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骗局

更新时间:2018-05-19 23:36:23 作者:黑胖子 字数:1975

挂了电话后,高长明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那座金碧辉煌的会所。

  黑拳,他只在小说影视中见过,没想到现在有机会了,却看不成了。

  “阿通,我突然有点急事,现在马上要赶回去。”

  蒲通自然不会有意见,“没事,不过师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话!”

  “嗯,是我的私事!”说完,他又道,“你替我招呼好老朱和老魏吧,我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下。”

  “放心吧师父!”蒲通拍着胸口道,“你是我师父,他们就是我师伯。”

  “呵呵!”高长明尴尬的笑了笑,拨通老朱的电话。

  “老朱,我这边突然有点急事,要赶回城里,你跟老魏……”

  老朱哈哈笑道,“没事,你去忙吧,不过明天来趟公司,今天你说的事,我们沟通一下!”

  “好!”高长明道,“帮我跟老魏说声不好意思,我让蒲通过来找你们!”

  挂了电话,他也不要蒲通送自己,打发他去陪老朱两人后,自己一个人往外走去。

  回家的路线都记在高长明脑子里,这就是修炼的好处,就算你是路痴,修炼之后都可以凭高超的记忆力硬记下路线。

  沿着来时的路线,他独自一人往城里开去。

  云市作为国际性的一线城市,管辖范围非常大,就算云水寨距离城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是也属于云市。

  在路上高长明一边开车,一边思忖,陈香妍和她男朋友不过是跟自己打架而已,就算那个局长看在老朱的面子上重判,也不可能判她枪毙呀。

  何况,就算判死刑,起码也得开庭审理一下,给定个罪啊。

  而且这个事情跟自己也有关系,就算没让自己出庭,最不济至少得通知一下吧?

  可是他并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就突然通过陈锋知道她要被枪毙了,是不是陈锋哪里误会了?

  一个多小时后,时间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高长明终于赶到了紫阳茶楼。

  紫阳茶楼是一间面相普通市民的茶楼,消费并不高,最低消费也不过三十块一杯茶,包间的话也就一百二十块钱,还送四杯茶。

  以前高长明经常和陈香妍陈锋等人在这里打打小麻将。

  到了紫阳茶楼,高长明给陈锋打了个电话,依旧是林月儿接的电话,“我到了,你们在包间?”

  “嗯!我们在十一号包间。”林月儿声音有些疲惫,估计这几天为了陈锋姐姐的事也没少奔走。

  “好!马上到。”挂了电话,高长明轻车熟路的找到十一号包间,也不敲门,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就看见里面除了陈锋两口子,还有两个年轻人,从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这两个年轻人家里应该有点背景。

  见高长明推门进来,林月儿马上站起来,招呼道,“姐夫。”

  陈锋在沙发上坐着,神色憔悴,脸上胡子都冒茬了,他看了一眼高长明,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高长明也不计较他的敷衍。

  林月儿招呼他坐下,跟他介绍道,“姐夫,这是我大学同学,曹中仁,这位是他朋友,周正,周哥。”

  “你们好!”高长明伸手和两人握了一下,林月儿继续道,“周哥在里面有点关系,我也是通过我同学曹中仁才请到他帮忙的。”

  “哦!”高长明点了点头,不理会在一边垂头丧气的陈锋,对周正开门见山道,“周兄,不知道,陈香妍究竟是犯了什么罪?”

  “你是她男朋友吧?”周正端起茶喝了一口,斜了他一眼道,“不是我说你呀,你女朋友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呢?”

  高长明也懒得跟他解释自己和陈香妍的关系,只是点了点头道,“那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曹中仁突然插嘴,口气有些冲,“都要枪毙了,你说什么事。”

  旁边的周正点了点头道,“我今天托了点关系,问清楚了,据说她是杀人了,反正罪很大。”

  “杀人了?”高长明一愣,陈香妍杀过人?他看着周正问道,“不会吧,她平时连鸡都不敢杀,怎么会杀人呢?”

  “嘿!”周正还没说话,曹中仁又插嘴道,“人嘛,有的时候冲动起来,都会做些傻事。”

  周正点了点头,道,“据说当时她杀了人,被警察当场就抓获了,认证无证据在……”说着他好似突然想起什么,又补充道,“对了,她还袭警了!”

  “杀人?还当场被抓获?”高长明瞪着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正,要知道,陈香妍被抓的时候,自己可就在现场,也没见谁被她杀了呀。

  “呵呵!”高长明干笑两声,心中对这个周正有了一些判断,问道,“消息可靠吗?”

  “消息是我哥们儿亲口告诉我的!”周正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怎么,你不相信我?”

  说完看向曹中仁道,“曹中仁,我可是看在你面子上才帮忙的啊,现在人家不信我,你可不能怪我啦。”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别别别!”曹中仁连忙拉住他,叠声道,“周哥,消消气消消气。”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陈锋突然站起来,指着高长明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姐跟了你三四年了,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就这么薄情?”

  “陈锋!”林月儿赶紧拉住他,道,“姐夫就是问问,他没别的意思……”

  “月月,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林月儿还没把陈锋安抚好,旁边那个曹中仁又道,“我也直接跟你说了吧,要救你姐,你们还得求我周哥!”

  高长明越听越觉得不对,杀了人,判了刑,还能救?

  这套路,会不会太老土了一点?

  不过他转头看了看林月儿和陈锋的焦急的模样,也算清楚什么叫关心则乱。

  这么简单的骗局,他们两口子竟然都没看出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