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班花的苦恼

更新时间:2018-05-02 20:38:39 作者:黑胖子 字数:2148

“你!”不知几分是羞几分是怒,那男人一张脸憋得通红。

  他伸着手指指着高长明,又指了指刘玉琴,“你们……你们好样的,有本事给我等着!”

  那男人说完,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吴……吴涛!”刘玉琴见那男人离开,犹豫地向前迈了一步。

  但最终还是脸色坚毅的停了下来,转身看了一眼高长明,道,“你……你快走吧!”

  高长明呵呵一笑,至从昨天晚上和江一丁交手之后,他对暴力什么的已经无所畏惧了,甚至还有点小期待呢。

  而且,对于自己身后的伏妖殿的势力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心里更是不会害怕这些。

  更何况,不过互骂了几句而已,难不成他还真会带刀枪来?

  “好久不见!”高长明笑着对刘玉琴道,“刚才那人是?”

  刘玉琴原本有些担心焦急,但是当高长明问起的时候,更多的还是尴尬,“我……我男朋友。”

  说完或许又觉得刚才两人闹矛盾时说的话有些掉面子,又补充道,“最近他生意上出了点问题,所以……”

  高长明笑着点头,有些理解刘玉琴的心理。

  毕竟她在大学的时候作为班长兼班花,也是风云人物。

  现在却被曾经的同学看到自己狼狈的一幕,多少有些尴尬!

  刘玉琴还是不放心,又对高长明催促道,“你……你还是快走吧,我怕等会……”

  “哦!”高长明根本无心插手她的私事。

  他如今对曾经的班花没有任何心思,也不打算多问,“那行!有空聊!”

  说完径直走进男厕所,打算解完手回去继续吃饭。

  刘玉琴见他嘴上答应,却根本没有走的意思,心里有些焦急。

  她可是知道自己男朋友的德行,万一一会儿闹出事来……

  刘玉琴看了看男厕所,有心进去让高长明赶紧离开,却无能为力。

  难道让一个淑女闯男厕所?

  高长明不知道班花同学想些什么,慢条斯理的处理完生理问题,走了出来。

  一看她还在,有些吃惊,道,“班长大人!还有事?”

  “你怎么还不走呀!”刘玉琴急的嗓音都有些发颤。

  高长明却有些不高兴了,道,“班长大人,这话就不对了,我来这里吃我的饭,你一直赶我走干嘛。”

  “啊!?”刘玉琴面色焦急,被他一说,顿时有些愕然,连忙道,“没有,没有,我是……”

  “好了!”高长明见她这么不知所措,倒也忘了方才的那一丝不快。

  他笑着圆场道,“吃过了没有?要不一起?”

  这么说,仅仅是客套话,就算是曾经的班花,高长明也不至于见到美女就有想法。

  毕竟,无论是冰坨子还是丁晓语,都是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就算是陈香妍单说相貌身材也要胜过刘玉琴几分。

  刘玉琴却不知怎么想的,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好!”

  这一下倒是出乎高长明的意料。

  自己只是客套话,毕竟刚才刘玉琴才和男朋友闹了矛盾,应该没有心情吃饭才对,只是没想到她却真的答应了。

  他却不知,刘玉琴是担心自己的男朋友找人过来报复高长明,才答应一起吃饭,万一真出事了自己好歹能拦一拦。

  “那请吧!”高长明自然也不会小气,现在他怀揣巨款,还是上市公司股东。

  一顿饭而已。

  高长明在前面带路,回到自己的位置,正在这时候,服务员也开始上菜了。

  “班长大人,再点两个菜?”他邀请刘玉琴坐下,礼貌的招呼她点菜。

  刘玉琴眼神时不时地飘向酒楼另一边的大门,心不在焉的道,“不用了!”

  高长明见她一直看向大门,调侃道,“舍不得男朋友?”

  “啊?”刘玉琴闻言一愣,思索了一下,才道,“没……没有……”顿了一下,又道,“你……你现在做什么?”

  “我?”高长明拿起筷子开始吃菜,笑道,“刚被公司开除了!”

  顿了下又道,“不过新找了个公司,嗯,待遇还不错。”说完,看向她道,“你呢?”

  刘玉琴点了点头,现在的年轻人,换工作跳槽是常态,也没在意高长明的话,道,“我在男朋友公司上班。”

  “那不错啊,夫妻档!”高长明随口招呼她道,“吃菜,别客气!”

  “哎!”刘玉琴盯着高长明面前的一杯酒,这是服务员倒上的,刚才服务员斟酒的时候刘玉琴没要。

  这时候,她却突然想喝酒了。

  刘玉琴拿起酒瓶,在自己面前的空杯里倒了一杯,一口干了,神色郁结地又倒了一杯。

  正要继续喝,却被高长明拉住,道,“哎呀,小两口吵架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你不懂!”刘玉琴换了只手那酒杯,还是一口干了。

  幸好老魏考虑到下午还要上班,只是点了一小瓶米酒,度数并不高!

  “我和他在一起三年了!”刘玉琴声音有些颤抖,或许是两杯酒下肚,话多了起来。

  “他一直对我很好,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今天……”

  她正说着,突然一下抽泣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又倒了一杯酒。

  这一次,高长明没有拦她,有些无语的看着带雨梨花一般的刘玉琴,心想,这尼玛。

  刘玉琴又蒙头灌了一杯,也不管高长明有没有听,继续道,“今天他竟然让我去陪一个老板唱歌喝酒。”

  顿了下,她哭得更伤心了,干脆拿起酒瓶直接吹瓶子。

  高长明心说,幸好叫的是米酒啊……

  “我是他女朋友,他竟然叫我去陪别的男人!”刘玉琴哭声渐大,引起了大厅里为数不多的客人的注意。

  有个服务员正要过来提醒,却被吧台的收银叫住!

  刘玉琴越哭越伤心,道,“上个月,我们都准备结婚了……”

  高长明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两人仅仅只是同学而已。

  只好顺着她道,“他这样做,是有点过分了!”

  心里却有些郁闷,“这他么的叫怎么回事呀,早知道就不跟她客气,嘴贱叫她吃什么饭呀!”

  刘玉琴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高长明也大约听懂了。

  两人原本恩恩爱爱,男的自己开公司,也算事业有成。

  却不想,前几天公司出了问题,然后男的就想找人帮忙,为了公司,他让刘玉琴去陪一个老头唱歌喝酒。

  正在此时,酒楼大门一阵骚动,不远处传来一声迎宾的惊呼,“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