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短暂的甜蜜

更新时间:2018-05-24 11:33:30 作者:冷梦枕 字数:1573

水若回到房间,没有发现心蓝的影子,只当她又出去混夜店了,到头便睡,美美地睡了一大觉。

  一睁开眼睛,艳阳高照,心情更是好上一大截。出了房间,却发现心蓝还是没有回来,这倒真的不像她的作风。

  除非在自己的房间,心蓝每次夜里出去玩,第二天早上,肯定会赶着自己上班之前回来。

  有些担心地拨打心蓝的电话,响了几声,还是没人接听。

  水若不禁有些胡思乱想,正在这时,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以为心蓝忘记带了钥匙,赶紧冲出去开门。

  却是一个不认识的男子,手里捧着一大把玫瑰,鲜艳欲滴,礼貌地问:“请问,您是水若小姐么?”

  水若点点头,男子就将玫瑰递给她,然后又让她签了单,就礼貌的告辞了。

  没想到那个闷闷的齐飞宇竟然能想到送花这么俗套,却又行之有效的方法,水若满心甜蜜地找到了卡片,打开一看,心情立马低到了谷底。

  花是送给她的没错,但送花的人,却不是她希望的齐飞宇,而是她的师兄,岳不屈。

  正想着,电话响了,也是岳不屈,“水若,喜欢我送你的花吗?”

  水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对岳不屈的感情,只是把他当做了哥哥,根本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可是她又不忍心伤害他,毕竟在校园的那段时间,是她过的最开心,也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只得嗯嗯地答应了几声,就找了个借口,赶紧挂了电话。

  心蓝还没回来,水若看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又试着打了她的电话,这次却是关机,不知道是没电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水若越想越害怕,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只好给齐飞宇打电话求救。

  齐飞宇昨天鼓起勇气跟水若表白,水若却让他等消息,害得他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明明觉得这样很像女人,却是控制不了自己。

  早上更是早早就到了公司,希望水若来上班的时候,一进办公室,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他,心神不宁地在办公室坐了一个上午。

  水若不但没来上班,竟然连个请假的电话都没有。

  好几次差点忍不住给水若打电话,但是又怕惹她不高兴,推掉所有的会议和应酬,只是专心地在办公室,等着水若的消息。

  终于在接近晌午的时候,接到了水若的电话,却丝毫不提昨晚的事情,只是让他赶紧开车带着令狐浩然过来,说是心蓝失踪了。

  听着水若焦急的声音,齐飞宇边走边安慰他,刚巧在大厦门口撞到了将要出去的令狐浩然,直接拉着他上了车,开着路虎就冲向水若的家。

  一路上,还带着耳机与水若通话,安慰她,让她不要担心,他很快就到。

  水若在齐飞宇的安慰下,稍稍有些心安,就听他说要自己开门,他已经到了门口。

  打开了门,水若扑到了齐飞宇的怀里,担心地说:“心蓝,我怕她出事了。”

  令狐浩然在路上听着他们之间的通话,多少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几次想要插嘴,都被齐飞宇给瞪了回去。

  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笑嘻嘻地说:“若若,别担心,心蓝没事。”

  齐飞宇抱着水若,怒视着他,“你知道心蓝在哪儿?”

  “我当然知道。”

  令狐浩然无视他的怒气,自来熟地走到心蓝的房间,拿了两本账本,冲着他们笑笑。

  “若若早上打电话的时候,心儿正忙着,所以才没接你电话。后来,应该是电话没电了。”

  水若看着他奸笑的脸,恨不得一拳砸上去。

  “你小子,怎么不早说。”齐飞宇一拳砸在令狐浩然的胸口,痛得他差点喘不上来气。

  委屈地指着齐飞宇,“你给我时间让我说了么?”见齐飞宇举着拳头又要上来,赶紧趁着水若拉住他的空档,飞快地逃跑了。

  齐飞宇倒是真的很想揍一下令狐浩然,自然是新仇旧恨一起算。

  可是被水若这么一拉,顿时什么气都没有了,只是乖乖滴让水若抱着,感受她身上的馨香。

  水若见令狐浩然逃的远了,才发现齐飞宇竟然趁机吃自己的豆腐,靠在身上,简直如八爪章鱼一般,更是如小猫一样与她蹭着脸。

  水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不容易从齐飞宇哪里脱离出来,赶紧打岔,“吃早饭了没?”她还是不太习惯与齐飞宇如此亲昵。

  齐飞宇倒也没纠缠,只是听着水若问吃没吃早饭,乐得不行,“现在都是中午了,若若。”

  水若尴尬一笑,转而赖皮地说:“反正我吃早饭,你吃不吃?”

  “吃!”齐飞宇赶紧跟着水若进了厨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