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误会

更新时间:2018-06-06 10:58:00 作者:冷梦枕 字数:2961

水若和岳不屈坐在警察局里等待着,虽然岳不屈一个劲地安慰水若,说是齐飞宇一定会过来保释她的,但是水若心里却很是忐忑。

  过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徐少恭才匆匆的赶了过来,满脸的欲求不满。

  看到水若也在,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就带着岳不屈过去办保释手续了。

  只一会儿,保释手续办好了,岳不屈和徐少恭出来的时候,发现水若还是一个人坐在那里,神情说不出的寂寥。

  “若若,可能齐飞宇在路上呢吧。我陪你等他吧。”

  岳不屈走到水若的身边,温柔地说道,看她好像有些冷似的,就赶紧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

  水若勉强扯出一个笑脸,“师兄,你先走吧。我自己等着就可以了。”

  徐少恭站在一边,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歉意地说,“可惜一个人只能保释一个,不然我就连你一起保释了。”

  岳不屈听了他的话,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徐总,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折腾你来。”

  “没关系。要不你就在这里陪陪水小姐吧,我先回去了,明天还有个会要开。”徐少恭说完,就与两个人挥手告辞了。

  “他是不会来的了。”水若低着头,满心的委屈。

  之前没事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甜言蜜语的说个没完,现在她出了事情,没想到,陪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岳不屈。

  岳不屈看着她的样子,觉得很心疼,心里也在暗暗地怪着齐飞宇。

  不管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吵架,现在水若都到了警察局,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心爱的人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安慰自己。

  可是齐飞宇,竟然连个影子都没看到,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个男人,再怎么的也不该在这个时候,还如此的小肚鸡肠。

  正当水若已经完全绝望,打算干脆就在警察局过一个晚上的时候,就见着心蓝和令狐浩然从外面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若若,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

  心蓝抓着水若的手,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番,发现她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连珠炮似的说道,

  “哎。若若,我没联系上齐飞宇啊!他手机关机,我们去你家里找他也不在......”

  心蓝还想说什么,令狐浩然却拦着她,“心儿,我带若若先去办手续,这些话,等会儿回家再说。”

  水若冲着心蓝笑了笑,“心儿,我先去办手续,我都挺好的,没事。”

  可是岳不屈却注意到水若勉强的笑容下面,眼睛里已经含满了泪水。

  只是她总是这样装作坚强,但是了解水若的人,却都为她暗暗的心疼。

  心蓝一听令狐浩然的话,就赶紧推着他们去办手续,说是赶紧办完手续,好早点回家休息。

  等到令狐浩然和水若去办手续的时候,心蓝才质问着岳不屈,“你怎么搞得?怎么让若若来警察局了?”

  岳不屈没办法,只得简短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她,然后又装作不经意地随口问道,

  “齐飞宇怎么没来?你们是不是真的没找到他?”

  心蓝警惕地看了看岳不屈,“关你什么事儿?不过,我可告诉你,你最好不要打若若的主意,跟徐少恭混在一起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岳不屈虽然很生气心蓝的话,但是看在她是水若最好的朋友的份儿上,便默不作声了,只是想等着水若出来,跟她道别。

  “齐飞宇很快就会向若若求婚了,等他们结婚之后,齐飞宇还会给若若开一个律师楼,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打若若的注意了!”

  心蓝见他不说话,还以为岳不屈理亏,就更是出声提醒他,不要参合在水若和齐飞宇中间,影响他们的感情。

  岳不屈听到之后,心里却是一震。

  水若一直跟自己抱怨的是齐飞宇不理解她,而水若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所以才要辞职的。

  只是他也没想到,原来齐飞宇早就想好了,也许是想给水若一个惊喜吧。

  想到这里,岳不屈不禁苦笑了一下,他一直都以为没有谁比自己更爱水若了。

  没想到,齐飞宇为了水若考虑的更多,他现在也自认为真的不如齐飞宇爱水若。

  正说着,水若和令狐浩然出来了,岳不屈与水若告别之后就离开了。

  他该考虑一下,水若结婚的时候,他该送点什么礼物给她。

  水若的心情很不好,只是默默地让心蓝拉着自己的手。

  “若若,我送你回家吧。”心蓝提议道,水若也只是点点头,就不说话了。

  心蓝还想解释什么,令狐浩然使了个眼色,拦住了她,然后才打开车门。

  让水若和心蓝坐上去之后,才发动了车子。

  “若若,齐飞宇可能在公司呢!我们刚刚实在是着急,所以,就先来接你的。等下让心儿陪你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我刚刚问过警察了,他们说了,明天就能有结果了。你放心吧,以齐飞宇的人脉,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令狐浩然边开车,边与水若解释着。

