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反常的丁晓语

更新时间:2018-05-11 21:04:20 作者:黑胖子 字数:2114

老朱也不问他原因,直接就同意了。

  在他看来,高长明既然作为伏妖殿的业务员,根本不用再去扶摇集团上班,他其实一直都很疑惑,为什么冷如冰还要安排他去扶摇集团上班。

  如今,社会蓬勃发展。

  特别是云市,作为国际一流的大都市,除了各个快递公司,更有无数的同城跑腿公司,送货速度简直快到让人吃惊。

  早上十点,高长明还在研究空气成分的时候,就接到电话,货已经送到。

  迫不及待的跑到楼下,高长明兴奋地从快递员手中接过包裹。

  自己的计划,正在向好的一面发展。!

  打开一看,并不是医院用的那种氧气罐,而是小型的家用款,除了氧气罐,卖家还配送了一些杂七杂八的设备。

  拿着包裹到楼上,按照说明书上的方法安装好,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先将氧气罐的指针调到最小,然后打开阀门,他立即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这次修炼,高长明并没有从聚气一重开始,而是直接从第六幅图开始修炼,这一次,他准备直接冲击第六重。

  期待的场面并没有发生。

  感受微弱到近乎没有的灵气钻进百会穴,他眉头一皱,氧气没有效果?

  高长明有些失望,不过他没有这么轻易就死心,重新找来两把椅子,一左一右放在地上,又用晾衣杆将氧气罐固定在两根椅子的靠背上,自己坐到中间。

  这样一来。

  他的头顶就正好对着氧气罐的出气口……

  想法有些天真,场面有些滑稽。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再次开始修炼,依旧感觉不到灵气增加,甚至原本就很微弱的灵气,在纯氧的冲击下,反而更加微弱了……

  “难道……”高长明关掉氧气,捂着额头,失落的想道,“难道,所谓的灵气根本不是气?”

  没人规定名字带个气的,就都是气体,就好像,火花也不是花啊。

  这样一想,顿时觉得自己完全失去了对灵气的研究方向,“灵气不是气,那它到底是什么?”

  “能量?”高长明很快就否定了这个说法,要说能量,生活中处处都充满了能量,电,水利,核辐射,甚至空气,这些都是能量。

  但是很显然,这些都不是灵气。

  “看来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是不行了!”虽然失望,但是他却没有失去希望,“找个时间去大龙湖找龙纤羽,到龙神殿弄点空气研究一下。”

  他将氧气罐收好,看了下时间,自己随随便便就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居然都十一点多了。

  想到接下来和丁晓语约好的午餐,高长明就感到头疼,毕竟几天前,两人还是上下级的关系。

  虽然现在两人地位相当,可是丁晓语对他的态度却让他摸不着头脑,很是不适应。

  所谓当局者迷,丁晓语的变化在外人看来,就是对高长明有了好感,男女之间的那种,然而作为当事人,他却一时间无法领会到。

  以前在公司,丁晓语除了工作上的事,是不会单独约他吃饭的。

  上次两人单独约会,也提前说好了原因,那是因为她要找高长明帮忙。

  这次却不一样了,虽然也有原因,但是……谢谢你送我回家,这个算什么原因?

  不管怎么样,这个饭还是要去吃的,高长明现在还没有完全从下属的身份上走出来。

  还是会时不时得把丁晓语当成自己的老板,毕竟多年的惯性思维不是一下子说改就能改变的。

  而且杨连城的事,他也觉得必须要跟她示警一下。

  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往丁晓语定好的餐厅赶去。

  云辰酒楼,上次两人也是在这里吃的饭。

  当高长明站在街边给丁晓语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好开车过来。

  停好车,这位娇媚的女总裁嘴角带笑地朝高长明走来,“你来啦!”

  “嗯!丁总有约,我哪敢不来呀!”他笑着让丁晓语先走。

  丁晓语笑着道,“上次就说了,你现在不是我的下属了,叫我晓语吧!”

  好像似乎,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他愣了一下,想起前天晚上,丁晓语喝醉的时候是说过让自己以后叫她晓语。

  想到这里,突然感觉整个脸像火烧一样,顿时就心虚了。

  “她居然还记得前天的事?”高长明看着笑颜如花的丁晓语,“那……我对她又搂又抱……她也……”

  “走啊!”她见高长明突然发起呆来,催促了一声,道,“发什么呆呀!”

  丁晓语见到身后的高长明对着自己发呆,心里的小鹿也撒欢一样的奔跑了起来,她脸色微红,心底暗暗娇羞,越发确定他到云科上班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自己。

  “啊?哦!”高长明见她并没有生气,心稍微放下一点,不过前天晚上的事还萦绕在脑子里面,手上似乎还余留着她腰身的柔软温润!

  “尼玛”高长明伸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老子不会是对她产生了什么想法吧?”

  两人各自怀着不同的想法,一起走进丁晓语定好的包房,还是上次的那间包间。

  丁晓语吩咐带路的服务员上菜后,对他道,“你……嗯,我叫你长明吧!”

  “额”

  高长明闻言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是因为感到恶心,而是因为不习惯,丁晓语跟他年纪相仿,相差最多不过三岁,但三年来她一直是叫高经理,或者小高。

  突然一下叫得这么亲密,让他很不习惯!

  不过,他并没有反对,只是尴尬的笑了一下,算是认下这个称呼。

  只听她继续道,“昨天短信上你问我公司进入地产行业的事?”顿了下,又道,“怎么?你有兴趣?”

  高长明一时语塞,昨天那只是为了避免尬聊,我能说当时只是没话找话吗?

  这个原因当然不好言明,所以他只好尴尬地笑着道,“也不算有兴趣,就是这几天正在看房子,觉得房地产挺有搞头的。”

  “哎!”

  丁晓语叹了口气,道,“房地产肯定是有搞头,但是里面水太深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高长明道,“我这么跟你说吧!”

  她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略作停顿,组织了下语言道,“咱们华夏,从二十年前开始算,搞地产的有一家算一家,这十几二十来年破产的何止上千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