  水若一看她的样子,还以为是令狐浩然,直接接过电话就按了接通,“小狐狸,你的心心在我这里,你是要来赔罪吗?”

  可是,电话里却传来岳不屈满含歉意的声音,“若若,对不起。那天...真的不是我。我只是想救你,我......”

  水若也一时心乱如麻,她没想到,竟然是岳不屈的电话,她还没做好准备,该如何面对他,即使,她早就原谅了他。

  “若若,我不期望你能原谅我。只是,我真的没有......”

  电话里,岳不屈的声音,竟然渐渐哽咽,听的水若的心里,也很难受。

  心蓝没好气地在旁边大声说道,“这种人,怎么不去死,要是再让我看到,非杀了他不可!人渣!败类!”

  水若赶紧捂住电话的听筒,对着心蓝拱拱手,示意她千万别再说了。

  她认识的师兄,一直都是一个很善良的人,那天的事情,肯定也不是他情愿的。

  也许是酒吧的调酒师弄得,而他现在这样的愧疚了,水若真的怕岳不屈受不了良心的谴责。

  “师兄,其实...我也没怪你。”

  水若的话音刚落,心蓝就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她真的没有想到,水若竟然能如此轻易地原谅了岳不屈。

  “若若,谢谢你。”岳不屈在电话里,已经泣不成声,“若若,我们还是好朋友吗?”他满怀希冀地问道。

  水若刚要回答,就看见门被打开了,齐飞宇拖着令狐浩然走了进来。“若若,我好想你!你在给谁打电话呢?”

  齐飞宇走过来,扔下令狐浩然,抱起水若,亲昵地问道。

  水若赶紧挂了电话,她怕齐飞宇知道了,会生气,结结巴巴地说:“没...没谁。”

  心蓝和令狐浩然两个人有些尴尬地彼此望了望,心蓝还是低下了头,令狐浩然来找自己,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是很在乎自己的?

  齐飞宇的心情还算不错,令狐浩然来了,相信一会儿,就会带着心蓝离开,那么他和水若,就又能享受二人的甜蜜世界了。

  所以,一时间也没多在意水若躲躲闪闪的样子,反而被心蓝和令狐浩然的样子,吸引过去了注意力。

  “回家吧。在别人家蹭了一顿饭,也该回去休息了。”

  令狐浩然的话刚刚出口,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怎么听着,感觉这么像女人一般呢!

  心蓝其实早就想回去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台阶下,现在有了机会,就趁机说:“可是我还想吃廖记的卤水鸡翅膀。”

  “就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女人,”令狐浩然脱口而出,见心蓝刚刚的笑脸又消失了,立刻改了口风。

  “但是又不胖的女人,心心,你这样,可是让别的女人,活活嫉妒死呢!”

  心蓝这才戳了戳令狐浩然的额头,说道:“好吧,走吧,小狐狸,陪哀家回宫!”说完,就抬起手臂,装备后宫娘娘的样子。

  “嗻!”令狐浩然伸出手臂,弯下腰,让心蓝搭上自己的手臂,才捏着嗓子说道:“皇后娘娘,可仔细着!”

  水若见这两个活宝,只一会儿,闹闹就没事了,不禁摇摇头,令狐浩然临出门的时候,还给她飞了一个媚眼,弄得水若浑身直哆嗦。

  “快滚!”齐飞宇一个皮鞋飞了过去,令狐浩然赶紧拉着心蓝离开了。

  “若若,知道吗?我今天才真正明白了爱因斯坦先生的相对论。”齐飞宇抱着她在怀里,温柔地说。

  “什么相对论啊?”水若很奇怪地问,“你刚才去学物理?”

  “笨若若,爱因斯坦老先生曾经曰过,在自己心爱的人身边,一年就如一秒钟一般,飞速而去;在讨厌的人身边,一分钟如一辈子那么漫长!”