  其实,心蓝接到水若的电话之后,他们是把齐飞宇能去的地方都去了,结果都没有找到他。

  真不知道,齐飞宇去了哪里,又担心水若和岳不屈呆在警察局里,所以,就赶紧先过去保释水若了。

  刚刚他不让心蓝说话,是怕水若听到了心里会难过,本来她一定是期望着齐飞宇能过去接她的吧。

  没多久,就到了水若的楼下,不知为什么。

  水若现在觉得很害怕,她害怕去面对那个空荡荡的房间,面对那个到处都是齐飞宇和她回忆的家。

  想了一下,水若才试探地开口问道,“心儿,我能不能今晚去你和狐狸的家里住?”

  心蓝心疼地抱着水若,赶紧说道,“可以可以,今晚让死狐狸出去睡!”

  令狐浩然马上就抗议道,“为什么要我出去睡?我家的别墅那么大,再来几十个人都能一个人一个房间!”

  可是马上他就看到了心蓝倒竖起来的眉毛,只得立刻闭嘴,算来算去的,晚上他只能去找个宾馆睡了。

  不过,他也可以去找他的红颜知己,在床上促膝长谈啊!

  看到令狐浩然的贼笑,心蓝立刻吼道,“要是让我知道你今晚去哪个女人那里鬼混,你看我捏死你不!”

  令狐浩然立刻赔笑,“怎么会怎么会....”

  心里却暗暗吃了一惊,现在怎么就被心蓝这么容易就看穿了心事。

  完了,以后一定会被这个女人吃的死死的!

  如果要是在平时,水若一定会觉得给朋友填了麻烦,肯定就会不去了。

  可是今晚,她只觉得自己很脆弱,很想找个陌生,但是安全的地方,好好的让自己的心放松一下。

  路上的时候,路过一间蛋糕店,心蓝想着水若可能没吃晚饭,就逼着令狐浩然去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终于到了令狐浩然的别墅,虽然他还想趁机赖着不走,结果心蓝一瞪眼睛,他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还答应着明早要带丰富的早餐回来。

  吃了点东西,洗了个澡,水若和心蓝两个人窝在被窝里,水若满腹心事的样子,看到心蓝心里也跟着憋闷。

  “若若,你怎么了,跟我说说好吗?你这样子,我好担心你哦!”

  水若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

  自从遇到了齐飞宇,心蓝遇到令狐浩然之后,她们每年都忙着与各自心爱的人约会,很少有机会能像这样一起聊天了。

  “心儿,你跟狐狸之间,到底有什么打算没有?”

  “我在你问你耶!”心蓝的小脸有些微微的红,“你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我总觉得,我和齐飞宇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不了解我,也不喜欢跟我说他心里的想法,每次我都要去猜,我只是觉得很累很累。”水若有些疲倦地说。

  心蓝听到水若的话,就知道,水若和齐飞宇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其实这个时候,只要她把齐飞宇未来的计划告诉水若,水若就不会这么想了。

  可是她答应过齐飞宇,这些事情现在先不告诉水若,为的不过是要给水若一个惊喜,而这个惊喜的日子,就是在明天!

  只不过,现在要是不告诉水若,任凭水若这样误会下去,心蓝实在有点担心,齐飞宇的惊喜,在水若看来也不是惊喜了呢?

  水若看心蓝突然不说话,反而有些欲言又止的纠结,心里就暗暗地想。

  是不是齐飞宇和她之间有什么,其实齐飞宇真正喜欢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心蓝呢?

  前天的事情,对于水若来讲,始终是一个刺。

  她到底要不要问心蓝?

  想了想,水若实在是被自己的猜测折磨的不行,终于鼓足了勇气,无比认真地说,“心儿,有件事我想问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