  齐飞宇一本真经地说道,虽然他刚刚只是离开了水若一段时间,可是他却觉得度日如年。

  等了一会儿,却没等到水若的回应,低头一看,水若靠着他的肩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低头吻上水若,水若才回过神来,刚刚她还在犹豫着要怎么说分开一段时间。

  至少两个人不像现在这样,天天粘着一起,才能不会让齐飞宇觉得伤心,可是齐飞宇的动作,却让水若瞬间失去了清醒,只能顺着齐飞宇的掠夺。

  一番云雨过后,水若躺在齐飞宇的怀里,沉沉的睡去。齐飞宇爱怜地亲了她一下,才紧紧地抱着她入睡。

  大早上,齐飞宇刚刚准备起床做早餐的时候,公司的秘书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有些紧急重要的文件需要他去处理。

  没办法,看着水若睡得很香甜的样子,齐飞宇轻轻亲了她一下,给她留了一个纸条,就赶去公司。

  他估计着,及早处理完这些公事,就回来接水若出去吃饭。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齐飞宇到了公司之后,才发现问题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只好放下想见水若的心情,全心处理问题。

  水若这一觉睡得无比的香甜,直到近中午了,才懒懒的睁开眼睛,摸过手机一看,都已经十点半了!

  她还从来没这么赖床过。

  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洗漱了一下,才觉得家里有点空空的。

  齐飞宇不在家!

  就随手给他打了个电话,可是电话响了半天,齐飞宇也没有接。

  想着差不多公司已经下班了,还是吃了午饭,再去上班算了。至于齐飞宇,应该是很忙吧。

  正在这个时候,水若的电话响了,还以为是齐飞宇,结果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是岳不屈。

  想着昨天晚上,自己竟然挂断了他的电话,就有些不好意思。

  “喂,师兄吗?昨晚真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就挂断了你的电话。”

  “若若,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岳不屈小心翼翼地问道,显然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可是没想到,水若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在哪里啊?要是不好吃,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岳不屈赶紧连声答应,“若若,你想去哪里吃?师兄请客,无论去哪里,只要你愿意就行。”

  水若想了想,她好想热闹一下,最近,很多事情堵在心里,总觉得有些压抑。

  “不如去吃火锅吧?好像新开了一家德庄火锅,听说很好吃呢!”

  “若若,不用给师兄省钱,今天就算你想去吃潮州龙虾,师兄也会带你去的。”

  岳不屈非常诚恳地说,哪怕今天水若吃光他的存款,他都会非常的愿意。

  “安啦,人家想去吃火锅嘛!”水若干脆撒娇起来,这招对付岳不屈,百试百灵,果然,岳不屈离开投降,“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吧!”

  水若想了想,现在自己在家里,虽然也没什么,但是自从与齐飞宇同居之后,她也总觉得这个是私人的空间,不想让太多的人过来。

  “得了,我打车过去,师兄,你要赶紧过去抢位置,听说,去晚了的,要等很久的呢!”

  水若赶紧找了个比较好的借口,岳不屈满口答应,马上就挂了电话。

  其实岳不屈的人,还是如以前一样的好,对水若一样的照顾。

  她相信,之前的事情,一定是一场误会。

  看了看时间,水若打算出门的时候,再给齐飞宇打个电话,免得到时候,他又突然回家,找不到自己。

  电话依然是想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怎么回事,齐飞宇以前不管多忙,都会接自己的电话的。

  而且,如果自己一个上午不给他电话,他肯定会给自己打的。

  今天,真的很反常啊!

  水若有些担心,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才会弄得齐飞宇根本抽不出时间来。

  本想给办公室打个电话,又怕耽误他办公,不就是一个中午的时间嘛,等下她吃完饭,就立刻去公司,来个突然袭击,不知道,齐飞宇会不会还是那副万年冰块的表情呢!

  挑了一件自认为是最淑女,稍微打扮了一下,水若看着镜子里含笑的女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地捂着脸,难道,这就是恋爱中的女人嘛?

  出了门,打着车直奔德庄火锅。那里果然是很多人,水若刚刚进门,就见到岳不屈高兴地冲着自己挥手。

  好不容易挤了过去,才发现,竟然是挨着窗户的,这样的位置,不知道岳不屈是怎么占到的。

  “若若,你能来我真高兴。我已经点了一部分,你看看,还要加点什么?”岳不屈赶紧递过去点菜的菜单。

  水若笑着接了过来,又点了几样青菜,才递给岳不屈,“就这些吧,吃完了想吃的时候再点。”

  “好!”岳不屈赶紧拿着菜单站起来,去交给服务生,店里太火爆了,人这么多,服务生也都照顾不过来。

  水若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一样,那么舒服惬意。不经意地,水若看了一下窗外,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